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你的口罩為什麼是中國製造

人氣 2084

【大紀元2022年10月25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寫/曹茶禮編譯)如果不談到中共所起的關鍵作用,就無法講述2020年春天美國和世界各地令人震驚的封鎖的故事。封城是在中國開始的,據信病毒也是起源自中國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020年2月26日由英國和美國簽署並發表的一份有影響力的報告中宣布,中共妥善地控制了病毒。

這一系列事件並不是憑空發生的。美國和中共正處於一場激烈的貿易戰中,近兩年來,雙方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的索賠和反訴、罰款和報復,以及斷斷續續的談判,但都沒有結果。在過程中雙方產生了大量摩擦。

貿易爭端和疫情控制這兩個領域的戰爭是否有某種聯繫?作為一種疫情的應對措施,出口封鎖是否屬於貿易報復的一種形式?許多人都沿著這些思路進行了推測。

這一嚴峻的現實帶來了一個誘人的商機:儘管美國正處於殘酷封鎖的深淵,摧毀了小企業和許多美國公民的生活,但與中國的貿易實際上開始復甦,這主要歸功於川普女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的遊說的天賦。也許這不是意外。

讓我們回顧一下這一系列事件。

從2018年開始,川普總統對與中國的貿易徵收關稅。按照任何二戰後的標準來看,這都是一種不同尋常的做法。通常,過去的總統會以保護國內產業的名義對來自任何國家的商品徵收關稅,或者可能會以國家安全為由針對某個國家。

这一次之所以與基於經濟原因針對單個國家的做法不同,是因為川普有一份與美國存在貿易逆差的國家名單,他認為這是「他們」欠「我們」錢的證據。

因此,他從榜首(中國)開始,然後往下走(墨西哥、德國,甚至加拿大)。沒有證據表明他完全理解「貿易赤字」的含義,或者這些政策不會迫使任何其它國家支付任何費用;美國消費者和企業向美國政府支付關稅,是另一種形式的徵稅。

雙方的消費者和生產者都蒙受了損失。在一段時間內,這給中共帶來了毀滅性的後果。到2018年10月,從中國到美國的進口急劇下降。

隨著美國因大流行病而實施封鎖,情況變得更糟,在此期間,中國已經完全開放。川普於2020年1月31日關閉了前往中國的旅行,認為這將把已經進入美國6個月的病毒擋在外面,並不斷提到「中國病毒」。來自中國的病原體是川普認為他需要阻止的東西。結果是對美中貿易的又一次打擊。

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的副助理H‧克利福德‧雷恩(H.Clifford Lane)於2020年2月中旬前往中國,觀察中共是如何通過殘酷的封城來消滅病毒的,並通過世界衛生組織的一份報告敦促美國採取同樣的做法。在福奇、黛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白宮新冠病毒應對工作組協調員)和他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以及副總統邁克‧彭斯的敦促下,川普就同意這麼做了。

那是美中貿易的結束。但不長時間,美中貿易很快就恢復了,從美元的角度看,現在回到了原來的樣子。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在封城開始後,美國於3月份開始從中國購買數十億美元(我們不知道具體數額,但應該有人知道)的個人防護裝備(口罩、手套、防護服以及拭子等)。

這開始了美中貿易的重大復甦。

這是一張圖表,它顯示了以上所述的美國從中國進口的所有情況。

(美聯儲經濟數據)

在大流行期間,你無疑注意到了這一點。大多數口罩和其它與(防疫)器材相關的東西都來自中國。這很有趣,你不覺得嗎?這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川普將兩國「脫鉤」作為優先事項,但結果卻適得其反,至少有一段時間是這樣。很魔幻。

賈里德‧庫什納在他的書《破解歷史》中講述自己的故事

「我們在聯邦應急管理局(FEMA)建立的系統引發了自二戰以來前所未有的全球採購。博勒(Boehler)、史密斯和聯邦應急管理局的團隊迅速採取行動,呼籲全球所有主要醫療供應商競相購買數百萬口罩、防護服、手套、測試拭子和其它關鍵用品。當我們從世界各地採購用品時,我們發現擁有最多可用物資的工廠在中國。儘管他們的產品豐富,但中共政府正在阻止物資離開該國。我知道,假以時日,美國本土將能夠製造出我們所需要的大部分產品,但此時此刻,我們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

「我們需要詢問中共政府是否允許我們購買物資,這意味著我們需要解決兩國政府之間日益緊張的關係。隨著新冠病毒從武漢的一個局部問題發展成為一個全球性的大流行病,總統對中共的言辭變得越來越敵對……」

該怎麼辦?庫什納需要說服川普放鬆對美中貿易的態度。這將需要一些努力。

「我去和川普私下交談。

「『我們正忙著在世界各地尋找物資』,我告訴他,『現在,我們有足夠的東西度過下個星期,也許是兩個星期,但在那之後,很快情況可能會變得非常糟糕。解決眼前問題的唯一途徑是從中國獲得物資。你願意與習主席談談,以緩和局勢嗎?』

