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4歲女孩自殺 英父親呼籲改革社交媒體

拉塞爾在2019年一次慈善機構的活動中見到了威廉王子夫婦。 ( Yui Mok - WPA Pool/Getty Images)
人氣: 11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10月13日訊】(大紀元英國記者站報導)14歲女孩莫莉·羅絲·拉塞爾(Molly Rose Russell)自殺案件近日進行了法庭審理。法醫官表示,社交媒體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女孩的死亡。這是英國的法醫首次作出這樣的裁定。莫莉的父親呼籲社交媒體立刻採取行動,改善青少年網絡安全。

9月30日,法庭聽審結束後,莫莉的父親拉塞爾(Ian Russell)表示:「已經到了保護我們無辜的年輕人的時候了,不能允許(社交媒體)平台以孩子們的痛苦為代價而賺錢,把他們的利益放在首位。」

曾經歡樂的時刻

拉塞爾至今回憶女兒自殺前的一段時間,仍然覺得女兒看起來和平時差不多,絲毫沒有想要結束自己生命的跡象。

2017年11月,對於拉塞爾一家原本是歡樂的時刻,因為他們家的三個女兒都是在這個月過生日。莫莉自殺前的那個週末,他們為莫莉的兩個姐姐一起慶祝21歲和18歲生日,還在位於倫敦西北的Harrow的家中舉行了生日聚會,而且莫莉的15歲生日也將很快到來。

拉塞爾說,那個夜晚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之一」,家人都來了,包括莫莉的祖母和外祖母,還有兩個即將去紐約的朋友詢問需要給孩子們買些什麼樣的禮物。

莫莉當時說,她想要在倫敦買不到的食物,看起來非常興奮,在期盼著收到禮物。

拉塞爾說,那天晚間,莫莉還特意給他一個擁抱,要知道莫莉已經是個大女孩了,平時不太主動擁抱爸爸。他說:「她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給我一個可愛的笑容。當時我以為她很開心,但是事後想想,你會想她為什麼這樣做。」

他和妻子根本就不知道莫莉已經陷入嚴重的抑鬱,她早已在過去六個月的時間裡通過社交媒體看了大量的美化自殺和自殘的視頻!

莫莉無預警自殺

拉塞爾還清楚地記得莫莉自殺前的那個夜晚。他們全家五口人一起吃了晚飯,邊吃邊聊,聊天的主題當然是前一個週末的生日聚會,然後還一起看了電視節目。

他說:「那是一個如此正常的傍晚。接著莫莉準備好了第二天上學的書包,我們都準備上床休息了。我把頭探入她的門邊,我們都說:『明天早晨見。』這就是我最後跟她說的話,也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她活著。」

第二天,2017年11月21日早晨7點,莫莉的兩個姐姐早早就出門上班去了,拉塞爾在電腦上檢查電子郵件,妻子問他,莫莉在哪裡。他說不知道。

於是莫莉的媽媽上樓找她,接著他聽到妻子在尖叫。

他說:「我立刻跑上樓,我記得當時我感到很恐懼。珍妮特(妻子的名字)從莫莉的房間出來,說:『不要進去』。但是我進去了,我看到我最小的女兒毫無生氣的屍體。我把莫莉放在地板上,想著:『也許還有希望』,開始給她人工呼吸。」

莫莉的媽媽撥打了999,急救人員幾分鐘就趕到了。急救人員檢查莫莉的時候,拉塞爾還在給女兒進行心肺復甦。但是急救人員很快就告訴他:「已經不需要了。我有壞消息。她已經死了。」

他說,後來警察告訴他,他們趕來的時候,他在流淚,但是他自己已經不記得了,因為他當時已經痛苦得非常麻木了。

警察提出,讓他下樓他們好談談,但是他說:「我不能走,我不能離開她」。他坐在地板上,無法想像已經發生的事情。

莫莉的遺言

警察檢查了莫莉的遺物,拿走了所有的電子設備,還發現了一些字條,上面寫著:「我很抱歉,我這樣做是因為我自己,我是每個人生活中的問題」,「我愛你們,好好活下去,向我保證你們會這樣做。當你們老了頭髮變白的時候,我會看到你們。堅強些,我很為你們而自豪。」

拉塞爾說:「這些具有腐蝕性的情緒奪走了她活下去的勇氣,她認為自己沒有希望了、沒有價值了,這些都被她從社交媒體上看到的內容放大。」

莫莉從社交媒體上看到的內容非常讓人不安。

拉塞爾家請來的律師花了1,000個小時觀看那些內容,然後說:「我是個樂觀的人,但是莫莉保存和點讚的許多帖子開始把我心裡的光明吞噬。」

莫莉就讀的Harrow一所成績很好的中學也對於她的情況毫不知曉。

「不應該讓孩子看到」

調查這宗案件的法醫沃克爾(Andrew Walker)在法庭上表示,莫莉受到抑鬱症和網絡上負面內容的折磨,死於自殘,莫莉在網絡上看到的有關自殘和自殺的內容「不應該讓一個孩子看到」。

