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盤點中共迫害善良製造的惡中之惡

人氣 322

【大紀元2022年01月23日訊】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多年了,製造了巨大罪惡,給中華民族及人類帶來了深重災難和創痛。不法之徒在行惡作禍時,常常有一個突出的惡行特點,即對善良人製造了一個罪惡後,接著製造了第二個或多個罪惡,從一個罪惡轉向多個罪惡,即惡中之惡,這種惡中之惡有多少?如果盤點一下,會叫人觸目驚心。

從造謊陷害到傳謊毒害

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必先製造謊言,而後傳播謊言,製造謊言是尋找陷害的所謂依據,傳播謊言是為了激起民眾的仇恨,造成社會肅殺輿論,為施展暴政順利開道。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製造了「1400例」、「天安門廣場自焚偽案」等許多欺世謊言,將法輪功妖魔化,進行陷害,這是第一害。

中共緊接著以現代化的喉舌媒體滾動播放,快速傳播給國內外民眾,欺騙了世界和民意,如果是一般性的謊言,造成的危害或許小一些,可中共這次是針對佛法天理的誹謗誣陷,而天理敬畏不可欺,因此中共會將聽信謊言的世人推向生命毀滅的危險邊緣。所以第二害是對世人的毀滅毒害,從一種危害發展到另一種毒害,所以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在毀滅人類。

從踐踏憲法到違犯子法

憲法至上,信仰自由,中共迫害法輪功正法信仰,這本來是一種非常明顯的踐踏憲法的犯罪行為,但中共不但充耳不聞,接著製造了「兩高」的所謂「司法解釋」,推出了所謂刑法三百條,作為迫害的法律依據,並指令公檢法司付諸實施,製造無數冤假錯案命案,再次進一步踐踏法律,觸犯刑法和刑訴法等系列子法法規,涉及故意殺人等等罪行數十種,從踐踏憲法到製造惡法並實施犯罪,中共從一種犯罪走向了多種犯罪,製造了巨大罪惡。

從非法綁架到野蠻搶劫

中共惡徒在沒有任何證據的前提下,將善良人非法綁架,這已經構成故意犯罪,不法之徒隨後言稱取證,進行瘋狂抄家搶劫,甚至打家劫舍,雖然是連帶行惡,實際是進行了兩次作案,非法綁架後又野蠻搶劫,從一次作案帶動另一次作案,系案中案,惡中惡,這樣的案例不計其數。

河北省保定市博野縣小店鄉閆莊村村民賈愛同,二零零二年四月八日,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劫持回來後,小店鄉鄉長董躍峰、龐計鎖帶著三、四十人,開著車,闖入她家,搶走所有家當:衣櫃、桌椅、床、被褥、電視機、錄音機、縫紉機、自行車,糧食幾千斤、皮棉二十斤,醃的臘肉、雞蛋,大水缸、苫布,女兒陪嫁的摩托車、耳墜、毛毯,二百六十元現金;全家四季換替的衣服,值錢的、好的都給拉走,一般的剪成一條一條的,邊開車邊扔。東西有的隔牆扔出去,有的就地砸碎。食油踢倒灑了滿地,小水缸被砸碎,雞給趕跑,最後只剩一隻小貓也被抱走。整個的一個家,惡人拉了三趟。縣公安局政保股股長李莉說:「就是叫你們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回!」

從非法勞教到非法判刑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初期,所謂的法律手段主要是採用從前蘇聯進口來的勞教制度,中共由公安部門黑箱操作,任意對法輪功學員抓捕勞教,有的被連續勞教多次,司法機關則無權過問,這種不經審判就把當事人投入冤獄的非法行徑,不但違犯國際法,也踐踏了中共自己的司法制度,加上國內外正義人士的不斷揭露譴責,中共不得不於2013年取消了勞教制度,當時被關押在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全部獲得釋放,這一做法,其實是等於承認迫害法輪功是非法的,給當局帶來一個改正錯誤的大好機會。

但當局並沒有珍惜時機,也沒有停止迫害,雖然取消了勞教,卻將迫害手段轉向非法判刑,這樣,迫害由原來公安獨自完成,轉向檢法司機關共同參與完成,變成中共的所謂司法手段,轉向了中共的所謂司法程序軌道。從非法勞教轉向非法判刑,其實是中共完成轉型迫害,企圖證明其迫害是正確的,但這只不過是掩耳盜鈴,因為中共採用的所謂偵查和抓捕依據、事實依據、法律依據、庭審過程都是違法的,中共即使完成了所謂庭審程序,也只不過是多演了幾次戲而已,只不過是從一種迫害手段轉向了另一種迫害手段。

