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清零讓中共陷四大危機 政治風險走高

人氣 7422

【大紀元2022年11月26日訊】中國大陸連續數周疫情呈上漲趨勢,截至11月24日,全國新增確診超3萬,截至11月25日19時,全國高風險區24,322個。多地重啟封控模式,民生再度陷入困境,北京、鄭州、重慶、烏魯木齊等地基本處於封城狀態,基層依舊層層加碼我行我素。另有南京、廣州傳出要靜默封城,官方25日緊急闢謠,反倒加劇民眾恐慌。11月22日,雲南曲靖20萬人因時空伴隨被賦黃碼,被強制實行5天5檢。

世界盃全球在狂歡,中國人民天天做核酸。二十大結束,中共清零政策左右搖擺了幾個回合之後,地方政府在中央打架政策下經過短暫的無所適從,慣性地回到從前的嚴苛狀態,民眾解封放鬆的願望徹底落空。由此,中共在清零的路上越陷越深,面臨四大無解危機,其政治風險也越加走高。

民眾普遍清醒,民變危機四起

三年的極端清零政策,讓中國的民眾頭腦普遍清醒,反抗中共暴政的民變成為清零政策帶來的一個重要走向。

11月22號始,鄭州富士康萬名工人因工廠封控、不兌現工資約定,數日來和官方發生衝突,警察動用了催淚彈、水炮和鐵棍,工人們也用手頭的鐵桿、棍棒進行自衛,有落單工人被警察圍毆,傳約40名工人被捕。富士康本月初因疫情封鎖導致萬人大逃亡,事後,在政府支持下,工廠高薪招募退伍軍人和黨員入場,結果導致了一場更大規模的流血衝突。在清零政策逼迫下,這些黨員也奮起維權反抗中共,規模之大堪稱近年來少有。

台灣富士康日前承諾給離職員每人發一萬元費用以平息騷亂,據台灣自由時報報道,中共政府將鬧事者、離職者列入黑名單,永不錄入大型電子企業,讓反抗者「無工可打」。但中共這招秋後算帳難以奏效,失業者將成為中共維穩的負擔。

11月24日,重慶當街現超人哥,怒罵中共防疫政策,批判重慶政府一錯再錯,「只好一直錯下去」。超人哥被警察拽倒欲被拖走,圍觀民眾群起將他救回。重慶超人哥的勇氣可與北京四通橋抗共勇士彭立發相比,令民眾歡欣鼓舞。

此前,廣州海珠區被封控後,大批工人湧向街頭,拆除圍欄和路障,抗議食品短缺,並與警察發生衝突。網傳一名工人在海珠區政府前抗議被警察開槍打死。

今年上半年上海實行嚴厲封控,民眾大舉抗議,中共派駐軍警維穩。紅色作家六六、經濟學者郎咸平翻車,本次冬季疫情開始,紅二代陶斯亮、五毛作家周小平公開批判政府防疫政策。網絡上的民怨更是忙壞網警,上半年「四月之聲」傳遍海內外,日前,一位網友的「十問衛健委」再次凝聚網絡民意,指向中共清零政策。

黨內路線分裂、搖擺,清零派仍占上風

10月12日結束的十九屆七中全會,其公報上把清零運動定性為「開展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最大限度保護了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動態清零被作為中共過去五年的政治成就,並將「毫不放鬆抓好常態化疫情防控」列作過去一年的功績。在20大報告中,中共將動態清零定性為「是阻斷病毒傳播的人民戰爭」。

這意味著動態清零「只有勝利,沒有結束」。但在政策內容上,中共似乎對封控措施進行了微調和優化,6月份,中共國務院公布「九不准」,11月份公布20條。

同時,各地在「封城」名詞上不斷進行有利於淡化中共被批評的翻新創意,「社會面清零」「全域靜態管理」「全域靜默」「全體原則居家」「區自為戰」。感染者樓棟隔離從14天到7天再到目前的5天。核酸檢測政策則是起起伏伏,由公費到部分城市宣布自費,由取消全員核酸檢測到恢復全員核酸檢測。專家的呼籲也飄忽不定,最典型就是張文宏,形勢緊張的時候被舉報,離人民公敵差半步;形勢寬鬆一點的時候,感覺是有點像專家,「新冠病毒進入穩定期,病死率非常低」。

外界的觀感,中共內部出現分裂。這種分裂一直就有,二十大之後搖晃得明顯一些,最高領導人本人也出現微妙變化,9月份出訪中亞多數情況下戴口罩,G20峰會和APEC峰會,沒有戴口罩,並且和李家超有肢體接觸,成為密接者。11月25日,新華社刊登了習近平夫婦與到訪的古巴共產黨第一書記卡內爾夫婦在人民大會堂並列出席會晤的照片,四人都沒帶口罩。

這似乎說明,在關於奧祕克戎的科學認知上,中共目前上下基本是一致的,這個病毒致死率很低,如同感冒。但在政治紅線上,中共仍然死守底線:堅決清零。

黨媒為什麼說「既不能一放了之,也不能一封了之」?因為中共亂了方寸,不知道這戲該如何收場了。放開了,經濟恢復,民生有望,政治立場上如何轉圜?繼續封下去,政治站位成功了,經濟和民生垮了,經濟和民生也是政治的一部分啊。在無法調和矛盾和找到方案的時候,寧左勿右是官員的保險栓,是和黨性保持一致的最大公約數。

