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修一生奇遇多 常懷疑自己本是世外之人

文/甘露

明 仇英《醉翁亭》。(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2600
【字號】    
   標籤: tags: , ,

歐陽修在世之時,遇到過一些神奇的事情:神祗出現在他同事的夢中,提示他萬事皆有定數;患了足病,不用醫藥自己用口訣治好;贈予道士的衣服,穿了三十年仍無塵土氣。因此他常常懷疑自己原本是世外之人。

歐陽修字永叔,號醉翁,吉州廬陵(今江西吉安永豐縣)人,北宋的文學家、史學家,官至參知政事,修定《新唐書》250卷,又自撰《五代史記》《新五代史》,著有《文忠集》傳世。晚年的歐陽修自號「六一居士」。「六一」的意思是,書一萬卷、金石佚文一千卷,平日消遣有棋一局、琴一張、酒一壺,加上「吾一老翁」。

歐陽修四歲喪父,因家境清寒,母親鄭氏用蘆葦桿在沙地上教他識字,留下「畫荻教子」的傳說。歐陽修讀書喜歡抄讀,往往書不等抄完,已能成誦,少年時詩賦文章有如成人的文筆。歐陽修的叔叔認為他將來必成大器。

被貶至峽州任職 神靈提前告知

歐陽修考中進士後,到洛陽任西京留守推官,後來到京師任職館閣校勘。

一天,與歐陽修同榜的進士丁寶臣對他說:「我做夢與你一起乘舟過江,到一廟中禮拜神像。你欲在我之後,我一再推辭,你還是要在我之後。剛剛禮拜,就見神像站起來,向堂下鞠躬,請你上坐,耳語良久。我心想:神也很俗氣,待館閣之禮也與別人有異。拜完出廟門,見有一隻耳朵的石馬在門口。我從夢中醒來想了半天,不知道這個夢是什麼意思。」

隔了幾天,丁寶臣接到任職峽州判官的通知,歐陽修也被貶為夷陵縣令。這樣,歐陽修與丁寶臣都到峽州任職。

示意圖:清 陳玫《山水樓閣圖冊》。(公有領域)
丁寶臣做夢與歐陽修一起乘舟過江,到一廟中禮拜神像。示意圖,圖為清 陳玫《山水樓閣圖冊》。(公有領域)

景祐四年(1037)的一天,歐陽修邀丁寶臣一起去峽州黃牛廟。丁寶臣禮讓歐陽修走在前面,歐陽修還是走在丁寶臣的後面。兩人一入廟門,看見眼前的景象和丁寶臣夢中一樣,相顧惘然又大為驚歎。剛出廟門就見缺了一隻耳朵的石馬立於門外。兩個人同時了悟到,歐陽修被貶為夷陵縣令是命中注定。歐陽修還留有一首《黃牛峽祠》於廟中。

蘇軾謫居黃州,與宜都令朱君嗣聊起歐陽修的這件事,感歎世間萬事皆為前定,而仕途之進退,絕非人力所為。應朱君嗣邀請,蘇軾為歐陽修的《黃牛峽祠》題跋。蘇軾題《書歐陽公黃牛廟詩後》, 「元豐五年,軾謫居黃州,宜都令朱君嗣先見過,因語峽中山水,偶及之。朱君請書其事與詩:『當刻石於廟,使人知進退出處,皆非人力。如石馬一耳,何與公事,而亦前定,況其大者。公既為神所禮,而猶猥之淫祀,以見其直氣不阿如此。』感其言有味,故為錄之。正月二日,眉山蘇軾書。」

133年後陸游還見到過黃牛廟。他在《入蜀記》中記載:「九日微雪,過扇子峽……晚次黃牛廟……門左右各一石馬,頗卑小,以小屋覆之,其右馬無左耳,蓋歐陽公所見……」

與僧人道士交遊 得治腳病良方

歐陽修與道士、僧人多有交往。歐陽修在《贈無為軍李道士二首》中寫道:「無為道士三尺琴,中有萬古無窮音。音如石上瀉流水,瀉之不竭由源深。彈雖在指聲在意,聽不以耳而以心。」「李師琴紋如臥蛇,一彈使我三咨嗟……又云理身如理琴,正聲不可干以邪。」

