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斯勒的「美國母親」

作者:Wei J C
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灰與黑的安排》(Arrangement in Gray and Black)局部,57 X 64cm,布面油畫,1871年。(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8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母親的畫像 歷久彌新

他的「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1834年─1903年)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得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即使創作地點與收藏都不在美國。惠斯勒1903年於倫敦過世。

華爾街崩盤,1929,(Wall Street Crash of 1929)。(公有領域)

美國母親

美國郵政局於1934年借用了這幅「美國母親」發行了三分錢的郵票;1938年大蕭條近尾聲時,賓夕法尼亞州阿什蘭鎮也依照畫中人物建立了一座八英尺高的雕像:《向母親們致敬》。只是,前陣子美國發生的騷亂中,很多有傳統紀念價值的雕像都被毀壞,黑命貴運動者該不會把這座也砸了吧?

美國郵政局於1934年發行的三分錢的郵票,也借用了這幅「美國母親」的形象。(公有領域)

這個圖像一直被用於「家庭價值觀」中母性的象徵,尤其是在美國,在大蕭條期間曾經激勵了許多美國人。事實上,作品是在1871年畫家旅居倫敦時完成的,後來收藏於巴黎奧塞美術館(Museum of Orsay)。最初惠斯勒給她命名為「灰與黑的安排」(Arrangement in Gray and Black),顯然構思的重點是畫面的抽象形式。然而,更吸引觀衆的是人物本身,於是有了「藝術家的母親像」(The portrait of artist’s mother)或「美國母親」(Mother of American)等後人幫她取的名字。

惠斯勒的母親,安娜‧瑪蒂爾達‧惠斯勒(Anna Matilda Whistler),約1850年。(公有領域)

繪畫生涯

畫家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1834年生於麻薩諸塞州,卻與美國本土畫家有著完全不同的經歷。他沒有不辭辛勞地背著畫架在大自然中寫生並且把美國的壯麗山川介紹到歐洲,而是自幼跟著家人移居到聖彼得堡(Saint Petersburg),當時他的父親任職俄國的鐵路土木工程顧問。惠斯勒便在異鄉的帝國藝術學校學習了素描與繪畫,並且學了一口流利的法語。然而,十五歲時父親突然過世,惠斯勒只好與母親回到麻州,家中生活一度陷入困境。

十九世紀時的美國,有身分地位家庭的孩子不是進神學院學習當牧師就是進軍校,從小就愛畫畫又有點叛逆的惠斯勒顯然不適合當牧師,因此選擇了西點軍校。然而,畢業後服役沒多久,對藝術一直無法忘情的他終究還是在强烈的願望驅使下前往巴黎。

當時的法國印象派方興未艾,惠斯勒在那裡遇到了一些活躍的新派畫家們,畢沙羅、莫內、竇加、馬內等等,並跟他們有頻繁的接觸,尤其是與激進的現實社會主義畫家庫爾貝相交往。他遊走於倫敦與巴黎之間,然而,卻與巴黎印象派的理念漸行漸遠,也拒絕了竇加的印象派聯展邀請。其實他的畫雖有印象派的烙印,也有濃厚的浪漫派與象徵主義的氣息,畫風和技巧上又似乎受到蘇聯列賓畫派的影響,但他的藝術理念更趨向唯美主義。惠斯勒的畫風成了美國精英藝術的一種代表:對歐陸文化有著嚮往,卻走出自己的路。他在巴黎學習了版畫,這也成為他後來謀生的一種技能,他有他自己的一套美學。

惠勒斯自畫像(Arrangement in Gray: Portrait of the Painter),約1872年。(公有領域)

惠斯勒畫了很多關於倫敦的景色,尤其是泰晤士河風光。王爾德(Oscar Wilde)曾說過一句耐人尋味的話:「在惠斯勒畫倫敦霧之前沒有人知道倫敦有霧。」(There was no fog in London before Whistler painted it.)可見他十分融入在倫敦的生活。王爾德掲示了藝術家常描繪一般人所沒注意到的事物,即使是圍繞在我們周遭的環境氛圍,例如天氣。1871年,惠斯勒的母親到倫敦來看他,發現他的生活一團糟,照料他之餘,還當他的模特兒,這張《母親的畫像》就是在那時期完成的。畫家本人非常滿意,這是他對母親的致敬——惠斯勒一生雖桀驁不馴,對母親卻敬重有加。然而沒想到的是,這幅作品送到王家藝術學院參展竟然落選,而這個展覽對當時所有的畫家意義非凡。總之,這幅《母親的畫像》在當時備受譏笑與冷落,原因是惠斯勒的美學理念與當時英國的社會氛圍格格不入。惠斯勒不喜歡在畫中表現多愁善感與裝飾華麗的敘事題材,而這卻是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主流文化。

賓夕法尼亞州阿什蘭鎮也參照惠斯勒畫中人物建立了一座八英尺高的雕像——「向母親們致敬」。(AnthraciteCoalRegion/Wikimedia Commons)

