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千人計劃」招聘官紐約受審記(4)

全球600個人才招聘站 中共給經費 柳忠三稱他只是機器中的一個齒輪

人氣 1319

【大紀元2022年10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中共利用人才招聘活動,「進口」在美國接受教育或在知名公司工作並擁有美國專利和商業祕密知識的人才,作為不透明技術轉讓的渠道,對美國執法機關和研究機構提出了重大挑戰。

上接:中共「千人計劃」招聘官紐約受審記(3)五十多個美國組織成為外專局夥伴 知名大學為中國代表團做短期定制培訓 從中賺錢

中共「千人計劃」招聘官紐約受審記(2)
美國國務院要求簽宣誓書 大學搞在線培訓及測試 都無法約束中共人員造假欺騙美國

替千人計劃招人 中共高官紐約受審記(1)
自川普就職 中共「人才物色」官員日子難過 副手難拿美簽

上集講到周安瀾(Alex Joske)被聘為專家從澳大利亞遠道而來,告訴紐約陪審團他在互聯網上查到的有關外專局和CAIEP在美國的工作及其在美國的培訓合作夥伴的情況,例如哈佛大學、杜克大學、馬里蘭大學、佐治亞大學、羅格斯大學等培訓合作夥伴,每個學校都有教職員工負責維護與中共外專局的關係。

11:全球至少600個人才招聘站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際網絡政策中心2020年8月20日發表標題為《引鳳:中國共產黨的全球技術和人才搜索》(Hunting the Phoenix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global search for technology and talent)的報告,作者為周安澜(Alex Joske)。圖為報告封面截圖。(aspi.org.au/index.php/report/hunting-phoenix)

周安瀾說,CAIEP在美國主要與科學和專業協會合作,通過這些關係推進其人才招聘工作,促進中共政府的人才招聘計畫,並與這些人建立網絡和關係。

《大紀元》記者查閱,周安瀾曾於2020年8月發表題為《引鳳:中國共產黨的全球技術和人才搜索》(Hunting the Pheonix)的報告顯示,中共的全球人才招募計劃在世界各地設立了至少600個招聘站,招聘網絡的複雜程度遠遠超出西方國家此前的估計。

這份由美國國務院部分出資的「引鳳」調查報告說,招聘站每引薦成功一名海外人才,即可以從中共中央或地方的政府部門獲得高達20萬元人民幣的酬勞,並獲得每年15萬元人民幣的活動經費(相當於每月1,700美元活動經費)。

柳忠三的案例看,2018年紐約CAIEP總共花費12萬美元,平均每月1萬元,包括梁曉的月薪2,000美元。梁曉2019年5月向總部報告說,「工資占了很大一部分。它包括兩名全職雇員的工資,我們自己的人、也包括其他人的工資,那些由我們僱用的人(的開支)。今年的差旅費支出肯定會高一點,今年我們需要大量的旅行。」

周安瀾在「引鳳」報告中提到,中國在2006年或更早開始設立海外人才招聘站,僅在2018年就成立了115個人才站,美國的數量最多,在2020年有146個。

這些招聘站通常由外國當地組織經營,與中方簽訂若干年的合同,模板合同包括保密條款。這些合作的海外地方團體包括同鄉會、商業和專業組織、校友會、中國學生和學者協會(CSSA)等,其中有的是由外專局和中共統戰部等機構的支持建立的,中共軍方使用同樣的網絡招聘海外人才。

報告舉例說,被美國特斯拉公司(Tesla Inc.)2019年3月起訴的前華裔員工曹光植,就曾經在2009年與三名友人在美國成立了「全美溫州博士協會」。該協會從一開始就與中共政府密切合作。溫州當地報紙的一篇報導稱,溫州科技局、僑辦和僑聯向協會提供了一份溫州籍的美國博士和畢業生名單,然後他們按名單招募這些人入會。

