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70)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4
【字號】    
   標籤: tags:

把矛頭指向WR2工程,因為新地盤的確少了很多。油麻地一座連續三座21層的舊樓換電線工程,因為住著幾百戶人家,又不能搬走,每時每刻都在用電,難度不是一般的大,當然價格就不便宜了。

怎樣才能在重圍中殺出來奪標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設已得標而制定一份施工日程表。每幾日完成什麼和多少工作量、什麼工種可提前或同期執行,中英文並用、採用日報表風格表達出來。簡單明瞭易懂,適合大廈業主立案法團不同文化水平的人觀看。

最後以極為難的態度把標價千位數之後的無償減免了,並以不是最低標價而奪得工程,當然顧問工程師的暗中幫忙起了很大的作用。

首先把譚樹的工人分成三部分,每一部分負責一座樓宇。再將每一部分工人細分為五小組,其中三組各負責七層樓走廊內高低壓及通訊和天線電線槽的安裝,另外一組兩人負責樓梯燈、走廊燈和緊急出路指示燈線路更新,至於穿越各樓層天花及地板的開孔工作另請人用專門工具完成。

最後一組四人負責把原有的上升總線由線槽內外移並固定好,接著拆除舊線槽換上新的,當然包括新的接地銅母線。緊接著吊放新的上升總電纜,並放入新的線槽內,包括相應的Tee-Off配件、支線和相應的熔斷器。

此時各層走廊已先後開始安放各住戶的入屋總電源線、大廈公共電視天線的終端線和終端訪客對講機線路。總電掣房至四樓的裝甲電纜之安放,由譚樹外派給專門放線的人去做,畢竟他們做得比較專業和快捷。

整個60天的工期終於接近尾聲,地面首層總電掣房能預先安裝的都盡量做好,三座總電掣房分別被安排在不同的三個晚上,由技術成熟和經驗老到的工人執行。並和電力公司合作完成停電拆舊、裝新後測試復電和重新供電給各商鋪及大樓公共設施的電力。

當然那些晚上必得通宵作業,過程中小插曲還是有的:防護措施不足導致某天晚上分層舊線短路,因而停電需緊急搶修。其中一個總開關電櫃內一個保護互感器的電線接反了,導致在正常情況下停電,幾經檢查才得到解決,但整體上工程是順利和成功的。

又另外一單WR2工程,要在黃曆新年大假期內完成。這單工程完全沒有競爭對手,主要原因是剛圓滿完成一項有史以來最大的工程,得到業主發展商的信任!那麼必須把刀磨鋒利才行,大面積的舊式六層工業大樓,放滿了很多價值千萬的紡識機器。

先行實地視察、記錄、拍照、測量原有裝置,然後回去設計、計算和評估工時。報價150多萬元,預計毛利約80萬元,工期不能多於10天。大年初一早上至年初七早上,24小時不停工。

事前備齊所有材料和零件,預先租賃了一台150KVA的發電機作臨時動力和照明。大除夕夜下午還是不放心,親自到現場清點材料,果然發現問題:部分零配件欠缺錯漏。幸好發覺得早,立刻通知供應商傍晚之前補足,不然一旦年假開始,那就回天乏術了。

和從前的作風一樣,分五組人操作,三組人負責六層樓廠房內的配電設施的拆舊換新、一組人負責上升總線的改裝、一組人負責總開關配電櫃的更換。

先把臨時發電機啟動並接上臨時電線,使各樓層有照明和電力使用。卸除所有連接的線路並把舊的總開關櫃拆除移出總開關房。翌日把全新的總開關配電櫃移進正確位置裝配好,經過高壓和絕緣測試後交電力公司接駁主電纜。

同步另一組人把陳舊有缺點毛病的Busbar鐵槽內的鋁裸導體拆除,馬上吊放800sq mm的銅電纜,並立即安裝Tee-off裝置及分層開關。其他工人按計劃拆舊裝新。

至年初五清晨我才回家洗澡,站在家門口那個過度疲勞、沒有睡眠的慘樣嚇了老婆一大跳。經過6個小時睡眠,下午又回去繼續拚命。

電力公司的電纜安裝延誤拖慢了我們的進度。年初七上午別人來上班開工時,我們才剛剛恢復電力,但升降機的電源相序搞錯了,擾攘了一個多小時才恢復正常,至此剩下的善後和交接工作就輕鬆了。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等她再一次栽在被分為三六九等的魔咒裡,痛不欲生地被清算當年的「逃港壯舉」之罪時,才可能後知後覺徹底地覺醒
  • 我想那才剛開始,更糟糕的還在後頭呢!鐮刀斧頭是絕不可信的!那是會流血死人的!
  • 這些年好不容易在海外安家樂業,不要再跑到中國淌渾水了,不要指望兩頭通吃。否則一不小心,你可能會成為犧牲品,被中共抓起來當做人質的可能性越來越大。幾十年努力前功盡棄,還會弄得骨肉分離、家破人亡。
  • 在這個自由世界裡仍然不敢表達真正的感受,可想而知他們被洗腦地有多嚴重多徹底。
  • 那不是在謀殺一個病人,而是在謀殺一個不幸的家庭!什麼救死扶危、仁心仁術、醫者父母心……,在他們那裡統統不適用,他們關心的只是能從你的錢包裡搾取多少不義之財。
  • 得非常感謝澳洲政府的補貼,才賣6.50AUD,不然光吃葯就可以令人傾家蕩產,這是中共無論如何都辦不到的。
  • 老媽辭世已二十一年了,我想可能輪迴轉世了!但願她能選擇一個沒有共黨邪教的國度。
  • 我強制兒子到這裡留學,其後因為學業成績欠佳,經歷多次更改讀書模式,如文憑課程、大學基礎班等,但效果都強差人意。
  • 這裡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這裡有真正的選舉和被選舉權,我再也不用刻意填寫似是而非的選票。在這裡我們可以暢所欲言,訴說你的讚美和嘮蘇。
  • 派遺中共大陸武裝警察喬裝混入示威者人群中,帶頭破壞各種社會設施,為鎮壓行為升級製造藉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