沃克爾表示,莫莉表面上看是一個健康的女孩,在學校適應得很好,表現得很好,還對表演藝術很有興趣,但是另外一面,她變得抑鬱,這是這個年齡的青少年常見的問題,隨後變成了抑鬱症。

他說:「把自殺作為結論不夠謹慎。她在患有抑鬱症並且受到網絡上負面內容影響的情況下,死於自殘。莫莉訂閲了多個網站。她看到了有關自殘、自殺或者從性質上來說很負面或者讓人抑鬱的圖片、視頻和文字。」

這位資深法醫表示,Instagram和Pinterest使用的算法導致莫莉的帳戶被推薦了大量她沒有要求的內容,而這些內容對於她產生了負面的影響,「一些內容把青年人自殘的行為進行美化,另一些內容試圖想讓她不去跟那些有可能幫助她的人交談」。

他說:「一些內容非常血腥,試圖把自殘和自殺描述為不能治癒的病症帶來的不可避免的結果。這些網站把她的病症正常化,側重有侷限性而且不合理的觀點,沒有任何平衡性可言。」

沃爾克表示,他會書寫一份報告,講出對於社交媒體上這類內容的擔憂,然後會給Pinterest和Meta以及英國政府和英國媒體監管部門Ofcom寫信。

Meta迴避責任

臉書和Instagram的母公司Meta派出精神健康和福祉政策主管拉供(Liz Lagone)參加庭審。在法庭上,拉塞爾請來的律師桑德斯(Oliver Sanders)多次向她提問,問她是否認為莫莉在Instagram上看到的內容是在提倡自殺和自殘。

拉供似乎對此頗有經驗,她的回答大多是「我可以看到感到痛苦的人在尋求幫助」,「這些是求助的呼聲」,「我不知道這是否違反我們的政策」,「這件事很複雜」,每次都避免同意桑德斯的問題。

桑德斯對此感到非常氣憤,他大喊:「你為什麼要這樣?你們創造了一個平台,讓人們把有可能有害的內容放上去,你卻不知道風險的平衡。你們沒有權利,你們不是他們的父母,你們只是在美國的一個公司,你沒有權這樣,那些開了帳戶的孩子沒有能力同意看到這些內容。」

他指責拉供是在故意迴避問題,避免對一個簡單的問題提供一個簡單的答案。拉供再次表示不同意這個說法。

桑德斯又說:「在莫莉生命最後的六個月裡,她點讚或者分享了1.63萬個圖片,其中2,100個是有關抑鬱、自殘或者自殺的。

她看了很多這類內容,是不是?」拉供的回答是:「這只是一小部份內容。」

桑德斯問她:「一小部份,但是2,100個不是很多嗎?」拉供的回答是:「我不知道。」

當法醫沃克爾對她提問時,她也採取這樣的公式化的辦法。最後,連法醫也失去了耐心,要求她必須用「是」或者「否」來回答莫莉看到的內容是否安全,她的回答是:「是的。」

但是另一家平台Pinterest的代表則給出了相反的答案。他表示自己不會把這些內容給自己的孩子看,他很抱歉。

Meta被指責不配合調查

莫莉的父親拉塞爾表示,大型社交媒體平台中,Meta是最不配合調查的。這家公司下屬的WhatsApp刪除了莫莉的帳號。而要想看到莫莉的Instagram帳戶上的全部內容,他不得不花了很長時間打官司,但是到案件審理的時候仍然沒有得到。

他說:「Meta的行為給我的家人帶來了相當的更多的悲傷。Pinterest更願意合作。」

桑德斯律師詢問Meta為什麼當時不把那些內容撤下,Meta的回答是專家的建議是保留這些內容,但是卻說不出是哪份具體的文件有這樣的觀點。

由於拉塞爾一家的努力,2019年臉書(Meta的前身)禁止刊登自殘和自殺這類的血腥圖片。

此外,專家們目前也取得一致的意見,認為血腥的、提倡或者指導人自殘或者自殺的圖片是有害的,不應該出現在社交媒體上。

網絡黑暗世界

那麼莫莉從網上看到了什麼呢?她點讚了2,100個有關自殺、自殘和抑鬱的帖子以及138段視頻。拉塞爾和法醫沃克爾表示,這些內容都是「無望的世界」。

在法庭上作證的兒童精神病專家表示,他看了這些內容之後,有幾個星期的時間裡睡不好覺。

身為導演和製片人的拉塞爾說,這些內容甚至影響了他自己的精神健康。

莫莉看過的一個Instagram的帳戶上都是表達絕望的話,但是使用了不同的字型和背景避免給人枯燥的感覺,內容卻讓人不寒而慄,「我是那個肥胖的朋友、醜陋的姐妹、愚笨的同學、第二選擇」,「是什麼讓你感到焦慮?是我還活著這件事」,「我作為一個人很失敗」,「我們都對一件可以解除痛苦的事情很上癮」。