這顯示,背後支持這一切的是國內龐大的中共情報官僚機構,跟蹤海外的許多中國人,建立數據庫,了解他們可以或應該試圖為中共攫取什麼。

成立一年後,該協會與溫州統戰部門簽署合作協議,為後者在美國招募人才。報告說,這個協會成立幾年就吸納了一百多名「精英」成員,其中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祕書長林建海,谷歌、亞馬遜、IBM、摩托羅拉等公司的多名工程師、哈佛和耶魯大學學者以及六名美國政府雇員。

報告說,該協會至少有一名成員加入了浙江省的千人計劃,還幫助溫州大學招募了美國能源部阿貢國家實驗室的一名材料科學家。

在最令人震驚的情況下,通過外國人才計劃招募來的人後來從事外國軍事項目。「引鳳」報告說,軍民融合政策導致中國大學建立了逾160個國防實驗室,許多招聘來的海外人才最終在國防實驗室或國防項目中工作。

12:紐約的人才招聘站

根據周安瀾在報告中提供的線索,《大紀元》記者發現,2015年成立的「大紐約地區福建學生學者聯誼會」(FSSAGNY),工作內容之一就是「建立本地區福建籍人才庫,為福建家鄉推薦海外高端人才」,其主要支持機構是紐約中領館。

該人才招聘站幫助安排中國代表團的訪問,例如2016年福建省北美僑務工作訪問團到紐約,在大紐約地區福建學生學者聯誼會與美國福建工商總會的幫助下,在法拉盛會見數十名各行業的專業人士,目的之一就是「推廣招才引智」。

再例如2018年,他們又接待了廈門招聘代表團,陪同廈門大學校長訪問哥倫比亞大學,陪同廈門代表團參觀普林斯頓大學康毅濱癌症研究實驗室等,協助廈門「雙百計劃人才」的招聘活動。

FSSAGNY網站報導,2017年由福州市委率領的福州市海外招才代表團在紐約華埠舉行簽約授牌儀式。報導稱,福州市委當年在海外一共設了五個引進人才招聘站,「並將按規定簽訂合作協議、授牌和給予工作經費支持」。

13:柳:我只是聽命行事 檢方:必須重判

柳忠三被陪審團裁決定罪後,仍然堅持認為他的犯罪行為既輕微又合理,以及他只是按照上級指示行事。他的代表律師韋德爾(Justin Weddle)辯稱,柳只是去詢問大學能否接受孫,並未實際申請簽證。此外他只是訪問一些美國機構,例如討論與中國醫院合作進一步培養人才的願望,沒有證據表明他在CAIEP的工作是非法的,他被控的陰謀罪很「有限」,他本人也沒有從中獲利。

他的律師聲稱,柳忠三只是為了促進中美兩國關係,為雙方謀取利益,他的工作重點是對中國遊客到美國參加短期培訓的代表團進行監督和管理,以及維護與外專局認可的培訓合作夥伴——美國著名大學的關係上,這些大學在美國接待中共政府代表團並獲取巨額利潤。

女檢控官格羅斯曼(Gillian Grossman)反駁說,這是一個嚴重的罪行,柳與中共政府協調一致,尋求系統破壞美國簽證規定以及美國管理、監控訪問學者活動的能力。他以犧牲美國及其機構為代價,來保證CAIEP在美國開展業務。

她指出,看來柳忠三只是苦惱自己被抓住,他沒有真正的悔恨,也不想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一個勁地將自己的罪行「最小化」。實際他對計劃的成功發揮了關鍵作用,包括監督和指導同謀的行為,以促進自己和中共政府那些人的利益,他從頭到尾都知道這是違法行為。該案不是孤例,這只是柳和中共政府用來逃避美國政府簽證規定的長期犯罪劇本中的最新例子。需要重判他,才能說明美國受到的傷害。

格羅斯曼檢控官說,柳忠三被捕後,CAIEP辦公室似乎已經解散,但中共政府很容易換一個名稱再建一個組織,針對不同的簽證計劃,故技重施。因此,也必須重判,才能阻止其他人參與類似的計劃。

