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拒絕破壞性治療 醫師揭不為人知的癌症替代療法

文/Joseph Mercola 趙孜濟編譯

有比「破壞性治療」更好、毒性更小的癌症治療方法嗎?醫生揭開一個不為人所熟知的另外的治療世界。(Shutterstock)
人氣: 27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也許你被診斷得了癌症,並正在考慮選擇什麼樣的治療方案,雖然朋友和家人可能會建議你走常規路線,但你認為一定有一種比「破壞性治療」更好、毒性更小的治療方法。這篇文章就是旨在挖掘一個不為人所熟知的另外世界的一瞥。

內森·固特異博士(Nathan Goodyear)最初是一名婦科醫生和骨盆底外科醫生。然而,他發現自己在醫學院學到的很多東西都不起作用。2006年,他患上了嗜鉻細胞瘤,這是一種罕見的腎上腺腫瘤,導致身體產生大量的去甲腎上腺素,繼而又導致極高的血壓和心率。

那次經歷促使他轉向癌症研究領域。在過去的5年半里,他一直亞利桑那州斯科茨代爾(Scottsdale)的一家整體癌症診所——布里奥醫療所(Brio-Medical)工作。從半年前開始,他擔任其醫療主任,和他共事的有四名醫生,兩名是傳統醫生,另外兩名自然療法醫生。

固特異堅信維生素C在癌症治療中的好處。9月9日和10日,恰巧我們都受邀在佛羅里達州坦帕市(Tampa)舉行的維生素C國際聯盟研究所(the Vitamin C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年會上發言。

他表示,目前治療癌症的方法有一些重大的局限性,其所在的診所正在努力尋找更好的方法,「 我們在癌症中的治療策略重點是利用身體本身的恢復能力,針對癌症的根本原因來治癒自己。」

「當你談到整體自然療法時,包括傳統醫學在內的許多人都有這樣的想法,即我們只是盲目地誤打誤撞。」他說,「但實際上,我們同樣關注基因組學、表觀基因組學、轉錄組學、代謝組學和免疫組學。這就是醫學的未來,就在此時我們非常具體地針對癌症的功能障礙,但我們採用的是自然的整體療法或綜合療法。」

同樣關注基因組學、表觀基因組學、轉錄組學、代謝組學和免疫組學。(Shutterstock)

癌症整體療法的例子

癌症整體療法的代表性例子,包括聯合使用維生素C與青蒿素(artemisinin)或青蒿琥酯(artesunate,一種主要的瘧疾藥物)。這種組合對前列腺癌和乳腺癌特別有好處。薑黃素和褪黑激素也具有顯著的抗癌作用。

固特異喜歡將熱療與高劑量維生素C和薑黃素相結合。他引用有關研究說,當實施維生素C和全身熱療時,血漿抗壞血酸實際上達到了更高的濃度,這將更多地影響與癌症的鬥爭。

槲寄生(Mistletoe)是另一種癌症治療好方法。

整體腫瘤學的一個關鍵點是,越早開始這種治療越好。不幸的是,大多數尋求替代療法的患者已經對身體造成了巨大的損害,特別是免疫系統,一輪、兩輪,甚至三輪化療,這極大地損害了身體自然療癒的能力。

固特異說,「在免疫系統被破壞之前,人們實際上可以用免疫系統治癒癌症。我無法告訴你有多少患有乳腺癌的女士能夠通過這種癌症治療策略來保護她們的乳房。人們實際上可以治癒身體,而不是破壞它。這是一個新穎的概念,因為常規療法破壞免疫系統時,會導致癌症復發並擴散。」

癌症致命的真正原因

通常,癌症在初發期並不致命,當癌症擴散(轉移)到身體的其他部位時,才會導致死亡。這種癌症通常用全身療法治療,其中一些療法,如化療,可能會產生破壞性和致命的影響。

「有關文獻清楚地表明,特別是在過去的5到10年中,與癌症相關的發病率和死亡率的90%發生在它擴散時,」固特異說,「值得慶幸的是,研究已經提供了對這種化療和放射所導致的轉移過程如何發生的很好的理解。

他指出,最大耐受性化療誘導了擴散癌症的機制。在乳腺癌中,最大耐受性化療減少原發性腫瘤,但同時,導致其擴散到體內的遠處。

其他癌症療法,如放射療法,也可能導致癌症擴散。有時,即使是切除癌症的手術,甚至活檢來檢測癌症,都可能導致癌症轉移。

固特異發現,很多人對此都很驚訝。他們發出這樣的疑問:為什麼我不知道這件事?為什麼我不知道手術會導致轉移?為什麼我不知道化療和放療會導致轉移?

