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中共殲-10戰鬥機血緣揭祕

【大紀元2022年01月13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最近有媒體報導,巴基斯坦要購買殲-10來對付印度空軍的法國陣風戰鬥機。翻看歷史發現,殲-10從血緣上可能是陣風爺爺輩兒的長者。

巴基斯坦內政部長謝赫.拉希德.艾哈邁德(Sheikh Rashid Ahmed)去年12月29日,在拉瓦爾品第的一次公開活動上宣布,巴基斯坦空軍(PAF)將在今年3月23日的國慶閱兵中,用中國的25架JS-10戰鬥機進行飛行表演。他說,這些戰鬥機將用於對抗印度的36架陣風戰鬥機

艾哈邁德所說的JS-10就是殲-10,該飛機是由四川成都飛機公司製造的一種單引擎輕型戰鬥機。該機長16.43米,翼展9.75米,高5.43米,飛行高度18,000米,最大飛行速度2.2馬赫,航程1,850公里,作戰半徑550公里。

艾哈邁德的聲明沒有得到中巴雙方的正式確認,這筆交易的真實性和細節都不清楚。如果艾哈邁德所言不虛,將意味著北京和伊斯蘭堡在更早的時候就進行了祕密的安排,而且這些飛機很大程度上可能不是從生產線上剛剛下來的新飛機,更像是某種臨時的安排或短期租賃關係。因為新飛機的採購極其複雜,通常需要漫長的談判,若干年的技術準備和生產時間,涉及數十億美元的資金和大量人員安排。不可能也沒必要暗箱操作,整個事情看起來充滿不確定性。

巴基斯坦在1960年代就開始從中國獲得殲-6、強-5和殲-7等噴氣戰鬥機,它們是前蘇聯米格-19和米格-21衍生的中國造出口型號。巴基斯坦早在2006年就表達過對殲-10的興趣,但卻選擇了與中國合作製造JF-17輕型戰鬥機,它也是前蘇聯米格-21的衍生品。該機型按照巴方的要求,經過多次改進和重新設計後,引入了超視距(BVR)作戰能力,並最終實現了在巴基斯坦組裝生產。

英國皇家聯合服務研究所空域分析師賈斯汀.布朗克(Justin Bronk)說,殲-10C是一種多功能輕型戰鬥機,它代表了中國人對F-16 Block 60/70的粗淺認識。但是它還不能與法國陣風戰鬥機相提並論。

布朗克說,相控陣雷達和霹靂-15遠程空對空導彈使它對非隱形飛機構成潛在的威脅,但它在遠距離對抗印度的陣風時可能很吃力。後者具有優越的機動性能,並配備流星導彈,可輕鬆對抗霹靂-15。殲-10C也不太可能在電子戰方面與陣風相提並論。

巴基斯坦空軍在1980年代獲得了F-16A/B以後,這些飛機很快在阿富汗與巴基斯坦邊境地帶擊落了數架蘇聯和阿富汗戰鬥機。在2000年代,巴基斯坦空軍也接收了改進的F-16C/Ds。然而,巴基斯坦在過去十幾年中與中共走得更近,並且長期支持阿富汗塔利班,導致與美國的關係惡化。

巴基斯坦空軍在不能確定它能否繼續獲得F-16戰機及其備件、升級和彈藥的情況下,轉向中國戰鬥機,儘管他們知道這不是理想的選擇。但是作為一種可能的替代品,伊斯蘭堡一直沒有放棄探索購買殲-10戰鬥機的可能。

殲-10C相對於巴基斯坦現有的JF-17確實有某種程度的能力提高,但是這個選擇並沒有解決巴基斯坦空軍所面對的根本問題。這使印度方面長舒一口氣,因為殲-10C在質量和性能上都不能和印度空軍的蘇-30MKI和陣風戰鬥機相比,而印度空軍有260架蘇-30MKI和36架陣風戰鬥機。巴基斯坦在起跑線上就已經敗下陣來。

陣風在雷達、武器、電子戰系統和機動性能上都要領先殲-10C,其配備的流星空對空導彈採用了新一代衝壓發動機,能保持全程高速且難以攔截。陣風戰鬥機還有一個顯著的優勢,就是經歷了多次實戰考驗,在阿富汗、利比亞、馬里、敘利亞和伊拉克的空戰中都表現出色。而殲-10C沒有經過任何實戰考驗,真正實力如何,沒人說得清。

