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黑豹2:瓦干達萬歲》影評:放下仇恨 才是問題解方

文/蔡宜霖

《黑豹2:瓦干達萬歲》劇照。(迪士尼提供)
人氣: 214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11月12日訊】《黑豹》(Black Panther)是漫威首部黑人超級英雄電影,然而卻面臨主演查德威克·鮑斯曼(Chadwick Boseman)不幸英年早逝的難題,不過如今新上映的續作《黑豹2:瓦干達萬歲》(Black Panther: Wakanda Forever)則證明了,只要劇情安排得當,即便面臨失去主角的重大變故,依然能交出良好的成績單。

故事背景為,「黑豹」帝查拉不幸因病去世,讓瓦干達失去了保衛國家的最大助力,而各國不斷覬覦瓦干達得天獨厚的汎金屬資源,更讓瓦干達與他國的關係日益緊張。此時,神秘國度塔洛坎浮上檯面,成為汎金屬爭戰中的第三勢力,該國領導人納摩野心勃勃,將對世界安危造成威嚇。能否化解危機,關鍵在於帝查拉的妹妹舒莉能否實現個人成長,繼承黑豹衣缽。

黑豹2:瓦干達萬歲》劇照。(迪士尼提供)

故事安排 與主演過世結合

飾演帝查拉的演員查德威克·鮑斯曼過世,是本片的一大難題,本片在劇情處理上,則與現實世界的情況充分結合,在首幕戲就確立帝查拉因病去世的重要設定,保證虛構作品不至於和現實脫節。而葬禮戲碼的塑造,更能以歌舞形式展現非洲的獨特風貌,為電影增添異國風情色彩;飛行器在過程中的運用,則能帶來科幻元素,在視覺上營造亮點。

各國覬覦瓦干達的汎金屬資源,是《黑豹2:瓦干達萬歲》的重要設定。對於該面向的詮釋,本片能同時結合外交會議與作戰戲碼的面向,兩條支線不時交錯、齊頭並進,讓當下特殊的國際格局,得以同時用文戲與武戲的雙重特色加以呈現,且均包含合理的曲折與戲劇效果。就敘事層面而言,足以展現良好水準。

黑豹2:瓦干達萬歲》劇照。(迪士尼提供)

新民族登場 為作品增添新意

美國的海底探測船嘗試在海洋探測汎金屬,則是攸關故事走向的基礎。電影除了藉著探勘過程發生變故塑造緊張感外,更進一步拓展故事格局,引出了「塔洛坎」這項此前未曾在漫威影視作品登場的新元素。該國民族的樣貌普遍與人類有顯著差異,且是名副其實的「海洋民族」,作戰能力更包含一種具有特殊功能的歌唱能力,既致敬了過往的海洋傳說,同時也為作品染上一層奇幻色彩。

往後一場特殊的對手戲,能在要角的言談間渲染緊張感,讓瓦干達不得不正視塔洛坎帶來的危機,從而促成一場新行動,為電影創造新看點。此類行動以尋找一位年輕女科學家莉莉為核心,本片對該戲碼的刻劃,能展現良好的層次感,一開始僅止於設法說服莉莉配合,並在過程中有效彰顯其科研才華,讓角色特色得到合理展現。

《黑豹2:瓦干達萬歲》劇照。(迪士尼提供)

此後則進一步引出衝突色彩鮮明的戲碼,讓美國政府成為重要的攪局者,為《黑豹2:瓦干達萬歲》帶來包含汽車、重機、飛行裝三種多重元素的追逐戰,透過場面升級適度增添張力。爾後更活用此前鋪陳的塔洛坎元素,促成瓦干達菁英戰士首度與塔洛坎戰士過招;就武打戲塑造與戰鬥走向而言,足以彰顯棋逢敵手的力度,並安排具有份量的新變化,有效營造瓦干達的危機再度升級的緊迫氛圍。

