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匪與官兵水火不容 虛雲以言息兵

文/章閣
虛雲和尚道行深厚,克己極嚴,他僅以言相勸,也改變了好勇鬥狠的悍匪。(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4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唐朝時期,隱峰禪師看見兩隊人馬正在廝殺,急忙上前勸阻,但雙方征戰激烈,根本就聽不進去。於是隱峰將錫杖扔擲在空中,以神通現異象,化解了交戰正酣的兩支軍隊,阻止了這場廝殺。而在人心危殆之世,歷經晚清民國的虛雲和尚沒有示現神通,僅以言相勸,也改變了好勇鬥狠的悍匪。

唐繼堯(1883年—1927年)主政雲南時,於民國七年曾派人傳書慰問虛雲,並且還令賓川縣知事一同入山,再三迎請虛雲。虛雲不得已,只好應允,去昆明赴約。

當時,各地群雄割據一方,還有大大小小的土匪攔路搶劫,僅昆明一城,就有很多土匪盤踞,儼然是一個土匪的世界。由於軍閥彼此割據,加之盜匪橫行作亂,商旅行於道,多有安全之慮。

世道艱難,虛雲世壽一百多歲,在他自述的年譜中,就記載了多次於旅途中,遭到悍匪毒打之事。民國七年(1918年)這次出行,虛雲已經七十九歲了,縣府官員為他安排了車轎,並派兵護送。虛雲認為自己是出家人,婉言謝絕了官府的美意,只帶著徒兒修圓一起出行。二人隨身之物,也只有一笠一蒲一鏟一藤架而已。從雞足山到昆明市約有四百公里,如果今天乘車行高速,也要五個多小時。對於七十九歲的老人,全程步行,無疑是艱辛之旅。

虛雲和修圓二人走到楚雄,途中遇到劫匪。盜匪從虛雲身上搜出了唐繼堯的信函,當場威嚇拷打他。虛雲勸他們不要打人,並表示他想見一見盜匪的總司令。這群盜匪的首領是楊天福、吳學顯,這二人都是雲南有名的土匪,占山為王,常常出沒於主要路段,搶劫過往客商,包括外商。唐繼堯多次派軍圍剿,土匪耍弄官軍,大玩捉迷藏,最後把官兵拖得人困馬乏。悍匪和唐繼堯水火不容,勢不兩立。

經匪首一番拷問,得知虛雲是雞足山的和尚,只是進省城做佛事,但群匪又不曉得做佛事為了什麼。虛雲說:「為人民祈消災難。」匪首一聽就火了:「唐繼堯是個土匪。你為什麼去幫他?他是個壞人,你與他來往,你也是個壞人。」

於是虛雲為他們解釋他認為的好人壞人,「你說他是壞人,這話也很難說。」匪首一聽來了興趣,說壞人,這有什麼難說的。虛雲說:「往好處說,人人都是好人;往壞處說,個個都是壞人。」這話又把匪首難倒了,全然不解何意。「假如你和唐公兩位,都是為國為民。你們都是福祉國家,造福於民,以至於你們的部下,個個都是如此,你們豈不是都是好人。從壞處說,你說唐繼堯是壞人,他也說你是壞人。你們二位各有成見,如同水火彼此不容,導致兵連禍結,害盡人民。豈不是你們個個都是壞人。老百姓從左是盜,從右是匪,何等可憐。」

匪首等人聽著虛雲的話都笑了起來。吳學顯說:「依你的話說是不錯,但是該怎麼做才好。」虛雲勸他們,「依我看,你們不要打了,請你們招安。」吳學顯一聽「招安」,誤以為是讓他們丟棄兵械,向唐繼堯投降呢。

不過虛雲說的招安,並不是投降的意思,「我說的招安,是因為你們都有才能,是招國家之賢士,以安撫地方百姓。只要你們不存私見,人人都抱著安民救國的誠意,豈不是更好?」話是沒錯,但吳學顯兩人和唐繼堯打了多年,實在不知道怎麼做才能停止雙方紛爭。虛雲建議他們「找唐繼堯辦理」。

吳學顯和唐繼堯勢不兩立,連唐的名字都不想聽,立刻就不幹了。「(唐)他殺了我許多人,還關著我的許多人。現在我正打算找他報仇呢,怎麼還要向他投降,豈有此理?」

一方是禪心,一方是匪心,二者不在一個層面,理解起來自然有些差異。吳學顯誤解了虛雲的意思,實際上虛雲說「找唐繼堯辦理」的意思是,「因為唐繼堯現在是中央委的官員,手中握有公權。(招安之後)將來你也是中央官員。他殺了你許多人,我這回去做佛事,就是為了超度士兵的亡魂。至於關起來的人,我請唐公大赦,包括赦免你的人。如果你執意孤行,不聽我的勸告。古往今來,戰爭勝敗一向難以預料。你與唐公各有各的力量。但是究其兵力,實際上你比他要艱難。他有人有財有補充,有中央力量。從這些方面看,他確實比你強。我今日不是來向你招安的,只是路過此地,我們也算有緣。為國息爭,為民安樂,我這個方外之人,也不在乎費些口舌。」