14:法官:柳忠三對美國法律零尊重

女法官卡普羅尼(Valerie Caproni)在判刑時表示,該案不是間諜案,但柳忠三毫無疑問是一個外國政府的代理人。她對柳忠三說:「作為客人來到美國這個國家,你知道J-1簽證計劃,也知道你的代理人(梁)違反了美國法律,你卻利用這個來推進外專局的目標。梁女士無權在美國工作,而孫麗無權獲得J-1簽證。作為外國政府的雇員,柳先生,無論這項法律是否給你和你的組織帶來困難,你有義務尊重我們的法律。由此可見柳先生對美國法律的尊重是零。」

針對柳忠三爭辯說他的角色不是決策者,他只是機器中的一個齒輪,按照上級的指示行事。卡普羅尼法官指出,「雖然根據辯方的陳述,你只是更大組織的一部分,不是那個發號施令的人,但這和證據不符。」

「即便你說自己別無選擇,你也和許多到法庭的白領罪犯一樣,他們的論點都是:這不是我的主意,我只是做了我老闆讓我做的事。」法官說,「那不是辯護,那從來都不是辯護,也不能減輕你的罪過。你知道這是非法的,但你仍然去做了。」

說到被CAIEP同事恥笑「膽小」的崔龍飛,卡普羅尼法官說,「崔龍飛看起來明白美國法律對他的限制,不管外專局的反應如何,他試圖遵守美國法律。柳先生,你沒有那樣做,你積極地違反美國法律,因為與遵守美國的法律相比,你更願意滿足上級的需要。」

「我們歡迎外國人來美國,以我們的生活規則建立一切,我不認為這個要求很高。所以一般的威懾很重要,那些像你這種角色來到這個國家的人,必須明白這一點,他們必須遵守規則,即使這個規則讓你的生活有點困難。」

根據量刑指南,該案(簽證欺詐罪名)適用的量刑範圍是8至14個月監禁。柳忠三的辯方律師要求不入獄,卡普羅尼法官最後判柳忠三服刑10個月,刑滿後直接驅逐出境。

15:千人計劃轉入地下

2017年底,柳忠三在向中共「外專局」提交的年度敘職報告中,誇耀他已從美國「頂級大學」、「院士」和「千人計劃專家」中招攬多名專家、教授和學生,到中國負責項目,並建議將其中一間美國大學指定為中共「外國專家局的培訓機構」。此外,他定期與中共駐美大使館、中共駐紐約領館及外專局的官員協調。

不過這些行為並未成為入罪的依據,檢控官對柳忠三案的指控重點僅僅是他「陰謀簽證欺詐」。現實是,美國目前對這種處於灰色地帶的人才招聘/科技轉移是否會被歸為「經濟間諜」的非法行為還很難確定。從目前公開的指控看,大多數案件都指控違規的科學家把在美國政府贊助下的研究用於在中國建立「影子實驗室」,沒有披露接受中國資助等問題。

但自從美國司法部2018年開啟「中國行動計劃」,其中特別強調對實驗室研究人員、高校等「非傳統情報採集者」的調查後,中共開始將所有關於「千人計劃」的詞條從中文網站上刪除,並命令各機構採用更隱蔽的招聘方式。「千人計劃」從此轉入地下。

雖然司法部今年2月撤銷了「中國行動計劃」,但近年美國對於中共技術盜竊的做法,已有了更清楚的認知。美國司法部2019年9月宣布逮捕柳忠三時說,「我們歡迎包括來自中國的外國學生和研究人員,但我們不歡迎簽證欺詐行為,尤其是代表某個政權(進行欺詐)。」◇

責任編輯:李悅#

相關新聞
柳忠三被美國起訴 揭開千人計劃今與昔
哈佛教授案續審 電郵披露其被中共納入千人計劃
哈佛教授案 檢察官稱利伯隱瞞參與千人計劃
哈佛教授涉千人計劃案 陪審團判利伯六罪成立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防疫放鬆是騙局?秋後算帳升級
【思想領袖】基辛:為何允許惡人做壞事(下)
【未解之謎】韋伯新發現 挑戰宇宙起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