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孩子傷心時 故事是最好的陪伴(9)

作者: 蘇珊.佩羅 譯者:王聖棻, 魏婉琪
(圖/小樹文化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小貝殼與跳舞的珍珠》 作者:薩斯卡.克萊門奇(斯洛維尼亞理學碩士、教育學士及成人教育碩士、實踐與神經語言規劃訓練碩士、自我管理訓練員)
適合年齡:各年齡層。
應對狀況:人生中的艱困挑戰。

這是忍受多年悲傷和失去後,得以成長的故事。故事歷程和隱喻,對許多艱難情況和不同的年齡層來說,都有所幫助。薩斯卡參加了我在斯洛維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舉辦的療癒故事研討會,後來她寄了電子郵件給我,告訴我她是在研討會上「使用隨機單字/符號進行故事練習」中得到用珍珠和貝殼寫作的靈感(見本書中的「隨機故事寫作練習詞彙表」)。

薩斯卡是這樣說的:「這個故事是為我自己寫的。要敘述我碰過的挑戰,沒有比寫這個故事更好的方式了。故事中的『紅斑』至少代表了三件事:我的義眼(我3歲時失去了一隻眼睛);我的皮膚病(異位性皮膚炎),不時會出現在我的臉上和手上;以及我的負罪感、憤怒、羞愧和痛苦,因為我相信了不值得信任的人。我被他們操縱、損失了很多錢。有些人跟我說,有時候我好像隱形了⋯⋯因為我⋯⋯我不想冒著不被接受的風險敞開心扉。講課的時候,有些人會說有時候我的態度並不一致,因為他們看見的是我的紅斑,而不是我的珍珠⋯⋯現在,我在這個故事裡得到了答案。」

故事:

小貝殼出生之後沒多久,身體就出現了一塊大紅斑,內外都有。紅斑有時候會大一點,有時候會小一點,但總是存在。它變得非常顯眼,很快就被周圍的人注意到了,其他貝類和海中生物都在問關於紅斑的問題。

因為貝殼身上有這麼大的紅斑相當不尋常,所以小貝殼談起這件事也非常不舒服。很快她就發現,最好的方法是始終把殼關得緊緊的,以某種方式隱身,這樣她就什麼都不必回答了。小貝殼雖然也有幾顆小珍珠,但遠不及她的大紅斑引人注意。

因此,小貝殼習慣了待在緊閉的殼裡。當她試著打開一點,就立刻會被銳利的小石頭攻擊。這些小石頭傷害了她,讓她痛了很久。所以她寧願閉殼不出。

她長得愈大,就愈注意到其他貝殼打開之後露出珍珠時變得多美。但小貝殼還是把自己關得緊緊的。

有時她也會暗自羨慕別人,如果沒有紅斑,她也可以像她們一樣驕傲的展現自己。

有一天,當所有貝殼都聚在一起時,她在陰暗的小角落稍微打開了一點。她只是想看看大家會有什麼反應。但是,完全沒有人注意到她,她就像隱形了一樣。但小石頭還是一樣跑進了她的殼裡,提醒她曾經有過的疼痛。

那些不能對別人說的話,她只能對自己訴說。她用那些小石頭打磨自己的小珍珠。慢慢的,她的珍珠愈來愈大。

有一天,小貝殼覺得她的珍珠太大了,繼續緊閉著殼實在很痛。她覺得,不管別人會怎麼說,是時候打開自己,向世界展示珍珠了。但她很怕,怕那些銳利的石頭。她還有一些傷口沒有癒合,但是,她知道自己的珍珠裡有些東西很珍貴,她想讓這個世界看看。

她開始不時的打開殼展現自己,有時候只開一點點。但因為珍珠已經很大了,每次打開,都會有一些小石頭掉出來,她覺得舒服多了。然而因為折射進水面的陽光刺得她看不見東西,她又會把殼閉起來。

終於有一天,小貝殼張開了。她努力把自己開到夠大,這樣就不會有人注意到她的斑點。但她這麼做實在太不尋常了,其他貝殼和海洋生物開始盯著她看。在她美麗的珍珠旁邊,他們也看見了她的紅斑。他們實在不知道該看哪裡,到底該看珍珠,還是那個紅斑。她愈想把紅斑藏起來,他們就愈想看。最後,紅的不僅是那個斑點,整個小貝殼都變紅了。

在一個有月光的夜晚,浪頭把她捲到了海灘附近,她聽見了呼救聲。她環顧四周,發現有兩隻貝殼卡在岩石縫裡出不來。岩石間有個小洞,但她們看不見,因為殼沒辦法張得太開。

海浪對小貝殼說,她應該幫助那兩隻貝殼。她為她們感到難過,甚至沒想到自己的紅斑,只是張大了殼。就在這一刻,明亮的月光照亮了她的珍珠,她把珍珠光芒照在水面上。現在這兩隻貝殼可以看見走出黑暗的路了。她們可以跟著珍珠的光走,當她們一從岩石小洞游回寬闊大海,就立刻跳起了快樂的舞。

這個時候,小貝殼凝視著自己在水中的倒影,第一次真的看見了自己的珍珠和紅斑。她意識到那裡並不像想像的那麼醜,斑點的紅讓珍珠的顏色更特別、更不平凡。如今,珍珠已經大到幾乎完全遮住了那個紅斑,大家能看見的是美麗的珍珠,只有一小片紅色。紅斑還在,但已經沒有人注意了。同時,小貝殼也為此感到平靜。她生平第一次可以敞開心扉,而且感覺非常好。終於,一切似乎都對了。

一回到海裡,獲救的貝殼就打開自己,把珍珠展現給救了她們的小貝殼看。月光也照亮了她們的珍珠。這時,三顆珍珠一起發光,她們的光實在太耀眼,紅斑點顯得更淡,銳利石頭留下的小傷口也開始癒合了。

強烈的光芒吸引了其他貝殼。她們一個接一個打開,珍珠發出光芒。月亮看著她們,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用自己的光芒擁抱了她們。貝殼讓自己的珍珠貯滿了月光,當珍珠充滿光的時候,她們便丟開了外殼。現在她們可以自由跳舞了。所有珍珠牽著彼此的手,歡樂的跳著。

從遠處看,她們就像一條珍珠項鍊,閃閃發光。

──摘自:《每當孩子傷心時,故事是最好的陪伴》小樹文化提供@

責任編輯:黎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