莫莉在自己的遺言中還引用了一個Instagram帖子上的話「我不夠好」,「我不漂亮」。而這個帖子現在還在Instagram上,只不過不會被這家公司的算法推薦給更多的人,但是如果使用者允許相關的帳號發送信息,仍會接到這些內容。

莫莉生前保存過的最後幾條帖子中有一條上面有一張黑白色的女人的臉,寫著:「我說謊了,我說:『我沒事』,但是看看我的眼睛。『我想死。』」

一段視頻裡,惡夢般可怕的背景音樂下,「無望」「破碎」「可悲」「被放棄」「被毀」等詞接連在屏幕上出現。

還有一些視頻是從電影或者電視裡面摘下來的場景,包括一部描寫美國青少年自殺的電視劇,而這部電視劇的一些劇集在英國是有年齡限制的,只有15歲或者18歲以上才可以看。

莫莉最後一次上社交媒體是在她自殺那天晚上的午夜12時45分。12時43分的時候,她登錄Instagram,保存了一個跟抑鬱症有關的口號。

社交媒體算法害人

調查這起案件的法醫表示,社交媒體的算法非常害人,因為它根據使用者的習慣向他們發送更多的類似內容,使他們進一步遠離家人和可以幫助他們的專業人士,甚至推入自殘甚至自殺的漩渦。

法醫沃克爾檢查的結果發現,Instagram根據莫莉上網的習慣,向她推薦了476個帳號,其中34個的內容都是「跟悲傷或者抑鬱有關的」,但是其中只有一個是跟從抑鬱中康復的內容,有四個跟自殺的感覺有關,一個跟「接近死亡」有關,一個的內容是「不能繼續」,兩個跟死亡率有關,一個跟「埋葬」有關。

拉塞爾檢查莫莉的社交媒體帳戶的內容還發現,女兒遇到問題的時候,沒有向家長或者學校裡的專門應對心理問題的老師求助,而是求助於網絡紅人,結果當然是沒有回應了。

拉塞爾對此感到非常沮喪,他看到莫莉關注的一個帖子上建議有抑鬱問題的人:「臉上掛上微笑,說:『我沒事。』」

他還想起,莫莉自殺前一年的時間裡,她減少跟家人接觸,更願意獨自一個人留在自己的房間裡。莫莉自殺前兩個月,他有一次告訴女兒家人很關心她是不是有什麼問題,莫莉說自己「只是在經歷一個階段」。此後的兩個月裡,她都看起來「精神狀態很好」。
一些發送美化自殘內容的人知道自己的帖子有問題,所以就採取辦法規避檢查,比如使用錯別字或者暗語,用「被貓抓」指自殘。一些人甚至告訴人們不要舉報他們的帖子,「不要舉報或者屏蔽,不關注就行了」。

美國類似案例

美國一名律師建立了一個名為「社交媒體受害者法律中心」(Social Media Victims Law Centre)的機構,受理的一個案件跟莫莉非常相似。

2020年一名14歲的美國女孩自殺,她的家人並不知道她的自殺跟社交媒體有關。直到去年曾經在臉書工作的吹哨人豪根(Frances Haugen)披露Instagram對青少年女孩非常有害。

豪根提供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以及《華爾街日報》的臉書的內部檔案檔案顯示,一項歷時三年的研究顯示,Instagram的內容使三分之一的十幾歲的女孩對自己的身體的負面觀點雪上加霜。

這名女孩的家人隨後檢查了她的手機,發現她生前一直在看Instagram、Snapchat和TikTok上面有關自殺和自殘的內容,包括「暴力的讓人不安的美化自殘和自殺的內容」。

社交媒體向這名女孩推薦更多這類的內容,她還跟朋友交換自己自殘的視頻,包括自殺的視頻。後來她模仿一段自殺的視頻,用電線將自己吊在門上。

幾個小時後,女孩的父母發現了她,她被送到醫院,幾天後不治身亡。

豪根披露的臉書的檔案還顯示,在報告有自殺想法的青少年中,有13%的英國青少年和6%的美國青少年出現自殺的想法最初都跟Instagram有關。

臉書不承認這些泄密的內容,稱這些是對他們的研究的錯誤描述。◇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