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共產主義失敗 哈薩克事件如「六四」再現

人氣 8878

【大紀元2022年01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今年年初,哈薩克斯坦爆發因液化石油氣價格上漲引發的全民抗議事件,但迅速遭到當局開槍鎮壓,被稱為哈國版「六四」。俄羅斯出兵後,哈國政局變得更加詭譎。

1月9日,哈薩克斯坦內務部表示,全國所有地區的局勢都已經穩定下來。當地媒體稱國內「反恐行動」進入「新階段」。

由於哈薩克當局切斷網絡和通訊,1月11日,記者才陸續聯繫上當地居民。但有的人沒有接聽電話,有的人向記者傳達來自官方的消息:俄羅斯軍方主要參與維護阿拉木圖市重要設施和戰略要地,比如機場、市政廳、電視台、網絡發射中心、軍事基地。由當地安全機構進行所有抓捕「犯罪分子」的行動。

哈薩克居民卡帕爾告訴記者,「最近兩天以來局勢比較穩定,意思是像中國大陸所說的保持『穩定』,民眾比較平靜化了。因為俄羅斯軍進來了,民眾已經沒有對抗。」

他回顧說,這次抗議規模很大,而且爆發很突然,特別快,不到三天就撲遍全國。抗議活動大多數都是從石油行業的城市開始,工人們組織起來了。

但是暴力事件一發生後,群眾對抗議活動就不抱希望了。「因為大多數群眾抗議的時候,他們只是希望對政府表達一下自己的情緒、自己的看法,在和平的情況下,表達自己的理想,抱著這種態度出城的。但是出城以後,不到幾個小時,整個城市混亂起來。」

「我不知道到底抓了多少人,阿拉木圖比較嚴重。6號以來互聯網斷了好幾天。首都以外的郊區,10號起漸漸恢復聯網和通訊。」他說。

卡帕爾告訴記者,群眾的抗議和外國勢力沒有什麼關係。當地居民質疑,暴力事件可能與外國勢力有關係,跟官方有關係。組織暴力活動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引進俄羅斯軍隊,目的就是為此找藉口。

「以前在哈薩克斯坦的選舉中也多次出現過這樣的情況。不純淨的、不公開的選舉完畢後,群眾不滿意選舉結果,表示抗議,政府官員——就是納扎爾巴耶夫周圍的人,就組織毆打等各種暴力活動。」他說。

據介紹,哈薩克政府腐敗特別嚴重。納扎爾巴耶夫家族掌管國家電視台、電話網絡、銀行、石油、天然氣、最大的建築公司和主要的商貿區。

卡帕爾所在的首都郊區,沒有公路,群眾自己組織起來鋪石頭沙子。「這些(項目其實)都有國家資金供應,地方官員報吿說全部街道都鋪好了,每條街道都有安裝路燈,就這樣假報導。全國都存在這種情況。」

卡帕爾年輕時來到哈薩克,為追求民主也曾受到過政府威脅,坐過牢。「(現在)希望破滅了,沒有希望了。」他說。

哈薩克失去獨立性?

哈薩克斯坦民間組織「祖先家園」(Atajurt)創辦人賽爾克堅‧畢萊喜(Serikzhan Bilash)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哈薩克現在平靜了,等於是接受了來自俄羅斯軍隊的控制,哈薩克的第二任總統已經成為普京的傀儡了。

他指出,這個集體安全組織,條約規定這些國家要受到來自外國的侵略的時候,才可以集體採取安全措施。哈薩克斯坦根本沒有外國的侵略,集體安全組織行動是沒有必要的。

「可以這樣比喻,它(集體安全組織)是一個俄羅斯版的北約,以俄羅斯為首的軍事同盟,而那些小國家根本沒有軍事實力。普京把十萬大軍集結在烏克蘭的邊界線,全世界的焦點都放在烏克蘭和俄羅斯的緊張局勢的時候,他轉了個頭,變個樣兒把哈薩克給吞併了。」

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對哈薩克斯坦尋求俄羅斯軍事援助表示質疑。布林肯在1月7日的美國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警告:「近代歷史的一個教訓是,一旦俄羅斯人進入你家,有時就很難讓他們離開。」