維生素C的治療歷史

維生素C的故事表明魔鬼在細節中。大約50年前,萊納斯·鮑林(Linus Pauling,諾貝爾獎得主)證明靜脈注射維生素C(每天10克,持續10天)可以提高癌症患者的存活率。後來,梅奧診所(Mayo Clinic,美國著名醫療機構)的研究人員試圖重現結果,但沒有使用靜脈注射維生素C。相反,而是口服10克,結果沒有發現任何好處。

在隨後的學術鬥爭中,梅奧診所獲勝。在接下來的幾十年裡,主流的觀點是維生素C不起作用。這種情況在2000年左右開始改變,當時傳統的腫瘤學家陳平博士開始研究維生素C,並發表有關其藥物代謝動力學的論文。

從那時起,人們一方面反對維生素C起作用的想法,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研究指出維生素C的作用和任何藥物一樣強大。

維生素C具有類似藥物的作用

維生素C確實具有類似藥物的作用,我喜歡將其稱為藥物模擬物,但它仍然是一種天然的生物分子,不能獲得專利,因此不是藥物。此外,需要明確的是,全食物維生素C和抗壞血酸之間存在明顯差異。

它們確實有兩個截然不同的目的。全食物維生素C不適合治療癌症,但對一般健康支持有奇效,因為它與細胞和線粒體中的銅和鐵有利相互作用。我只推薦並在急性感染或疾病的情況下使用大劑量靜脈注射維生素C,因為它確實具有非常強大的「類似藥物」作用。

「它實際上誘導了代謝變化和表觀遺傳變化,」固特異說,「這就是自然療法的偉大之處。」「整體方法就像扔進平靜水池中的鵝卵石,它的影響波及整個身體的生理。這就是自然療法的美妙之處。」

「 當我們處理癌症中發現的主要功能障礙時,當代謝、遺傳、免疫學已經偏離了軌道的時候,我們就必須介入並真正努力扭轉局面,這就是需要靜脈注射維生素C的時候,這就是抗壞血酸鈉的用武之地,因為這是我們能夠改變這種趨勢的唯一途徑。」

維生素C具有類似藥物的作用。(Shutterstock)

口服與靜脈注射維生素C的比較

在治療癌症時,需要使用靜脈注射,因為口服的方式無法達到治療所需的高劑量。口服時,劑量超過10至20克的抗壞血酸會導致稀便,但靜脈注射繞過了腸道的限制。它還允許維生素C直接進入血液到細胞外液,進入腫瘤微環境,穿透腫瘤,並充滿整個腫瘤。

在感染的情況下,如流感或感冒,口服維生素C就足夠了。使用非脂質體口服維生素C,可以使血液中的維生素C水平增加一倍。使用脂質體維生素C,這是我多年來一直推薦的,可以將其增加三倍到五倍,高達約300微摩爾。因此,脂質體維生素C可以產生很大的不同。

然而,當你處理癌症時,你需要在細胞外液中至少需要1000微摩爾(1毫摩爾)來殺死癌細胞,這就是為什麼需要使用靜脈注射,在大腫瘤或癌症擴散顯著的情況下,需要更高的血漿濃度。

雖然劑量對每個患者來說都是高度不同的,但作為一般基準,固特異通常從每公斤體重注射1.5克開始,對於普通人來說,每劑在100到200克之間,每週三次。

因此,為了清楚起見,我不建議服用抗壞血酸來滿足日常維生素C的需求。我強烈建議使用全食物維生素C,作為日常來源它要優越得多。

維生素C的作用

維生素C具有多種作用,一般可分為以下幾種:基因組、表觀基因組、轉錄組、蛋白質組、代謝組和免疫調節。

「要點是,維生素C不僅僅可以直接殺死癌細胞,我們稱之為細胞毒性作用。維生素C實際上可以改變癌症的新陳代謝,」固特異說,

「這意味著,對癌細胞來說,製造了一場能源危機。它實際上消耗了體內某些中間體,使得這種對糖上癮的癌細胞不能有效地利用糖來製造能量,所以癌細胞會死亡。它還會減弱癌症的排毒能力。」

「 研究表明,維生素C會消耗癌細胞所產生的谷胱甘肽(glutathione)。在細胞中去除谷胱甘肽,會減弱其處理高氧化應激的能力,所以促氧化維生素C療法會殺死癌細胞。」

使用促氧化劑殺死癌細胞

當人們想到維生素C時,可能會認為它是一種抗氧化劑,這是對的。但是,在通過靜脈注射才能獲得的高劑量下,它實際上成為一種促氧化劑,這就是它殺死癌細胞,並擁有抗病毒和抗菌特性的原因。

