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瀛采風】日本的12月為何叫「師走月」?

作者:脩實
一進入12月,日本整個社會即刻改變節奏。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7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一進入12月,日本整個社會即刻改變節奏,高速運轉,好像飛快行駛的列車。表現最明確的是商家——各大百貨商店及大型超市等,都紛紛擺出應景的聖誕樹,陳列出令人眼花繚亂的應時商品,連播放的音樂都煥然一新。這一切,都是在提醒顧客:一年一度的歲末已經到來!

一入十二月,日本各大百貨商店及大型超市等,都紛紛擺出應景的聖誕樹。 (Pixabay)

被時節與年末氣氛催促,街上的行人也都加快了脚步,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他們臉上,似乎少了些往日的疲倦與黯然,取而代之的是一絲喜悅與期待。

師走」之月

12月有很多別稱雅號,如「暮歲」、「晚冬」、「歲極月」、「春待月」、「梅初月」、「臘月」、「師走」等。這些稱謂,原本指黃曆12月,在明治維新之後,都習慣地將其切換到西曆12月。在諸多12月的雅稱中,「師走」(Shiwasu)較具普遍性,在傳媒中也被普遍使用。如,「適逢師走之際,諸事繁忙。」「為迎接新年,師走之際的街道市場,一派繁榮景象。」等等。

「師走」一詞似乎很早就有,但其來源不甚明了。關於該詞的成因,有多種說法,其中,如下的説法較具代表性:進入12月,和尚受邀為人誦經,四處奔走,忙得不亦樂乎。過去,因為和尚在信仰層面引領人們,因此也被視為「師」,日語叫「師匠」(Shishō)。平安時代(794~1185年)末年問世的《色葉字類抄》中就解釋道:12月是為師的僧人為誦經忙得東奔西走之月。但其原型為「師馳」,而「師走」該是後來依據其意改換的借用字。在日語中,「馳」和「走」,都是跑的意思。

在日本,一進入12月,可謂人人忙,家家忙。幾乎每家都要訂購、郵寄贈送親朋好友的「歲暮禮物」;此外,還要買新年掛曆,準備賀年卡等。到了下旬,各地都有以銷售年貨為主的「歲末市場」,人們在採購年貨的喜悅中,將迎來冬至(22日)、上天王誕辰(23日)、聖誕節(25日)。此後所期待的,就是年夜飯、紅白歌比賽、除舊迎新的鐘聲、參拜寺廟神社了。

日本新年參廟迎新人潮。 (Pixabay)

本月,重要的文化活動還有:「映畫日」(電影日,1日),民俗廟會「秩父夜祭」(2~3日,埼玉縣秩父市,日本國家民俗文化遺產),民俗廟會「春日若宮祭」(15~18日,奈良)等等。此外,從13日開始,正式進入年末時節,家庭及各單位都開始整理內務,掃除集塵,乾乾淨淨地迎接新年。

在日本,年末給親朋好友贈送禮品不宜太晚,一般在20日之前送到。而過了26日,送的禮品封條上就不能寫「御歲暮」(歲末謝禮),要改為「賀新年」了。

「事始」與「事納」

年終歲尾,上至政府官廳,下至家庭小作坊,除了大掃除、開忘年會之外,都要舉行結束本年工作的簡單儀式,叫「仕事納め」(Shigoto osame)。「仕事」是工作,「納め」則是結束之意,意味著通過此儀式結束本年的一切工作。

江戶時代(1603~1847年),官府將結束一年的工作叫「御用納め」(Goyōosame),因此,即便是當今,國家、地方等國家公務機關依然沿用此説法,把本年最後一天的工作稱為「御用納め」,並舉行「御用納め」儀式。而民間則為「仕事納め」。依照法律規定,政府官廳過年的假期從今年12月29日至來年1月3日,民間也多以此為準。

此外,在民間還有一種結束本年工作的風習。在傳統文化中,將掌管年的神稱之為「年神」,為了迎接年神,其準備工作要從12月8日開始,這叫「事始め」(Kotohajime),即迎接年神的開始日。此活動一直持續到2月8日,而這天叫「事納め」(Kotoosame),即結束過年期間的一切神事。

上述時間,是從迎接年神角度而言,而從人世層面上講,則正相反:把2月8日稱為「事始め」,將12月8日稱為「事納め」。無論是神事還是人事,都是起於8日,止於8日,因此將二者又合稱為「事八日」(Koto yō ka)。在此期間,依照信仰與民俗,不同行業都要舉行不同的祭祀活動。例如,昔日,從事裁縫行業或是做針線活的女子,都要進行「針供養」,即在「事八日」的某一天,將用過的彎針、斷針等舊針插在豆腐、年糕等食品上,送到神社、寺廟中祭奠後,投入河水中,以此祈求裁縫事業繁榮昌盛。