歐盟和北約方面紛紛譴責廣泛發生的暴力行為和死亡事件,呼籲保障公民和平示威者的權利。

蘇聯解體之後,烏克蘭和哈薩克突然擁有了很多核彈頭。在西方列國的壓力之下,同時承諾保護他們的領土完整和國家安全的前提條件之下,這兩個國家放棄了核武器。

賽爾克堅‧畢萊喜說,「現在西方國家對烏克蘭體現了它的承諾,它確實保證了烏克蘭的領土完整,北約要給他們提供必要的幫助。而哈薩克斯坦的領土被普京給占領了,哈薩克失去了它的獨立性。」

「哈薩克斯坦這次失敗的顏色革命,贏家是普京,失敗的是中共,失敗的是西方,整個哈薩克國家,也可以說輸給普京了。世界眼睜睜地看著普京吞併了哈薩克斯坦這個國家。」

烏克蘭與哈薩克斯坦

賽爾克堅‧畢萊喜介紹,哈薩克斯坦雖然獲得獨立三十年,其實還是在納扎爾巴耶夫的鐵拳統治之下,根本沒有進行過去殖民化、去俄羅斯化、去共產主義化行動,根本沒有進行意識形態方面的任何努力。所以哈薩克斯坦老百姓的素質,沒法跟格魯吉亞和烏克蘭比。

2009年,烏克蘭在全世界範圍舉行了紀念「烏克蘭大饑荒」活動,斯大林「以飢餓殺死」了250萬烏克蘭人,烏克蘭公開批評俄羅斯政府,要求俄羅斯當局向烏克蘭民眾道歉。

「雖然當時的烏克蘭總統和那些統治者,幾乎都是普京的傀儡,可是烏克蘭的文化界人士、政治界人士,他要做這種反俄羅斯的、反共產主義的運動來教育自己的百姓。烏克蘭派到西方發達民主國家和美國的年輕人多,所以烏克蘭現在已經成為一個幾乎靠近西方式民主的國家了。」

「而哈薩克高度壟斷、極權統治,哪怕寫一篇文章都要遭暗殺、關押、打擊,所以哈薩克斯坦保留蘇聯時高度共產主義、高度獨裁的這種意識形態。」

他舉例說,哈薩克斯坦一旦有個親西方的、親民主的,或者反對獨裁的政治家抬頭,都是被暗殺了。比如說原阿位木圖的市長扎曼貝克‧努卡迪洛夫(Zamanbek Nurkadilov),他揭發、揭露總統家族的腐敗行為,被直接暗殺了,頭上一槍,心臟上兩槍。哈薩克政府宣布說他是自殺的。

另外一個被暗殺的政治家、經濟家阿爾金別克‧薩爾森巴耶夫(Altynbek Sarsenbayev)先生,也是一個很有民主思想的人,挑戰高度壟斷和高度獨裁的哈薩克斯政權。

「六四」槍聲再現

伴隨著鐵腕鎮壓,哈薩克斯坦進入恐怖狀態。相關視頻顯示,在與警方發生衝突的視頻中,抗議者沒有武器,手無寸鐵,很多抗議者被打死打傷,有的視頻中槍聲密集,爆炸聲不斷。醫院裡走廊上陳列著成排的屍體,掩著白布,血跡斑斑,屍身有彈孔……

賽爾克堅‧畢萊喜表示,當局已經開始秋後算帳,大規模地抓捕。相當於是中國共產黨在新疆的鎮壓,2009年烏魯木齊的7‧5事件,跟那個一模一樣。

他說,「現在哈薩克斯坦到處都設卡,挨家挨戶地搜查,沒收他們的電腦筆記本、手機,一旦發現裡面有任何可疑的東西,覺得他們是『恐怖分子』就逮捕。這種做法等於是抄襲了中共在新疆的做法,現在哈薩克斯坦幾乎成為一個很恐怖的國家了。」

1月8日,哈薩克斯總統托卡耶夫下令安全部隊「不用預警就可以開槍」。他還表示,「兩萬名強盜」襲擊了該國主要城市阿拉木圖。

賽爾克堅‧畢萊喜說,「其實和平的遊行示威者還沒抵達阿拉木圖政府所在地共和國廣場的時候,政府大樓早已燒開了。機場被占領之前,機場的負責人把所有的機場的武裝人員關起來了。再後來俄羅斯的飛機降落在這個軍事基地上,這些都是哈薩克政府他們計劃好的。」

「那個總統說兩萬名恐怖分子在哈薩克,為了掩蓋自己的謊言,他就要編造第二個謊言、第三個謊言。哈薩克的國家安全局為了充數目,就在整個哈薩克範圍內大規模地抓捕人。甚至有的人中子彈了,在醫院裡面接受治療的時候,就被強制性地帶走了。」

