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71)另闢蹊徑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另闢蹊徑

時值1995年,本來一直以來都有另闢天地或多拓他途的想法,比如進口塑膠廢料的再生利用。

小舅子曾查詢過進口廢舊塑料的可行性,而我對那些東西完全外行,回港後把此事和何老闆提及,他也是茫然無頭緒。

忽然有一天,他一個電話過來說有戲。我馬上過去會商,見到一個這方面的人,詳細了解整個的來龍去脈。又找來另一位何老闆,設法和德國的廢料供應商取得聯繫並建立關係。

找了大舅子想打通中國海關的關係,可是不巧,珠海的一個廢塑料堆場被亞洲電視曝光,還發現當中有針筒,被稱為洋垃圾。

我們還不死心,由譚樹引薦與雲X市安塘鎮取得共識,一齊開發這個廢料再生的項目。很是折騰兩三個月,因為不能獲得海關方面的正面回答而終止。

後來我們還是不死心,因為利潤確實太大了。通過李先生努力打通越南和金邊的關係,我們一行三人先飛胡志明市(西貢),在那裡取得到金邊的詳細資料,準備翌日直飛金邊去,不料要四日後才有飛機。

既來之則安之,等吧!西貢是越戰時期南越的首都,街道兩旁遺留不少法國殖民地特色的建築物。市面上稍具規模或特色的食肆,迎賓都別具一格,門前兩旁站立著穿制服的少男少女恭敬迎賓及送客,具越南特色的食物的確令人耳目一新。

不過當地的扒手也相當猖狂,我的一支500港元的滾珠筆就不小心落入他們手中。當時一個約八九歲越南小孩騎著一輛BMX單車突然停在我右邊,車輪斜擺在我前方,人就本能地停了下來讓了一讓,同時左邊來了一個戴越南竹帽的中年婦女,耳邊傳來一聲「得」的輕響,口袋裡的筆就沒有了。

第一時間捉住她的手,那小孩卻已騎單車飛一樣走了!筆也沒了!只能嘆一聲倒楣!

終於等到班機飛金邊。從空中向下望,水稻田無邊無際,柬埔寨是土地肥沃的地方啊!95年的金邊市仍極度落後,沒有電力、沒有街燈,有一條破爛的毛澤東大道。酒店、夜總會、食肆都在門前放一台發電機,每到晚上百機爭鳴!

十一二歲的小女孩竟然衣不蔽體,突然跪在你的面前,就為了向你乞討幾個零錢。皇宮附近很多殘廢、斷手跛腳失明的退伍軍人在乞討。而西哈努克皇宮內堆金砌銀、金碧輝煌,窮奢極侈。

參觀一間由學校改建的赤柬時期的集中營,裡面堆滿大量死於赤柬暴政的人的照片、簡介、人類頭骨及牢房刑具。

湄公河邊竟然停著一隻使用美元24小時營業的賭船,而兩岸卻盡是貧民區。心想這樣一個貧困的國家,環保這個玩意應該不太適合他們吧?委託接近中央官方的人士探聽一下吧!

在等待的時侯先到南部磅信港視察一下港口碼頭、道路和廠址場地。沿途250公里每隔百公尺有兩個荷槍實彈的「護路大兵」,隨時伸手截車討要香菸。

沿途有由山區運來的酸枝坤甸木材車輛,他們說白天要香菸、晚上要命!兵賊不分啊!在港口逗留了一晚,翌日巡視廠址場地便回程。

可能拖延的時間晚了一些,在唯一的哨卡上放下二包美國健牌香菸才能通關。沿途司機很緊張,面色略顯焦急和擔心,在通過一些被波爾布達炸毀的公路橋時更甚!

對於沿途伸手截車的大兵,我們一律不減速,只向車外扔香菸。政府軍還在和赤柬交戰呢!內戰還未結束!直至離金邊約30公里車程時,司機才神情放鬆下來,開始有說有笑了。

麻煩還是有的,說先要有一家公司和銀行戶口,才能得到官方的答覆,無奈先行返港。從銀行提取七萬美元,在金邊組建一家公司。事前的可行性報告、公司章程等等的文件一大堆,還要容納一名柬國公民進入董事局,並占有49%的股權,那涉及到備忘錄和私人聲明,這名董事只屬「企名」性質。

說沒有半點風險是假的,七萬美元竟折合四億多柬幣,真搞笑!想起參觀的那間博物館,裡面全是牢房刑具,還有數之不盡的人骨、頭骨,那是赤柬統治殺人的鐵證。

最後一次我們帶同精通英文的朋友作翻譯,金邊國際機場入境處職員竟然開口索要方便費10元,是美金。

直接與柬國商務部官員開會,結果真相大白:在我們之前已有兩家公司提出過類似或相同的查詢或申請,可惜從來沒有批准過任何一個個案。

撤資!打道回府!三天後才有回程飛機。

煩悶死了!此一役我和何老闆共損失10萬元。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等她再一次栽在被分為三六九等的魔咒裡,痛不欲生地被清算當年的「逃港壯舉」之罪時,才可能後知後覺徹底地覺醒
  • 我想那才剛開始,更糟糕的還在後頭呢!鐮刀斧頭是絕不可信的!那是會流血死人的!
  • 這些年好不容易在海外安家樂業,不要再跑到中國淌渾水了,不要指望兩頭通吃。否則一不小心,你可能會成為犧牲品,被中共抓起來當做人質的可能性越來越大。幾十年努力前功盡棄,還會弄得骨肉分離、家破人亡。
  • 在這個自由世界裡仍然不敢表達真正的感受,可想而知他們被洗腦地有多嚴重多徹底。
  • 那不是在謀殺一個病人,而是在謀殺一個不幸的家庭!什麼救死扶危、仁心仁術、醫者父母心……,在他們那裡統統不適用,他們關心的只是能從你的錢包裡搾取多少不義之財。
  • 得非常感謝澳洲政府的補貼,才賣6.50AUD,不然光吃葯就可以令人傾家蕩產,這是中共無論如何都辦不到的。
  • 老媽辭世已二十一年了,我想可能輪迴轉世了!但願她能選擇一個沒有共黨邪教的國度。
  • 我強制兒子到這裡留學,其後因為學業成績欠佳,經歷多次更改讀書模式,如文憑課程、大學基礎班等,但效果都強差人意。
  • 這裡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這裡有真正的選舉和被選舉權,我再也不用刻意填寫似是而非的選票。在這裡我們可以暢所欲言,訴說你的讚美和嘮蘇。
  • 派遺中共大陸武裝警察喬裝混入示威者人群中,帶頭破壞各種社會設施,為鎮壓行為升級製造藉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