中共於1980年代開始研製殲-10,但是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時期。在20世紀60至70年代,以色列空軍的主力戰機是法國的幻影系列戰鬥機。後來由於法國政府反對以色列的中東政策,戴高樂宣布對以色列實行全面武器禁運,迫使以色列開始自己發展先進武器。以色列盯上了當時法國最先進的幻影-5。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決定盜取幻影-5的全套設計圖紙。摩薩德成功了。以色列在法國幻影-5的基礎上,很短時間裡就仿造出當時性能先進的幻獅(Lavi)戰鬥機。

幻獅採用三角翼鴨式布局,這在空氣動力學上是一個不穩定的氣動設計,但以色列利用先進的四冗餘電傳飛控系統抵消了這種不穩定性,使其性能與美國的F-16戰鬥機非常接近。幼獅很快就參與了廣泛的戰鬥任務,包括摧毀伊拉克的奧西拉克核反應堆並在黎巴嫩上空擊落40多架敘利亞戰鬥機而無一損失。

後來以色列空軍主要依賴從美國購買的F-16和F-15戰鬥機,同時隨著噴氣戰鬥機性能的提高,相應的技術越來越複雜,開發成本成倍增長。以色列航空工業公司(IAI)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用武之地,他們希望通過出口幻獅來收回成本,並把目光轉向一些人權記錄不佳面臨武器禁運或技術封鎖的國家。以色列的動議雖然受到美國的抑制,但保持了先進武器技術的開發和生產能力。

1980年代,中美之間出現了一段蜜月期,西方向中國出口軍事技術,當時被視為是對蘇聯的一種制衡。美國公司甚至參與了為北京開發殲-8II戰鬥機的先進火控系統。然而,在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後,西方與中共的防務合作戛然而止。

到1994年前後,美國情報機構對以色列繼續向中共轉讓技術表示擔憂,當時涉及到多個重要項目,包括費爾康(Phalcon)預警機和殲-10戰鬥機研發。美國指控以色列轉讓幼獅技術,為中共開發第四代噴氣戰鬥機。

約翰.戈蘭(John Golan)在他的《拉維:美國、以色列和一架有爭議的戰鬥機》一書中寫道,以色列對殲-10項目的參與,似乎是在1992年1月中以建交的同時開始的。以色列承包商參與了殲-10空氣動力學和結構初步設計工作。以色列對殲-10設計的影響顯而易見,包括緊湊的鴨式布局、腹部發動機進氣口、雙腹鰭及翼身融合體設計等。

出於對以色列向中共技術轉讓的擔憂,美國國會禁止向以色列出口尖端的F-22猛禽隱形戰鬥機。隨後克林頓政府還果斷終止了以色列向中共出口費爾康預警機技術,迫使中共多花費數年時間,重新開發其預警機項目。以色列對殲-10項目的參與也在同一時間被終止。殲-10總設計師宋文聰和以色列航空工業公司都否認在殲-10項目中的合作。外界認為,在以色列將幼獅技術轉讓給中共的問題上,雙方都有明顯的動機否認它的真實性。

戈蘭在他的書中解釋說,由於中共無緣獲得小型的PW1120發動機,也缺乏大規模製造輕型複合材料部件的能力(中共在運-20上實現了複合材料部件製造能力,但那是後話)。因此,總設計師宋文聰不得不將殲-10的機身加長兩米,以容納俄羅斯AL-31F發動機,並使飛機的重量增加到11.75噸。

1998年3月23日殲-10首飛,研製時間將近20年。到2003年開始交付中共空軍時,其技術性能已經過時,當時仿製蘇-27的殲-11已經開始量產。儘管後來的殲-10C換裝了渦扇-10發動機並改進了武器系統,但中共對殲-10C的裝備需求已經讓位給後來殲-11、殲-16和殲-20等飛機。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訂閱《時事軍事-夏洛山》YouTube頻道:https://bit.ly/3EqiiTG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時事軍事】質疑中共能否在幾秒鐘內擊毀F-22
【軍事熱點】林肯號航母打擊群首次與F-35C一起部署
【時事軍事】遼寧號在日本人面前露出破綻
【軍事熱點】F-35黑騎士中隊首次部署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20大前 習近平訪港六大異常
【探索時分】全面解析中共福建號航母
【菁英論壇】中共內鬥對台海局勢的影響
【十字路口】習訪港釋五個政治信號 如何解讀
【馬克時空】先別管福建號了 中共4艦船更威脅美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