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不講理的人共事 「感謝」是很好用的方法

作者:杉山崇/譯者:陳畊利

人氣 392

職權騷擾與威脅,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世界就是一個互相爭奪社會價值和自尊心的戰場,而這場戰爭的真正的贏家究竟是誰呢?

各位認為在這場爭奪自尊心的戰爭中獲得的勝利,又代表了什麼呢?像《哆啦A夢》中的胖虎那樣欺負大雄後心情變得很好,算胖虎的勝利嗎?不,不是這樣的。胖虎在小杉同學面前同樣感到自卑,他也是一個輸家。另一方面,小杉同學的狀況又是如何呢?在這場胖虎主導的爭奪自尊心之戰中,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參加。

遠離無用的自尊心爭奪戰,且不會盲目地和別人比較,這才是真正的贏家。然而,若是這場無用的自尊心爭奪戰中的戰士突然對自己發動攻擊,不用多說,那也是很令人頭大的狀況。

由於《哆啦A夢》中的胖虎還不至於這麼不講道理,所以不會胡亂地對小杉同學拳腳相向,因此小杉同學是故事中一個超然的存在。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有時候比《哆啦A夢》的世界更加殘酷。缺乏道德心又不講理的憤怒,或突然被人拳打腳踢的這些事件,始終存在於這個世界。

只要表達,就產生效用

要想成功躲開不講理的憤怒攻擊,「感謝」是一個很有用的方法。

當然,我們雖然無法對一個欠缺道德倫理的人表達真心的感謝,但即使不用真心感謝,只要表現出「感謝的態度」,就能夠讓對方不講理的憤怒心情退散而去。並且「感謝的態度」將會成為一件武器,一件能夠把你的靈魂從自尊心爭奪戰引領到超然心境的武器。

舉個例子,讓我們來看看學術界中學者之間爭奪自尊心的戰爭。

各位對學術界具有什麼樣的印象呢?是「雖然很優秀但充滿怪人的特殊世界」呢;或是「一個可以做自己喜歡之事的幸福環境」呢?相信每個人思考的切入點都不太一樣。

實際上,學術界是一個追求名為「研究成果」的社會價值的地方,說得好聽一些是互相「切磋指教」,說得難聽一些就是一個不斷重複上演剝奪自尊心戰爭的地方。

為了生存,你是要老老實實地累積研究成果,或選擇享受戰爭?大多數的研究人員都是屬於前者,可以說是有良知的研究人員;不過也有少數的研究人員是屬於後者。

雖然這種狀況不多,但是隨著時間流逝,當後者熬成了掌握權力的資深研究員時,便會毫不留情地擊潰處於弱勢的年輕研究員的研究成果。

像是刻意互相比較「這個研究題目的意義只有○○,我已經都做過了!」或者從偏離研究主題的視角切入「你怎麼連這個都不懂啊?」等,用言語貶低對方……,這種狀況在學術界中十分常見。

以我自己的例子來看,就在我的研究成果稍稍引起眾人關注之時,有一位頗具權威性的研究人員來信質疑我:「你的研究是不是抄襲我的?這個研究議題的原創者是我才對!」我感覺到對方是在要求我儘速撤下此研究議題。

這些應該都可以說是學術界人們不願面對的真相吧。

逃離戰場的祕訣

許多年輕人處於弱勢地位,這一點的確很難改變。因為他們如果沒有好的機會,將無法得到成果,如果沒有成果,研究人員的生涯也就到此為止了。

在學術界裡,某些掌握權力的研究人員能夠左右新手做研究的機會,因此年輕人即使遭遇不合理的對待,也會忍氣吞聲「原諒」對方,否則他們將無法生存下來。

各位會選擇用什麼方式生存下來呢?也就是,要傳達給對方「感謝」之意。

「沒有交集的想法會產生『不可原諒』的心情」。如果一個年輕研究員否決資深研究員「想提升自我價值」的想法,並且抵抗,只會激發這位資深研究員產生「不可原諒」的心情而已。

