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馬化騰求饒 數字經濟風暴再起

人氣 3573

【大紀元2022年01月19日訊】最近幾天,網上正在熱傳馬化騰的一段「求饒」吿白,他警告說騰訊隨時都可以被替換,也似乎是在向員工們打預防針兒。從他的講話中,可以感受到濃濃的「求生欲」。

這之後沒两天,中共黨媒《求是》雜誌發表了習近平的一篇重要文章,說中國的這個數字經濟發展不健康、不規範,而且,又再次強調了,要防止壟斷和資本無序擴張,更嚴重的是,習近平說,這已經對「國家經濟金融安全構成威脅」。

那麼,馬化騰具體說了些什麼?又為什麼要高調表態呢?難道是馬化騰預到風暴又要來臨?另外,中共「反壟斷」的監管打壓結束了嗎?中國民營企業的命運在今年又會怎樣?

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些話題。

低調馬化騰高調「求饒」

在人前一向低調的騰訊創辦人馬化騰,在去年底的員工大會上突然強調,騰訊只是一家普通公司,並非什麼基礎服務機構,隨時可以被替換。他還說,未來騰訊在服務國家和社會的時候,要做到「不缺位」、「不越位」,做好助手、做好連接器。

馬化騰的這番話,引來不少網民的關注,很多人也在揣測馬化騰這話裡話外到底是想說什麼。有的說,聽著有點像是在向中共求饒表忠心;還有的說,「小馬一直不想讓國家注意他,他喜歡悶聲發大財」。

有評論人士認為,馬化騰這番言論是在告訴大家,騰訊的業務規模雖然很大,但北京的監管政策可以隨時打倒它,因為它不是一個體制內的機構。馬化騰聲明說騰訊不會越位,這明顯是在對北京的鐵拳打擊服軟。

我們看到,這一年來,中共加大對科技大公司的監管打擊力度,騰訊也未能倖免。在當局要求下,騰訊放棄了獨家音樂版權;被迫取消鬥魚、虎牙合併案;開放微信外部跳轉超連結;還有,暫停發放遊戲版號,還加强了未成年保護;此外,還幾乎清空了對京東的持股。

那麼,該打也打了,該罰也罰了,這一次是,中共當局還沒見有動作的時候,馬化騰自己卻提前出來「求饒」了,這看似還是有些不尋常,因為馬化騰並不是一個高調的人。那麼,他為什麼要說這番話呢?

這一次,馬化騰特別強調了騰訊「並非什麼基礎服務機構」。難道這一次中共是針對騰訊旗下的「微信」而來嗎?

中共一家壟斷 禁資本「胡作非為」

從騰訊截止到去年9月的財報中可以看到,微信和Wechat的合併月活躍賬戶為12.62億個,雖然騰訊沒公布微信在中國市場的滲透率,但是根據市場研究公司On Device的調查結果顯示,早在2017年9月的時候,微信在中國大陸市場的滲透率就已經高達93%。

從一個叫做「微信行銷」的網站數據來看,微信每個月有超過9億的中國活躍用戶,其中大約4億用戶,每天使用微信超過90分鐘。

在中國,除了「人民幣」,還有什麼能夠達到像微信這樣的市場滲透率呢?這恐怕是騰訊讓中共又怕又嫉妒的其中一點。我們知道,微信和全球華人的生活是越來越緊密了,中共怎麼可能放心讓一個民營企業坐大到這個程度呢?當然還是自己掌控來得踏實。

不過,在很多的分析中都可以看到,中共其實早已經「綁架」了這一款基礎服務。

比如,在2011年的時候,周永康曾經考察過騰訊數據平台,然後江澤民的侄女負責了騰訊QQ公司的政府事務,並且,在她的牽頭下,騰訊和國安、公安部有著深度合作。不僅如此,騰訊還和公安部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一起建立工作站,這樣中共部門就可以深度介入騰訊的通訊數據業務來監控民眾了。

當然,騰訊向中共主動提供信息,也曾經出過大事。

我們知道,2021年2月,騰訊一位名叫張峰的高管被中共當局抓捕了,據知情人士說,張峰涉嫌未經授權,向落馬的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提供微信數據。

有趣的是,就在上個星期,在馬化騰發表「求饒」告白的同時,孫力軍通過電視向公眾做出認罪。這種不謀而合,讓外界好奇,難道接下來當局還會有所動作?

除了掌控的基礎資源,騰訊的資本實力也讓中共當權者心裡不痛快。

早在2020年初的時候,騰訊總裁劉熾平就說,騰訊總計投資了800多家公司,包括100多家上市企業和獨角獸企業。到了2021年1月25日,騰訊曾創下了股價歷史的新高764.416港元。

面對這樣一家民營企業,中共心裡肯定是五味雜陳,說不出的滋味。

於是,我們看到,靠資本收購不斷擴大規模的騰訊,在中共「不許資本胡作非為」的打壓下,僅一年的時間,市值就蒸發了接近3萬億港幣。

即使市值蒸發了近四成,大陸媒體近期的數據顯示,在騰訊投資的其中48家上市公司的總市值合計仍然高達11.62萬億元,這相當於377家A股科創板公司總市值的1.86倍。

所以說,騰訊怎麼可能是一家「普通公司」?!

可能最近,關心投資的人都在想一個問題,打壓到底結束了沒?我們的判斷是,打壓還遠沒到頭。為什麼這麼說呢?

