【品讀宋詞】世事如夢 幾度秋涼

文/簫史
明 仇英《秋江待渡》。(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28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每逢中秋佳節,有人歡聚有人愁,不少文人墨客都藉此節日抒懷,北宋著名的豪放派詞人蘇軾也是如此。提及蘇軾筆下的中秋,最家喻戶曉的莫過於《水調歌頭》,詞中「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的感悟既飽含哲理,亦鼓勵後世讀者看淡離合。然而看淡與放下執著怎會易如反掌?蘇軾一生百經挫折,心情載浮載沉,縱有「一蓑煙雨任平生」之願,有時也難抵世事無常之淒涼。本文將帶您走近這位豪放詞人筆下的另一個中秋——《西江月‧世事一場大夢》,感受風葉秋涼,品讀超凡哲思。

原詞: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悽然北望。

縱然全詞充滿孤寂悲情,我們也能從首句文勢看出東坡的風格——即使悲,也是大丈夫不拐彎抹角的悲。「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開門見山,直抒胸臆,感嘆人生的虛幻與短促,使悲涼氣氛籠罩全詞。「一場」與「幾度」對仗工整,凸顯人生短暫如白駒過隙,以夢喻世事,暗示自己不堪回首的辛酸往事,也飽含佛道兩家紅塵若夢的哲理;以「幾度秋涼」反問,引人聯想到人生似乎已短至經不起折磨的地步。「秋涼」二字奠定全詞悲涼基調,也與當時所處的季節呼應,引出下文令人惆悵的秋景。

「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緊承前句「秋涼」,藉典型秋景抒發時光易逝、容顏將老之嘆:到了夜晚,秋風吹落樹葉發出的聲音響徹迴廊,再看看鏡中的自己,眉頭鬢上又添白髮,真令人悵惘!此句寓情於景、情景交融,以秋風蕭瑟、落葉紛飛之景自然而然地引出逝水年華人易老的感慨。

整個上闋重在「感傷」:感人生之短促,傷韶華之易逝;而下闋重在「悲憤」之情:悲人生之寥落,憤奸臣之險惡。「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的表面意思是:酒非好酒,自然要為客人少而發愁;月雖明亮,卻總被雲遮擋。然而此句表達的不僅是表面意,而且借物喻人——「酒賤」暗指東坡自己不僅年華已去還被貶官的悲慘處境,「客少」指因東坡地位降低,官場中的某些勢利小人為明哲保身而遠離了他,看似是酒的質量不夠好導致來客稀少,實則描述作者被貶官後旁人避之如避火的情形;「月明」隱喻作者本人,自己如明月般才華橫溢、人品正直,卻不幸遭烏雲般的奸臣小人排擠,暗含對世態炎涼的憤慨,亦與首句「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相呼應。

東坡在被貶至黃州的第二年中秋節時寫下了這闋詞,此前不久在他身上發生了「烏臺詩案」,是其人生的一次重大轉折,也是引發他哀嘆酒賤客少、雲妨明月的原因之一。當時李定、何正臣、舒亶、李宜之等人在幾天之內連番向皇帝宋神宗上奏彈劾蘇東坡,對東坡濫加罪名,欲置其於死地,所幸東坡後經多方力保,改謫黃州團練副使安置。經歷此番挫折後,東坡便生出「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的感慨,又恰逢中秋佳節,本是歡喜之日卻難以開顏,再加上思念親人(尤其思念弟弟子由),更添「客少」之悲涼。

尾句「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悽然北望」表現詞人孤寂思親之情:中秋本是團聚的節日,可當夜沒有一人與東坡共同欣賞美麗的月光,因此這中秋的月光不再顯得美麗,而是顯得孤單寒冷。此時他只能拿起酒杯,悽然望著北方。至於為何望向北方,歷代都有爭議。一種解釋是出於兄弟之情而望向弟弟子由所在的方向,此時兩人相隔甚遠,只能在北望時藉明月遙寄思念;另一種解釋是北方是京城(汴京)所在的方向,東坡在想起自己受排擠的往事後,期待有朝一日還能得到朝廷的重用。

(志清/大紀元)

