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57)登陸大陸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84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五十七章 登陸大陸

楊元聽從許一的計策,在去見李佐城的路上吃了一片引起胃痙攣的藥,扮作胃潰瘍發作的跡象,躲過了李佐城的推薦。

不過從和李佐城的談話裡,也大致了解了李佐城的不滿和憤懣。回來和許一商量後,增強了策反李佐城的信心。

除掉王紅,除了讓一尊害怕、膽戰心驚,一直躲在西山軍事堡壘外,特勤局的調動也給楊元他們帶來了機會,本來特戰大隊的大隊長就是楊元親信,安排進入特勤局的人員名單,楊元將吳偉光派來的人員安排進入了十幾位,分別都是中隊長級別。這樣特勤局就有了他們的嫡系力量,隨時可以調動發難。

在許一這方面,既然開了殺戒,就沒有必要停止。

九月底京城由於一系列刺殺,尤其是最近針對特勤局的驚天爆炸,讓整個京城的治安系統人心渙散。

為了提高士氣,中央政法委會同京城公安系統、武警系統,召集了各個區的國保大隊長、派出所所長、特警大隊長,在武警大會堂召開了一次動員大會,試圖提振士氣,在艱難時刻向一尊效忠。

參加會議的有中央政法委副書記、京城政法委書記、新任京城公安局長、副局長、武警部隊駐京城司令等一系列京城治安系統高官。

中央政法委王副政法委書記做主題發言,這人過去在新疆地區以凶殘、高壓手段鎮壓新疆維族人,而獲得一尊重用,提拔到中央政法委,負責對各地異議人士的鎮壓和局勢維穩工作。

「同志們,我們今天在這裡召開大會,是因為一股極其惡毒的恐怖主義勢力已經滲入京城,不斷發動恐怖主義襲擊,殺害我們公安人員,他們是要和我們共和國為敵,要和我們公安人為敵,我們是共和國的棟樑,我們是人民的守護神。面對這些凶殘的暴徒,我們能不能退縮啊?」

下邊三百多名治安官員高聲大喊:「不退縮!」

「是的,不能退縮,也無法退縮,我們是他們清算的對象,我們軟弱,就會讓他們得寸進尺,進一步傷害我們以及我們的家屬,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失敗了,我們就會被徹底清算。」王副政法委書記循循善誘地鼓動、恐嚇。

「最近一段時間,各種反動勢力蠢蠢欲動,各種針對主席的謠言漫天散布,很多同志妥協了、退縮了,這是在犯罪,是對主席的不忠,必須警醒起來,對各種不和諧的聲音堅決說不,對各種反動行為堅決鎮壓,不給他們活動空間。出什麼事,有黨為你們撐腰,主席為你們撐腰,決不能退縮。」王副政法委書記下達著鎮壓的指示。

「大家有沒有信心打贏這一仗?」王副政法委書記高聲詢問。

「有!」地下的人齊聲大喊。

「好!我們要行動起來,馬上行動起來,對那些不忠不信的人,該抓的就抓,該判的就判,徹底打退敵對勢力的猖狂進攻,徹底從肉體、精神上粉碎他們!」王副政法委書記凶神惡煞般發出殺人的命令,隨即把桌子上的茶杯向地下摔去,「澎」的一聲,茶杯摔得粉碎。

