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西雙版納封城 警持槍與旅客對峙

人氣 10396

【大紀元2022年10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趙鳳華、顧曉華採訪報導)中國旅遊名城雲南西雙版納景洪市近日爆發疫情,10月4日宣布封城。從4日下午兩點開始,航班停飛,高鐵停運,高速封路,大批旅客被困。10月5日,有受困遊客接受大紀元採訪,講述無預警遭到封控的經歷。

西雙版納機場突遭封控 警察持槍鎮壓旅客

10月5日,中共官方通報稱,西雙版納景洪市10月2日爆發疫情,截至10月4日,累積報告陽性病例5例,其中確診3例,無症狀感染者2例。10月3日8時,景洪市告莊西雙景、華福公寓實施靜態管理,從4日20:30起,景洪市封城

10月4日下午兩點開始,景洪市航班停飛,高鐵停運,高速封路,大批旅客被困。

有傳出的視頻顯示,在西雙版納機場,許多旅客抗爭到深夜,要求機場放行。現場有身穿防護服的警察手持長槍和盾牌與民眾對峙。機場內有旅客高喊:「我要回家!」還有人憤怒痛斥警察:「你們是拿槍對著你們的人民!」

10月5日,因封控滯留在西雙版納的遊客宋先生告訴大紀元,警察持槍鎮壓發生在西雙版納機場候機大廳裡。

宋先生說:「(警察)拿槍,是裡面候機廳裡的衝突。是因為看到飛機降落了,也不給上,然後飛走了,就有人衝卡。機場當天突然下發通知,兩點以後的航班不給起飛,中午十二點的航班都飛走了,兩點以後的航班要麼取消了,要麼飛機空客(不載乘客)飛走了。」

宋先生表示,在西雙版納機場,旅客們4日抗爭到午夜。「昨天(4日)晚上,折騰到十二點,還沒個準信。現在只知道航班都取消了,不能走,(旅客們)主要(問題)是,現在封閉多久也沒有人知道,而且後面航班都明顯漲價了。」

宋先生表示,住酒店都是自費的。「酒店這邊是自費的,而且價格很不統一。我們是滯留十二點回去的,給我們的價格是260元,然後別的人是自己訂的,價格又是300。現在航班全部取消,高速也封閉,公共交通也沒有了。想換酒店的旅客,也因為打不到車,也走不了。」

告莊星光夜市被封 遊客遭警察毆打

10月4日晚間,在西雙版納星光夜市爆發民眾抗議。網上傳出的視頻顯示,現場爆發警民衝突,有民眾高喊:「打人了!打人了!追著打!」

滯留在西雙版納的深圳遊客林女士10月5日告訴大紀元,在景洪市告莊4日爆發民眾抗議。

林女士說:「昨天有抗議,在告莊門口,當時有暴力執法,也有(警察)把一些人弄倒。」

據林女士介紹,10月2號晚上,告莊西雙景星光夜市關閉。「他們說,那個星光夜市是電路查修,把夜市給關了,但其它商家還是可以營業的,其實那一天可能就是已經(發現)有陽性(病例)了。」

林女士說,當地對本地人管理很鬆散,卻對遊客實施嚴厲封控。「大家也不戴口罩,那些當地人,包括到今天,說要靜默管控,一樣還是有一些商家在那裡開門。本來10月3(日)到6(日)靜默三天,現在又反悔,又說從今天下午開始到10月9(日),五天做三次核酸才能離開,但是具體的現在也不清楚。

「畢竟才兩三例(陽性),而且都是他們本土新增的,都不是遊客,我們相當於給強制地封控在這裡了,裡面該營業都營業,本地人都沒有什麼影響,遊客被控,就困在那裡回不去。

「昨天,也很多人去機場了,明明他們都可以走,都讓那些飛機都空載回去了,都已經直接要上(飛機)了,都強制給留下,然後,現在一群人在機場裡面只能打地鋪睡,然後也不給個回應,也沒有說安排入住(酒店),還有很多人在那裡。」

林女士表示,希望能儘快回家。「我們現在的想法就是,儘快回去。說從3號到6號,靜默3天,現在又變政策,說從今天下午到9號,五天三檢。後面又不知道他會不會政策再變了,然後一直都把人給困在這裡。」

「現在我們這邊也有群,可能也有一千多人(外地遊客,都是深圳的)在這邊吧,大家已經給深圳政府這邊打電話了,希望這邊能夠包機,然後接送我們,然後我們這邊民眾自己自費回去。」她說。

昆明站被封 旅客:被關押十幾小時

安徽合肥居民張玉穎(化名)10月5日對大紀元表示,10月4日早上,他們夫婦兩人從西雙版納坐高鐵到達昆明站。沒想到,卻被封在車站,也無法與工作人員溝通,幾乎崩潰。

張女士說:「我們是早上十點多出的西雙版納。到了昆明南站之後,我們就問站台的工作人員,他就說,不一定要隔離,因為有站內中轉。我們就先出站,然後再進站,因為我們準備從昆明站中轉回合肥。」

「但是,我們出站的那一刻,就有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防疫工作人員,講的話我們也聽不懂,只能被他們硬拉去到旁邊的一個小拐角,然後拿鐵柵欄把我們層層圍住,不讓我們出去。」

