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我們正在為美國靈魂而戰

人氣 712

【大紀元2021年09月22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ichele R. Weslander Quaid撰文/原泉編譯)我的職業使我走遍了世界各地,包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區,我在那裡支持我們的軍隊。這些經歷讓我體會到,我是何其有幸地生在美國——一個因勇敢而自由的國度。

在美國9·11恐怖襲擊20周年之際,全國人民聚集在一起,緬懷那些逝去的生命和為拯救他人而無私犧牲的英雄們。2001年9月11日,我在華盛頓看到了五角大樓坍塌的斷壁殘垣。後來,我去了紐約,在雙子塔曾經矗立的地方看到了巨大的深坑。這些都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畫面。

2002年,我被徵召進入政府部門,領導情報部門進行必要的改革和轉型,包括更好地整合我們的圖像和信號情報單位,它們是美國的眼睛和耳朵。我作為國防情報部門的高級管理人員宣誓就職,是將軍級的文職官員。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成立後,我宣誓成為ODNI的第一位情報部門副首席信息官。在這個職位上,我在屬於美國情報界的17個政府機構中工作,並定期與情報局和國防部的官員會面。

通過在國家安全部門25年的工作和對歷史的研究,我已經了解了我們的敵人使用的技術、策略和程序。儘管冷戰在30年前就結束了,我們的國家仍然處於一場醞釀了幾十年的戰爭中──一場關乎美國靈魂的戰爭。

1958年至1964年統治蘇聯的(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尼基塔‧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曾公開預言美國的毀滅,他說,美國將以所有社會最終都會崩潰的方式毀滅。

他說:「我們將不費一槍一彈拿下美國」,「我們沒必要入侵美國,我們會從內部摧毀你們。」

他所說的是整個馬克思主義灌輸理論和控制體系,這個體系20世紀在一個又一個國家被完善和執行。

蘇聯叛逃者尤里‧貝茲梅諾夫(Yuri Bezmenov)是前克格勃特工、高級宣傳員,1970年,他叛逃到西方。他警告美國,他在蘇聯親眼目睹了克格勃顛覆一個國家的招數。這些招數相當於一個有計劃的過程,為了一個特定的目的改變人們的思維方式,進而影響政權更迭。這實際上是對社會的洗腦——一種緩慢而有條理的演變。那些顛覆意識形態的人非常有耐心,幾十年來一直在使用這種策略。

顛覆意識形態有四個階段,遵循黑格爾辯證法,這是一種長期被馬克思主義者和法西斯主義者用來控制人民的策略。

第一階段:去道德化。

這是對政府和社會信仰的破壞,讓大眾相信社會已崩潰、體制失效、愛國主義是邪惡的,提倡這三個關鍵信念以製造內疚感。這導致了對激進的新思想的接受,因為目前的社會結構被認為是有害的。傳統的猶太—基督教道德、教育和美國的愛國主義被拋棄。

第二階段:去穩定化。

隨著美國人的決策能力因去道德化而受到負面影響,這為下一步動搖國家的穩定打下基礎。不穩定導致公民相信他們聽到的關於他們國家和政府的最壞消息。支持這個國家的傳統價值觀和根基的人被排斥,甚至被妖魔化。

第三階段:危機。

美國人的被改變的價值觀直接損害當前社會系統的根基。劇變提供了改變的機會。一個社會一旦不穩定,就會開始崩潰,陷入混亂。在這一點上,公民希望政府能夠提供穩定。

我們最近看到,當我們的國家面臨「大流行」時,一個士氣低落和不穩定的社會以恐懼和驚慌來應對。美國人心甘情願地用公民權利和自由,來換取他們認為能保證他們安全的專制主義和越權行為。

把所有這一切傳遞給社會是其中的關鍵,主流媒體和他們的「表述觀點」節目起到了關鍵作用,即把預先設計好的論調界定為真相。

第四階段:正常化。

「新常態」是我們最近不斷聽到的一個術語,它是對正常化階段的準確描述。當政府和社會結構發生變化,以限制自由時,公民被告知這種激進的轉變是「不得不如此」。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根本不正常時,卻被描述為正常。正常化為一個國家所接受、珍視和提倡的東西創造了一個新的基準。這個循環完成了。

這些步驟一次又一次地重複,每個周期都會帶來更大的結果,直到出現一個受控的崩潰。除非我們集體意識到現實並採取立場制止暴政,否則美國現在可能處於崩潰的邊緣。

黑格爾辯證法是引導人們的思想和行動進入衝突的框架,將他們引向一個預定的解決方案。美國的敵人正在利用這種策略製造恐懼,使公民與公民對立,分裂我們的國家。(正如林肯總統所言)一個分裂的房子是立不住的。

如果人們不理解黑格爾辯證法是如何塑造他們對世界的看法的,那麼他們就不知道自已是如何幫助實施議程的,而議程的最終目的是將人類推進獨裁統治,無論是法西斯、共產主義還是全球主義者,以及他們的新世界秩序。我們必須跳出辯證法,這樣才能擺脫受控制和受引導的思維的局限。

美國最重要的是自由。對於渴望權力的人來說,美國是他們實現統治世界的障礙。美國真正的敵人試圖讓我們相信:我們是彼此的敵人,大政府和由少數人控制多數人的生活,是治癒我們病痛的解決方案。

我們都必須認識到,他們正在把危機作為武器,他們的論調是謊言。政府官僚們現在給任何認為他們超越了憲法範圍的人貼上了國家敵人——「愛國恐怖分子」的標籤。熱愛自由的人現在要打擊的是純粹的邪惡。

如果善良的人袖手旁觀,那只會讓邪惡更加猖獗。當我們回顧2001年9月11日時,在恐怖襲擊發生後的那段時間裡,有一件事很突出,那就是我們忘記了那些使我們分裂的東西,作為美國人我們團結一致。沒有比我們在紐約看到的更好的例子了,我們團結在一起,互相支持,抗擊共同的敵人。

為了保障我們的自由並讓子孫後代享受自由,許多人付出了巨大的犧牲。我們中的許多人,有親人在國外的戰場陣亡,或在回國後因與服役有關的疾病而喪生,或在國內因公殉職。我們如何紀念他們、還有在我們國家245年歷史中的許多人所付出的犧牲?我們應挺身而出,為維護自由,為美國建國文件中規定的我們不可剝奪的權利而鬥爭。如果要失去自由,那也不會是在我們這一代。

作者簡介:

米切爾‧韋斯蘭德‧奎德(Michele R. Weslander Quaid)是Sunesis Nexus的總裁,她是一名經過認證的專業教練、顧問和演說家,在國家安全部門有25年的職業經驗。在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襲擊之後,她被招入政府,領導國防和情報部門的創新和轉型,並擔任各種高級行政職務,包括國家情報總監的第一任副首席信息官。

原文:We Are in a War for America’s Sou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美國的最大威脅並非新冠病毒
【名家專欄】美國應支持歐盟以對抗中共
【名家專欄】專制主義對美國造成威脅
【名家專欄】中共備戰已久 美國視而不見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中關係或顛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秦鵬直播】李克強為電荒背鍋 大管家被免職
【遠見快評】美英澳聯盟擴編?美挺台「入聯」
【珍言真語】程翔:中共面臨國際空前孤立
【財商天下】能源飯碗須在自己手裡 習一語雙關
【有冇搞錯】首富算什麼!中國有270個馬斯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