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開朗基羅有砸毀他的雕塑《卸下聖體》嗎?

文物修復揭露更多關於《卸下聖體》雕像的迷思
文/洛林‧費裡爾(Lorraine Ferrier)翻譯/文青衿
文物修復人員在謹慎、仔細地清潔米開朗基羅的這件未完成作品——《班迪尼聖殤》(Bandini Pietà),也稱作《卸下聖體》(The Deposition)。(Claudio Giovannin/聖母百花大教堂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550
【字號】    
   標籤: tags: , ,

那是在十六世紀中葉。伴隨著叮叮咚咚的敲擊聲,火花迸濺,年約75歲的米開朗基羅在一塊七英尺多高的大理石上用盡全力拼命地雕刻著基督、尼哥德慕(Nicodemus,又作尼哥底母)、聖母瑪利亞和抹大拉的聖瑪麗(St. Mary Magdalene)。

米開朗基羅呈現的是基督剛剛從十字架上跌落的情景。這尊名為「卸下聖體」的雕塑作品很明顯地有一股動態能量——基督周圍的三人都在試圖托穩他那已無生命跡象的身軀——那種能量讓人們禁不住摒息凝神,靜心注視。表情充滿了悲憫的尼哥德慕高高站立在作品的後半部,試圖撐起基督,又似在給聖母瑪利亞機會與她的兒子告別。基督的右臂無力地環搭在身材矮小的抹大拉的聖瑪麗身上。

米開朗基羅作品《卸下聖體》(也作《班迪尼聖殤》)修復前的樣貌。收藏於意大利佛羅倫斯主教坐堂博物館(也叫聖母百花大教堂、聖母百花聖殿或花之聖母主教堂)。(Alena Fialova/聖母百花大教堂提供)

基督的一部分身體癱坐在聖瑪利亞的膝蓋上,他的頭無力地歪向母親,又或許是她把他拉近的吧。人們可以想像她在兒子耳邊輕聲道別。

這座雕塑是米開朗基羅最後的雕塑作品之一,也可說是一種告別雕塑吧。原本是米開朗基羅為自己身後的墳墓而雕造。淒美的是,米開朗基羅依照自己的形象雕塑了尼哥德慕,因傳說是尼哥德慕把基督抬到墳墓安葬的。

一位文物修復師正在清理尼哥德慕,《聖經》中描述他協助安葬了基督。米開朗基羅按照自己形象雕刻了這位歷史人物的塑像。(Claudio Giovannin/聖母百花大教堂提供)

也許這正是米開朗基羅希望我們記住他的方式。尼哥德慕溫柔而虔誠地俯望著基督,也許寄託著米開朗基羅作為虔誠天主教信徒篤定的信仰,又似乎表露出他意識到自己不久即將隨基督而去。

米開朗基羅並未完成這部《卸下聖體》(The Deposition)的作品,這尊雕塑最終也未能進入他的墳墓。多年來,許多專家認為米開朗基羅在憤怒和沮喪中用錘子毀壞了部分雕塑:基督的左臂被打斷、左腿不翼而飛。然而,近期完工的雕塑修復揭露了更多可能發生的事情。

米開朗基羅三件《聖殤》雕塑

米開朗基羅一生創作了三件「聖殤」(聖母憐子)雕塑。最著名的是他年輕時創作的《梵蒂岡聖殤》(Vatican Pietà)。對於這件作品,許多人認為他把瑪利亞雕塑得太過年輕,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成年孩子。聽到這個,米開朗基羅只簡單地回覆說,她看起來很年輕,因為罪會使人變老嘛。

到了晚年,米開朗基羅開始雕刻《卸下聖體》和《朗達尼尼聖殤像》(Rondanini Pietà,現保存於米蘭)。[譯者注:之所以以朗達尼尼命名,是因為雕像在羅馬的朗達尼尼宮(Palazzo Rondinini)的庭院存放了幾個世紀。]在此期間,他還身兼羅馬聖彼得大教堂的建築師,這是他畢生最艱難的工作之一。他可能把大量的時間傾注在雕刻這些作品上,只抽出一小部分時間監理聖彼得大教堂的事務。

