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中共抗疫最大醜聞 金域涉嫌傳毒

人氣 10804

【大紀元2022年01月13日訊】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1月12日,京港台時間1月13日,我是秦鵬,歡迎收看「秦鵬政經觀察」的《時事天天聊》。

今天焦點:中國抗疫爆發迄今最大醜聞!醫學檢測龍頭金域「涉嫌病毒傳播」,市值一日跌去26億;金域和鍾南山、聯想、江澤民孫有何關係?

1月12日,河南鄭州許昌警方的一則通報震驚了整個網絡,中國最大的檢測龍頭、上市公司金域醫學,鄭州公司負責人涉嫌傳毒。隨後,資本大規模逃離,金域市值一日暴跌26億。該公司一日二次通告,對網上的各種傳言進行闢謠,但通告似與警方通告產生矛盾,那麼應如何看這些不同的消息呢?

網上有傳鍾南山、聯想和金域有關聯,真相是什麼呢?我們今天也會來挖掘一下。另外,金域投資人中,一個熟悉的投資公司的名字——國開博裕,也進入我們的視線,這是江澤民孫子的旗下公司。

警方通報震驚網絡 分析:金域存在數據造假可能

我們先來看河南許昌警方的這則驚人通告:「經公安機關調查,鄭州金域臨床檢驗中心區域負責人張某東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實施引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禹州市公安局於2022年1月10日,對張某東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文字很簡單,但是引發的聯想卻讓整個網絡細思極恐,「實施引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傳播或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很多人說簡單理解,那就是傳播病毒,甚至有人說這是散毒。這引發了金域醫學當天的暴跌,隨後各家媒體快速跟進。

對此,金域醫學在1月12日當天有兩次回應,第一次稱,1月2日,鄭州金域接到河南省許昌市下屬禹州市衛健部門的通知要求參與禹州市疫情防控篩查。鄭州金域臨床檢驗中心當地區域人員立刻投入工作,並從鄭州調撥相關技術人員和大批量物資參與禹州市疫情防控篩查。1月10日,公司當地工作人員接受公安機關調查問詢,目前仍在調查階段,未有結論。

這表明,事件應該和河南的地級市許昌管轄的縣級市禹州相關。

金域12日晚上的第二次回應,則說對於網上出現「主動傳播病毒」、「丟失樣本」、「偽造數據」、「瞞報數據」等傳言,經公司調查,不存在上述情形。還說,對於惡意造謠傳謠者,公司將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這被路透社等主流媒體解讀為,金域是說不存在主動傳播病毒的行為。

許昌警方通報中,沒有說明嫌犯張某東實施了什麼樣的「病毒傳播行為」,但是中國媒體《第一財經》引述禹州市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員的消息說,可能存在拖延檢測的行為。

《第一財經》的記者問到:金域醫學區域負責人被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偵查,是否涉嫌「拖延檢測」?禹州市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員說,拖延檢測的後果有輕有重,根據傳染病防治法,如果性質嚴重,確實存在有可能造成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但具體到該案件,由於案件仍在偵辦,暫無法向外界透露更多信息。

當然來自網友的各種說法就多一些,比如有網友稱,這一次河南禹州市因疫情嚴重,之前一共做了8輪全員核酸檢測,金域臨床檢驗中心承擔了其中的前5輪。後來換了核酸檢測公司,結果一下就測出74例確診病例。有網友說之前是因來不及做檢測,直接填寫了假的數據;也有網友說一開始就沒有認真做檢測。

據官媒1月11日報導,1月10日0—24時,河南許昌禹州市新增本土確診病例74例,有許多人6次核酸才確診。

更早,1月11日,也就是在此次鄭州金域案件爆發的一天,中國國內有網友爆料,稱廣州金域在自己和女兒沒有做核酸採樣的情況下,就得到了核酸檢測陰性的報告。而隨後,在這個舉報的信息被發到微信群之後,有自稱金域曾經的員工的人,提供了更驚人的消息:金域對樣本很多時候不檢測,「直接扔進垃圾桶,給個陰性就完了。」「沒有檢測這回事。」「說是上機檢測至少要2小時,門一關,樣本全都扔了,還貼上醫學污染物的標籤,焚化了。」「在那上過班。」

眾說紛紜。下面,我們就分析一下,可能是什麼情況?

