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商業精英真信「覺醒」主義嗎

人氣 278

【大紀元2022年10月02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Lance Roberts撰文/信宇編譯)總部位於紐約的投資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等行業巨頭要求公司滿足環境、社會和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簡稱ESG)基準,作為公司運行的基本準則,美國商界精英們似乎已經採用了左翼世界觀。這是否意味著大金融業正處於紅色的邊緣?

答案是否定的。這只是華爾街用來掩飾其壓制實體經濟「主街」、使中產階級流血成為奴隸的一個時髦的意識形態掩護而已。

[譯註:主街(Main Street),指華爾街金融體系之外的傳統產業和經濟,與之相對的是金融行業華爾街(Wall Street)。華爾街一向被認為是美國主體經濟的附屬品,但隨著華爾街在美國經濟生活中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越來越多的人發現,華爾街與主街之間開始出現巨大鴻溝。]

而且我們也要看到事物的另一面。就共產主義只是20世紀和21世紀統治階級用來合理化寡頭統治的烏托邦敘事而言,企業階級的反自由市場言論是其努力使中產階級貧困化的證據。因此,「覺醒資本」的幽靈正在困擾著美國經濟,貝萊德首席執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等金融寡頭坐在一個令人嚮往的無產階級專政頂端。

在Epoch TV最新一期的「越過目標直播」(Over the Target Live)節目中,歷史學家和專欄作家邁克爾‧雷頓瓦爾德(Michael Rectenwald)解釋了「覺醒」的資本主義如何發展成為「一個壟斷計劃」,旨在摧毀自由市場競爭,而自由市場本應是我們經濟和政治體系的支柱。

芬克及其同類是壟斷者,言行風格像極了社會主義者。雷頓瓦爾德就一針見血地指出,這一切都是有因果關係的。「社會主義如果不是壟斷,那就什麼都不是了。」

雷頓瓦爾德曾撰寫了《谷歌群島:電子古拉格和自由模擬》(Google Archipelago: The Digital Gulag and the Simulation of Freedom, 2019)和《雪花的春天:「社會正義」及其後現代的母體》(Springtime for Snowflakes: “Social Justice” and Its Postmodern Parentage, 2018)等著作,記錄了自由探索和表達受到的攻擊,而這也正是「覺醒」時代的典型特徵。

在他最近推出的《超越覺醒》(Beyond Woke, 2020)一書中,他解釋了自己逃離紐約大學的高級學術職位背後的原因。這位曾經的左派教授在推特上使用第三人稱代詞發表儀式化聲明後,他被同事稱為納粹分子,與他們發生了認識上的衝突。他認為這些同事就是奉行專制主義的攻擊部隊。

在接受「越過目標直播」節目採訪時,雷頓瓦爾德清晰地告訴記者:「我開始看到極權主義的種種跡象:試圖改變人們的言語方式,強迫使用形式化語言,否認自己的感覺,基本上重複他們想要的廢話,好像這就是真理。這正是……當時在前蘇聯發生的事情,當時人們被要求反覆說謊言。他們不得不按照謊言生活,而我就是不願意這樣,這讓我完全重新思考我的整個政治觀、我的整個世界觀。」

「覺醒」(wokeness)是後現代極權主義的一種委婉說法。正如雷頓瓦爾德在 《超越覺醒》一書中解釋的那樣,「覺醒」不僅與言論自由相牴觸,也與道德信仰相牴觸。「如果道德就是選擇正確的行為,那麼,沒有自由,道德行為就不可能存在。」他寫道,「選擇的自由以及錯誤選擇的自由,是道德的先決條件。但是覺醒主義通過群體壓力迫使人們做出選擇。這就導致要麼在行為之前讓人屈服,要麼在行為之後讓人羞恥。」

自從逃離學術界後,雷頓瓦爾德已經成為一個獨立於主流媒體之外的重要異議聲音,他運用自身的批判性和敏銳度廣泛探討各種時政問題,從反式意識形態和語言的濫用到大重置崇拜及其破壞性衝動均有涉獵。對於覺醒的資本,他認為ESG指數是商界精英們用來對抗市場競爭的利器。

雷頓瓦爾德認為,ESG將「被覺醒的麥子與未曾覺醒的穀物區分對待,並將後者完全餓死於資本之手」。

「你可以從最高層一直往下持續看到這一點。」雷頓瓦爾德繼續說道,「你可以看看拉里‧芬克及其掌管的貝萊德公司,他曾在不同場合發出威脅性聲明,貝萊德公司發布的公告也多次宣稱,他們要餓死那些不遵守這個ESG準則的公司,要把它們趕出市場。」

