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電競聰」變成流亡者 羅冠聰成香港民主倒退寫照

人氣 110

【大紀元2022年10月26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理爾、曾曉薰報導)羅冠聰曾經與許多年輕男生一樣,喜歡打機、看漫畫和踢足球,不過香港過去近十年間的多場運動,令這位男孩成長得比別人更快,更一度成為立法會最年輕議員。可惜一條《國安法》,令羅冠聰不得不選擇離開自己成長的地方,被冠上「流亡者」之名,令他的人生變得再不單純。

1993年出生的羅冠聰沒有經歷過香港五光十色的八十年代,他成長於一個貧困的新移民家庭,在1999年跟隨媽媽由大陸搬到香港定居。後來父母離異,羅冠聰和其餘兩個兄弟靠媽媽擔任清潔工人撫養成長,羅冠聰曾經在訪談中描述自己的家庭是「工人階層」。

儘管家庭環境並不優越,羅媽媽仍然在有限的條件下讓兒子自由地成長。羅冠聰的青年時代與許多年輕人無異,打機、看漫畫、踢足球都是他喜愛的活動,更擔任過電競評述員。雖然高考的成績不算理想,但羅冠聰總算順利入讀大學,成為大學生本應是帶領家人脫離貧困的一小步,而且羅冠聰在大學生涯中卻決定加入學生組職,遭到媽媽的強烈反對。

羅媽媽曾經在《紐約時報》的訪談中提及過,自己在大陸長大,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政治暴力,她曾經擔心過兒子會因為挑戰權力而遭受懲罰,不過羅冠聰卻表示「如果人人都這麼自私,社會就不會有改變」。他更安慰媽媽,指香港和大陸並不一樣,最終羅媽媽阻止不了兒子,而她最恐懼的事情亦終於在香港發生。

羅冠聰由2014年開始以常委身份跟隨學聯參與過多場大大小小的抗議活動,包括佔領中環以及學界擺課抗爭,並且在同年10月與多位學聯主要成員與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其他高官對話,更加在翌年當選學聯秘書長。然而隨著參與的活動變得更多和更高調,羅冠聰亦承擔許多連帶責任。在佔中結束後,學界開始關注本土派聲音,學聯多個成員大學都發起退出學聯公投,拒絕與學聯變相支持支聯會的「建設民主中國」鋼領掛勾。另一方面,羅冠聰又因為同年9月底的一場集會,被控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成。

雖然遇上了各種挫折,但羅冠聰依然積極參與政治活動,並且在2015年與黃之鋒及周庭等人成立政黨「香港眾志」,除了到外地演講宣揚自決理念外,羅冠聰更參與了2016年立法會選舉並且以高票當選,成為立法會史上最年輕議員。然而由於羅冠聰和另外幾名民主派議員的宣誓內容遭時任特首梁振英和律政司入稟司法覆核,及後被裁定誓言無效而被取消議員資格。

政府對羅冠聰等一眾民主派人士的狙擊並未因部份人士失去議席而停止,羅冠聰原本因2014年的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而被判社會服務令及緩刑,惟律政司及後申請覆核,令羅冠聰、黃之鋒和周永康3人被判入獄6至8個月不等。雖然羅冠聰後來上訴得直,但卻已受到一段時間的牢獄之災。

羅冠聰曾經表示,自己成長於香港最壞的時代,親眼見證人大常委粉碎香港民主進程、大陸公安非法擄走港人等等,然而最壞的事卻發生在他身上。在2020年6月30日,即《國安法》生效當日,羅冠聰宣布退出他有份成立的香港眾志並且離開香港,及後抵達英國。香港警方在同年7月31以羅冠聰涉嫌違反《國安法》發出通緝令,他的流亡生涯亦隨之展開。

為了爭取香港民主,羅冠聰不單止被港府通緝,更擔心連累家人而被逼公開宣布與家人斷絕關係,能否在可見的將來回到自己成長的地方,與家人再次見面仍是不樂觀。不過羅冠聰離港後依然繼續他的「海外戰線」,積極向其他國家游說,希望透過政治方式逼使中共對香港鬆綁。另一方面,在2020年底護英國批出難民資格的羅冠聰亦重返校園,去年初在美國耶魯大學完成碩士課程。

羅冠聰近日抵達台灣出席「世界民主運動」全球大會,他表示今次是他3年來首次重訪台灣。過去3年,疫情令世界變得不再一樣,而羅冠聰的人生在這3年同樣經歷巨變,今次他回程的地方不再是香港。

許多人由21歲到29歲期間獲得了許多人生上的成長,不過對羅冠聰來說,他的成長未免太多、太沉重。當年那個喜歡打機的「電競聰」已經不復存在,換來的是一個為了爭取香港民主而有家歸不得的羅冠聰。羅冠聰曾經在2016年的選舉宣傳引用民國上海市市長吳國楨《夜來臨》的內容:「既然黑夜已如此之長,那麼黎明還會遠嗎?」但願羅冠聰的黎明不用等得太久。@

責任編輯:陳玟綺

相關新聞
本港風季即將來臨 渠務署:已增強緊急應變準備
《九龍城寨》部份場景擬變打卡點 田啟文憂有期望落差
八成半香港青年以全職工作為主
港大牙科生聲明:畢業生全數達牙管會要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