「在阿拉木圖,有一個家庭,他們全家三人都被阻擊手殺了,都是普通的百姓;前蘇聯時1986年參加過十二月革命的兩位民族英雄,整個車輛都給燒光了,不知道軍方到底用了什麼樣的重刑武器……」

他強調,西方國家袖手旁觀,會助長俄羅斯的沙文主義、帝國主義。1989年的天安門大屠殺,西方列國也是指責來指責去,沒有採取任何實際行動,導致中共越來越猖狂,越來越肆無忌憚。

「這導致10年以後,1999年,它對法輪功進行群體滅絕政策。西方也是批評來批評去,根本沒有採取行動,大量的法輪功煉習者被中共給屠殺(活摘)了,這是人類歷史上一個大災難。

「西方無動於衷,袖手旁觀,這助長了中共的野心,等於是幫助了魔鬼一把。然後中共就開始在西藏大規模地逮捕西藏人,殺害西藏的僧侶;西藏的劊子手陳全國被派到新疆,在新疆大規模地建集中營。

「現在(哈薩克政府)大規模抓捕哈薩克人,等於六四以後要中共對整個中國的知識分子,包括無辜的大學生,大規模的打壓,跟這個一模一樣。如出一轍。」他說。

統治者利益重新分配

目前,哈薩克斯坦總統重新組織了政府各個部門。據賽爾克堅‧畢萊喜觀察,重組的政府新的人馬並沒有上來,包括新總理還是老總統時期提拔上來的,根本就是換湯不換藥。

他分析認為,老總統的家庭壟斷了各個行業,新總統就是跟他們分配了政治和經濟上的利益。「政治上為什麼新的人馬沒有上來呢?他們已經討價還價了。」

「俄羅斯的媒體說老總統兩個堂弟被抓了,國家安全局的副局長被逮捕,也是總統的堂弟,後來又說沒被抓。老總統的大女兒失蹤了,大駙馬和二駙馬都被解職了,他們都控制著哈薩克很多石油天然氣公司的。這些都說明這不過是一個政治和經濟利益的重新分配而已。」

據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RFE/RL)報導,經過幾天可能造成數十人死亡和至少一萬人被拘留的混亂之後,托卡耶夫脫穎而出。

1月11日,他出人意料地宣布,國家將終止與一家與納扎爾巴耶夫的小女兒阿利亞有關的廢物和回收公司的合同,這也許是奪回前總統全球財富的第一步。

中共是事件最大失敗者

哈薩克事件被稱為中共的黑天鵝事件。賽爾克堅‧畢萊喜認為,習近平這次在哈薩克斯坦,等於是一個失敗者。因為中共在哈薩克斯坦搞軟實力,滲透三十年,而至此普京占領、吞併了哈薩克以後,那中共在哈薩克斯坦寸步難行了。

他說,「哈薩克提供給中共最便宜的、最有安全保障的石油和天然氣,修這些石油管道和天然氣管道中共投了很大一筆、天文數字的資金。

「普京對此一直耿耿於懷,他要求哈薩克斯坦政府要跟俄羅斯同一個價格把天然氣賣給中國。哈薩克前總統他就不聽普京的,因為他從中國獲得了大量的資金,開始越來越靠攏中共,越來越靠攏北京,通過這種方式他要保持與莫斯科的距離,這樣普京很惱火。

「現在普京強制性地,想方設法讓他重新回到莫斯科的身邊。2014年他們建立了歐亞經濟聯盟(EEU),然後又建立了海關同盟(關稅同盟)。通過這種方式,中國的廉價的輕工業產品進不了哈薩克和俄羅斯市場了,包括吉爾吉斯斯坦和歐亞經濟共同體。所以在新疆的外貿等於是零了。

「這次普京控制了哈薩克以後,很可能石油和天然氣的價格普京要說了算了,中國他又失去了一個便宜的有安全保障的能源來源了,所以在哈薩克事件中,習近平輸得更多。」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分析:中共為何支持哈薩克斯坦鐵腕鎮壓
【中亞觀察】哈薩克事變 中俄的裂縫
【有冇搞錯】哈薩克之亂其實是中俄之爭
從哈薩克危機看出實力 俄國在中亞影響力勝中共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嚴謹的科學家為何被趕走?
【飛天大學學生娛樂作品】三十年的傳奇
【未解之謎】瑞典王室認證:最可信的靈界使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