十九世紀末印象派開始在藝術領域占主導地位,然而惠斯勒也並未輕易隨和。雖然他大半生的創作與生活都在歐陸,但生前的作品很難給予明確定位。惠斯勒的藝術養成是獨特的,他有著美國人的自信,歐洲精英式的教養;他同其他歐洲藝術家一樣,對收藏東方藝術與手工藝品有著極大的熱情,從瓷器到織物,還包括許多日本浮世繪版畫。他多才多藝,涉獵廣泛,油畫、版畫、工藝設計、都有他的成績;由於跨足不同領域,朋友類型也多,有建築設計、作家、詩人和作曲家。關於他的設計,在華盛頓DC弗里爾-薩克勒美術館(Freer Sackler)有一間孔雀廳(The Peacock Room)可作為代表,這是他與一位英國建築師的作品。孔雀廳原址在倫敦,後來被在底特律的一富商買去,最後由弗里爾美術館購得,重新整理復原後於2017年對外開放展示。關於這個孔雀廳,可以另闢章節介紹。

此外,惠斯勒對音樂與繪畫的關係也有極大興趣,1862年的作品《白色交響曲第一號——白衣女孩(白色少女)》(Symphony in White No.1 -the white girl)可能是第一幅以音樂與色彩作為創作標題的畫作。

這些話題留在未來進一步探討。(待續)

惠斯勒《白色交響曲第一號——白衣少女》(Symphony in White No.1 – the white girl),1862。(Shutterstock)

——轉載自《藝談ARTIUM

(點閱【藝談】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音樂沒有文字,卻能傳達情感與真理。樂曲《喜劇演員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個絕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貝德里赫‧史麥塔納(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創作的歌劇《交易新娘》(或譯《被出賣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 《園中苦禱》是普桑剛到羅馬時所繪,那是在他作為古典主義畫家聲名鵲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輩藝術家──意大利文藝復興巨匠拉斐爾、米開朗基羅和提香等的影響,也從古希臘和羅馬藝術中汲取了營養。普桑在畫中創造的場景是如此宏偉高眇,觀看這幅畫時,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還有謙卑。
  • 西蒙‧彼得扎諾不但是藝術史學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繪畫大師卡拉瓦喬(Caravaggio)的老師。然而,他卻只被認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藝術家。仔細檢視可知,歷史上有許多藝術家的貢獻著重在奠定基礎,而讓傑出的後輩得以在日後嶄露頭角成為大師。彼得扎諾可說是個絕佳例子,他邁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喬日後的完美。
  • 聖但尼修道院位於巴黎近郊,是法國最早、最古老、也最重要的修道院。聖但尼(St. Denis)是位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他在修道院附近遇害,於是成為法國的守護聖徒(patron saint of France)。聖但尼修道院與法國王室之間關係緊密。殉道者聖但尼和歷屆法國國王都安葬於此。
  • 先看倫勃朗的畫,從他成名作《解剖課》到最後的《自畫像》,從輝煌到沒落,四十年來,盡顯他一生起伏開閤的蒼涼。作為一個生命的記錄和觀察者,倫勃朗最終了解,藝術家最大的幸福是「體驗人生」。再看維米爾,從《代爾夫特小鎮》平靜的水天之光到《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的唇、眸、耳環上的高度亮點,擅於捕捉光的顏色的光學大師維米爾創造了和倫勃朗迥然不同的光世界,兩人相映成趣,留給世人無限美好的憶想。
  • 我們都聽過這樣一句話:「美與不美,全在觀者。」(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不過,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是否有道理?千百年來,關於美是什麼、為何重要,以及美的起源,先人聖哲們一直爭論不休。
  • 1820年,意大利傑出的新古典主義雕塑家安東尼奧‧卡諾瓦(Antonio Canova)完成了一座大理石雕塑作品《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但觀者評價兩極。雕像採坐姿,尺寸比真人高大,打扮像羅馬君主,年約中年;華盛頓態度輕鬆、充滿自信地看著手握牌匾上親筆寫的內容。
  • 瓦津基宮位在占地約180英畝的莊園裡,莊園內還有幾座新古典主義建築和廣闊的英式花園。來自意大利科莫湖(Lake Como, Italy)的宮廷建築師多米尼克‧梅里尼(Domenico Merlini)和德國薩克森州德累斯頓(Dresden, Saxony)的約翰‧克里斯蒂安‧卡姆賽澤(Johann Christian Kammsetzer)在興建宮殿時,參考意大利各時代建築,靈感包括美第奇別墅(the Villa Medici)的風格主義(或稱矯飾主義,Mannerist style) 、盧多維西別墅(the Villa Ludovisi)的巴洛克風格(Baroque style),以及阿爾巴尼別墅(the Villa Albani)的新古典主義風格(Neoclassical style)。
  • 弗立克美術館起居室的三幅古典人物畫作總令我流連忘返,不僅是畫的技巧,更因為歷史人物的內涵與張力——弗立克將兩位英國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公案人物,掛在起居室一左一右彼此互望,摩爾線條堅毅嚴正,克威爾表情隱晦沒有生氣……
  • 專家們早先斷定,維米爾的繪畫是從單色素描開始著筆。華府的研究員們在這四幅畫上應用顯微鏡分析和先進的成像技術,發現維米爾以寬闊粗放的筆觸在這些畫上塗了底色,再鋪陳其構思的形狀、顏色與光線。研究小組甚而指出,維米爾在《持天平的女子》一畫的黑底色中摻入了含銅化合物,以加速顏料乾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