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68)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9
【字號】    
   標籤: tags:

求教於會計核數師並複製了一套會計軟件,公司自己做數然後交給核數師,並把公司董事局成員(就是我夫婦二人囉)按律向公司支取應得福利,從而縮小家庭開支並加之於公司帳目中。

沙田大圍火葬場旁邊的一個建築地盤,就是寶福山紀念館,殯儀館是也,邵建築師關照的工程。特大面積四層樓高,建築期和裝修期共600多萬元的合約。

工程進行得很順利,開始時分期工程款項支付也沒有問題,誰知完工後的決算卻出現問題,事由後期工程加改時出現管理漏洞,而且建築公司的工程經理突然辭職他去。

幸好每一單每一部分的變動,我都要對方先傳真書面指示和相關的圖紙,但對方老闆卻不認帳,雙方因為60多萬元尾數僵持著而至鬧翻了。

老婆何家的內堂兄,原名何應平,改名何永平,在中國大陸時是民兵隊長的積極分子,參加中山縣圍墾隊(就是把靠岸邊淺水處的沖積淺灘圍起來,改造成水稻田),因地處珠江口臨近港澳,得地利之便偷渡香港。後在港加入黑社會,成為三合會成員,接著因為搶劫罪坐牢。

我們知道他是黑社會分子兼職收爛帳,才委託他去做(收尾數),怎知他沒和我商量,便把這事轉交他人去做。那些人竟收受對方3萬元「利是車馬費」,回頭一個電話過來說我胡亂開帳單,收帳不成立了事。

此人做人處事全無原則底線,人說盜亦有道,可他什麼也沒有,真正的人渣。當時我正主持著西洋波會的配電更新工程,晚上收工回家把老婆責怪了一通,又在電話中把那王八蛋臭罵了一頓並責成其負全責,但他如何負責?

改天另外找人去做,都因為上手不乾淨而無人肯做,事情就這樣拖了兩三個月,結果那建築商公司倒閉了,差不多近百萬元就這樣打了水漂。是我運霉所託非人還是什麼?

此後還去了幾次短途郵輪旅行,廈門、越南的下龍灣。第一次短途郵輪本來是去海南島的,不巧遇到颶風,人在四萬多噸的船上幾乎站不穩。老婆更不堪,差點暈浪。船到了外海避風,並沒有到海口或三亞,心中感覺不值。

第二次去了廈門,登上鼓浪嶼山頂,付錢給出租高倍望遠鏡的人,可以清楚看到台灣方面的金門島。(那是老毛砲打的金門,死了許多無辜的人!)

第三次是下龍灣,號稱「海上桂林」的地方。那裡沒有郵輪碼頭,只能用駁船。剛上岸在碼頭便看到二三十個衣衫襤褸的乞丐夾道歡迎,其中有一個母親背上背著一個小孩、手中拖著一個小女孩,跪在碼頭上行乞。

北越在越共「英明領導」下,竟然還有行乞的,看來全世界第三國際的共黨國家真的是一脈相承的。

當天午後郵輪回程時,還有一些當地人划著一艘艘用竹片編織的小艇,追逐在郵輪兩側向遊客索要金錢、食物,這就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嗎?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等她再一次栽在被分為三六九等的魔咒裡,痛不欲生地被清算當年的「逃港壯舉」之罪時,才可能後知後覺徹底地覺醒
  • 我想那才剛開始,更糟糕的還在後頭呢!鐮刀斧頭是絕不可信的!那是會流血死人的!
  • 這些年好不容易在海外安家樂業,不要再跑到中國淌渾水了,不要指望兩頭通吃。否則一不小心,你可能會成為犧牲品,被中共抓起來當做人質的可能性越來越大。幾十年努力前功盡棄,還會弄得骨肉分離、家破人亡。
  • 在這個自由世界裡仍然不敢表達真正的感受,可想而知他們被洗腦地有多嚴重多徹底。
  • 那不是在謀殺一個病人,而是在謀殺一個不幸的家庭!什麼救死扶危、仁心仁術、醫者父母心……,在他們那裡統統不適用,他們關心的只是能從你的錢包裡搾取多少不義之財。
  • 得非常感謝澳洲政府的補貼,才賣6.50AUD,不然光吃葯就可以令人傾家蕩產,這是中共無論如何都辦不到的。
  • 老媽辭世已二十一年了,我想可能輪迴轉世了!但願她能選擇一個沒有共黨邪教的國度。
  • 我強制兒子到這裡留學,其後因為學業成績欠佳,經歷多次更改讀書模式,如文憑課程、大學基礎班等,但效果都強差人意。
  • 這裡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這裡有真正的選舉和被選舉權,我再也不用刻意填寫似是而非的選票。在這裡我們可以暢所欲言,訴說你的讚美和嘮蘇。
  • 派遺中共大陸武裝警察喬裝混入示威者人群中,帶頭破壞各種社會設施,為鎮壓行為升級製造藉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