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株洲連曝跳樓慘劇 封控斷生路

人氣 10163

【大紀元2022年11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趙鳳華、洪寧採訪報導)近日,湖南省株洲市多起跳樓自殺慘劇被曝光,引發關注。有當地居民告訴大紀元,疫情封控下,政府壟斷物資供應導致居民斷糧;也有該市蘆淞區服裝批發市場商戶對大紀元表示,關門停業讓業主面臨巨大經濟壓力。

株洲市衛健委通報稱,11月22日,株洲市報告8例新增本土病例,其中6例為無症狀感染者。從11月21日起,解除部分區域交通管控,但蘆淞區的新華路以南、南環線以北、京廣鐵路線以西、湘江以東區域仍實施交通管控。

市民:當局謊報疫情 封控真實信息

株洲居民王女士日前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株洲官方謊報疫情,當地除國營事業單位外,封控仍在加碼。

王女士說:「現在,株洲每個區管轄的(措施)不一樣,除國營事業單位以外,還是很強的嚴管狀態,蘆淞區外來務工的、做生意的人很多,那裡還在封控中。

「在中國,法律沒有任何作用。政府明知道這次株洲的數據都是謊報的,這次疫情開始不到一週的時候,就不允許報導株洲的疫情情況。我們這裡前段時間白菜達到了60元一棵,社交媒體上,關於株洲疫情的真實情況都看不到,都不允許報導了。」

王女士表示,實際疫情比官方報導的要嚴重得多。

她說:「你們外面看到的信息,跟我們在當地看到的消息,是完全不一樣的,(真實信息)政府已經給過濾掉了,株洲這次嚴重得不得了,外界根本看不到。」

王女士說,當地官場還因疫情實施了一輪政治清洗。

她說:「部分醫院的負責人,衛健委的相關負責人,以及株洲市第一中學的校長,都給撤了,現在很多學校都無法正常上課,包括高三的。可能是新一撥的政治清洗。

「這次株洲疫情封控很可怕,9月2號開始(封控)之前,有些人知道消息就提前跑了,然後就開始各地封(控),清理官員。」

市民:警察開裝甲車上街恐嚇民眾 市場停業 業主面臨破產

王女士表示,在蘆淞區爆發業主抗議後,警察開著裝甲車上街巡邏。

她說:「現在,株洲非高風險區,可以憑社區證明暫時性地出入,但需(向社區)匯報。在蘆淞區,有株洲市最大的服裝交易市場、株洲市貨運集散中心,跟(廣州)海珠區一樣,做生意的人直接跟警察打起來了,警察就直接開著裝甲車出來了。

「株洲不管你是否真的是陽性,只要你的(健康)碼是紅色,就把你送到方艙,方艙幾天下來就要5000元(人民幣)呀,一家人拖家帶口的要花多少錢?也不給治療,只吃中藥,不好的就躺著。」

王女士表示,由於疫情封控,不少業主面臨破產危機。

王女士說:「蘆淞區是服裝集散地,廣州那邊的服裝,大衣、冬季棉襖,很多都是從株洲集散地進的,這個批發市場,是以湖南邵陽和婁底的打工人為主。現在株洲已經開始換季了,如果這撥貨趕不上發貨的話,馬上就過年了,就沒錢了。

「蘆淞區服裝代工廠也多,那些老闆的錢都被壓死了,房貸,車貸,壓貨的錢,還有店面和工人的錢,各方面的壓力太大了。服裝的流水線生產量雖然很大,但是它的利潤很低的,生產的東西沒人要,有人就承受不了,跳樓自殺了。」

株洲蘆淞服裝市場的老闆梁女士日前對大紀元表示,現在,蘆淞服裝市場的業主可以進入市場,但必須吃喝拉撒都在店裡,實施閉環管理。

梁女士說:「服裝市場已經封了二十多天了,想著店裡的幾千件羽絨服,由開始擔憂到慢慢的絕望,多少人已經扛不住了。

「我們都在店裡,出不去,外面(顧客)進不來,傳這三天就解封,都急死了。」

市民:政府壟斷物資供應 居民斷糧

王女士表示,由於政府壟斷物資供應,很多家庭斷糧。

她說:「前段時間,封控到最後的時候,人們家裡的東西都吃光了,我在群裡看到一些消息,已經看不下去了。送菜的根本都送不到小區裡。

「株洲是很慘的,外界只關注到了(廣州)海珠區。株洲這次先是進行媒體管控,所有媒體都不讓報導,必須由省委常委統一報導。買菜也是必須在市政府指定的系統買菜,價格特別貴,外送外賣都不允許。

