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泡泡」裡的北京冬奧

圖為資深媒體人何良懋(靈犀/大紀元)
人氣: 16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盡管中共對舉辦冬奧有「堅定不移」的決心,並推出嚴厲的「防疫泡泡」措施,未來一至兩週,北京疫情的變化情況仍將對各國奧委會和參賽運動員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認為,用「泡泡」清零其實是掩耳盜鈴。

病毒攻向北京 清零機會為零

北京冬奧不到一個月, 中共一直說要把病毒清零, 但病毒不但清不了,現在變種病毒還從西安、河南北上,攻進了離北京只有半個小時車程的天津。

1月9日,天津已經有40例陽性感染者;1月11日,河南省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18例。何良懋認為,「奧運清零」的機會應該是等於零。很明顯,病毒現在是南北夾攻,向北京進發。

1. 病毒清零跟冬奧有關

何良懋分析,病毒清零並不是為了奧運,不過碰巧在清零的期間剛好舉辦奧運。由於新型變種病毒雖然傳染率高但致死率很低,西方社會應對的方法是與病毒共存。可能中共認為可用人民戰爭的方式去對付病毒,這個做法就很像1958年的大躍進。

2. 謊言掩蓋不了真相

新冠病毒已經令美國接近85萬人死亡,全世界死亡人數已經超過500萬,但中共仍然堅持只有4000多人死亡。何良懋表示中共一直在掩蓋疫情真相。

美國知名刊物福布斯《Forbes》在1月3日發表了由新澤西州史蒂文斯理工學院金融課程主任卡爾霍恩(George Calhoun) 根據《經濟學人》的模型撰寫的分析報告,對中國的清零政策的有效性,尤其是中國官方報告的感染率和死亡率提出了質疑。比較中國和美國疫情的結果,是無法用統計醫學、以至到社會學的角度來解釋中國的死亡數字為什麼這麼低的。

文章提到,該文章發表的時候,美國有超過82.5萬人死於新冠肺炎(現在接近85萬),中國全國死亡人數只是4600多。美國人口不到4億,中國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有14億人。中國官方報告的武漢肺炎死亡率是每10萬人有0.321人死亡;而美國是每10萬人有248人死亡。美國的平均死亡率比中國高出800倍。

該學者引述《經濟學人》的病毒模擬數據結果,根據超額死亡率的計算,中國的死亡人數絕對不是官方現在公布的4600多人,而是170萬人。約等於美國死亡人數的兩倍。就是說中國官方數字把死亡率低估了100多倍。何良懋認為中國報告的死亡率是絕不可信的。

有專家從2021年中國人口統計發現,2020年的全國死亡總數比起疫情之前幾年都有很大幅度的上升。推算出2020年中國非正常死亡人數應該是超過100萬。

現在不管天津也好,西安也好,所有的感染數字都是官方公布的,因為冬奧舉辦在即,何良懋認為中共官方壓低或改動這些數字,是絕對有可能的。

3. 變種病毒也許已經進京

天津和河南每天都有新增病例,何良懋認為河南的疫情並不比天津樂觀。大家知道河南也是中國鐵路線和高鐵進北京的必經之處,尤其從上海等地來的,都要經過河南。

據資料顯示,新型變種病毒Omicron雖然現在才發現確診病例,但事實上2021年聖誕節以後,已經在天津潛伏甚至傳播了最少半個月。這段時間剛好是元旦,還牽扯到學校重新開學,很多天津人可能離開過當地到全國其他地方,特別是去北京的更多。

這種情況下,變種病毒甚至可能已經進入北京。但是因為距離冬奧會不到三個禮拜就要開幕,像2020年初隱瞞疫情的情況會否再次出現?一旦出現,北京冬奧能否繼續進行?將會是一個大疑問。

冬奧防疫就是在「泡泡」 裡隔離

1. 「清零」 是中國特色的防疫

中共政府的防疫措施一向為西方社會所詬病。何良懋認為,中共的「清零」政策本身就很奇怪。

西安還發生了一種「社會免清零」,被嘲諷為難道有「非社會免清零」嗎?其實,這種「社會免清零」是在玩語言偽術。具體就是將市區裡面有可能受感染或者呈陽性的人,搬到城外去。一個樓房有一例,整棟樓或小區的人都要遷出去。