從枉判重刑到非法罰款

二零一八年八至十月,沂南縣公安局糾合了國保大隊、巡警、依汶鎮派出所、岸堤鎮派出所等大批警力,借「掃黑」之名對隋家店村進行兩次次洗劫,先後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劉乃訓、王西蘭、祖培勇、李長芳(女)和兩名不修煉世人(二人被保釋),將祖培勇、李長芳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刑拘。後來祖培永被枉判三年六個月、罰金三萬元;劉乃訓(被枉判三年、罰金二萬元;李長芳被枉判二年六個月、罰金一萬元(後被迫害致死);王西蘭被枉判二年、罰金一萬元;未修煉法輪功的王永剛與付文合(二人刑拘後取保)一同被枉判一年、罰金一萬元,王永剛緩刑兩年,付文合緩刑一年六個月。四名法輪功學員都被非法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此案中,四位法輪功學員在當地公安掃黑時被非法抓捕判刑,同時又被非法罰款,雖然是中共惡徒同時作案,但其非法行為是雙重迫害,中共構陷正信,根本就沒有法律依據,本身就是違憲違法犯罪,再施以罰款加害,更是毫無根據,因為中共法律規定,只有進行非法經營收入的當事人才會被罰款,大陸法輪功學員做真相資料的錢都是自己省吃儉用而來的,資料都是免費發給民眾看的,他們只有付出,哪有經營收入?所謂罰款是訛詐勒索。中共不法之徒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法律迫害的同時,又進行經濟迫害,是惡上加惡,加重迫害,這樣的案例數不勝數。

從製造冤獄到追吞社保

公民社保金是公民完成所在單位勞動後得到的養老基金,是公民的合法收入,任何單位個人無權挪用扣留停發或追討,否則是違法犯罪,但許多法輪功學員被中共公檢法構陷判刑後,社保部門往往快速將善良人的社保金扣留停發追討,有的數額很大,斷了他們的養老來源,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本來被非法判刑是冤枉的,又被社保部門扣留停發追討養老金,是冤上加冤,也是中共不法之徒強加的惡中之惡。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青島市北區社保局下發通知給當地法輪功學員王德銅,不僅停發了他的養老金,還要求他上交自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九年九月已經領取的養老金44萬元。所謂的「理由」是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九年,王德銅因信仰法輪功被非法判刑,在濟南監獄服刑,沒有上班,也沒有繳納養老金。王德銅自一九六四年就參加了工作,工作了幾十年,市北區社保局通知中竟然說根據「規定」,把王德銅的工齡(工作年限)清零。

從祕密投獄到陰謀虐殺

在中共監獄裡,被關押的社會犯人,主要被強制勞動改造,在刑期內沒有其他非法行為,刑滿後就可被立即釋放回家,但被關押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但遭受奴工加害,還要受到暴力洗腦轉化迫害,如果堅定信仰不轉化,很可能被獄警陰謀虐殺。中共公檢法將善良人構陷投獄,已經犯了一次罪,在獄中對法輪功學員暴力洗腦轉化、奴工壓榨到祕密虐殺,構成多次犯罪,連續犯罪,從一次犯罪走向多次犯罪,在中共的監獄裡,這樣的命案多之又多,這樣的罪惡司空見慣。

徐浪舟,是四川省攀枝花市公安局交警支隊的一位優秀警察,只因為堅持信仰被開除公職、被關押、被勞教、被判重刑。經歷了「上刑床」、幾萬伏電棒電擊、捆警繩五花大綁暴晒、高溫奴工、吊打等各種酷刑。歷經八年苦難冤獄,眼看再過半年就要獲釋,卻突然被殘忍地殺害了。徐浪舟的母親歷經艱辛控告至四川高院,要求國家賠償,但四川高院拖了一年多的時間仍不給辦。徐浪舟的老母親悲憤交加地說:「四川高院法官太沒有良心了!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麼沒了,疑點那麼多,他們竟然只相信對方(獄方)的話,維持不進行賠償。」「兒子的遺體還凍在殯儀館裡,他的冤還沒有申,我要繼續告!」

從迫害致死到強制火化

長期迫害受難,許許多多善良人被中共迫害致死,已經非常不幸,雖然需要進行火化處理,但何時火化埋葬,家人應該有這樣的自由和權利,理所當然,並且按照中國傳統禮節,為了表示對死者的敬重悼念,家人需要做一些祭奠悼念活動,但在中共強權之下,家人連這點權利都被中共剝奪,一旦發生這樣的命案,家人常常被無理要求立即火化親人遺體,當局這樣做的目的,是要銷毀直接罪行證據,阻擋真相曝光,迫害致死又強制火化,從一個罪行走到另一個罪行,為了推脫罪責,中共把罪惡做絕了。

謝德清,男,時年六十九歲,四川省成都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在高新區法院外被綁架,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不到一個月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回家僅四天便於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晚含冤去世。二十九日凌晨三點左右,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闖進謝德清靈堂處,包括綜治辦、「六一零」、派出所等人員在內的一百多人包圍靈堂,打傷謝德清大兒子謝衛東,並綁架走謝衛東和謝德清的二兒子謝衛民,然後將謝德清遺體搶走直接送火葬場強行火化。