虛雲的這些話,只為國為民考慮,為群匪將來的處境考慮,並不是為了個人的安危,他的話令楊天福、吳學顯二人大為感動。楊吳等人終於放下敵我成見,反而請虛雲做他們的代表,向唐繼堯協商。虛雲謙讓:「代表不敢當。」請他們提些條件,他到昆明見到唐繼堯後,會當面懇請唐公接納他們。

於是,楊天福、吳學顯等人再三討論後,提出了六個條件,包括放回他們的人,不得解散他們的軍隊,不得取消他們的職權,過去兩家戰事既往不咎等等。虛雲覺得這些條件都不是問題,並肯定地說,等與唐公協商後,唐公定會派人接洽,給他們安排公事。

敵我相爭的局面,兵禍連連,不知何時才能休止,在虛雲勸說下,逐漸消弭。原本賊匪攔路打劫,個個氣勢囂張,兵卒還凶狠地毒打虛雲。但這番談話很快改變了盜賊的心意。兩位首領不僅熱情招待虛雲和修圓,而且當夜談論其它的事,彼此也相談甚歡。修行者釋放的善意,善的力量扭轉了賊匪之心。

次日一早,楊、吳等人陪伴虛雲用早餐,並送路費食物,備車派兵護送,虛雲只接受了食物,其它事項都婉言謝絕了。虛雲走出匪營半里,看見幾個兵卒跪在地上,叩首如搗,請求虛雲寬恕。原來他們是昨天毆打虛雲的那些兵丁。虛雲讓他們起身,溫言寬慰,勸他們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兵丁們感動得落下眼淚。

虛雲來到昆明後,唐繼堯派人好生招待。席間,唐公說起眼下時局混亂,土匪橫行,民不聊生。官軍剿匪,死傷慘重,陣亡官軍魂飄荒野。因此想做三件事,其中一件是請虛雲作場水陸大會,以超度陣亡的軍魂。虛雲甘願效勞,但他請唐公做佛事前,先定下三件事:全市禁屠、大赦牢獄、賑濟難民。唐繼堯頗為認同,於是斟酌辦理,虛雲亦守諾,建議唐繼堯藉機招安楊天福、吳學顯等悍匪,地方從此安靖。

後來虛雲主持水陸大會,先有蠟燭盡開燈花,猶如蓮花狀。大會結束之日,天空出現幢幡寶蓋,飄蕩在雲中,昆明全城官民目睹此像,悉盡羅拜於地。在道德澆薄,人心危殆之亂世,修行者的善不僅勸醒了盜匪的本性,也喚起滿城百姓善心倍增。

(事據《虛雲老和尚自述年譜》)@*#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針灸一些救命穴位,可以救治情況危急的病人。
    江浙一帶把乞丐稱為「叫化」。明清時有一個姓齊的乞丐,不知是哪裡人,也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所以都叫他「齊叫化」。他為人表面上看著有些癲狂,但實則為人仗義、樂於助人。乞討得來的食物,如果有多餘的,他就讓給其他因患病不能出去乞食的乞丐,因此群丐都很尊敬他。
  • 瀏覽古代的醫者列傳,常會發現其中許多的醫者也名列於《神仙傳》中。「神醫」與「神仙」經常是畫上等號的。
  • 史冊上,關於神醫華佗早年的資料很少。史家總在寥寥數語後,隨即長篇鉅幅描寫其神乎其技的醫術。於是,在歷史的舞台上,華佗的醫術煥發著炫彩的萬丈光芒,千載以來,成為不可企及的詠嘆調。斯人已逝,無數人為了失落的神技而慨嘆惆悵。
  • 陝西朝邑人劉偉,中舉後曾任文水縣令,明憲宗成化年間被擢升為御史,後轉兗州知府,為官寬和,持法平允。他為人至孝,品德高尚,喜好修仙之道。
  • 幾千年來,修煉的事蹟與觀念一直貫穿於中華文化中,無數成仙成道、修成正果的故事,始終流傳和記載於史冊之中。然而世間迷幻深重,無論歷史上顯現多少白日飛升、虹化羽化、神通大顯的神跡,若干年後,人們都當作是虛無飄渺的神話傳說。
  • 元末明初有一位寶金和尚,他俗姓石,是陝西咸陽地區名門望族的後代。他的父母都很樂善好施。一天,有僧人持缽到石家乞食,並將一尊佛像送給了他的母親張氏,還叮囑道:「你要謹慎供奉,一定會生下福德智慧之男。」
  • 在中國古代,山中的不少修道人都是會施法、懂仙術的。他們被授予天命之後,就會來到人世間救治病人、惠澤黎民蒼生。他們的神跡遍及市井街巷、鄉野村落,經當地人口耳相傳,最終被載入史冊之中。
  • 老虎
    今天要給大家介紹的伏虎故事,可是出現在近現代的民國時期。士兵舉槍射擊猛虎,被僧人阻止,老虎向僧人叩首後,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另有僧人為打坐修行,無意間徵用了虎穴,僧人與老虎誠懇地「交談」後,老虎知趣地離開了,不時地帶著虎妻虎子過來「探視」。
  • 聶師道,字通微,歙州(今安徽歙縣)人。他天性純良,為人正直、敦厚。與人相處時,也很謙虛謹慎。因對父母非常孝順,當地人都很尊敬他。聶師道年少時已聰慧過人,且悟性很高,十幾歲就開始修道。他最早跟著一位叫方外的道士在問政山中修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