這種「清零」不符合國際公共衛生的基本要求,其實就是掩耳盜鈴,又被嘲諷為「掩耳到零」。

因為不管用什麼交通工具搬遷,把這些人密集地安置在一個封閉的空間,比如一個大巴里面,這個過程其實也是一個傳染的過程,沒事也會變有事了;本來可能是極少數人有事,最後可能會更多人有事了。

1月9日,天津開展實施核酸檢測。其實這種排隊本身,就是群體聚集,也是一個感染的途徑。所以,當局急於要清零,結果卻越清越 「不零」 。

2. 「泡泡」 其實就是隔離營

奧運期間,與冬奧有關的人員,比如裁判、行政人員、志願者、廚師、司機、採訪記者、教練員、運動員,以致VIP,都要待在一個閉環的冬奧場所或者酒店裡面,與外部世界隔絕,防止他們跟普通的北京民眾接觸。

北京比賽場地和北京市已經採取閉環措施。民眾被告知凡是遇到有奧運標誌的比賽車輛,不可以觸碰,如果發生交通意外牽扯到奧運的車輛,不要敲窗,要等專業人員來處理。所有冬奧會的車輛都要跟其他車輛保持距離,以保證防止冠狀病毒的衛生泡泡不被捅破。

何良懋表示,據法新社估計,大概有3000名運動員將進入閉環的場所裡面。

也就是說,「泡泡」已經變成了「生人勿近」 的地方。總之,就是把整個冬奧的場所、酒店變成了一個隔離區,變成了像香港竹篙灣那樣的隔離營。

強制清零以人民生命為代價

中共政府採取極端的方式防疫,除了封城、封戶、遷移、隔離,已經沒有其他招數,並且已經造成次生災難。

何良懋指出,因為中共政府已經將病毒視為一種外部勢力,將之政治化。它把這個作為政治任務,是要使命必達,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也要達成清零的任務。

因為「防疫」,在西安已經發生了多例因為醫院拒收,導致孕婦流產或者是胎死腹中的慘劇;也出現了一些長者、長期病患者,或者急症患者,由於得不到藥物、手術或者及時救治而死亡的情況,而更多的災難可能被掩蓋了。這種見死不救做法是違反了國際紅十字會的人道救援基本原則的。這種類似唐吉柯德對付風車的手法,無補於事。

在西安已經發現,因為抗疫而造成醫院拒收引起的死亡,恐怕高於真正染疫死亡的人

無法排除的變數

1. 在「泡泡」 內就可置身於病毒之外?

何良懋認為,中招的風險是不能100%排除的,這個就需要每一個國家的運動員自己去衡量。

首先乘坐飛機這個過程已經是高風險,因為飛機是一個封閉系統,不可能每一次都包機。

第二,就算包機,這個飛機之前搭載過什麼人?這個飛機的通風系統怎麼樣?也是問題。

其三,到了北京,就算分開不同的通道,因為會有無症狀感染,所以可能會互相感染了而不自知。

2. 如果病毒攻進了北京,會封鎖北京嗎?

由於疫情不斷變化,所以最後這3週,出現變數的機會不能排除。

何良懋認為,中共「堅定不移」要搞冬奧,估計就算病毒攻進北京,可能也會在數字方面做手腳。中共在這方面是「專家」。它說有就有,說沒有就是沒有。

除非情況一發不可收拾,中方才會考慮延遲,或者是採取更多特別的措施。據法廣的報導,1月底中方會宣布再進一步的關於冬奧的措施。

現在各國主要是在外交層面抵制北京冬奧。如果北京的表現更惡劣,導致抵制升級,中共也可能會趁機推遲奧運。

3. 加奧委會與運動員應考慮參賽風險

何良懋表示,加拿大外交抵制北京冬奧的做法已經確定。至於疫情的風險,加拿大奧委會在去年12月底也發表了看法,指出北京冬奧存在風險,提醒運動員要注意。

他相信,未來一兩個禮拜,加拿大奧委會也會就疫情作出決定,是否建議運動員為了國家獎牌、榮譽,冒著危險進入高風險的運動區去參賽?

何良懋認為,現在不但北京要衡量,各國的奧委會、各國的運動員都要衡量。因為這一次看上去,那個風險比去年東京夏季奧運會的風險還要大。

他笑稱,雖然普京已經表示會參加北京冬奧開幕式,但如果疫情變得嚴重,普京會不會親臨北京都值得懷疑。

 

責任編輯:陳沁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