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擔心在網課和會議上發言? 7個提示讓你更從容

作者:Lesley Irvine / 編譯:李路明

演講焦慮是一個常見現象,要創建富有支持性和成效的會話,我們需要發展自信的演講能力。(Fotolia)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7月23日訊】在因新冠病毒流行而被限制社交和出行期間,許多家長和學生每天都通過計算機、平板電腦或手機上的攝像頭與人交談。這通常意味著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以便向虛擬觀眾提出問題、提供答案或分享意見。

對使用視頻應用程序最初的擔憂主要集中在隱私和公平問題上。

很快,出現了例如Zoom疲勞這類新術語。但一個較少討論的問題是,緊張情緒在這些間接會議中可能發揮的作用。

什麼是發言焦慮?

幾個世紀以來,人們一直在質疑自己在他人面前說話的能力。據說羅馬演說家西塞羅(公元前106年~公元前43 年)在發表任何演講之前都會變得臉色蒼白並顫抖。

但直到20世紀,人們才對交流焦慮進行深入研究。它被描述為許多不同的術語,包括怯場、不願溝通和溝通恐懼。

研究表明,大約五分之一的演講者經歷過高度的溝通恐懼。這會使所有的演講機會變得困難。

具體的例子包括與老闆或老師交談、參與小組討論或進行演講。對於公眾場合的演講焦慮是溝通恐懼的一部分。

公開演講焦慮的普遍存在是有據可查的。它是複雜的(不同的原因、指標和治療方案)、個體的(對演講者的影響不同)和不穩定的(演講時和等待演講期間,焦慮水平的不斷變化)。

關注個體的差異可以讓我們認識到,內部思想和感受可能與外部行為不符。例如,一個看起來不夠投入的演講者實際上可能是缺乏控制感。

這是一個棘手的現象。有些人會在宣布演講任務的那一刻便感到緊張,並且在演講當天,他們可能會認為自己比觀眾觀察到的更緊張。

由觀眾引發的緊張感

觀眾以及觀眾可能發出的負面評價,會讓我們感到焦慮。而觀眾即可以到現場參與,也可以通過虛擬形式參與。

在視頻連線中對著屏幕上成排的頭像說話,給我們帶來了相當的尷尬。這種設置不僅限制了更廣泛意義上的非語言線索的接收,而且還限制了參與者之間開一般玩笑的可能。

從好的方面來說,這可以使會話更省時,但它確實會使對話更加生硬。

讓自己或他人開啟攝像頭是在線授課中一個有爭議的話題。在教學中,那些支持「每個人都打開攝像頭」的人認為,這有助於復刻通常意義下面對面授課的課堂條件,鼓勵討論並確保學生實際出席(不僅僅是登錄)。

但強制執行任何功能都需要有令人信服的理由。通過視頻應用程序參與課堂與現場互動是不同的。

通常情況下,演講者在與他人交談時很少會看到自己。而在在線課堂上,講師在說話的同時會通過屏幕看到自己,這可能會讓講師分心。尤其是在試圖直視鏡頭最大限度與學生進行眼神交流時,這真的讓人很尷尬。

讓在線演講更容易的7個技巧

無論是召開商務會議還是授課,以下提示都可以使您的在線演講更自如:

一、提前提供議程,包括發送一些準備好的問題以供討論;

二、讓在線聽眾從一開始就知道是否需要在連線中參與交流,這樣可以減少參與者感到的不確定性;

三、在線交流中,由於其它線索的缺失(比如穿過房間走到電腦前),因此使用承上啟下的語句變得尤為重要,這讓所有參與者都知道你在做什麼,以及為什麼這樣做,例如,您可以說:「我會在這一段結束時檢查聊天框,因此在我發言時,請隨時(在聊天框中)提問。」

四、使用規範的口語,利用簡單的結構來表達觀點並使用適合口語表達的語言;

五、請慎重考慮使用隨機點名的方式來參與討論是否有價值,因為如果參與者擔心自己可能會被要求在沒有提前通知的情況下做出回應,他們可能會從頭到尾都不參與;

六、根據會議類型和參與者數量決定是否需要互動(包括分組討論),因為不必要的互動並不比沒有互動好;

七、為每個在線活動分別進行計劃而不是堅持一套通用的規則。例如,演講者是否總是需要在屏幕上看到對方?正如大多數教育工作者會告訴您的那樣,學生僅僅人在場並不意味著他們在積極參與。

在線輔導、研討會和會議在現階段會一直存在。為了創建安全、富有支持性和成效的在線會話,我們需要發展自信的在線演講能力。

為發展這一能力,一個很好的起點就是了解演講焦慮是一個常見現象,以及演講焦慮不僅會影響現場演講,也會影響虛擬環境中的演講。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