「現在(21號)的價格也沒恢復到之前的標準,蘆淞區的價格還是高漲,沒辦法,你也得吃呀。

「在中國,現在只有跟政府(搞好)關係,給他們錢,你才能夠相對好(過)點兒,否則的話,吃飯都吃不飽。比方說,我們家人即使花了錢,也還是拿不到菜,我強烈地向社區反抗,才把菜送到我家來。

「前段時間,家人都沒吃的了,我託關係,讓外面的人給送來了一些吃的,如果沒有這個關係,你就得等死,跳樓。」

市民:跳樓慘劇頻發 封控比新冠可怕

王女士還介紹說,株洲接連發生跳樓自殺慘劇,但消息被官方封鎖,「株洲這段時間連續跳樓自殺的消息都傳遞不出去」。

她說:「最近,株洲跳樓自殺的事情蠻多的,我知道的就有5起。近日,有一個跳樓的,地點就在株洲市火車站對面,是物流最繁華的地方,也是服裝買賣的集散地,也是這次疫情的重災區。我有個朋友就在那邊的小區,連續兩天有人跳樓,政府不允許發消息。」

株洲市民戴女士11月23日對大紀元表示,當地一天之內發生三起跳樓慘劇,讓人痛心。

戴女士說:「株洲封控後,有多人跳樓,至11月21日,一日之內,金龍酒店,湘銀小區,翠谷城(未遂)發生三起跳樓事件。跳樓成了比新冠更可怕的傳染病,百分之百的死亡率。

「新冠疫情發展到現在,重症率和死亡率已與普通感冒沒有區別,為何還要如此全民折騰?央視每日公布美國多少千萬人感染,多少百萬人死亡,是引起中國民眾恐慌的主要原因,這裡存在嚴重誤導,是無良媒體誇大疫情,人為製造恐慌,洗腦大眾。

「上不起學,沒人管你;看不起病,沒人管你;還不起貸款,沒人管你;死活都不管你。然後,每天捅你的喉嚨,他們全心全意關心你的健康?!」

市民:不再信中共宣傳 有朋友移民到歐美

株洲市的王女士告訴大紀元,她父母在經歷了封城後,不再信政府的宣傳了。

王女士說:「開始的時候,我還跟父母說,要離開這裡,他們不相信,一輩子聽政府的話。結果到後來,吃的都成問題了,現在後悔了,說以後不聽政府的了。

「我有個朋友是在給政府做生意的,他跟我說,他現在每天出門都要做核酸,他去過東北,南方,他自己也覺得很奇怪,每天檢測都正常,健康碼還是顯示黃碼,用不了。

「政府現在還是以社區為單位,層層加碼,本地的沒事,但是,要給外地人層層加碼,也就是,如果你去過危險的地方,他們就要給你搞個危險的(健康)碼。

「當時,株洲要封的時候,我朋友先得到了消息,都撤了。朋友現在都沒有生意可做了,外國工廠的生意進不來,國內的工廠都要倒閉了,貨也拿不出來。」

王女士表示,有朋友已移民到歐美國家。「最近,我有幾個朋友都『潤』到歐美了。」

王女士表示,希望更多人能了解到株洲的真實情況。

她說:「你們(大紀元)的報導還是有用的,多給地方政府些壓力,他們黑得很,只有這些報導,才能對地方政府有所壓力。株洲是個工業城市,大家傳遞信息的意識不高,不像北京、上海、深圳。希望能多報株洲的真實情況,這是個小城市,沒有人知道這裡的情況。」◇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中共「清零」防疫 分析:折騰百姓沒完沒了
「清零」防疫令地方財政虧空 中國各省現赤字
中共清零防疫 「不得外鎖門隔離」說辭挨轟
清零防疫阻礙物流 阿里巴巴雙11銷售受拖累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胡鑫宇案官方定論 引輿論海嘯
【十字路口】胡鑫宇案八大疑點 美軍奇招圍戰狼
【財商天下】斬草除根 華為遭全面圍堵
【新聞看點】胡鑫宇案疑點重重 官方強壓輿論
【探索時分】台灣為什麼購買火山布雷系統
【舞蹈】美國飛天大學舞蹈系中國古典舞基本功考試 大二 女生(2022年12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