值得注意的是,《卸下聖體》並不是米開朗基羅一個人的作品。他將未完成的作品送給了僕人安東尼奧‧達‧卡斯特杜蘭特(Antonio da Casteldurante),僕人遂將雕像委託雕刻家蒂貝里奧‧卡爾卡尼(Tiberio Calcagni)進行修復。然而卡爾卡尼卻也此責未竟身先去。藝術史學家也是米開朗基羅的朋友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評價卡爾卡尼的去世對這座雕塑來說並不是件壞事:卡爾卡尼完成了抹大拉的聖瑪麗的雕塑部分,把她塑得小了些;對基督斷臂的修復也很拙劣,還給作品添補了大理石石材。

之後,安東尼奧將作品賣給了銀行家法蘭西斯科‧班迪尼(Francesco Bandini),故而《卸下聖體》也通稱為《班迪尼聖殤》(Bandini Pietà)。幾經輾轉,1671年這件作品由托斯卡納大公科西莫三世‧德‧美第奇(Cosimo III de’ Medici)買下。雕塑自此運往佛羅倫斯,在聖洛倫佐教堂(St. Lorenzo Church/Lawrence Church也叫聖勞倫斯教堂)的地下室裡待了近半個世紀後,又在佛羅倫斯大教堂(Florence Cathedral)待了超過兩個半世紀。1981年,雕像為主教座堂博物館(Museo dell’Opera del Duomo,也譯大教堂藝術品博物館)收藏至今。

修復工作揭真相

除去470年前卡爾卡尼對雕像的修補,《卸下聖體》依然算是米開朗基羅的一件著名作品。儘管如此,這尊雕像多年來也只享有常規的保護處理,比如清潔和一般性的維護。

而近年開始的重大修復工作終於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驚人成果。總部位於美國的非營利組織佛羅倫薩之友基金會資助了這項修復,而聖母百花大教堂工作組(Opera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受託並指導修復。修復工作於2019年開始。

一位文物修復師正仔細清潔米開朗基羅的這座未完成的雕塑作品——《班迪尼聖殤》。(Claudio Giovannin/聖母百花大教堂提供)

如今,所有的老化痕跡都已從這尊不朽的雕像上移除,感謝由寶拉‧羅莎(Paola Rosa)、伊曼紐拉‧佩雷蒂(Emanuela Peiretti)領隊,協同內、外部專家共同的維護努力,讓修復工作卓有成效。修復人員使用浸泡在去離子水中(有時會加熱)的棉花來去除污垢;也會小心地使用文物修復工具刀完成頑固污垢的清理工作。

現在,這座雕塑已然褪去了外層髒舊的暗黃色,展露出高貴華麗的白色大理石的自然色澤。那些於1882年移除石膏件時殘留在雕像內的部分石膏亦不復存在;那層期許能保護作品免於變乾的蠟質塗層也一去不復返了;那歷經幾個世紀歲月沉澱的灰塵和蠟的積沉物業已蕩然無存。污垢損毀了精美的雕刻細節,比如,雕刻自然垂墜的衣褶和雕像的浮雕部分。

修復後的米開朗基羅晚年作品《卸下聖體》,也被稱為《班迪尼聖殤》。保存於意大利佛羅倫斯的主教座堂博物館(也作聖母百花大教堂)。(Alena Fialova/聖母百花大教堂提供)

修復工作也包括測試和鑑定。專家們對大理石進行了測試,發現石料是在意大利中部的托斯卡納區(Tuscany)北部小鎮塞拉韋紮(Seravezza)開採的,這個採石場一度是著名的美第奇家族(Medici)的產業。專家此前以為雕像來自卡拉拉大理石(Carrara marble)。托斯卡納採石場是米開朗基羅著名的「關係戶」採石場。

米開朗基羅曾擔心塞拉韋紮(Seravezza)開採的大理石質量。在喬瓦尼‧迪‧洛倫佐‧德‧美第奇(後來的教宗利奧十世)的授意下,他曾將塞拉韋紮大理石用於佛羅倫薩聖勞倫斯教堂的外牆。後來發現這種大理石的表面看起來純淨無暇,但卻易現細微的裂縫,突現脈紋,這點很難覺察。

米開朗基羅是否砸毀雕像

修復人員在這尊塑像上並未檢測到米開朗基羅破壞性的錘擊,但那些痕跡也可能被後人抹去。因此,這部分故事尚無定論。

然而,對《卸下聖體》所用大理石的分析,證實這塊石頭是有缺陷的。大理石中夾雜著黃鐵礦等雜質,俗稱愚人金,用鑿子敲擊時會出現戲劇性的火花飛濺。在雕塑底座的背面和正面發現了許多微小的裂縫,專家們因而得出結論:可能正是這個原因米開朗基羅才不得不停止《卸下聖體》的創作。