按照警方通告,鄭州金域臨床檢驗中心有限公司區域負責人張某東,「實施引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不管是主動傳播或者無意中、客觀上造成了傳播,作為一個地區負責人,他不太可能是純粹為了個人的利益,或者是對社會採取報復。更可能是出於個人經濟利益,或者為了公司利益。

而不管是哪一種,中共現在的清零政策都可能導致大量的檢測,全員檢測,動輒全市做一遍核酸。對金域來說,這就是白花花的銀子,金域第三季度31.6億元的總營業收入和高達6.1億元人民幣的淨利潤就是由此而來:其中,新冠病毒檢測大約6,900萬人次,檢驗收入12.47億人民幣,每次檢測近200人民幣。

所以,按照中共當前的清零政策,任何一個地方出現疫情,哪怕只出現一個陽性案例,都可能會開展規模性檢測。只要有這種業務,鈔票就如同流水一樣會流進相應的公司。

就是說,張某東也好,金域也好,可能產生相關利益的。所以,我們得出的一個判斷是,目前金域的闢謠未必為真,市場上的謠言可能是事實。當然,我們也不能因此就直接推斷說,鄭州金域醫學的負責人為此做了違法行為。

但是,進一步的信息挖掘顯示,網友說的另一個現象,即金域存在拋棄樣本、不完全檢測、而隨意給出陰性檢測結果,這樣的事情是有可能存在的。

首先,金域事件之前已經有過多次偽造檢測結果的事情:《財經》雜誌在當天(13日)的一篇報導,《新冠核酸檢測賺了幾十億的金域醫學,因何栽了跟頭?》,提到「此次金域醫學事件並非孤例。此前,北京、河北等地也出現過檢測機構涉嫌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案件,多為偽造檢測結果。」

其次,我們的研究發現,就是目前的超大檢測數量的大背景下,金域可能根本無法完成及時檢測,這就可能造成延遲檢測或者對部分樣本採取特殊處理。

《第一財經》報導中提到,禹州從2日開始到案發的時間10日,一共進行了8次全員檢測。這是多大的檢測量呢?我查了一下,禹州市區「總人口130.38萬,市區常住人口47萬人」,8次市區全員檢測就是370多萬的檢測量,每次至少40萬。

與此同時,鄭州市自1月3日報告首例病例後,也對1,260萬居民,啟動了重點人員核酸檢測和全員核酸檢測,按照官方通報的數據,「目前已開展3輪重點人員和全員核酸檢測,累計檢測3,500多萬人次」。

這樣大的量,金域即使只承擔其中鄭州的1/3數量,要完全及時給出結果,也具有極大難度。

那麼,鄭州金域一天的處理量有多大呢?官方媒體報導,2021年11月11日,一組「獵鷹號」硬氣膜實驗室在成都建成,是由鍾南山院士擔任主任的廣州實驗室提供技術指導,廣州金域醫學檢驗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全面運營。我們來看一下官方媒體報導。

就是說,成都在有100台擴增儀的情況下,處理能力是一天8萬份,10:1混合總共檢測的是80萬人份的樣本。而鄭州的設備數量多少?《工人日報》曾刊文稱,鄭州金域臨床檢驗中心共有二百多名職工,一百多台檢測設儀器24小時運轉。

那麼,2022年至今,僅鄭州要完成3次、每次1,200多萬份的全員檢測量,假設金域要完成1/3,每次400萬人份,同時還要完成禹州的每次40萬人份、共5次的檢測,鄭州的「一百多台檢測設儀器」可以完成嗎?

我對此深表懷疑。

那麼,金域的案子後面會如何走向呢?在當前病毒進攻中國各大城市的關鍵時刻,金域會不會被嚴重處罰,甚至曝光出更大的醜聞(如不僅是禹州,而是全國很多地方存在這種行為)呢?我個人認為可能性不大,其中有三個原因,使得中共可能會保護金域,最終只是把責任推到張某東等少數人身上:

第一個是當前中共的疫情防控政策上升到政治問題的情況下,更大醜聞曝光,會對中共當前的清零政策造成極大的破壞性影響,民眾會極度憤怒,中共期待的社會穩定難以實現;

