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基辛格因肚痛訪華?王岐山喊話

人氣 5593

【大紀元2021年07月10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7月9日晚上6:30,北京時間7月10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

今天焦點:「以肚子痛為借口」,基辛格祕密訪華50周年:王岐山耍弄溫情,要與美國協商,基辛格呼喚「尼克松模式」;中美台隱祕和未來。

Iris:7月9日,中共方面主辦基辛格祕密訪華50周年紀念活動。基辛格呼美國再來一次「尼克松模式」外交,王岐山呼籲中美對話協商,要美方「避免誤判」、「和平共處」。

同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還呼籲要各國找回與中共建交的「初心」。然而,50年後的今天,世界還會繼續和中共進行一輪輪的會談嗎?我們來聊聊三大類選擇。

秦鵬:尼克松訪華,到底給世界和中國帶來了什麼?誰是誰非,或許已到了蓋棺論定的時刻。本期節目,我們想揭開當年毛澤東建交時期的一個獨特策略,以及尼克松總統本人臨終前,一段令人震驚的反思。

基辛格再喊「尼克松模式」 王岐山要與美對話

Iris:首先,就在今天(7月9日),中共高調舉行「基辛格祕密訪華50周年」紀念活動,王岐山出席捧場。98歲的基辛格,通過視頻出席今天的紀念活動。他在發言中,回顧了當年祕密訪華,為數月後尼克松訪華、及美中建交鋪路的經過。

基辛格:需要「尼克松訪華」 王岐山喊合作

基辛格在會上,稱美中關係緊張,現在需要「尼克松訪華時刻」。他說,美中應該儘快展開對話,就像當時自己促成讓尼克松總統跟周恩來、毛澤東在1972年對話一樣。

他還表示,五十年來,美中雙方秉持相互克制的態度發展關係,中國在經濟上取得巨大的進步。他還說,尼克松訪華的成果,是建立一系列的相互了解,「最重要的就是美方認識到,中國把台灣視為中國的一部分,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而美方不會挑戰這個(基礎),同時毛澤東也清楚表明,台灣問題會需要長時間來解決。」

秦鵬:同時出席的還有王岐山。他首先說,美中合作領域不是縮小,而是擴大了,他列舉了疫情、經濟、氣候變化、太空探索等,說兩國都可以合作。

他還表示,美國最大的挑戰不是中國,而在美國自身。他認為,美國對華戰略要避免形成 「誤導、誤判之間的惡性循環」。

他還說了這麼一句話:「只要秉持全人類命運與共的理念,中美兩國之間的問題就不會根本對立、不可調和,就能找到一條和平共處、合作共贏的道路。」

Iris:如此聽來,王岐山的講話中,似乎有在對美國「溫情」喊話的成分。先是說要和美國合作,又強調中國不是美國最大威脅,還要「和平共處」。還擺出基辛格來,呼籲兩國對話合作,甚至要走「尼克松訪華」路線。

中共單方面「自娛自樂」

但是,利用基辛格訪華50年,這一齣如此高調的「你唱我和」,卻似乎只是中共單方面的「自娛自樂」。在7月9日這一天,中國官媒推出基辛格訪華五十周年紀錄片、「基辛格祕密訪華五十年」上了中國社交媒體微博的熱搜,中國外交部也高調贊揚基辛格的「重要啟示」,呼籲「美方順應時代潮流做出正確選擇」。

中共大力鼓吹的這一「美中建交」關鍵時刻,美國人對此興趣寥寥。而50年來,一直是中共眼中「功臣」的基辛格,他的觀點似乎也不再,又或早已不被美國公眾問津。

秦鵬老師,您覺得這是為什麼呢?

秦鵬:……表現出美國對「美中接觸政策」態度上的轉變……基辛格其人……總之過渡到下一段……

1. 談活動本身。基辛格說了什麼,王岐山說了什麼

2. 繼續故事:媒體的反應,西方媒體沒有一個搭理它們的,美國政府的兩大中文媒體VOA、RFA不買帳,冷嘲熱諷。到底為什麼呢?

基辛格訪華密辛 尼克松晚年令人驚訝的反思

Iris:由於中國大陸歷史記載的語焉不詳,很多人可能至今不知道當年的這個祕密訪問和隨後中美兩國首腦突如其來的會面是如何發生的,所以,我們今天也想翻開歷史,做一下回顧和還原。

秦鵬:我們也想站在今天的角度,看看當年毛澤東和尼克松到底達成了什麼協議,對美國、中共和世界帶來的改變到底是什麼?