但是一聲巨響卻炸響在門口,王副政法委書記眼看著門口的人血肉橫飛,煙霧瀰漫,建築化為粉末。

隨即禮堂中間、四周廊柱同時發生爆炸,一個會議廳在連串爆炸中變為齏粉,室內的所有人被炸成血肉。

這次爆炸徹底消滅了京城治安系統的中堅力量,整個京城公安、武警系統處於癱瘓狀態。

這樣一次決定性的襲擊,是許一徵求吳偉光意見後策劃、組織的。

隨著形勢的發展,過去那種針劑刺殺趕不上形勢的需要,只有這樣大規模的刺殺,才能徹底打垮統治的鎮壓力量,才能讓更多的人敢於反抗。

這次刺殺的效果比上次針對特勤局的效果還要大,過去對各界人士進行監控、跟蹤的幹警、國保人員,隨著治安系統的主官被炸身亡,處於群龍無首的狀態。

一尊躲在西山軍事堡壘裡,和軍委第一副主席,以及辦公廳祕書長密商事情。

「目前,京城的治安系統已經癱瘓,很多警察不上班了,派出所也關門了。」丁祕書長面色嚴峻地匯報工作。

一尊臉色更難看,「你們計畫採取什麼措施?」

「只能實行軍管戒嚴了!」軍委副主席說道。

「嗯!只有這個辦法才能恢復治安秩序了。」丁祕書長附和道。

「那就趕快去做。」一尊不耐煩地說道。

「是!」兩人唯唯諾諾地站起身來,退了出去。

京城公安局、分局、派出所、武警部隊由衛戍區軍隊接管,全城市實行宵禁,只有衛戍區治安管理辦公室頒發的通行證才能上街、上路。這樣楊元就掌握了京城的治安大權,控制了交通通行。

整個政治形勢的劇烈變化,讓未來各種勢力的組合,以及政治局勢發展的方向有了多種可能性。

作為這次反叛運動的發起者,吳偉光和他身後的過渡委員會必須主導局勢的發展方向,徹底顛覆這個政權,而又不能使得局勢向混亂和內戰的方向發展。

所以在徵得雷諾以及中情局的同意後,吳偉光前後又從安納塔汗島派出了五百名經過嚴格訓練的特戰隊員,分幾次進入了渤海灣地區,由楊元安排在衛戍區下屬的部隊裡,配合楊元全面掌握衛戍區的部隊。

安納塔汗島不斷從香港、台灣以及內地一些反叛人士中招收了新的學員,從一千人的編制發展到五千人。

不斷派往汕尾的南部戰區特戰隊基地,然後由趙德志逐步派往南部戰區各部隊,幫助趙德志控制南部戰區。

在此種情況,為了協調兩個已經滲透部隊的行動,以及把握未來的政治局勢按照既定好的方向發展,吳偉光必須進入內地,成為協調工作的中心。

十月初的一個深夜,吳偉光乘坐潛水艇進入了渤海灣附近的深海區域,然後換乘快艇進入衛戍區部隊的特戰隊訓練基地。

在那裡,許一和楊元都化妝等待他的到來。

一年多沒見到過吳偉光,當見到一身戎裝、黝黑精幹的吳偉光的身影出現在快艇的甲板,還是讓許一感概萬端。

這個當年他在南京外語學院發現的天才,打算培養成為許家未來的頂樑柱,卻因世事弄人,成為反叛運動的領袖,未來中國局勢發展的話語人。

吳偉光跳下快艇,快步向老師許一走來,一雙有力的雙手握住許一的手說道:「老師好!您還是那麼健朗。」

許一握住吳偉光的手,久久端量著,把吳偉光看得不好意思。

「偉光,真沒想到你以這種狀態出現,這就是一位叱咤山河的上將軍嘛!」許一緩過神來說道。

「哪裡啊,我始終是您的學生。」吳偉光謙恭地說道。

看到旁邊一位腰桿挺直、頭髮花白的老軍人,「您就是楊司令吧?」

「是的,他就是京城衛戍區司令楊元。」許一趕緊介紹。

楊元早已在旁邊仔細打量著這個神奇的年輕人,把整個香港、南粵、京城攪得天翻地覆的傳奇人物。面色黝黑透亮,身材精幹結實,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軍人的氣質。