雖然如今的我們難以知曉蘇軾當時北望的確切原因,但「悽然」一詞卻是實實在在的。作為豪放派的代表,東坡許多詞都以豁達作結,或先抑後揚,或哀中取樂,例如《水調歌頭》一詞便是由抑轉揚,而《西江月‧世事一場大夢》全詞一涼到底,以孤光、悽然收尾,可見他所受打擊之重及內心悲苦之深。不過,我們依然可以從這闋淒涼之詞中看到在盡力掙扎與超脫的東坡:「世事一場大夢」不正是他在飽經苦難後悟到的超凡哲理?既知人生苦短如幻,他已不是在滾滾紅塵中迷失的平庸之輩。

筆者在先前的文章中曾表達過這一觀點,即:蘇軾的一生其實是修行的一生。修行注定艱苦,倘若每件悲痛之事都能輕易看淡,便不是修行。蘇軾有過「詩酒趁年華」的豁達,有過「莫聽穿林打葉聲」的瀟灑,有過「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的釋懷,而他的每一次超然背後或許都有無盡辛酸。塞翁失馬,焉知禍福,恰是這些辛酸事促使他的心境步步昇華,更加超然。「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看似至簡至易、老調重彈之理,卻是歷經磨鍊後凝成的智慧結晶,唯親身體驗百般秋涼者方能悟到。

讀完《西江月》這闋詞後,筆者對東坡其人的了解更進了一層: 高唱「竹杖芒鞋輕勝馬」的勇士是他,低吟「把盞悽然北望」的飲酒人也是他——一位努力走出苦難夢境的修行人。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乍看標題,您是否心生疑問:宋代無相機,東坡乃文人,何攝影之有?筆者是不是該補歷史課了?非也。此「攝影」非彼「攝影」,這裡的意思是:倘若北宋有相機,蘇東坡定能成為當朝聞名遐邇的攝影師。
  • 上期筆者與諸君分享了蘇東坡高超的寫景技巧,想必這位北宋大文豪的神筆已令各位歎為觀止。但其實東坡詞背後還有不少內涵與故事,他本人的品格也非常值得今人學習。
  • 「多情自古傷離別」,向至親或摯友揮手送別的剎那往往催人淚下,令人腸斷。但諸位不妨回顧一下,送別時的心情難道只有傷感與不捨嗎?倘若離別之人與你心心相印,惜別之餘你是否會多一分豁達與超脫?
  • 提及辛棄疾,大部分讀者都知道他是著名的南宋豪放派詞人。他的筆風沉雄豪邁,諸如「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等名句皆為人熟稔。但這位一心報國的壯士也有婉約傷春之時……
  • 提及思鄉,世人皆知其苦:輕則讓人難寐,重則令人斷腸。古時不少詩詞都以抒發鄉愁為主,格調多為淒涼,而北宋文人蘇東坡的一闋思鄉詞卻脫穎而出,其心境與心理調節能力均值得今人學習。
  • 北宋詞人蘇東坡與西湖有著不解之緣:相傳東坡愛遊名湖,於「四大西湖」(杭州西湖、揚州西湖、潁州西湖、惠州西湖)皆任過官職,在當地所作詩詞也流傳至今。
  • 宋朝是一個風雅繁華的時代,也是一個熱血悲壯的時代。靖康之難後,歷史上湧現出一代代捨生忘死的抗金英雄。今天我們要介紹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可算作不是詞人的填詞大家。
  • 在宋仁宗時代,宋朝和西夏展開第一次戰爭,一位文人士大夫被皇帝寄予厚望,來到西北邊陲,準備戰事。但是戰事不利,宋軍傷亡慘重,戍邊的將士們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回鄉。這位文人望著長煙落日的蒼涼景象,聽著裊裊不絕的羌笛胡樂,一股憂國思鄉的情懷油然而生。他忍不住飲酒消愁,淌下了淚水。 這位文人就是范仲淹。他在短短幾年的軍旅生涯中,體驗到將士征戰的艱難和壯志難酬的無奈,寫下了大宋最著名的一首邊塞詞《漁家傲·秋思》:
  • 《紅樓夢》中說賈寶玉「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常用「痴兒」形容他。晏幾道的性格中,也有著名的「四痴」。同時代的文學家黃庭堅為他的詞集作序時談到,晏幾道在仕途連連受阻,卻不肯依附權貴,這是第一痴;寫文章自成一派,不肯利用它來加官晉爵,這是第二痴;花費千百萬去收藏書籍字畫,卻讓家人飢寒交迫,這是第三痴;寧可被天下人辜負,也從不記恨或懷疑他人,這是第四痴。
  • 晏殊的《浣溪沙》,描寫的是因宴會上所見所感而闡發的幽思,詞句精美、情調閑雅,也像是一位「要眇宜修」的佳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