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國安法判例到台人消失 專家警告:危邦不入

台灣基進黨主席陳奕齊提醒,危邦不入,亂邦不居。資料圖。(中央社)
人氣: 120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1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翠玲台灣台北報導)從「港版國安法」判例到台灣人在中國大陸「被消失」數十人,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認為,中共寧願犧牲香港未來持續的繁榮,也要緊抓黨國專制體制不放,中共的統治利益高於任何價值,不要再對它存有任何幻想。台灣基進黨主席陳奕齊則提醒,危邦不入,亂邦不居。

繼唐英傑、馬俊文,前「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因分裂國家、洗錢罪被判囚3年7個月,成為香港第三宗「港版國安法」判例。對此,曾建元說,鍾翰林(20歲)這種年紀的世代被中共、香港政府與老人打壓,是對香港年輕世代的集體傷害,而不是單獨一兩個人。

鍾翰林於2016年創立「學生動源」。曾建元告訴《大紀元時報》,鍾翰林與黃之鋒一樣都是學生運動代表人物,且從事學生運動時都只是中學生。像鍾翰林等有正義感、熱情與理想的香港年輕人,應該是社會持續進步很重要的力量,也是很重要的資產,但在今天的香港卻成為國家公敵被國家懲罰。

曾建元提到,「港版國安法」跟原來香港教育價值觀相抵觸,共產黨、香港政府、老人利用「港版國安法」打壓鍾翰林等年輕世代,不僅造成價值觀錯亂,更形成寒蟬效應讓其它年輕世代因不敢觸犯「港版國安法」,而壓抑創造力與理想,長江必須有後浪推前浪,他質疑,香港還有未來嗎?

首宗「港版國安法」判例24歲唐英傑,因駕駛插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旗幟電單車,衝擊警方防線並撞傷3名警員,被控煽動分裂國家罪、恐怖活動罪等罪;第2宗判例30歲馬俊文,反送中知名示威者,多次在街頭高呼「民族自強」、「香港人建國」等口號,也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名。

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桑普對《大紀元時報》表示,他們被判刑是對香港追求另一個夢或言論自由非常大的傷害,雖有很多人不認同港獨,但起碼要給他們表達的自由。包括「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也遭禁,他認為,「今天不給講港獨,明天就不給講自決,後天就不給講民主,大後天更不給講自由。」

香港反送中運動有大批年輕人參與,對於「港版國安法」3判例,是否有打壓年輕人的目的?桑普說,中共毫無疑問就是要扼殺所有異見。中共最重視權力,不會縱容異議傷害、削弱或影響它的權力或形象,在萌芽狀態就要完全消滅,尤其二十大快來臨,更要避免中國境內或中共黨內部分人士利用香港當蹺蹺板(作亂),也避免外國利用香港制裁中共。

陳奕齊告訴《大紀元時報》,中共用「港版國安法」羅織政治罪名,進行政治判決,找鍾翰林等不是核心人物來開刀,警告真正大咖或社會賢達,有殺雞儆猴的作用。

香港的悲哀 最佳紀錄片《時代革命》無法上映

2020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時代革命》,是香港導演周冠威的作品,祕密貼身紀錄7名反送中運動示威者,香港網友形容這是「對極權最大的控訴」,但這部片子恐怕因「港版國安法」、「電影檢查條例」無法在香港上映。台灣除了金馬影展外,迄今未見院線上映。

「這是香港的悲哀」,桑普說,香港已經淪陷,怎麼看也挽救不了未來的局面,但周冠威還留在香港,以一個殉道者的角色,繼續在香港努力,他呼籲大家支持這些獨立的電影人與創作。

陳奕齊認為,中共開始緊縮香港施展的空間,拉起政治禁忌紅線,讓香港人不能碰觸。不過,《時代革命》在台灣好像只有小眾播放幾次,並沒有正式上映,聽說是沒有代理商願意代理。有朋友找他幫忙,希望《時代革命》能在主流院線播出。

曾建元表示,台灣片商可能有政治或經濟顧慮,但台灣人要看到《時代革命》並不難,因為有很多播放管道。但香港就不同了,此片在香港違反「港版國安法」,片子主題被港共、中共視為涉及叛亂,在香港上映很難。

他也提到,金馬獎頒發最佳紀錄片肯定了《時代革命》,台灣社會用不同的方式,表達對香港革命精神的同情與支持。而台灣人具體的支持,讓香港導演用自由、生命為賭注,所拍出來深刻記錄香港歷史的作品,有機會被典藏與保存下來。

周冠威得獎後受訪表示,香港電台、《蘋果日報》,能夠講真相的媒體都被噤聲、嚴重打壓。好像香港沒有聲音,連歷史記錄都好像被封存。言猶在耳,現在連「立場新聞」也像《蘋果日報》一樣被中共暴力解散,「眾新聞」在高壓下無奈停運,香港能講真相的媒體真如鳳毛麟角。

曾建元認為,香港公民社會全遭剷除,香港人的創作、思想、良心自由也被抹滅,香港的大學也沒了自由,像紀念六四「國殤之柱」等作品從香港大學校園當中被剷除,突顯大學自治也屈服於國家權力之下。香港已被中共深度控制,無法對抗龐大的黨國體制,除非中國發生變化,否則香港的未來是沒有前途可言。

陳奕齊則說,中共接下來恐怕會從新解讀、改寫、清洗香港過去發生的歷史,用中共的愛國史觀置入未來的香港教育,讓曾經發生的史實只有一個版本,把香港年輕學子洗腦成中國人,形成二次回歸。

到中國大陸沒保障 台灣人被消失近50人

台灣人到中國被逮補或被消失,見諸報導的包括李明哲、台師大國際人力資源發展研究所退休副教授施正屏、南台灣兩岸關係協會聯合會主席蔡金樹,以及屏東枋寮鄉政顧問李孟居等人。

根據海基會2020年統計,2016年5月至2019年10月下旬,共接獲149件台灣人到大陸失蹤陳情。已確認行蹤有101件,包含已經返台或知道關押的處所,「無法確認」的失聯者有48件。

從「港版國安法」判例,到台灣人被逮捕或被消失,陳奕齊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台灣人到中國沒有任何保障可言,隨時會被中共逮捕。像2名加拿大公民被中共扣押,加拿大政府想救都沒辦法營救,後來加拿大釋放孟晚舟才被救回來。或立陶宛駐中國大使館人員因為人身安全堪慮都撤退了。

「聽說有更多親藍營的人在中國被逮捕,可能因為(涉及)中共派系鬥爭。」台灣人腦袋要清楚一點,中共逮捕人沒有正常邏輯可依循。

曾建元指出,中共寧願犧牲香港,緊抓黨國專制體制不放,突顯共產黨的統治利益高於任何一種價值,香港事件應該會讓台灣人腦筋更加清楚,不再對中共政權存有任何幻想。

台北律師公會中國事務委員會主委林啟瑩表示,人身自由安全政府責無旁貸,政府應該保障台灣公民的安全,即便台灣公民處在敵對國家中,一旦有需要政府協助,不管透過正式或非正式管道,政府都應該出手。而站在民間團體的角度與立場,則是好好監督政府。

責任編輯:杜文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