歐陽修尊崇儒學,他與詩僧、琴僧也有往來:「子雖為佛徒,未易廢其言。其言在合理,但懼學不臻。……苟能知所歸,固有路自新。誘進或可至,拒之誠不仁。維詩於文章,太山一浮塵。」 歐陽修在夷陵與琴僧知白推琴置酒:「豈知山高水深意,久以寫此朱絲弦。酒酣耳熱神氣王,聽之為子心肅然。」

有一位許道人是許旌陽的後代,住在紫雲仙洞,來無影去無蹤,歐陽修常與許道人飲茶,醉酒揮墨狂吟。「飄飄許子旌陽後,道骨仙風本仙胄。」「忽來顧我何殷勤,笑我白髮老紅塵。子歸為築岩前室,待我明年乞得身。」 「潁陽道士青霞客,來似浮雲去無跡。」「綠髮方瞳瘦骨輕,飄然乘鶴去吹笙。」「我昔曾為洛陽客,偶向岩前坐盤石。四字丹書萬仞崖,神清之洞鎖樓台。雲深路絕無人到,鸞鶴今應待我來。」

有一次,歐陽修的腳患了奇怪的足病,腫得很厲害。有一位姓徐的道人教給歐陽修治療腳病的口訣,同時將氣血從腳後跟導引至頭頂,歐陽修的足病就好了。歐陽修將這個方法傳給蘇軾,蘇軾用此方,七日治好了黃岡縣令周孝孫的腳腫病。

蘇軾作《徐問真從歐陽公遊》中說:徐問真乃得道高人,嗜酒如狂,能啖生蔥鮮魚,以指代針、用土藥給人治病都有神奇的療效。

歐陽修與道士、僧人多有交往。示意圖,圖為宋 李德柔《竹林談道圖》軸。(公有領域)

常自疑本世外之人

歐陽修在世之時,自身經歷了一些神奇之事,因此常懷疑自己本是世外之人。蘇軾與弟蘇轍跟從歐陽修多年,也覺得歐陽修似乎是神仙天人。蘇轍的女婿曹煥從安陸回京城,途中拜謁一位老道長,講述了與歐陽修交換衣服的事,此事被蘇轍記錄在《蔡州壺公觀劉道士〈並引〉》中:

元祐八年(1093)七月一日,蘇轍的女婿曹煥從安陸回京城,途中經過淮西蔡州游壺公觀,拜謁八十七歲的老道長劉道淵,道觀內牆壁上題滿了與歐陽修交換衣服的詩文。老道長介紹說,身上穿的這件衣服是已故淮西守歐陽永叔所贈。世人稱歐陽永叔工文詞,善辯論,忠信篤學,殊不知他可不是一般的人。公與我有夙契,且同年出生。當年他離開淮西,將他的這件衣服給我,我穿了三十年,縫縫補補,居然沒有一點污垢與俗氣。近日我接到他傳來的信息,即將與我相聚。

蘇轍在文中說,少與兄子瞻皆從以遊,究觀平生,固嘗疑公神仙天人,非世俗之士也。公亦嘗自言:「昔與謝希深、尹師魯、梅聖俞數人同遊嵩高,見蘚書四大字於蒼崖絕澗之上,曰:『神清之洞』。問同遊者,惟師魯見之。以此亦頗自疑本世外人。」今聞道淵言,與曩意合,因作詩以示公子棐叔弼(歐陽修第三子)。「思潁求歸今幾時,布衣猶在老劉師。龍章舊有世人識,蟬蛻惟應野老知。昔葬衣冠今在否,近傳音問不須疑。曾聞圯上逢黃石,久矣留侯不見欺。」

走入佛門修行

有一次,歐陽修生病了,在夢中見到十個頭戴冠冕的人在一所房子中,其中一人對歐陽修說:「參政安得至此?宜速返舍。」歐陽修出了門,剛走幾步,回過頭來問道:「幾位莫非是釋者說的十大天王?」他們回答說:「不錯。」歐陽修接著問道:「世間的人念經、施捨米飯給僧人,或者是給死人追福,真的有用嗎?」回答說:「當然有用。」歐陽修頓悟。醒來後,病已痊癒,自此以後深信佛法。