這些行為對於廣大中產階級的破壞性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這將進一步衝擊中產階級小企業主,因為他們將無法遵守這些苛刻的ESG標準,經濟成本太高了。」他指出,「而且所有行業都將受到打擊。首當其衝的就是農業經濟。」

雷頓瓦爾德特別提到,在荷蘭,各級政府正在將不符合ESG指標的農民驅離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農業產量預計會隨之大幅下降,這將導致糧食價格上漲,甚至可能出現大面積饑荒。

他指出,儘管遭到農民的廣泛抗議,但種種跡象表明,荷蘭政府不會就此退縮。在趕走農民之後,政府將「買下這些農場,使面積更大的農場控制權掌握在那些有能力承擔這種以ESG為指標生產模式的人手中」。

這些操作的結果將是整個歐洲出現糧食短缺,依賴從世界第二大糧食生產國的進口。歐洲已經在與能源短缺作鬥爭,他們可能註定要面臨艱難的時刻。

我問雷頓瓦爾德,看著歐洲即將到來的糧食短缺危機,美國政治和企業精英們是否會深受觸動,從而改弦更張。對此,他滿懷希望。

「為了扭轉這個趨勢——我稱之為真正的社會大重置——精英階層中必須出現大量革新者……他們會一針見血地指出,『看,這是多麼瘋狂。這將摧毀整個西方文明,我們不能作繭自縛」,他堅定地說道,「(否則)我們就不會獲得一個變革的良機來阻止這一切的發生,至少在主流媒體看來,這一切都無所謂。」

雷頓瓦爾德認為,令形勢雪上加霜的是,在「社會大重置」運動的中心存在一個核心的邪教分子,他們似乎一心向世人宣揚世界末日思想。

「末世論是他們的精神支柱。」雷頓瓦爾德說道,「他們是千禧年主義者(millennialists)。」當然,那些渴望基督千年和平統治的人與大重置邪教兩者之間存在本質區別,後者的動機只是仇恨。

「他們被仇恨所驅使。他們相當陶醉於製造破壞。他們不是在尋求彌賽亞的回歸,或……來世步入天堂。他們一直致力於摧毀他們認為有害的世間萬物,他們從本質上是反人性的。」

雷頓瓦爾德正在完成一本揭示大重置運動本質的新書——《大重置和為自由而戰:解密全球議程》(The Great Reset and the Struggle for Liberty: Unraveling the Global Agenda)。

「我深入研究了世界經濟論壇(the World Economic Forum)的前世今生、意識形態和組織結構。我深入探討了論壇一致鼓吹的馬爾薩斯人口控制理論……以及他們所倡導的環境運動的根源。我還進一步分析了氣候變化災難論的意識形態。」

雷頓瓦爾德認為,另一種思考全球精英計劃使人類與自然對抗的方式是「大躍退」。這是對「大躍進」的重塑。眾所周知,「大躍進」運動是中共建政初期中共黨魁毛澤東在集體化方面進行的罪孽深重的經濟和社會試驗。據研究估計,這場運動導致五千多萬人喪命。

雷頓瓦爾德一針見血地指出,從意識形態上講,「大重置」和「大躍進」如出一轍。兩者都是對人類的極權主義攻擊。

作者簡介:

李‧史密斯(Lee Smith)是一位資深記者,他的作品發表在《實地調查》(Real Clear Investigations)、《聯邦主義者》(the Federalist)和《平板電腦》(Tablet)等在線期刊上。他也著有《永久的政變:國內外敵對勢力矛頭如何對準美國總統》(The Permanent Coup: How Enemies Foreign and Domestic Targeted the American President, 2020)和《陰謀反對總統:國會議員德溫‧努涅斯揭開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政治醜聞紀實》(The Plot Against the President: The True Story of How Congressman Devin Nunes Uncovered the Biggest Political Scandal in U.S. History, 2019)等著作。

原文:Do US Business Elites Really Believe Woke Ideology?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ESG行業以環保之名「霸凌」 馬斯克回擊
【名家專欄】新全球ESG結算準則在毀中小企業
從財報自編到ESG永續報告書
【名家專欄】ESG經濟在美國玩不轉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北京變鬼城?超人哥一語驚天下
【探索時分】俄軍大撤退 中俄粉紅如何評價?
【舞蹈三劍客】困難二擇一:增高一公分 or 減掉10磅體重?
【神韻原創音樂】長袖仙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