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蜘蛛百合(彩墨)

作者:徐明義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蜘蛛百合(彩墨)65×64cm。(局部)。(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蜘蛛百合彩墨

水溝邊的竹蔭下,有一大群落的蜘蛛百合正盛開著花。這些花平日乏人照顧,沒人整理,因此就沒秩沒序的恣意亂長;加上葉片粗厚,且混有些許的腐葉味道,因此也沒有人多加理會。就像現在,它們正忙著開花,有濃郁的香氣襲來,只是它們又像是有毒的植物,就無法吸引路人的眼光。

圖裡,我們在花下安排兩隻環頸雉,它們一邊聊天一邊走入花叢裡,驚鴻一瞥。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蜘蛛百合(彩墨)65×64cm。(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Spider lily/ink and color painting

Under the bamboo shade of a ditch, a large group of spider lilies are blooming. These flowers are usually less being taken care and sorted out, so they are arbitrary growing up, plus their thick leaves mixed with rotten leaves smell, no one would pay much attention on them. Like now, they are busy blooming with a strong aroma flowing, due to look alike the poisonous plants, they can’t attract passengers’ attention.

In this painting, we arranged two ring-necked pheasants under the flowers, glance at those two ring-necked pheasants they chatted and walked into the flowers.@

點閱【徐明義畫集】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昌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愛美術的徐明義,師範學校畢業服務期滿後,在報考大學時,因擔心學美術無法過活而填中文系,畢業後教了一輩子國文。爾後,進修考取文大藝術研究所甲組碩士,因緣際會,在退休前轉為美術老師。如今,出版個人畫集7冊、散文集1冊;徐明義善彩墨畫,用色濃烈瑰麗,允為個人特殊之畫風,擅長山水、花鳥;偶亦展布流沙畫,以黑沙流淌於紙上而成,為極特殊之畫風畫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婦和少數上班族,利用空餘閒暇時抽空畫畫,浸潤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樂此不疲,經過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將在桃園圖書館平鎮分館 1樓文化館的「徐明義師生聯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諸於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與讚許。
  •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經龍潭到楊梅,沿路邊玩邊寫生。途經楊梅鎮附近的某一個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對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齊排列的茶園以及山後的一批高樓大廈,櫛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樓,美得令人驚羨。(當時的寫生稿放在《徐明義畫集四》P.74頁,可與此圖相參。)
  • 在校園內的一個小角落裡種有一大叢仙人掌,五六株雜亂的長在一起,長得很高很茂密。因為它有尖刺,少有人敢靠近它,學生們打掃校園時也都離它遠遠的。不過,在這些畏人的針刺叢生的隱處,竟然有小雀兒在那裡築巢,既隱密又安全。
  • 劉海粟先生曾經說過:「一部藝術史即是一部創造的歷史。……堅持與別人不雷同,才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所謂創作,就是要有新意、要能「創造出新意念的作品」。否則憑什麼叫「創作」呢。不過也有另外的說法是:創造不是憑空生出來的,仍然要有「底子」,要以傳統做養分的。無所適從的我們,就只好在這兩者之間徘徊了。
  • 五代‧荊浩嘗語人曰:「吳道子畫山水,有筆無墨,項容有墨無筆,吾當采二子之所長,成一家之體。」
  • 很簡單的一張畫。 這幅畫其實談不上構圖,我只想表達一個意念——新意。
  • 長久以來,只要有空,我就提筆研墨,在紙上塗一塗、抹一抹,每天摸它一下。久而久之,畫畫就變成一種「癖好」,想改都改不掉了。
  • 王維詩:「獨坐幽篁裡,彈琴復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在隱微的月色裡,月兒悄然掛上樹梢,大地一片闃寂。詩人獨坐在月下小亭內,亭外樹影婆娑、藻荇交橫,詩人被月光溫馨地包裹著、關照著,他是多麼的悠閑自得而快樂啊。
  • 古希臘人信仰神,他們的藝術都在表現神、讚美神,他們的雕塑不但技法精湛高超,形體準確,同時形象高雅,神態謙和。大雄認為古希臘之後,人們很難再找到這種謙卑、至真至美的雕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