「『現在不是驕傲的時候』,川普說,『我討厭我們現在的處境,但讓我們來安排一下。』

「我聯繫了中共大使崔天凱,建議兩位領導人進行會談。崔對這個想法很感興趣,我們使之成為了現實。當他們交談時,習近平很快地描述了中共為緩解這種病毒所採取的措施。然後他對川普將COVID-19稱為『中國病毒』表示不滿。

「如果習近平優先考慮將中國的物資運到美國,川普同意暫時不稱其為『中國病毒』。習承諾會合作。從那時起,每當我給崔大使打電話說有問題,他就立即解決。」

好了,就在美國封鎖之後,川普打電話給習近平,習再次告訴川普封城作用有多大,並要求川普不要再指責中國(中共)。川普同意停止該言辭,不再稱病毒是中國的錯。在川普被告知疫情緊急的情況下,美中貿易又開始了。他已經為中國式的病毒緩解工作開了綠燈。現在他正在重啟貿易。

在中國製造這些產品的一些工廠是美國工廠,尤其是3M公司擁有的一家工廠,這家美國公司長期以來一直將其生產外包給中國。川普打電話給3M首席執行官,要求他們提供個人防護用品,但管理層表示反對,並表示中共不會允許。川普援引了很少使用的《國防生產法》(1950年),並表示現在3M不得不出售物資。

庫什納繼續講述這個故事:

「後來,我打電話給麥克(‧羅曼)(Mike Roman,3M首席執行官),告訴他我們將向他發送一份(購買)3M在中國(製造的)所有口罩的合同。

「『我不能把它們賣給你』,他說,『中國政府已經接管了我的工廠,並控制了分銷。』

「『這不再是你的問題了』,我說,『這是我們的問題。根據《國防生產法》,我們在技術上控制著你的公司。我們將向你發送一份合同,聯邦法律要求你簽署它。你可以告訴中國人你別無選擇。』

「不到30分鐘,麥克‧羅曼就簽了合同,口罩是我們的了。現在我必須與中國人合作,把口罩運到美國。」

庫什納沒有透露該合同的價值,也沒有透露這家在中國有製造業務的美國公司收到了多少稅款。但他確實說了美國購買了多少口罩:在接下來的六個月裡,每月有4600萬個口罩。

最後一點:

「一旦麥克‧羅曼發現我們已經用外交手段解決了與中共政府的關係,而且我們不想奪走他全球供應的其餘部分,他就變得更加和藹可親了。最終,他和3M成為了我們努力的偉大夥伴。」

回過頭來看,除了政治圈引發的溫室式的狂熱之外,還不清楚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確實存在任何危機。在這種情況下,個人防護裝備(PPE)的短缺就像所謂的呼吸機短缺一樣:猜測推動了狂熱的解決方案,最終尋找問題來解決。就呼吸機而言,他們最終使用了呼吸機,導致數千人死亡。正如我們所知,口罩最終被廣泛使用,但卻沒有任何地方能提供疾病緩解的確鑿證據。

由於全國各地的醫院都被政府下令關閉了大部分用途,除了用於COVID患者之外,停車場空無一人,數百家醫院的護士被迫休假。就連紐約市醫院將(為應對疫情而)不堪重負也經不起推敲。在最初的幾個月裡,從事醫療保健工作的員工人數減少了180萬,而醫療保健支出則下降了16.5%。歷史學家們肯定會非常困惑,在大流行期間,這是如何發生的。

(美聯儲經濟數據)

美國的封鎖和疫情恐慌以一種奇怪的方式奇蹟般地彌合了兩年前一直在發展的美中貿易裂痕。在川普和習近平之間的一項交易中,由川普女婿從中斡旋,從中國進口了大多數「個人防護裝備」,尤其是在美國封鎖期間使用的口罩。貿易恢復了,首先是與大流行病相關的商品。

作者簡介:

傑弗里‧A‧塔克(Jeffrey A. Tucker)是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在學術和大眾媒體上發表了數千篇文章,還以五種語言出版了十本書,最近出版的是《自由還是封鎖》(Liberty or locked)。他也是《米塞斯的精華》的編輯。他為《大紀元時報》撰寫每日經濟專欄,廣泛討論經濟、技術、社會哲學和文化等話題。

原文:Why Your Mask Came From China刊登於布朗斯通研究所,授權英文《大紀元時報》翻譯和轉載,英文報導請見:The Epoch Times。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個人觀點,並不一定代表《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疫情下 不利於口罩令的證據
【名家專欄】戴口罩非科學而是恐懼盲從象徵
【名家專欄】中共傾銷摧毀美個人防護品產業
【名家專欄】學校強制戴口罩 科學上站不住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