數字經濟恐再起風暴

我們看到,就在上個星期六,也就是1月15日的時候,中共《求是》雜誌刊登了習近平的一篇被稱為重要的文章,標題是《不斷做強做優做大我國數字經濟》。

習近平說,中國數字經濟「大而不強、快而不優」。並且說,這個數字經濟在快速發展中還出現了一些不健康、不規範的苗頭和趨勢,這些問題不僅影響數字經濟健康發展,而且違反法律法規。更嚴重的是,對國家經濟金融安全構成威脅,必須要糾正和治理。

那麼,怎麼治理怎麼糾正呢?習近平的意思是,要對行業做「全領域監管」。再次強調要防止平台壟斷和資本無序擴張。還要加強稅收監管和稅務稽查等等。

從這番講話中,大家看,這是否預示著在互聯網市場又要刮起一場風暴呢?

路透社的解讀是:習近平呼籲,採取措施遏止數字經濟的「不健康」發展。

我們知道,了解中共政治生態的人從中就會警覺:大事不好了!當局不把這些科技巨頭收拾完,恐怕是不會罷休了。

就在習近平的這篇文章發表的第二天,16日,中共官媒新華社發文稱,中共政法工作會議上提出,要加大反壟斷、反惡意炒作、反不正當競爭等領域的司法力度。還說要依法推進涉案企業合規改革試點等。

從剛才我們提到的這些時間點看下來,就會明白,馬化騰的這番言論絕不是空穴來風,很可能是提前知道了一些風吹草動。

深諳中共手段的馬化騰,此時除了求饒和表衷心以外,就像他所暗示的,要做好心理準備,騰訊隨時可以被替代。

在中共治下,誰的命運又能掌控在自己手中呢?

俄羅斯的首富

說到這些中國富豪的近況,也讓人聯想到了一位俄羅斯首富的遭遇。

在前蘇聯解體之前、戈爾巴喬夫經濟改革時期,俄羅斯商人霍多爾科夫斯基,從「共青團經濟」中獲得了第一桶金,創辦註冊的梅納捷普銀行成為蘇聯第一批私營銀行之一。在蘇聯解體以後,1995年,梅納捷普銀行,收購了嚴重虧損的國有石油企業尤科斯,霍多爾科夫斯基成為尤科斯總裁。之後,尤科斯成為全俄羅斯最大的公司,而霍多爾科夫斯基也成為葉利欽時代的富豪,是通過轉移俄國公共資產致富的七大寡頭之一。

但是,在普京上任後,相繼將七大財閥打成了侵吞國有財產的罪犯。2003年10月25日,霍多爾科夫斯基被捕,普京政府凍結了尤科斯的資產,當局的一系列打壓措施讓尤科斯的股價崩潰,2005年5月,霍多爾科夫斯基被判處9年監禁。

自2004年起,尤科斯的大部分資產,都被俄羅斯政府沒收或是低價拍賣,2006年6月15日,該公司宣布破產,主要資產被轉讓給了國有企業俄羅斯石油。

霍多爾科夫斯基的經歷很有典型性。他崛起於戈爾巴喬夫時代,富貴於葉利欽時代,終結於普京時代。不過,2013年普京突然特赦了霍多爾科夫斯基,此後,霍多爾科夫斯基也離開了俄羅斯,現在定居在瑞士。他的經歷也被拍成了紀錄片《Citizen K》。

我們可以看到,在獨裁政府統治下,不少富豪的命運都有著類似的軌跡。在影片《Citizen K》中,有一位受訪者說,「其實財閥和官商勾結仍然存在,只是換了另一批聽命於普京的商人。」

繩索在一點點縮緊

講完霍多爾科夫斯基的故事,我們再回到中國,那為何中共當局不採取普京這樣的做法,快速清洗這些受益於前朝,並掌握了大量資本和資源的民間財閥?而是用慢慢收緊繩索的辦法一個一個打壓呢?

我們看到,這些中國的科技巨頭都是通過幾十年的時間積累財富,發展起來的。共產黨如果自己做,它知道要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包括財政預算撥款,聘用人才,費用會非常大。而且,中共深知自己的體制腐敗無效,所有的投入都將進入一個無底洞。

更何況,中國今年經濟的前景並不明朗,在2022年,這個政治敏感度極高的年度,當局一定要依賴這些科技巨頭賺錢、收稅。而隨著中共和西方國家的關係惡化,中共沒有別的方式獲得外面的技術,還是要依靠這些現成的平台。

相信出於種種考量,當局不會採取「一刀切」的手法,但是隨著「共同富裕」的各種手段和策略逐步出台,中共還會進一步勒緊套在這些民營企業家脖子上的繩索。

在中國,經濟生活離不開政治,誰不遵從中共黨的領導,都將面臨被整肅的命運。這也就是為什麼,像是蘋果、亞馬遜、特斯拉等這樣的巨頭很難在中國出現的原因吧。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
編輯: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西安封城 三星遭殃
【財商天下】中俄爭鋒 北京新風險
【財商天下】2萬億印錢生娃 洩露背後祕密
【財商天下】中共救市無效 房地產信心崩潰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李克強掌軍權了嗎?軍方官媒喊話
【遠見快評】李克強講話霸屏 習近平腦瘤疑雲?
【新聞大家談】上海稱將推復商復市 評論翻車
【直播預告】美國會將就UFO舉行聽證會
【秦鵬直播】朝鮮百萬人發熱 金正恩一石三鳥?
【微視頻】印度停止小麥出口 中國卻割「青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