基辛格訪華密辛

Iris:我們先來看看,基辛格訪華的一段密辛。基辛格對中國的首次訪問,是在高度保密的情況下進行的。尼克松和基辛格給這個行動去了一個名字「波羅行動」,意思是像七百多年前的元朝的時候馬可‧波羅那樣冒險。

1971年的7月初,白宮對外宣布,基辛格會到訪越南、泰國、印度、巴基斯坦和法國。前面的訪問按部就班地進行著,到了7月8日,基辛格抵達了巴基斯坦新首都伊斯蘭堡,只有3個記者跟著。按公開日程,他要停留48小時。他先去了總統府拜會葉海亞‧汗總統,在美國大使館同大使共進午餐,然後出席巴基斯坦總統為他舉行的便宴。

在宴會達到高潮時,基辛格突然手捧腹部,連叫難受。事先知情的巴基斯坦總統大聲說,伊斯蘭堡天氣太熱,會影響基辛格恢復健康,要他到首都群山中的自己的別墅去休養。

第二天,7月9日,凌晨4時,基辛格同他的隨行人員乘坐巴基斯坦外交祕書駕駛的軍用汽車去機場,登上巴基斯坦航空公司的波音飛機,見到了從中國來迎接他的中共外交部官員。

於是,基辛格成功地祕密訪問了中國,後面安排了與毛澤東的會面,再後來有了震驚世界的美國和中共首腦會晤。

秦鵬:是,這個是基辛格訪華的一段故事,裝「肚子痛」然後有了一段特殊的祕密外交。

而且,這裡面還有一個插曲,在機場,一位巴基斯坦籍倫敦《每日電訊報》記者認出了基辛格,問巴基斯坦官員基辛格要去哪裡。回答是要去中國。這位記者連忙向倫敦報社發了一條重要消息,不過,倫敦的值班編輯罵這位記者準是喝醉了,認為很荒唐,基辛格怎麼會去中國?!於是,編輯斃了記者的稿件,基辛格的訪問行程沒有暴露。

這個訪問最初如何開始?毛找到救命稻草

Iris:這一次基辛格在祕密訪華50周年紀念活動上,大談尼克松模式,呼籲美國要再來一次尼克松模式的訪問,你認為,基辛格和尼克松到底給中共帶來了什麼?為什麼它們這麼感激基辛格,還封他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很多人也想了解,這個訪問最初是如何開始的?是美國主動找了中共要求和談嗎?

秦鵬:當時,是毛澤東主動邀請的尼克松,而尼克松拋棄了和蘇聯和談。當時的大背景是,中共內憂外困,對內,毛澤東在大躍進餓死三千多萬人之後大權旁落,於是處心積慮利用文革奪回了權力,對外中共和蘇聯交惡,1969年在中蘇邊境的珍寶島發生了衝突,蘇聯擊斃了多達1,000名中共士兵,隨後可能隨時出擊中國,中共政權在面臨被顛覆的危險。

權衡利弊之後,毛澤東決定和美國修好。而美國的尼克松政府當時也在和蘇聯對抗,他們認為和中共建交可能會改變世界局勢。

1970年12月,毛要求他的傳記作者、同情共產黨的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Edgar Snow)向尼克松(Richard Nixon)轉達訪問北京的邀請。對尼克松絕無好感的斯諾大吃一驚。「好!尼克松好!」毛澤東當時反覆地說,「世界第一個好人!」

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要說這個從未謀面的美國總統是「世界第一個好人」,很可能他感覺到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當然,後來的結果,也確實是,中共和美國的建交,拯救了困境中的中共。

美中建交 推動西方國家

Iris:尼克松和中共建交,也推動了日本、澳大利亞等等西方國家,隨後和中共建立了外交關係。中共從被西方世界的孤立中獲得了喘息的機會,後來更是獲得巨大的發展。那麼,在你來看,這裡面對西方世界的得失到底是什麼?

秦鵬:這個問題很好,我們確實應該站在今天的歷史高度,去重新看,尼克松到底和中共達成了什麼?尼克松模式到底是什麼模式?

當時尼克松自認為是基於冷戰的需求,想拉中共來制衡蘇聯,於是他在後來的美中聯合公報中,出賣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也是反共的盟友中華民國,製造了後來的台灣難題;而且,因為他把中共當作了一個正常政權,導致在聯合國層面,讓沒有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做出過任何正面貢獻的中共,輕輕鬆鬆獲得了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這個極其重要的位置,獲得了巨大的政治收益。

可以這麼說,今天中共能夠在聯合國獲得這麼大影響,包括控制和影響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世界衛生組織,都和當年尼克松的這個敗筆極大相關。這是非常大的錯誤,甚至可以說這是對中國和世界人民犯罪。

後來的30年中,基辛格利用他的政治影響力,也一直在幫助中共爭取和美國與世界的關係,基辛格本人也因此賺得盆滿缽滿,以至於到了2011年,他的傳記出版的時候,被美國的左派右派都嘲笑成是幫助中國共產黨的超級掮客。