見到吳偉光轉向到自己,一個立正敬禮說道:「吳先生,楊元向您報到。」楊元的姿態表明他確認吳偉光是運動的領導人。

「哪裡!我們是同舟共濟的戰友。感謝楊司令這幾個月來的貢獻,讓局勢豁然開朗。」吳偉光上前握住楊元的手說道。

「這是我們共同努力的結果,也是我的本分。」楊元謙虛說道。

三人寒暄完畢,便進入了訓練基地的作戰室,暫時把這裡當做指揮中心。

在掛著一幅寬大的中國軍事基地布置圖的牆壁前,三人開始分析未來局勢變化軍隊產生的影響。

「目前威脅最大的是中部戰區的戰略機動隊,那裡有三個集團軍作為未來戰爭的機動力量。如果我們不能掌握,就會成為當今這位的鎮壓反叛的力量。」楊元指著地圖上位於鄭州附近的三個集團軍標誌圖形說道。

「那如何能夠掌握這三個集團軍呢?」吳偉光發問。

「這三個集團軍的司令都是職業軍人,有一定的軍事素養,掌握他們不在於他們本身。」楊元繼續說道。

「哦?那關鍵要素在哪裡?」吳偉光繼續問道。

「在軍委。」許一補充說道。

「軍委的聯合參謀部是他們的上司,所以我們需要解決的是聯合參謀部的李佐城。」楊元和許一顯然早已經討論過這個問題。

「嗯!」吳偉光點點頭。

「這個李佐城能否策反?」吳偉光繼續問道。

楊元和許一對視一下,楊元解釋道:「這個需要外部的壓力和一定的政治勢力的配合。」

「噢!說吧,需要什麼外部壓力,我去協調。」吳偉光顯然明白了兩人的意思。

「最近美軍需要擺出一定姿態,給他壓力,然後我們去溝通其他的政治勢力說服他。」楊元要求道。

吳偉光看看許一,許一點點頭。

「好的,就這麼辦!」吳偉光果斷說道。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時至今日,每個人都從不同管道了解京城發生的事情,所以對未來充滿迷茫
  • 事敗後,印尼人民恨透毛共,但他們把仇恨發洩在無辜可憐的華僑身上,因此千千萬萬華僑被害、被驅趕,商店被搶、被燒。
  • 畢竟何金元不同於何光,他是軍事幹部,就是未來軍隊改變,在軍隊也有一席之地;而何光作為政工幹部,只能退役,另尋出路。所以兩人的心態、想法不一致的。
  • 各個省市的武警部隊也是隱患,他們大多和地方政府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是地方政府維穩的打手,如何解決他們也是一個費思量的工作。
  • 上述在戰爭中不幸死去的千萬以上的中華兒女,他們都是有血有肉,有爹有娘,如果沒有共產黨的叛亂造反,和出兵國外,他們本來不會死,完全可以和父母兄弟親人團聚在一起,創造出幸福美好生活。
  • 虧你飽讀詩書,薰沐文明,妄為讀書人,把知識都變成偽飾邪惡、讚頌獨裁的擦桌布,你是天下讀書人的恥辱,奸佞傳應該有你一筆...
  • 幾十年的實踐過去了,世界上不僅沒有一個共產黨建成天堂國家的典範,相反地,共產黨奪到政權後,出現的國家都是些專制獨裁、殺人如麻、貧困饑餓、互鬥迫害的典範。
  • 討賊檄文很快在軍內外廣泛傳播,它傳播了一個理念:軍隊屬於人民,不屬於哪個黨、哪個家族、哪個個人。這引起了軍隊譁然,以及廣泛的深思,可謂軍心動搖。
  • 大腹便便的他無法讓一身作戰服貼身,顯示出軍容來。他本來就是家中最沒用的紈絝子弟,經商當官全不會,只會嫖娼玩豪車。父母沒辦法,把他送入軍校培養,在多個叔叔的加持培養下,從一個連長很快當上了團長
  • 因為共產黨搶走所有老百姓的土地,所以必需用一萬到幾萬元,去向共產黨買一塊一米、原屬自己的土地,而且比買一米能住人的樓房價格還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