處於弱勢的年輕研究員被資深研究員攻擊,簡直就不是他們的對手。與其牴觸資深研究員的「提升自我價值」的想法並與之鬥爭,不如好好對他表達感謝之意,從這場自尊心爭奪戰中逃離,是比較好的方式。

抬高對方,不等於貶低自己

其實我自己本身也不是一個很機靈的人。

比方我還是一名年輕的研究員時,某次因為使用了一個資深研究員不知道的術語,導致對方勃然大怒,指著我的鼻子罵我:「不要隨便自己造亂七八糟的詞!」、「不要小看研究人員的專業!」

我使用的術語其實是當時最先進的數據分析方法的專業用語,但我卻被資深研究員的勃然大怒搞糊塗了,所以只能默不作聲地接受指責,這不僅僅是我的親身經歷,在許多學術環境中也能經常聽到類似的煩惱。

我便開始觀察那些看起來與不講理的資深研究員相處得很好的前輩們的行為。無論不講理的那些資深研究員們講了什麼,前輩們都會對他們表示感謝。

於是我明白,在傳達感謝之意的同時,也向對方傳達了尊敬之意。如此一來,藉由提升資深研究員的價值,讓他們不再繼續發動攻擊,進而就能夠「被他們原諒」。

換句話說,當資深研究員怒不可遏時,你只要自然而然地說出:「感謝您的指導,讓我學到了很多。」這樣就可以了。這麼一來,緊繃的狀況就不會更加惡化,並能獲得對方原諒,也解除了即將捲入一場無用的自尊心爭奪戰之中的危機。

當時的我卻怎麼也說不出向對方感謝的話。那麼,為什麼我無法自然而然地說出感謝的話呢?這是因為我始終認為是對方「不講理」,一旦內心如此認定,勢必就會被捲入這場戰爭之中。

與不講理的對手較真,是毫無意義的。你被捲入戰爭的當下,就代表你已經輸了。而在你處於弱勢的時候,能夠用來防禦的武器便是「感謝的態度」了。

只不過,那時候的我一心認為,若我在當下表示感謝之意,就等於屈服於對方的不講理,這讓我感到非常的不甘心。然而,在我觀察前輩們的行為之後,我明白了一件事,「如果情緒受影響被人帶著走,那表示一開始就被打敗了」。因為與不講理的資深研究員戰鬥的同時,我將會失去我原本研究的真正目的,亦即失去我自己對研究的「理念」。

不僅限於學術界,類似這種不講理的狀況,似乎其他地方也有發生過。在職場中,我也曾聽說過派遣員工與契約員工所遇過的,更多不合理的經歷,然而與不講理的對手競爭根本毫無價值可言,不值得我們這麼做。

有時候,懷著感謝的心情避開攻擊,下定決心做到「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並優先考慮自己的「理念」,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本文摘自:《怨念的毒情緒,使你傷更重:學會原諒,把不對的人請出生命之外,才能找回內心平靜與自在》,方言文化提供>

.一天3分鐘 讓心靈重新開機 擺脫情緒低潮
.面對激烈爭辯 內向者這樣「冷處理」
.探索冰山下的自己 辨識情緒活出人生新高度

責任編輯:曾晏均

相關新聞
內向者真的不會生氣嗎?化解情緒的方法
君子之交比跟「善良的人」交往更持久
不再焦慮的深層教養:情緒智商的重要性
「三思而後行」做決定不後悔的「三不原則」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東風-26瞄準美國航母的後果
【秦鵬直播】財政危機來臨 中共政府出陰招斂財
【財商天下】李克強下死命令 高喊「救經濟」!
【微視頻】互聯網國有化不順 大佬頻換人
【橫河觀點】習北上李南下 跛足改革大勢已去
【十字路口】一帶一路遺毒 東南亞人口販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