Iris:不過,時間如梭,世界看起來在發生著滄桑巨變。經歷了美國的老布什總統在1989年鄧小平下令天安門屠殺,到2000年克林頓總統幫助中共加入WTO、擴大經濟和國際地位,中共壯大了經濟和國際勢力,從中美建交時期的一窮二白,赫然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政治力量,但是,同時也因為不遵守國際規則和咄咄逼人的擴張,引起了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的警惕。

於是,我們看到,從川普(特朗普)政府的後期,美中在激烈的貿易戰之後,終於在2020年,中共放任大瘟疫蔓延全球之後,美國開始正面抨擊中共是一個邪惡政權,這意味著尼克松開啟的接觸政策的全面失敗。

我們不妨從幾個重要人物的敘述中,來看看50年後的今天,美國的對華政策現狀,以及對歷史的呼應與反思。

秦鵬:今年5月,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SC)印太協調員,俗稱美國「亞洲沙皇」的坎貝爾(Kurt Campbell)表示,「被廣泛描述為(與中國)接觸的時代已經結束了」,美國的對華政策現在將在一套「新的戰略參數」下運作,「其主導模式將是競爭」。

而大家最耳熟能詳的,相信是前國務卿蓬佩奧去年7月,在尼克松圖書館前面,發表的題為「共產主義中國與自由世界未來」的演說。當時Iris和Sydney做同聲翻譯的情境也還歷歷在目。

Iris:是的,這段講話,後來被外界視作是開啟新一場冷戰的「新鐵幕演講」。而蓬佩奧選擇的地點,正是呼應了當年尼克松訪華所開啟的「接觸時代」,他直言,現在今的危機是,「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主義中國,共產主義中國就會改變我們。」

秦鵬:蓬佩奧說,他無意批評尼克松與對華接觸政策,美國政府當時之所以示好,是希望誘導中共改變。然而,他說,接觸政策對中共的利好,遠多於美國,且中共並沒有發生當時尼克松寄望的改變,反而是背道而馳。他說,「今日的中共在國內愈趨專制,在海外越發好鬥、敵對。」

他也指出接觸政策的不足,稱與中共對話效用甚微,就像當時他與楊潔篪在夏威夷的見面。中共「滿是空話,沒有承諾改變作為」。

尼克松去世之前 坦承對中國未來的恐懼

Iris:而美國對中共本質的幡然醒悟,真的只在50年後的今天才發生嗎?這個從懵懂,到反思,再到徹底改觀的認知過程,其實在尼克松本人的一生中,可見一斑。

當年訪問中國時,尼克松在祝酒詞中暢談說,「這是改變世界的一週」。

1989的天安門事件後,他又訪問中國,在給國會的祕密備忘錄中,尼克松承認,美中兩國「存在著不可彌合的差距……兩國關係比1972年破冰之前還要糟糕」。但是他當時依然反對孤立中國。

尼克松對自己破冰政策的最大反思,要等到他人生中的最後一年。

尼克松在1994年去世之前,坦承了他對中國未來的恐懼。在同他當年講稿寫手William Safire的訪談中,Safire問他,「經濟接觸政策和我們當年幫助北京政權提升國力的舉動,是否為中國帶來了政治自由?」

尼克松的回答讓人大吃一驚——他說當年的訪華之旅可能讓中國往最壞的方向發生了改變!Safire在《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中,這樣描述尼克松的回應:「這位曾打出中國牌以離間共產主義世界的現實主義者垂垂老矣,他的回答透出些許的悲傷——『我不再像以前那樣樂觀,我們可能創造出了一個弗蘭克斯坦(Frankenstein)(怪獸)。』」

但面對尼克松本人的悔悟和遺憾,美國的醒悟,又的確來得太晚。

克林頓政府積極推動美中貿易關係

秦鵬:沒錯,歷史似乎真的是在輪迴。Safire發表這篇文章的2000年,克林頓政府正在全力遊說國會通過H.R.4444號法案,確立美中兩國永久性正常貿易關係。在克林頓政府的全力幫助下,中國成功加入WTO(世貿組織)。顯然,尼克松在人生終點的反思,美國人當時並沒有聽到,又或是充耳不聞。

如今,又一個輪迴之後,美國舉國又再次開始反思以克林頓政府為代表的「中國接觸」政策。

接下去,歷史會如何發展,美國拜登政府還會繼續上當嗎?我相信這是很多人想知道的。就像唐朝詩人杜牧在《阿房宮賦》談論六國和秦朝滅亡的歷史教訓的時候說的那樣,還會繼續「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嗎?

汪文斌要各國找回「初心」毛澤東式策略還有用嗎?