從酷刑摧殘到極刑活摘

迫害運動中,中共還製造了一個驚天罪惡,活摘器官,牟取暴利,這是一種非常殘忍的血腥極刑,作惡者對善良人不施麻藥就開膛破肚摘取各種器官,然後通過移植等方式,牟取暴利,而在此之前,遭受這種極刑的法輪功學員,大多就已經遭受了多種或數十種酷刑摧殘,在奄奄一息正需要搶救之際,卻遭受了活摘極刑慢慢死去,在這次滅絕迫害運動中,慘案時有發生,從酷刑摧殘到極刑活摘,中共製造的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李再亟,男,時年四十四歲,吉林省吉林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七月因拒絕「轉化」被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毒打致死,左側太陽穴塌陷,眼珠都被打出來。在未徵求家屬意見的情況下,李再亟體內器官全部被摘走。勞教所負責處理此事的趙姓警察買了很多衛生紙,家屬問:買紙幹什麼?趙姓警察說往肚子裡塞,然後家屬看到李再亟肚子裡塞滿了衛生紙,往出抬時,身上還往下滴著鮮血。家屬反對他們拿走器官,趙姓警察說做標本了(實際上是給高價賣了),根本不容家屬質疑。李再亟的衣服都是警察給穿的,根本不讓家屬靠前,然後匆匆火化。

從引爆大疫到加劇迫害

二零一九年底,應該是人類必須銘記的災難日子,就是在這個時間點上,由於中共隱瞞武漢新冠病毒疫情,引爆了全球大瘟疫,中共的這一惡行危害到了人類的每一個生命,目前已經導致數百萬人死亡,大疫中,各個受害的疫情國家政府都在忙於尋求救命祕方拯救民眾,而此時的中共,卻趁火打劫,對那些傳播救命特效祕方的法輪功學員們進行清零迫害,全國各地眾多善良人和許多維權人士不斷被騷擾、威脅、監控、洗腦、抄家、綁架、失蹤、罰款、判刑、虐殺、活摘,大疫面前,中共加劇迫害,瘋狂不歸,阻止救人,毀滅人類,其惡中之惡,登峰造極。

二十多年來,中共製造的這種惡中之惡,如果總結下去,還有許許多多如:從暴力截訪到惡意回訪、從騷擾監控到栽贓陷害、從行政拘留到刑事拘留、從祕密投獄到劫進黑獄、從非法關押到超期羈押、從本地關押到異地迫害、從洗腦迫害到構陷投獄、從取保候審到祕密判刑、從非法抓捕到株連無辜、從陷害善良到連坐律師、從暴力轉化到奴工加害、從一個程序變為另一個程序、從一個罪名變換為另一個罪名等。

惡中之惡是中共魔鬼獸行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以信仰「真善忍」為指導思想且祛病健身有奇效的法輪功開始在中華大地傳播,短短幾年,上億人加入修煉,這對於當時道德下滑、信仰缺失的大陸百姓來說,是天降洪恩,是創世主的慈悲救度,對於當時的中共政府來說,是給他們創造良性的道德民心,是給當權者造大福,但不幸的是,卻遭到了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流氓集團的殘酷迫害虐殺。

迫害中,中共以百種酷刑和活摘極刑,強行施加在善良人身上,瘋狂不歸,從元凶發動迫害犯罪引發流氓集團犯罪、司法犯罪、體制犯罪到政府犯罪,手段不斷變換,從一個手段轉向多個手段,從一個罪行走向多個罪行,不斷重複著這種惡中之惡,目的是實現群體滅絕,製造了人類史無前例的曠世大惡,從法律層面講,中共不但觸犯了本國幾十種法律法規,而且觸犯了國際法中最嚴重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危害人類罪」,成為人類公敵,從世俗之外層面講,這是魔鬼獸行。

面對中共巨大罪行,人類中的任何國家政府組織,都不應該也不會容忍中共的繼續存在,哪個正義政府和國際組織能率先制止和審判中共大惡行,必定會得到上天賜予的無上榮耀,哪些個勇士能順天意徹底解體中共這個魔鬼組織,誰必定得到創世主恩賜的神聖權柄和永久福報。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曙光:中共迫害法輪功「見不得人」的罪惡
明善:順天意自救
玉清心:政法委書記報應錄之黑龍江省
闞神州: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錢是從哪裡來的?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中共突然示好澳洲 力拓案是前車之鑑
【時事軍事】美國讓俄軍品嚐「神劍」更香的留給中共
利世民:中共凝固流動資產 債務違約或致房產危機
【舞蹈三劍客】寶圓嚇傻啦!志成竟然… |「摯友對決」精彩幕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