「 這就是為什麼它對病毒和細菌感染如此有幫助。它可以對抗感染中發現的細胞毒性爆發。」 固特異說。

他指出,這就是為什麼維生素C可以幫助治癒敗血症,包括COVID-19敗血症,以及在嚴重COVID情況下,導致大部分致命肺損傷的細胞因子風暴。

「它的不同效果是由不同的環境決定的,它可以變成促氧化劑,」固特異說,當維生素C具有促氧化作用時,它對癌症患者有幫助,「它將氧化應激傳遞到腫瘤,並通過羥基自由基,過氧化氫、超氧陰離子產生氧化應激。」他說。

褪黑激素治療癌症

固特異還使用褪黑激素進行癌症治療,同時監測患者的褪黑激素水平,以確保適當的劑量。通常,患者初期以每天10至20毫克的劑量靜脈注射褪黑激素,持續兩週,以儘快提高水平,同時以每天約60毫克的劑量口服褪黑激素。然後根據體重和其它參數調整口服劑量。

「理想情況下,褪黑素血液水平應該在午夜左右達到峰值。因此,考慮到這一點,如果口服,你應該在睡前服用最高劑量,大概是睡前45分鐘。」他說。

「其他劑量,如果打算每天服用三次,可能是上午10點和下午4點。絕不應該在正午服用,否則將損害生物鐘。」

固特異說,他們試圖調整褪黑激素的劑量,使其與患者的睡眠周期相協調,但首要任務是對付癌症。

「當患者來到我們這裡時,他們中的許多人都處於晚期階段,因此在急性情況中,我們必須將這些療法組合和排序使用,以真正扭轉癌症的趨勢。」

褪黑激素也常被作為癌症替代療法之一。(Shutterstock)

從整體腫瘤學中,患者期待什麼樣的結果?

固特異說,他的癌症診所所治療的主要是已經接受過治療的轉移性癌症患者。

「在這些患者中,在六週或八週的周期內,我們可以看到腫瘤負擔顯著減輕,」他說。

「我們的目標是徹底治癒疾病,但我們通常會看到,在我們的大多數患者中(遠遠超過50%),當他們接受我們的治療時,腫瘤負擔顯著減輕。事後護理對於維持這一過程非常重要。我們在這裡談論的是腫瘤至少減小50%,你可以通過臨床,通過實驗室和成像看到。」

「我們的許多患者的整個乳房就是一個腫瘤,或者他們的脊柱像聖誕樹一樣亮。所以我們處理的都不是只有一個小腫塊的那種病人。這些患者化療失敗兩次或更多次,已經經過手術、放療和復發,不僅僅是一次,而且通常是兩次甚至更多次。」

「這都是很難處理的病例,但如果我們設定一個『治癒疾病』的目標,並看到這些患者的腫瘤減小50%。嘿,這是我們可以接受的,因為我們沒有破壞身體,實際上,我們正在努力治癒身體。」

如前所述,反覆的毒性治療破壞了大多數患者身體的大部分先天治癒能力,這使得整體治療的效果要差得多。一旦化療損害了你的免疫系統,治療它就變得非常困難。

當被診斷出癌症時,人們會感到非常恐慌,但如果處於早期到中期,那麼首先採取整體性措施,患者就幾乎沒有什麼損失。比起等到所有其它治療都失敗,這種方法完全緩解的機會將大大增加, 並且可能挽救乳房或身體的其它部位,否則這些部位將被切除。

治療案例

為了證明他的觀點,固特異提供了一名患有雙側乳腺癌的女性的病史。她被告知她需要雙側乳房切除術,雙側放療化療和淋巴結清掃術,6到12個月的殘酷和有毒治療將使她毀容。

「在她來之前,當我和她說話時,我說,『讓我告訴你我的方法。由於你還沒有接受過任何治療,如果我們從治療的角度和整體綜合的方法來看待這個問題,你可能會挽救你的乳房,你可能不需要任何其它有害的療法。』」

「事實上,現在她已經治癒兩年多了,沒有癌症,沒有切除乳房,沒有切除淋巴結。所以這是一個例子,她當時正準備走上一條以負面方式改變生活的路上。我們按下了暫停按鈕。」

「她甚至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沒有大礙。當免疫系統沒有被破壞時,情況就會好得多,全劑量化療會破壞免疫系統。」

Joseph Mercola博士是骨科醫生、自然健康領域多個獎項獲得者和暢銷作家。他的願望是提供有價的資訊來幫助人們改善健康,從而改變現代人的健康模式。

英文報導請見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Advanced Methods in Alternative Cancer Treatment」。

身處紛亂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責任編輯:李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