12月7日為大雪,22日是冬至,宣告冬日正式登場。日語民諺中,有句話叫「山眠」,即群山冬日入眠。這一説法,形象地描繪了日本12月的自然風貌。然而,雖然寒冷日漸嚴酷,但還是可以看到綻放的水仙、南天竹、山茶。在天氣預報及市井聊天中,人們也不時會聽到「冬日小陽春」之類的時令話語,令人身心感受到一絲暖意。

時至歲尾,來往書信的開頭問候語,也都應時變換,如:「歲晩之際」、「年末歲尾」、「迎來忙碌的年末」等,頗具時節感。當然,信尾自然也加上了類似「師走之際、望多多保重。」之類的叮囑,還有「祝迎來一個美好的新年!」之類的祝福。

十二月的氣氛:祝迎來一個美好的新年! (Pixabay)

日月如梭,過客匆匆。日本的「師走」固然是個忙月,更是個辭別舊日,期盼迎來幸福一年的月份。昔日,和尚為了人們能迎來一個美好未來,東奔西走,四處誦經;人們適值年末歲尾,也都期待藉此趕走晦氣,時來運轉。——雖然,現實往往不會如人們所期待的那樣如約而至,但是到了一年的期待之際,人們還都是要期待的。@*#

─點閱【東瀛采風】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日本有許多行業名後綴「道」字,如「茶道」、「花道」、「香道」、「書道」、「武道」、「弓道」、「劍道」、「柔道」等等。其中柔道在日本覆蓋的層面非常廣。柔道因何而生?又音何而發展呢?。
  • 立春意味著天地春來!在二十四節氣中立春是一年開始的標誌。一年之計在於春!立春是「養生」的重要季節!立春來了,身心快速從冬天甦醒,怎樣養出好元氣呢?我們從古老的中華文化中來探索養生的智慧。
  • 古人認為,在節氣、季節尤其是新年更替之際容易產生陰氣邪鬼,因此要舉行儀式,除邪驅鬼。所以,即便今日,每逢立春節分,人們依然要吃一種叫作「惠方卷」的壽司、拋撒炒熟的黃豆等來免災、驅邪。撒豆習俗,也是從中國傳來的。
  • 「守二川,排八陣,七擒六出,五丈原點四十九盞明燈,祇為一身受三顧。」這上聯中含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等字,敘述誰的一生?這上聯只是半對聯,還等待後人作下聯,這是中華文化明珠——對聯的風采與趣味的掠影,對聯的豐富內涵等待後人的我們繼續挖掘。
  • 回顧一下中國的音樂史,可以明顯看到古代樂人的地位並不是一開始就低賤的,從最初的貴族專有的高雅技藝,逐漸逐漸下滑,演變成了低人一等的職業。但是正是這些樂工家庭們和世代相傳的樂戶制度,讓雅樂、燕樂、和俗樂在朝代的更替之間得以保留和傳承。而且在中國古代,其實不只是樂戶,很多行業的手藝都是靠家庭來延續的,這是他們在文化和藝術方面傳承的獨有方式。
  • 2022年是什麼年?跨過年檻,2023迎向什麼年?看天象,歷史正處於劇變的轉捩點,幾幅漫畫,畫出百姓的心聲。
  • 一起來看特色紛呈的新年風俗集錦,迎接美好的新年。展望世界各國,地不分中外,都有迎接新年的特色風俗,也都有驅邪迎福的願景。汲取古老的善良傳統精神,跨越2023年善惡交戰的挑戰。
  • 除夕辭歲,對成長中的晚輩來說,「壓歲錢」可能是夢寐以求的。不過,家家戶戶的長輩都是期待家中小輩能長成芝蘭玉樹,怎麼年年要給他們「壓歲」錢呢?又怎麼「壓歲」呢?
  • 冬漸盡,春將到。前幾日,翻閱到一首大家再也熟悉不過的《詩經‧桃夭》。讀著讀著,總覺得,這個世界能夠「桃夭」的春意真的即將來臨。同時,聯想到一個與此諧音的成語:「逃之夭夭」。自從庚子年的大疫情至今,即將來臨的癸卯年,世間有多少人還在歷劫,有多少人還在避劫?思罷,心中豁然醒悟,在人世間這個「冬漸盡、春將到」的時代,我們能夠逃去避難的地方,或許就是「家」了。
  • 正月過後,天增歲月人增壽,年神了願返天庭。在日本,人們將門松等正月飾物燒掉,恭送年神,還要把供奉的年糕撤下「開鏡」。至此,正月相關祭祀禮儀正式結束,人們的生活恢復正常。但是,正月裡紅火的傳統紙牌遊戲「百人一首」,卻不會就此止步,還要繼續玩下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