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二十大前中國經濟持續低迷

人氣 1884

【大紀元2022年10月01日訊】雖然「迎接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的口號震天響,中國經濟卻愁容慘澹。至少就經濟層面而言,已不可能「勝利」地迎接「二十大」召開了。這可忙壞了李克強,9月28日,還在主持召開穩經濟大盤四季度工作推進會議。

李克強聲稱「經過艱辛努力,扭轉了經濟下滑態勢,三季度經濟總體恢復回穩」,但事實可能並非如此。

例如,就在9月28日,境內在岸市場與境外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分別跌破7.24與7.25,雙雙創下2019年8月以來最低值。這算是年內的第三次。第一次,4月20日至5月13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貶值6.1%;第二次,8月11日至9月7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貶值2.7%;當前的第三次,自9月15日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突破「7」心理關口,貶值加速,不到兩週就突破了7.2。

須知,目前人民幣匯率雖有一定彈性,仍不是自由浮動:人民幣對美元的日波動幅度存在上下2%的限制,而中間匯率的形成機制也沒有完全市場化(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仍在路上)。也就是說,中共仍在人為控制匯率。

不過,當前的人民幣匯率急貶,並非中共故意操作所致,也不是中共所願意看到的。9月23日,中共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2022年第三季度(總第98次)例會,仍在講: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人民幣匯率走低後,中共幾度出手,9月30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收復7.10關口(9月累計下跌近3%)。

業界普遍認為,這波人民幣匯率走貶,直接原因是強勢美元和中美貨幣政策分化;但根本上講,是中國經濟復甦乏力。中國經濟之復甦乏力,這裡只舉兩個例子。

第一,製造業是中共手中的一張王牌,卻處於緊縮狀態,「國進民退」,經營環境惡化。

9月30日,財新公布的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9月錄得48.1,較8月下降1.4個百分點,與5月持平,同為五個月以來最低。從分項數據看,9月製造業供需雙降。其中製造業生產指數為6月以來首次落至榮枯線以下,新訂單指數連續兩個月處於收縮區間,降至近5個月來最低。

同日,中共國家統計局亦公布PMI(9月錄得50.1,回升0.7個百分點,2022年下半年以來首次處於擴張區間)雖較財新PMI樂觀,同時卻也暴露出大型企業與中、小型企業的兩極分化問題,製造業仍未脫離困境:9月大型企業的PMI為51.1%,比上月上升0.6個百分點,略高於臨界點,呈微幅擴張趨勢;中、小型企業PMI分別為49.7%和48.3%,雖比上月上升0.8和0.7個百分點,仍低於臨界點。

這也與中共國家統計局另一項數據相互印證:1—8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55,254.0億元,同比下降2.1%(按可比口徑計算)。不過,更嚴重的問題是,「國進民退」進一步突出,經商環境惡化:國有控股企業利潤總額同比增長5.4%,股份制企業增長0.8%;而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資企業下降12.0%,私營企業下降8.3%。

第二,房地產仍在下行。

根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1—8月份,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90,809億元,同比下降7.4%;房屋施工面積868,649萬平方米,同比下降4.5%;房屋新開工面積85,062萬平方米,下降37.2%;房屋竣工面積36,861萬平方米,下降21.1%。

1—8月份,商品房銷售面積87,890萬平方米,同比下降23.0%(其中住宅銷售面積下降26.8%);商品房銷售額85,870億元,下降27.9%(其中住宅銷售額下降30.3%)。8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積54,605萬平方米,同比增長8.0%(其中,住宅待售面積增長15.1%)。

1—8月份,房地產開發企業到位資金100,817億元,同比下降25.0%。其中,僅利用外資59億元、增長11.6%,國內貸款下降27.4%,定金及預收款下降35.8%,個人按揭貸款下降24.4%,自籌資金下降12.3%。

這表明,房地產泡沫捅破後,下行還沒到底。這個影響是非常巨大和深遠的。民間對爛尾樓深惡痛絕,「停止還貸」運動星火燎原;中共對此束手無策,高喊「保交樓」,卻難推進。從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找不到北,還在幻想著房地產止跌回升,而不是實質性的「二次房改」、痛定思痛、徹底轉型。

例如,9月29日,中共央行發布聲明,允許約20個城市降低首套房貸利率(2022年6至8月份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環比、同比均連續下降的城市,在年底前,可階段性調整住房信貸政策)。此舉對陷入困境的中國房地產市場作用相當有限,可以說沒找准症狀、下錯了藥。

另一方面,中共又不准房價下跌。去年年底,有超過20個城市密集出台防止房價下跌的政策。今年8月開始,出台「限跌令」的城市又開始陸續增加,已超過10個城市,如衡陽、張家口、昆明、唐山、江陰、昭通、株洲、岳陽等。

「限跌令」在一般人看來是荒唐的事,中共為什麼要做呢?因為如果房價暴跌,那麼從銀行、地方財政到居民財富,可能都將如多米諾骨牌一樣倒塌,那時中國經濟就真的麻煩了。因而,中共寧可房市冷淡、「有價無市」,也不讓房企自主降價回籠資金割肉解套。總的來說,當前中共的房地產政策,沒有章法,混亂不堪,如同在沼澤裡掙扎。

從上述製造業和房地產的情況看,中國經濟至少短期內是難以復甦的。這就使李克強穩經濟大盤的任務不大可能完成。(所謂發揮中央和地方兩個積極性,抓住時間節點,推動政策全面落地、充分顯效,確保四季度回穩向上、運行在合理區間,都是空話。)

李克強今年的核心任務就是穩經濟大盤。從5月召開空前的「十萬人」電視電話會議,到派出多個督導組到各地「監軍」,不可謂不勞心勞力,而成果無幾。李克強也知道極端的「動態清零」是最大的攔路虎,可這是習近平的「既定方針」,難有作為。

關於「動態清零」,中共高層間內部自有分歧,但誰也不會公開反對,這就變成了暗鬥。而這,又與習近平三連任的博弈結合在一起。因此,「二十大」上,政治局常委人選和今後五年政綱成為各界關注之事,其中「動態清零」在「二十大」後是堅持還是放棄,乃是決定各方「預期」中國經濟的核心因素了。

在「動態清零」沒有塵埃落定的當前,各界都在觀望,但傾向性已經體現出來了。從當前人民幣匯率下跌來看,國內外對中國經濟走勢的預期悲觀,對「二十大」後的中共走向心存疑慮。因此,中國經濟拒絕迎接「二十大勝利召開」也就不奇怪了。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美國會聽證 分析習近平20大前後有何動作
周曉輝:習李清零上有分歧 地方主官表態亦不同
王赫:「動態清零」——中共的末路狂奔
【新聞看點】20大人事名單外洩?最大意外是他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許家印跳樓 自導自演還是另有意圖?
【全球新聞】布林肯訪中將支持中國抗議群眾
【晚間新聞】武漢大學學生冒雨聚集 抗議封校
【軍事熱點】烏軍跨越第聶伯河 俄羅斯人開始厭倦戰爭
【環球直擊】華人聚中共駐英使館 聲援大陸民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