也許,米開朗基羅並未砸毀他的作品,但卻成就一段饒有趣味的故事。

在2022年3月30日之前,參觀大教堂藝術作品博物館(Museo dell’Opera del Duomo)的遊客仍可在修復它的同一間工作室近距離欣賞《卸下聖體》。了解更多資訊,請訪問Duomo.Firenze.it

原文Did Michelangelo Destroy His Sculpture ‘The Deposition’?發表在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藝復興盛期另一位與達芬奇勢均力敵的藝術巨擘是米開蘭基羅。他們先後出生、成長於佛羅倫斯,是同鄉也是競爭對手。米開朗基羅比達芬奇晚23年出生,卻多活了45年,是文藝復興盛期最長壽、影響力最大的大師之一。他一生跨越了文藝復興的早期、盛期到晚期,看到了羅馬的興衰,也引領著藝術的變革,直接或間接影響著矯飾主義和後來的巴羅克風格。
  • 1492年羅倫佐去世後,米開蘭基羅回到自己家中。這段期間他得到佛羅倫斯聖神教堂院長的協助下,他得以利用教堂醫院(l'hôpital Santo Spirito de Florence)的屍體進行解剖研究,一窺人體結構之奧秘。為此米開朗基羅雕刻了一件木製的耶穌像(wooden crucifix,1492-93)回報給教堂。
  • 西方藝術史千古第一人:米開朗基羅。13歲的米開朗基羅如何能夠說服吉蘭達約不但收下他做學徒,並支付他工錢!一件假文物是如何給米開朗基羅帶來了一個揚名羅馬的機會呢?
  • 米開朗基羅是歷史上公認的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他出生於1475年,享年88歲。他將自己認定為一名雕塑家,但卻創作出了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最重要的一些壁畫、建築和詩歌。
  • 上天賦予了拉斐爾所有諸如謙遜和善良的品行,而這些美德有時只在超凡脫俗的人身上方能看到:他們天生親切溫和,又彬彬有禮、風度翩翩,總是對各種人、各種行為表現出得當的友善包容,令人舒心愉悅。
  • 神韻主要領舞演員陳柏維。(神韻作品提供)
    提起中國,人們應該意識到,那是五千年的寬廣,「每一朝每一代都有特色,很有意義,我喜歡我的工作,我很想與世界觀眾分享我的文化。」
  • 《仄費羅斯、芙蘿拉與愛神》全由大理石雕刻而成,上面共有三個人物:西風之神仄費羅斯、花神芙蘿拉以及愛神,描述著希臘神話中仄費羅斯和芙蘿拉相遇的愛情故事。首先,年輕英俊的仄費羅斯展開翅膀,優雅地從天而降,迎接花神芙蘿拉。芙蘿拉轉身朝向仄費羅斯,她的姿勢非常優雅,好像在跳舞一般。他們兩個一見鍾情。在他們的膝前則是小巧可愛的「愛神」,以男孩的形象出現在他們的前面,象徵著純潔的愛。
  • 這是一部由飛天大學的學生創作的視頻作品,講述了一位神韻演員在幕後的離奇經歷。故事中的小林是位年輕的神韻舞蹈演員,練舞認真刻苦,但就是不太愛惜演出的道具,接連弄壞、弄丟了多把扇子、警棍等。
  • 大約有150年的時間,文藝復興時期一些藝術家把石頭當作畫布或面板在上面作畫。這種藝術形式非常美妙卻鮮為人知。來自全球58位藝術家、70多幅石頭繪畫藝術正在聖路易斯藝術博物館(St. Louis Art Museum)展出,展覽主題為「石頭上的繪畫:科學與神聖(1530—1800年)」(Paintings on Stone: Science and the Sacred 1530–1800年)。博物館負責歐洲藝術的策展人朱迪思‧曼(Judith Mann)策劃了本次展覽,展出也包括她對藝術和地質的研究。
  • 1975年,對美第奇小堂(The Medici Chapels)博物館館長保羅‧達爾‧波格托 (Paolo Dal Poggetto) 來說,是個令人振奮的時刻。他在聖羅倫佐大教堂的新聖器室(New Sacristy,祭衣聖器儲藏室),發現了一個隱藏在櫥櫃下的活板門。活板門下,有石階通向一個小密室,這個小密室被遺忘了500年之久。一開始以為它只是一個煤炭儲藏室,然而,經過仔細思考該密室所處的位置後,波格托館長懷疑在牆壁的泥灰層後方暗藏玄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