第二,金域的資源也是其它公司目前無法替代的,還是必須使用的,要對金域進行嚴厲打擊和封閉也是不可能的;而且,金域假設有問題,難道行業裡面僅僅金域有問題嗎?調查下去,可能是更可怕的結果:那就是政府造假。

其實,早在2020年的時候,病毒專家林曉旭博士和董宇紅博士,就撰文質疑過中共當局的所謂的檢測宣傳。當時,新華社青島10月16日報導,「青島市委常委、副市長薛慶國介紹,截至16日8時,青島市已完成核酸檢測採樣超過1,078萬份,已出結果超過1,016萬份,除已公布的確診病例外,未發現新的陽性樣本。」

然而,此前官媒報導的北京的最大檢測能力23萬人份,這是基於批量樣本5:1混檢的基礎之上,青島是10:1混檢,那麼能力也僅46萬人份,這無論如何也無法在5天時間內完成1,000多萬人份的檢測,因為那樣一天要躍升到200萬人份,幾乎是北京的近十倍。

當然,1年多過去了,現在中國全國的檢測能力大幅提升,但即使這樣,我們看到金域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梁耀銘曾在2022新年演講中稱,截至2021年11月,公司累計完成核酸檢測超2.2億人份,全球第一;單日核酸檢測總產能130萬管,全球第一。看起來很大,但是,首先這個檢測能力是分布在全中國超過31個檢測中心的,冷鏈運輸和檢測以及時間的需求,大部分周邊地區是無法幫助其它周邊地區的。

而金域僅廣州中心每日核酸檢測能力就是35萬管,2021年新華社報導稱,「6月6日,金域醫學在廣州的日檢測量創紀錄地突破35萬管,全天檢測近253萬人份。」一天檢測253萬人份,是金域之前在廣州創造的一個紀錄。

金域的110萬管的檢測能力,分布在全國,還有北京上海深圳中心大區,單單鄭州一地,不可能擁有更大的檢測能力,應對每天40萬管(按照10:1,400萬人份)的檢測能力,所以面對今年以來河南的多輪大規模檢測,這是一個無法完成的工作!

因此,林曉旭博士認為:「扔掉樣品估計是他們知道的最合理的解決方案。因為全員檢測本來就是嚴重浪費資源。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也許就是從濟南開始做的,大家都開始做全員檢測這麼傻逼的事情,一起騙錢罷了。」

所以,歸納一下我們前面的分析,得出一個重要的推論:

對鄭州這種1,000萬人口的大城市這麼快速的全員檢測,實際上就是當局對外展現抗疫成就的一個虛假宣傳,檢測公司從醫學角度講知道根本不可能,但是不能揭穿中共當局的謊言,所以只好配合演戲,於是發生了拋棄大量樣本、造一個假數據的事。只是,在這一輪禹州檢測中,很可能發生了丟棄關鍵封控區樣品等特別行為,於是爆發了這一次的刑事調查事件。

第三個原因,就是我們今天要討論的第二個話題,金域涉及到了一個中國最著名的專家——鍾南山。

鍾南山、聯想和金域什麼關係?江澤民孫投資金域

那麼,鍾南山和金域是什麼關係呢?我們先來看一段視頻。

公開資料也能夠看到,金域醫學,不僅僅是在2017年上市2年之後的2019年,開始聘請鍾南山擔任學術委員會主任,而是在創建之初,就是在時任廣州醫學院書記兼院長的鍾南山支持下,建立起了的一個校辦企業。現在金域的董事長、單一最大股東梁耀銘,1988年大學畢業後留校,後開始創業,1997年轉型醫學檢驗,並將校辦企業改名為「金域醫學檢驗中心」,這是中國第一家第三方醫療檢測機構。

2001年,梁耀銘擔任廣東醫學院的校辦處主任和總務處處長,2002年又被廣州市市委組織部派遣到中國人民大學和牛津大學高級公務員攻讀公共行政管理學習班(MPA核心課程)。此後,和世界一些頂尖的檢測中心、醫學機構產生了聯繫,最終發展成中國最大的檢測中心,並在2017年上市。

這裡,我們回應一個網上傳言,鍾南山兒子是金域的股東,真相如何?鍾帷德的正式身分,是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