Iris:基辛格這次說的一句話我覺得是對的,他說現在歷史重新到了重要關頭。但是毫無疑問,各國需要選擇的是如何對待中共這個暴政,要繼續圍剿它,而不是像基辛格和中共方面想灌輸的要各國繼續只是和中共做生意,而對中共對中國人民的人權包括對香港自由的踐踏等等,視而不見,直至它像德國納粹政權那樣,最終把對本國民眾的迫害推向世界,帶來第三次世界大戰,讓億萬生靈塗炭。

我們也注意到,中共也認識到了它目前的危機。今年也是澳大利亞前總理惠特拉姆訪華50周年,7月9日,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招待會上,有深圳衛視的記者提到了這個問題,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就說,要澳大利亞「重新思考中澳建交的『初心』,摒棄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多做有利於中澳互信與合作、符合中澳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精神、符合中澳兩國人民利益的事,不要開歷史的倒車。」

你怎麼看他說的這個「初心」問題?

中共一直沒有改變 要世界縱容其罪惡

秦鵬:世界已經發生了巨變。而中共這邊,則一直沒有發生改變,不管是它們召開這個50周年紀念會也好,還是王岐山、汪文斌的講話也好,都是一種算計,想用利益、拖延、承諾等等來欺騙美國和其它國家來縱容中共的邪惡,看著它繼續迫害中國人和對世界擴張。這是它唯一的目的。

汪文斌的意思是,中共我就是大灰狼還會繼續執政,你們推翻不了我,所以還是繼續看著我吃人吧,你們合作好了,我也可以給你們分一些中國老百姓的血肉,分些韭菜一起吃。

這也是毛澤東式的策略,各說各話,對美國等外國說一套,對中國國內說一套,實際上做另一套。簡單說,就是欺騙、欺騙再欺騙。

我覺得這是世界還需要繼續清醒的地方,中共絕對不會止步於對中國人民的迫害,它也絕對不會改良。今天,我看到,這次紀念活動的時候,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談中美關係,一如既往地是一幅戰狼形象,繼續誣衊美國如何糟糕,然後鼓吹中國共產黨如何好。

比如,我看到一個赤裸裸的謊言,他說,美國如何屠殺印第安人,人口百餘年間從500萬減至25萬,等等。可是,我們了解歷史的人就知道,實際上,印第安人大規模減少,原因是當時歐洲來的人帶來了一些傳染病,溫室一般生活的印第安人沒有抵抗力,導致了大規模減少,超過90%以上的人是這樣死去的。

當然,中共也不僅是誹謗和篡改別國歷史,它也一直篡改中國自己的歷史,這樣一個張嘴就說謊的政權,世界為什麼要相信它,要和它合作呢?

Iris:樂玉成還說G7也好,鼓吹世界各國的選擇,說美國是搞小圈子、小集團,G7國家充其量只是世界上1/10人,根本代表不了國際社會。他還說在最近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有九十多個國家對中國表達支持,對反華「小集團」說「不」,這才是國際社會的正義之聲,是真正的多邊主義。

秦鵬:人以群分物以類聚。我看到互聯網上,很多人都對那些和中共走在一起的國家加以嘲笑,中共的護照被多少國家接受,歐盟日包括台灣的護照被多少國家接受,大家都知道。看著祝賀中共100年黨慶的國家,大家就知道,和中共在一起的是些什麼樣的國家,我覺得正常的中國人都會覺得恥辱。其實中共領導人也不覺得光榮,否則他們不會求著其它國家領導人發賀電給他們祝賀,否則他們也不會把自己和老婆孩子換成歐美澳的綠卡,而不是移民或把財產轉移到那些祝賀它們的所謂的代表人類社會的絕大多數的「正義之聲,是真正的多邊主義」的那些國家去。

當然,不管怎樣,世界上的國家也好,中國人也好,越來越清楚地看到中共的暴行和邪惡本質的時候,面對中共的誘惑,依然有三大類選擇,一種是說滾,一種是說難,一種是趨之若鶩。

我們的觀眾朋友們,你們的選擇呢?你們會唾棄中國共產黨、選擇和那些追求自由的正義的中國民眾站在一起嗎?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得罪習近平?嘀嘀被處罰背後原因
【秦鵬直播】五百留學生被拒 中共惱了罵拜登
【秦鵬直播】造超級戰士?中共採全球孕婦基因
【秦鵬直播】美日台灣戰略清晰 中共還敢動武?
最熱視頻
【林瀾對話】《諜中諜》原型是他? 美國看走眼
【時事金掃描】馬斯克提和平協議 數百萬人投票
【馬克時空】俄軍節節敗退 普京按捺不住 核武危機逼近?
【秦鵬直播】OPEC+大減產 美國祭出大招
【財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領袖】美國法學院如何受覺醒主義影響?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