歐陽修認為人生一世不過百年,生生世世輪迴中,萬世在其先,還不知未來有多少輪迴!富貴榮華過眼煙雲,不必計較人生得失,污衊讒毀止於百年間,無需辯白,百年後自然見媸妍。唯有以道為文才能名聲不朽。

參考資料:

《蘇軾文集‧卷六十八》《書歐陽公黃牛廟詩後》《徐問真從歐陽公游》
蘇轍《蔡州壺公觀劉道士並引》
《文忠文集‧卷一》《黃牛峽祠》
《文忠文集‧卷三》《重讀徂徠集》
《文忠文集‧卷四》《贈無為軍李道士二首》《感事四首》
《文忠文集‧卷四》《贈許道人》《送龍茶與許道人》《酬學詩僧惟晤》
《文忠文集‧卷十三》《又寄許道人》
《文忠文集‧卷九》《戲石唐山隱者》
《文忠文集‧卷五十三》《送琴僧知白》
《宋人軼事彙編卷八》

責任編輯:李婧鋮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代有識人能力的裴行儉看過詩壇初唐四傑,說士子要有大作為,必先有大器識然後才看他的才華,然後各指出他們人生最終的結局。後來四傑的人生終局是否應驗了裴行儉的洞見呢?
  • 熟悉中國歷史的人對於被視為「此天地間必不可無之書,亦學者必不可不讀之書」的《資治通鑑》應該是不陌生的,它是由北宋史學家司馬光主編的一部多卷本編年體史書,共294卷,涵蓋十六朝1362年的歷史,而我們今天要說的主人公范祖禹亦是這部史書的編撰者之一,負責唐史部分,並有著「唐鑒公」的美譽。
  • 在中國近代史上,先後執掌復旦公學和北京大學、被稱為「精通西學第一人」並因傳播西學而聞名於世,又頭頂著翻譯家、思想家、教育家頭銜的嚴復,在很多人眼中,儼然是一個「反對封建迷信」的形象。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
  • 在元曲領域,最有趣的作家組合莫過於「酸甜樂府」。一個喜食酸而號酸齋,一個好甜食而號甜齋,恰巧又都擅長散曲創作,因而後人習慣將二人合稱。多姿多彩的元曲,就這樣增添了幾分酸酸甜甜的奇妙滋味。
  • 元曲界有一句名言:「樂府之有喬、張,猶詩家之有李、杜。」[1]說的是元代後期兩位以散曲留芳後世的大作家,「喬」即喬吉,「張」便是張可久了。
  • 明末書畫家董其昌的書畫享有「宗師」、「明朝第一」等讚譽,民間爭購。是什麼機緣下他以書畫資助一位算命先生?結果又如何呢?
  • 俗語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在文學藝術領域,要想評選出個名次或是第一人,都是極為困難的事情。比如元曲四大家的甄選,在歷史上就爭議頗多。不過對於誰是元曲作家中的魁首,大抵無異議,此人正是譽滿天下的關漢卿。
  • 一千三百年前,有個在庭院玩耍的小男孩追著螢火蟲朗聲誦道:「雨打燈難滅,風吹色更明。若飛天上去,定作月邊星。」 後來這個男孩子成為光照千古的天皇巨星——萬世流芳的偉大詩人。2015年「世界詩歌日」,他的《靜夜思》呈現於聯合國發行的郵票上。那言簡意深的詩句,從幼童到老翁都能脫口而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 《蘭亭集序神龍本》
    王羲之是東晉著名的書法大家,擅長隸書、楷書、行書等多種字體。他博採眾長,卻又自成一家,剛柔並濟,有著「書聖」的稱謂,並影響著後世的書法大家。南朝梁武帝蕭衍讚歎道:「王羲之書字勢雄逸,如龍跳天門,虎臥鳳闕,故歷代寶之,永以為訓。」酷愛其書寫的《蘭亭集序》的唐太宗亦給了相當高的評價:「心慕手追,此人而已,其餘區區之類,何足論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