媒體稱,梁耀銘回國後,由廣州市科技局的下屬投資公司為原來醫學院的校辦企業金域檢驗進行改制,其中投資公司占股20%,廣州醫學院和公司員工各占股40%。後來是員工持股70%、學校持有20%、投資公司持股10%。

在上市公司的公開信息裡面,我沒有查到關於鍾南山或其兒子鍾帷德的股權信息。所以,我們簡單的說,這方面沒有直接證據。

那麼,網上也有傳金域和聯想有關係的,又是怎麼一回事兒呢?我也查了一下。金域醫學上市開始至今的十大股東公告信息,可看出國開博裕、聯想旗下投資公司天津君睿祺,一度是大股東,後來拋售,套現退出。

截止2021年第三季報,十大股東中第一大股東為自然人梁耀銘,持股比例達15.99%;第二大股東為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持股比例達15.32%,這個是俗稱的港交所的北上資金,用來通過滬深港通投資中國A股股票的,裡面具體的股東經常換,這個沒有什麼多大意義。此外還有一些投資機構或者國資銀行,也名列十大機構股東,但是沒有聯想系的名字。

向前倒查。金域醫學上市時間是2017-09-08,上市前的公告顯示第二大股東是國開博裕,天津君睿祺是第四大股東,分別占股16.99%和14.61%,而最大股東是梁耀銘,占18.26%。天津君睿祺,是聯想旗下君聯資本在天津成立的一個投資公司。從金域醫學上市招股說明書也顯示,君聯資本通過君睿祺、君聯茂林等主體持有公司股份。

此後,金域的信息顯示,上市後,天津君睿祺多次減持,至2020年年底淡出了前十大股東之列。這是我們看到的聯想和金域的關係。此外,2017年上市的時候,柳傳志和梁耀銘一起上市敲鑼。

但是,需要說明的是,純粹從投資角度看,這樣的事情並不能說成是聯想和金域有何不法行為。這方面,我們至今沒有看到實際證據。

至於博裕資本,大家都知道和江澤民的孫子有關,江志成是博裕真正的老闆。現在大五毛或自媒體只盯住聯想,似乎也是別有用心。

好了,總結一下今天的話題,醫學檢測龍頭金域被許昌警方通報「涉嫌病毒傳播」,儘管金域自己闢謠,說不存在故意傳毒,但是我們的獨家研究發現,金域鄭州公司的檢測能力根本無法應對今年之後這一波數以千萬的檢測需求,因此可能存在外界傳言的丟棄樣本的行為。

而且,我們還發現,這種大規模全員檢測的造假,早在2020年青島等地就發生過,起因是中共當局的虛假宣傳,檢測機構可能被迫跟隨造假,實際只檢測密切接觸人群或核心地區的數據。只是,這一次禹州很可能發生了關鍵人員樣本檢測出問題,帶來額外的麻煩,惹怒了許昌當地政府。

但是,我們也分析,中共為了自己的保面子等原因,很可能不會最後追究金域的責任,只處理具體負責人。而由於是全國系統性造假,每一個環節都在欺騙,換了公司也不會改變。

另外,我們也研究了鍾南山和金域的關係,發現金域是廣州醫學院的校辦企業,期間得到了時任書記和院長鍾南山的支持。我們沒有找到外界所傳的鍾南山或其兒子,在金域持有股份的直接證據,所以對此傳言無法證偽或證實。

在上市公司的公開資料中,我們也發現了江澤民孫的公司和聯想投資金域的信息,雙方後來都退出套利。

最後想分享一下,金域資本的創始人兼董事長梁耀銘的一段話:「有兩個行業你要賺快錢是不太現實的。一個做醫療,一個做教育,不能急功近利,一旦急功近利了就歪了。」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中共清零失敗或是世界最大風險
【秦鵬直播】哈薩克斯坦動盪背後的中俄博弈
【秦鵬直播】朝鮮為何「抵制」北京冬奧會?
【秦鵬直播】俄再增兵哈薩克 黨媒為何慌了?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透視共產黨百年謊言 揭中共洗腦術
【新聞看點】最新證據出現 丹東警察做偽證
【遠見快評】美最高法掀風暴 推翻限槍和墮胎權
【新聞大家談】魔化上海 堂食游擊隊
【財商天下】售樓奇招百出 河南「五大發明」
【橫河觀點】墮胎合法半世紀 美最高法裁決終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