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汪某中舉

作者:德惠
汪某春天做的那個夢,真的就是神在向他預言未來,他註定考上第二十一名舉人。由此可見戲如人生,人生如戲,過程中真的就是有出人意料的戲劇性事件,然而結果必定是實現神的安排。圖為明朝《狀元圖考》插圖。(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656
【字號】    
   標籤: tags: , ,

清朝時,青陽當地有個讀書人汪某,為了考取功名,多年來刻苦攻讀,發奮圖強,可是他考了整整十年都沒有中舉,漸漸地他開始失去信心了。某年春天他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中他考中了那一年的第二十一名舉人。

他醒來後覺得很驚異,懷疑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就告訴了別人。豈料大家都鼓勵他說:「你是我地文采最好的人,如果我地有人可以中舉,那麼你一定是第一人,你已經屈才太久了,這個夢肯定不一般,絕對不是一般的亂夢,而是神在直言你的未來呀。」汪某聽了大家的言論,又有了信心。

不久汪某做夢一事,已經在其所有認識的人那裡都傳遍了,都認為是大吉之兆。汪某的族人甚至在汪姓的家族祠堂裡舉辦大禮,提前祝賀汪某考中第二十一名舉人,大家也都來祝賀,一時間旌旗飄揚、牌匾高懸,鑼鼓喧天。當時有個姓安的道台(地方長官,正四品官職),恰好經過汪姓祠堂,得知此事原委後覺得很荒唐,竟然把夢當真,於是下令他們停止慶賀。安道台還暗中把此事記在心上。

當年秋天地方科舉的監考官,正是這位安道台。清朝科舉制度規定,為了公平起見,考生的卷子填有個人信息的地方單獨封訂起來,只有最後拆卷時才能看到,即為「糊名」或稱「彌封」。當閱卷人員閱卷審核完畢,會按他們評定的名次將試卷按順序放好。最後只需主考官閱卷一遍,認同其名次後,在卷上填註「中式」或「取」等字樣,再由專人拆開被封的地方,露出考生個人信息,然後抄寫到榜單上。

安道台監督拆卷時,忽然想起今年春天有個汪某人,因為夢到考中第二十一名舉人而廣為宣揚的事情。他懷疑此人為了圓夢,可能會賄賂相關人員,心中暗道:「我不能讓他得逞。」於是他給主考官說了此事,主考官說:「此事簡單。」於是把閱卷人員篩選下去的,作為備用的考卷都拿了過來,讓安道台自己從中挑選一份,把原定的第二十一名考卷替換下來。安道台心想這個辦法不錯,於是信手挑出一份,由主考官在上面簽字認可。不久拆卷,安道台現場監督,絕無作弊可能,當第二十一名舉人的卷子拆開,露出被封住的部分,安道台親自查看,竟然正是青陽汪某。

頓時所有人大驚失色,本來汪某的卷子已經被篩選下去了,然而安道台為了確保不讓汪某考上第二十一名舉人,又把卷子換了,誰知他換上來的卻正好是汪某的卷子。面對這結果,只能說是冥冥中的天意註定了,上天藉著安道台的手,將汪某換了上去。看來汪某春天做的那個夢,真的就是神在向他預言未來,他註定考上第二十一名舉人。由此可見戲如人生,人生如戲,過程中真的就是有出人意料的戲劇性事件,然而結果必定是實現神的安排。

資料來源:
清朝曾衍東《小豆棚 卷四 青陽》
《欽定科場條例》

(編自正見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生命是有輪迴的,是不滅的。不同層次的生命也是有標準的,不符合標準了,生命的層次就會往下降。而修行則是提高層次,回歸生命本源的方法。
  • 按中國古代的觀念,瘟疫在另外空間裡是由瘟神與疫鬼操控的,瘟神的層次高,奉天意、天象而行;而疫鬼則是具體在低層空間行事。《周禮‧春官‧占夢》裡講:「季冬……乃舍萌於四方,以贈惡夢,遂令始難驅疫。」鄭玄註:「疫,癘鬼也。」其實瘟神也好,疫鬼也罷,根本上都是要奉天意而行的。
  • 1976年2月15日這天,是元宵節的第二天,正是星期天休息,我回農村看望父母。大約上午10時左右母親聽到外面有嗡嗡的聲音,這是由兩個焊在一起的彎曲鐵片發出的,頗有些韻味的聲音,當地人叫這個是「嗡子」,是小販拿來作聲響廣告的東西。
  • 頤和園長廊上的西遊記彩繪。
    從古到今,長生不老可謂是人人嚮往,但連帝王都很難求尋,悟空又是如何得到菩提祖師真傳得以長生的呢?
  • W是我的同事,貧農、復員軍人,當年在政治上天生暢行無阻,上等草民。他在1974年批林批孔運動中「上躥下跳」頗紅火,一直上躥成了XX市駐省革委的代表,按當時的發展簡直就是副省長級別了。
  • 這裡要講的幾個故事,大都是我本人親身經歷或者聽親歷者親自講述的,不是事後諸葛亮(就是說事情發生以後才杜撰自己的先見之明)。之所以用了「玄」,就是太奇妙,不可思議的,非常理的,不是現在的科學能夠解釋的。
  • 祝春海前世臨死前,與真氏一起發誓「來生仍為夫婦」,結果今生與真氏竟真的跨越了年齡的差距再結姻緣。
  • 小僕一念善心,隨手鋪了一塊舊木板方便他人,竟也被神靈記錄下來,其功德竟抵消了一次水鬼索命之劫。
  • 楊延昭威震三關的故事,在當地可謂家喻戶曉,那三關主要是位於現今河北至山西一代的高陽關、瓦橋關及益津關。然而,除了這幾個地方之外,傳說他與遼軍征戰的地方曾一度遠至幽燕地區,他與楊家將士們在這兒也留下了許多動人的傳說故事,其中他在鹿皮關長城附近的山崖上留有一道深深的刀痕,歷千年後仍清晰可見,那便是楊六郎刀印的傳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