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民企公司遭打擊 國資入主成趨勢

人氣 167

【大紀元2021年08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宛綜合報導)最近,中共當局不斷出臺政策,幾乎是一紙公文就瓦解一個產業。在這輪監管風暴中,民營企業成了主要整肅對象,股價全面重挫。而習近平也一直在推動國企的主導權,鼓勵國資入主民企

這些被打擊的企業幾乎有個共同點,就是它們大多是掌握大數據的科技公司。而在它們背後,不僅有外國公司或機構的資本,也有中共權貴資本

以較早就開始遭到中共監管的阿里巴巴集團爲例。根據阿里官網介紹,截至2021年6月底的一年中,阿里體系擁有活躍消費者11.8億人,其中9.12億來自中國市場,2.65億為海外消費者。截至2019年6月,阿里旗下的支付寶及其合作夥伴在全球的用戶已經超過了12億人。

2014年9月,阿里集團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大股東是日本的軟銀集團,持股24.5%。另據《紐約時報》報導,阿里巴巴背後的資金還涉及到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等中共太子黨成員。

另一家民營互聯網巨頭騰訊公司,旗下擁有中國使用人數最多的社交軟件QQ和微信,以及最大的網絡遊戲平臺。根據騰訊的財報,截至2020年5月,QQ的活躍用戶接近7億人。2020年第四季度,旗下微信平臺月活躍用戶達到了12.25億。

騰訊公司於2004年在港交所掛牌上市。根據其2021年4月8日發布的財報,騰訊最大的股東是南非的MIH TC公司,持股30.87%。MIH的母公司是南非傳媒集團Naspers。

引發近日監管風暴的中國民營企業網約車平臺「滴滴出行」,據其官網介紹說,它在2017年完成了14.3億張訂單,成爲僅次於淘寶的全球第二大在線交易平臺。2017年該公司完成了74.3億次出行。在滴滴的股東中,軟銀願景基金持有21.5%的股份,為滴滴第一大股東;其次是美國的Uber公司,持股12.8%。

旅居美國的中國社會經濟學者何清漣女士在其8月16日的文章說,中共對民營經濟始終未脫「利用」這一思路,認為私有資本的力量無法預測且不能完全信任。

2018年6月底,支付寶和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平臺被中共央行收編。支付平臺被切斷了與銀行的直連,必須通過網聯支付,從而將其客戶數據納入網聯的監管之下。同時,央行要求支付平臺上交100%的客戶備付金。

2020年11月,阿里旗下小微金融服務平臺螞蟻金服在港交所和上交所的IPO被中共當局緊急叫停。《華爾街日報》今年6月披露,螞蟻集團正與中國國有企業商議創建一家信用評分公司,將螞蟻的專有消費者數據置於監管之下。

今年4月底,據中國財新網的消息,中國監管部門約談了騰訊、京東金融、字節跳動、美團金融和滴滴金融等13家金融科技平臺,要求金融平臺必須申請金融控股公司牌照。

今年7月2日到4日,中共監管部門宣布對「滴滴出行」啟動網絡安全審查,並下架其App。兩天後,滴滴股價跌破14美元的發行價,目前股價不到9美元。

7月24日,中共發布教育「雙減」(減作業、減補習)政策,中國補教業三民企巨頭新東方、好未來、高途的股票提前遭到拋售,市值一夜蒸發超過千億人民幣(約168億美元)。整個補教業被打的一蹶不振,之後基本退出了K12學生的英語等學科類培訓。

持續的監管風暴之下,目前阿里巴巴美股的股價相比去年10月份的高點已經跌去約一半的市值。騰訊公司港股的股價相比今年1月底的高點也已跌去了近4成。

不僅如此,這波民企整肅潮讓西方股民深切體會到了中概股的極高政策風險,受監管拖累,中概股在三大股市全面遭到資本拋售。

由在美國上市的98個最大的中國股票組成的納斯達克中國金龍指數 (NASDAQ Golden Dragon China Index)自今年2月高點以來下挫了45%以上。反映在香港上市的50家中國企業整體表現的恆生中國企業指數(HSCE)自今年2月高點以來下挫25%。在中國市場,代表了滬深股市規模最大的100隻股票的中證指數,自今年2月的高點以來也已跌去了25%。

中共仍想利用外資

資本倉皇出逃的同時,8月20日,中共証監會表示,將推出擴大開放資本市場的政策措施,同時要創造條件,推動中美審計監管合作。

同日,香港交易所宣布將在10月18日推出MSCI中國A50互聯互通指數期貨合約,追蹤50隻可通過滬深港通交易的滬深股票的表現。這是港交所推出的首隻A股期貨。中國證監會認為,此舉有利進一步吸引外資配置A股。

習近平推國資主導

何清漣說,習近平上臺後,持續調整國有經濟與私營資本在經濟中的權重。根據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報告,中國近年來對私營企業的信貸持續下降。到2016年(可獲數據的最後一年),83%的信貸流向了國有及控股公司,只有11%流向了私營企業。

據中國媒體統計報導,從2019年起,國資入主上市公司的情況已經開始形成趨勢,地方國資成了資本市場的「大買家」。根據臺灣媒體報導,2019年有41家上市民企被迫賣殼給中共國資委。名曰紓困,實則是國資系趁機實行公私合營。

2020年5月,中共宣布要實施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改革方案強調要做強、做大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並提到要設立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支持國有企業對民營企業及上市企業進行併購。

今年8月17日,習近平在中共財經會議上提出,中國要通過國民收入的「三次分配」來實現「共同富裕」,一次市場分配、二次國家分配、三次是道德捐贈。許多分析都認為,這是習近平要啟動新版「打土豪」運動。

旅居加拿大的中國問題評論人士文昭在其8月20日的節目中說,疫情下的清零政策重創中國經濟,因此中共大規模剝奪私人財產的計畫提前了,對象就是上規模、有較強盈利的民營企業。@

責任編輯:邵亦

相關新聞
何清漣:調整公私權重,中國民企準備好了麼?
中共拿民企開刀 「公私合營2.0」或將開始
分析:中共監管民企 或打擊人民幣國際化
橋水創辦人為中共打壓民企護航 遭牛津學者抨擊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黨官洩「習李鬥」 基層官員陷兩難
【探索時分】烏俄戰殃及台灣 美不賣M109A6了?
【財商天下】多國關閉北京簽證中心 什麼信號?
【菁英論壇】馬斯克買推特 上演「絕地反擊」
【珍言真語】吳明德:港府增三副司長猶如黨委
【舞蹈三劍客】超艱難挑戰!在海拔七千呎的墨西哥連續演出18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