經濟回暖無望

中共前三季度的GDP分別為4.8%,0.4%,3.9%。但這些數據普遍引起國際社會懷疑,耶魯大學經濟學家斯蒂芬·羅奇說:「政治疑慮的烏雲將在未來幾年破壞中國官方統計數據的可信度。」彭博社5月預測中共的經濟今年增長可能會低於2%。

因為疫情衝擊,外資和產業鏈正在加緊移出中國,鄭州富士康見證了中國模式的失敗,這是一個很好的案例。美聯儲加息和人民幣匯率破7,這對中共來說是雪上加霜,中共資本自2022年2月-7月連續六個月外逃。二十大中共常委名單公布後,世界唏噓,上海豪宅暴跌40%,港股和中國概念股一路下跌,台商紛紛跑路。中共財政債台高築,高舉共同富裕大刀狂砍,螞蟻集團傳將被罰10億美元,劉強東日前宣布將捐出百億元改善基層福利,但要求2000名高管配合減薪。10月,中共提高了對高收入、高淨值人士的稅收征管力度。「和紳跌倒,嘉慶吃飽」,中共經濟在房地產衰敗、清零衝擊和世界經濟放緩的內外壓力下,靠劫富度日,將進一步嚇退投資者,打擊經濟發展動力。

11月25日,中共央行降准0.25,釋放長期資金5,000億元,旨在扶持受疫情影響的中微小企業和刺激樓市,這是央行年內第二次降准。問題是,工廠沒人,工人失業,百姓口袋裡沒錢,央行光釋放流動性資金能解決根本問題嗎,錢能放得出去嗎?中共10月的社融數據顯示,居民貸款增長乏力,同比少增2,110億元,已經連續12個月同比負增長,說明房產一蹶不振。政府融資因專項債前置而舉債乏力,實體經濟信貸需求偏弱,外幣貸款因進口低迷、人民幣貶值連續8個月同比少增。無論從居民、政府、實體和外幣業務來說,流動性邊際縮減,人們加槓桿的願望大大降低。供給衝擊、需求收縮和預期轉弱三大困境將持續惡化。

中共成國際笑柄與棄兒

中共在二十大後持續展開外交攻勢,G20和APEC兩大峰會上中共代表們高光亮相,尤其是APEC,美國國家元首缺席,老虎不在家猴子稱大王,中共那張收斂的臉立刻又張揚起來了,儼然以家長的姿態對待各國,又拿出了個新詞叫「亞洲命運共同體」,中共可能感覺到「人類命運共同體」騙不下去了,收縮了行騙範圍。

與此同時,中共向共產小兄弟頻頻招手,二十大後,先後會見越共總書記阮富仲和古巴共產第一書記卡內爾,顯示中共全球範圍內呼風喚雨的能量。

殊不知,外界都把中共當怪物看,2020年疫情,武漢病毒毒性很大,它卻將500萬人從武漢流入全國各地,50萬人帶著病毒跑到國外,如今病毒溯源問題仍然是懸在中共頭頂上的一把劍。美國共和黨執掌眾議院,外界恐將看到好戲。2022年,奧祕克戎毒性大減,感染者輕如感冒,中共卻如臨大敵,封城封樓封戶不亦樂乎,在全國多個城市屢次造成慘烈的次生災害,嚇跑了投資者。正如同網友調侃的那樣:「奧祕克戎,離開祖國,你什麼都不是。」此外,中共的戰狼外交、擴張的野心無不讓世界嘆為觀止。

黨性的複雜的邪惡

動態清零在中國將何時壽終正寢,外界難以預料。但是我們看到,中共的官員從上到下、從大到小,無論他們多麼深知這一極端的政策對經濟與民生是如何的傷害,爭論的時候看起來似乎也胸有仁義,但一旦執行起來幾乎是一水地向左。

這不只是對某個領導人的表忠,而是對黨的真實意圖的領悟,服從並忠實執行黨的意志,將黨的現實需求放諸到黨的生命本質層面上來理解和執行,尋找到契合黨的顏面和底色的路徑去施策。

這就是為什麼文革總會隔三差五地死灰復燃,改革時不時地會被卡住脖子,社會生態一旦被動態清零折騰了之後就基本不會真正復原,因為中共的本性就是反人性的、破壞性的、充滿鬥爭性的,儘管它有時也會裝出一副偽善和要顛覆自己的樣子。因為整套共產機器的強制性運轉,黨的各級組織和成員,從最高領導人到街道幹部,都在自覺和不自覺地用黨性標準的螺絲刀不斷擰緊自己,生怕在黨的運動中被甩出車床,從而失去升遷和生存的機會。這就是這個黨的複雜的邪惡。

不解體中共,國無寧日,民不安生。或許中共正是在這種不斷層層自我加碼、孤注一擲的死循環中,跌向深淵,走向失控與解體。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中國高失業率背後:陸企外企產業鏈外移
資本接連6個月外流 習近平救市越來越無力
越清零越不靈?中國正經歷「創紀錄封鎖」
重慶男怒罵當局封控 警察抓捕 圍觀民眾救回
最熱視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