張女士說,之後,陸續有人被攔到鐵柵欄裡,其中還有持黃碼的旅客。「還包括很多的小朋友,還有很多口罩已經破損的人。」

她說:「我們在那邊從(下午)兩點鐘,一直待到(次日)凌晨的兩點鐘,我們沒有得到任何的物資,口罩破了沒有給我們口罩補給,裡面也有人生病,產生頭暈、胃痛等現象。我們等了那麼長時間,我們甚至都不知道在等什麼。

「他當時說,隔離的話,要拉到離昆明南站很遠的一個小縣,住的是環境特別差,也就是七八十塊錢的那種小賓館,然後,強制性收我們320塊錢,並沒有任何的選擇,要麼你就住,要麼你就有別的麻煩,因為當時來了很多警察。

「但是,儘管如此,我們等了十個小時,我們都沒能上車,我們前面的那輛車已經在我們那邊等了三個多小時,人上車了,但是車一直走不掉。

「(工作人員)跟我們說,安排不過來酒店。但是,我們打開那個網站,上面酒店也有很多的空房,那麼長時間居然都沒有辦法協調出來一個酒店,能夠讓部分的人先入住,有很多老人就直接睡地上。」

張女士表示,有些旅客曾試圖跟防疫人員去溝通。「我們這些年輕的人,嘗試去跟防疫的工作人員去溝通,但是他們對我們的訴求也好,溝通也好,置之不理,甚至翻白眼,很不好的態度。」

「打市長熱線,防疫熱線,全部都是無法接聽,甚至是有的人接聽,一聽我們是南站的,立馬就把我們掛斷了。」她說。

張女士說,終於等到一個領導模樣的人到場,卻故意躲避與旅客溝通。

她說:「大概到了11點左右,來了一個領導,我們問他,(是否)方便告知一下姓名或者是職位,我們這邊在等什麼,到底要等多久,咱們這邊有沒有相應的政策,我們這邊有沒有能夠提供口罩的……那個領導一看到我們要溝通,就假裝打電話,或者就直接往門口走,然後我們肯定就喊他,因為他是唯一一個可能會對我們有幫助的人,然後,他就在門口抽菸,在那門口晃,他就不過來。」

「我們隊伍裡面有學法律的,這個律師說,超過八小時把我們就強制關押在那個地方,其實是對我們的人身安全造成了一個危害。把這麼多人,以一種非常不安全的一種狀態,關押在那邊,就不叫安置,就是關押這個詞。」

警察到場鎮壓 鐵柵欄被上鎖

張女士表示,大概4日凌晨一點多鐘,「那個所謂的領導就走了。因為我們打防疫電話都打不通,很多人就報警,來了很多警察。總共警察的數量加起來二三十個,跑你面前站著,就把我們這麼圍住,但凡有一個人去晃那個柵欄,立馬那個特警就上來了。」

她說:「一開始,那個柵欄是沒有鎖的,後面就把柵欄全部都鎖起來,強制把我們關押在那個地方,然後一排特警站著,其實也挺嚇人的,也不跟我們溝通。等到一點多那個領導走了之後,警察也陸陸續續走了。

「昨天晚上,在車站待了一晚上。沒飯吃,沒睡的,我們年輕人可能還扛得住,老人家扛不住,就把行李箱裡所有的衣服拿出來蓋在身上,直接睡地下,還有那些小朋友們肯定都已經凍壞了,而且也挺恐慌的,看到他們家長到處找周圍的旅客去借衣服,把小孩一層層裹著,然後抱在懷裡睡的。」

「大家可能也確實精疲力盡了,然後,在等的過程當中,有一位工作人員在那邊進行一個出中轉站的登記,那個時候已經凌晨兩點鐘了,他縮在一個小拐角,如果我不去上廁所的話,我甚至都不知道有這個人在這邊登記。他登記了一下我們的身分信息,安排我們中轉。」

張女士說,她們夫婦最終逃離了昆明站,準備乘飛機回合肥。但絕大部分旅客都被拉走隔離了。

她說:「我們凌晨兩點多,從那個高鐵站好不容易逃離出來的時候,裡面還有百來號人呢,還在那裡等著。人數應該不少於四五百人,真正出來的十個人都不到。」

另外,張女士質疑,當局疫情數據造假。「裡面到底有沒有確診,有多少個確診,其實目前官方報出來的數據可能都是假的,因為當時有一個個子很高的警察跟我說,有一百多確診。」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震驚於中共清零防疫 上海85%外國人想「潤」
中共「清零」防疫 分析:折騰百姓沒完沒了
「清零」防疫令地方財政虧空 中國各省現赤字
中共清零防疫 「不得外鎖門隔離」說辭挨轟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張姍姍真相 中共海外一大陣地失守
【十字路口】「打倒共產黨」 全民接力
【晚間新聞】鎮壓風暴將至 中共政法委緊急定性
【新聞看點】中共或封鎖鎮壓 黑客出手強力反制
【探索時分】俄羅斯為何如此恐懼海馬斯?
【中國禁聞】民間抗爭第四天 多地警察暴力清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