舒莉的故事線 有助了解新國度

舒莉一角的故事線,能在此後起到引領觀眾深入了解塔洛坎的實用價值。就敘事層面而言,部分往事回顧的戲碼,能安排一定的奇幻元素,讓塔洛坎人這個海洋種族的由來,得以具有神奇色彩;部分戲碼則能結合中美洲原住民曾飽受西班牙殖民者壓迫的戲碼,使虛構的元素得以更有歷史感,適度渲染現實面向。

《黑豹2:瓦干達萬歲》劇照。(迪士尼提供)

有關實地探索的戲碼,則能讓塔洛坎的國家樣貌得到有效展現。嚴格說來,這個深海國度的光照稱不上充足,因此在國家樣貌的呈現上,較不以視覺上的震撼體驗取勝,但仍能初步展現特效水準。有關舒莉與塔洛坎領袖納摩的對手戲,則能透過後者的野心,為故事增添具有正邪交鋒色彩的元素,使戲劇張力昇華。一場營救行動,更能藉著過程中的波折,有效營造兩國關係進一步惡化的緊繃效果。

納摩策動的一場襲擊戰,則能為瓦干達陣營帶來變故。該戲碼可說是納摩個人本領的展示秀,其能下海也能上天的個人能耐,成為對抗先進裝備的有效倚仗,為《黑豹2:瓦干達萬歲》帶來戰鬥場面上的看點。該場戰鬥更帶來頗具份量的損失,一方面推升情感張力,一方面也讓女主角舒莉面臨須盡速實現個人成長的重大考驗,為劇情增添看點。

《黑豹2:瓦干達萬歲》劇照。(迪士尼提供)

在國家危機當頭下,設法讓瓦干達重獲「黑豹」這位英雄的庇佑,自然是重要解方。舒莉克服缺少關鍵藥草的難題,是可預期的面向,較有震撼效果的,則屬服用藥草後的經歷。舒莉在另外空間的所見所聞,能藉著角色安排,有效深化戲劇張力;且該角色的現身與個人定位,本身可說是舒莉當下心境的寫照,能有效突顯其心態失衡、當下被憤怒沖昏頭的面向,成為塑造角色變化的基石。

舒莉帶領瓦干達軍隊與塔洛坎展開大戰,是《黑豹2:瓦干達萬歲》的最終高潮。該戲碼能為電影帶來許多有觀賞性的元素,如瓦干達的巨大船艦,在造型上便與當代各國的艦艇大相逕庭,更趨近於「海上堡壘」;新一代的特殊戰袍,則讓瓦干達宛如獲得屬於自己的「鋼鐵人」,使電影得以有空中戰鬥上的場面看點;塔洛坎的「水炸彈」,則能恰到好處地展現破壞力。諸多面向的安排,足以為作品增添許多視覺特色。

《黑豹2:瓦干達萬歲》劇照。(迪士尼提供)

克服負面心態 使故事美滿落幕

舒莉與納摩的頂尖對決,自然是決定故事走向的關鍵。儘管前者的角色定位長期處於科學家的職位,戰鬥經驗尚無法與已故的帝查拉比,但武打戲的視覺效果仍有基本水準,可初步體現女主角已不負黑豹之名。心態塑造更是重中之中,能藉著其克服負面情緒、做出正確抉擇,彰顯放下仇恨才是問題解方的正面價值,並讓大戰能以美滿色彩較鮮明的方式落幕,顯得較順理成章。

主角提前退場,固然讓《黑豹2:瓦干達萬歲》被迫大幅調整故事發想,但妹妹接班的設定,則能讓遺憾得到有效彌補;塔洛坎這項新元素的運用,更能為故事增添新意。在先天不利因素下仍克服逆境、繳出良好水準,足以體現本片的價值。◇

《黑豹2:瓦干達萬歲》劇照。(迪士尼提供)
《黑豹2:瓦干達萬歲》劇照。(迪士尼提供)
《黑豹2:瓦干達萬歲》劇照。(迪士尼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