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資平台高管頻出事 地方城投黑箱利益網曝光

人氣 1792

【大紀元2022年12月02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楚寒石綜合報導)11月初,前中天國富證券董事長、現世紀證券董事長余維佳失聯,傳已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同時被帶走的還有已退市的東方網力的董事長趙豐。據信,此事與中共國有城投平台的黑箱操作和利益輸送有關。

陸媒財聯社從消息人士處獲悉,在11月2日世紀證券高管召開內部會議,宣布余維佳暫不履職,由前海金控總經理李劍峰暫代董事長職務。這表明余維佳失聯確有其事。

在中國證券行業,余維佳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公開資料顯示,余維佳生於1964年,1992年加入深圳半島投資基金。1999至2021年,歷任招商證券副總裁、西南證券總裁、中天國富證券董事長。今年3月,余維佳出任世紀證券董事長兼總裁。

有消息指,余維佳涉嫌東方網力的資本運作,該公司已於今年6月退市。

在招商證券和中天國富就職期間,趙豐都是余維佳的下屬。赴東方網力就任前,趙豐曾擔任過中天國富證券總裁助理,還曾擔任中天國富全資子公司中天佳匯的總經理。

11月9日,東方網力公告稱,公司副董事長王波、副總裁蔡昌銀因涉嫌職務違法犯罪被成都市監察委留置。王波為川投信產(川投集團全資子公司)副董事長兼總經理,蔡昌銀則曾任川投信產財務總監。

16日,中共四川省紀委監委公布消息稱,四川省投資集團董事長劉體斌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劉體斌出生於1962年12月,2019年4月出任川投集團董事長。在其任期內,川投信產投資東方網力給四川國資造成巨額損失。

從這一脈絡可以看出,中天系、東方網力、川投集團和四川國資之間存在著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

東方網力的資本謎團

東方網力在業績爆雷和違規操作暴露前夕,找到川投信產接盤。川投信產耗時3年自救失敗,東方網力被強制退市,四川及成都國資企業投入的近20億(約2.8億美元)資金或將面臨血本無歸。內幕究竟如何,有諸多謎團待解。

2019年4月,東方網力公告稱,實控人劉光以「股權轉讓+表決權委託」的形式,將公司實際控制權交給川投信產。同期,成都高新區國資下屬的成都高新新經濟創業投資公司,對東方網力全資子公司動力盈科增資3.5億元(約4800萬美元)。

同年6月,劉光、蔣宗文等通過質押股權從川投集團借款6億元(約8500萬美元),加上川投信產提供的日常運營資金,川投集團、川投信產在東方網力身上先後投入資金至少16億元(約2.2億美元)。

川投信產是川投集團的全資子公司,川投集團則是四川國資委旗下的產業投資平台。令人疑惑的是,劉光、蔣宗文二人質押的股份數已占到其持有總股數的94.79%和92.61%,如此高的股權質押比例,川投集團為何還願意借款?

同年12月,東方網力財務爆雷,14.5億元(約2億美元)違規擔保被曝,2.5億元(約3500萬美元)資金被占用,時任董事長劉光被出具警示函,其在東方網力的持股全部被司法凍結和輪候凍結。東方網力的部分銀行帳戶亦陸續被凍結。

就在東方網力面臨困境之時,2020年1月,年僅38歲的趙豐突然空降擔任公司董事長。公開資料顯示,趙豐生於1982年,2008年任職於招商證券,2017年進入中天國富證券擔任總裁助理。

與趙豐一同上任的還有擔任東方網力副總裁、董事會祕書的劉朗天,和擔任公司監事的羅雄偉,均為中天系背景。那麼,中天系何以成為川投信產的救命稻草?中天系人馬擔任東方網力的重要職務,究竟是自身能力出類拔萃還是其它原因?

事實是,中天系高管也無力挽救東方網力。2021年6月,趙豐從東方網力辭職,1年後東方網力被深交所退市摘牌。而趙豐作為時任董事長,對上市公司重大會計差錯負有責任,今年8月被深交所公開譴責並計入誠信檔案。

投融資平台高管頻繁被查

川投信產為什麼要控股東方網力?這就不得不提到地方國資的資產證券化「運動」。

2017年,四川國資提出,優化上市平台、資產證券化是加速國企改革的核心任務之一。作為西部大省,國有資產證券化的目標是在2020年末達到30%、2022年末達到35%。而彼時其資產證券化率僅有12%。

2017年末,川投集團成立川投信產,成為四川國資系統首家信息產業投資平台,承擔當地國資打造信息產業上市公司任務。2018年,川投信產控股川大智勝集成公司並表示3年內將其上市。2019年,川投信產先後控股東方網力和宏明電子,並對後者表達了推動其獨立上市的想法。

但川投信產的資產證券化目標完成顯然並不理想,東方網力退市,川大智勝和宏明電子至今仍未上市。

國有投資平台高管被查並不是個例,近期已有多起國有投資平台高管被查。11月9日,雲南工業投資控股集團副董事長闞友鋼接受調查;14日,寧夏交通投資集團總經理胡東升被雙開;15日,廣西投資集團副總經理劉洪接受調查;16日,四川商業投資集團原副總經理李學焦被雙開。

地方政府投融資平台是指地方政府及其部門、機構等通過財政撥款或注入土地、股權等資產設立,承擔政府投資項目融資功能,並擁有獨立法人資格的經濟實體。

大量證據顯示,投融資平台已淪為利益輸送的工具。

中共成都市錦江區紀委書記劉嘉今年1月坦承,作為既是融資主體又是建設主體的投融資平台,其負責人職權高度集中,缺乏有效監督制約,極易滋生腐敗。

對此,旅美中國政經時事專家石山11月28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是一個由行政主導的權力體制,國有城投平台作為地方財政的『錢袋子』,既先天享受行政政策帶來的優勢,又能以行政權力進行市場壟斷。而中共這種行政壟斷必然產生黑箱操作和利益輸送。」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分析: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拿地 錢從何來?
房地產業「國進民退」 中國市場化大倒退
【財商天下】地方城投違約潮將至?比房企爆雷更可怕
中共賣地收入劇降 22城賣地計劃僅完成一半
最熱視頻
【全球新聞】國際紅十字會:下次瘟疫或已不遠
【中國禁聞】四川放開未婚生育登記 民諷私生子合法
【熱點互動】從紅黃藍到胡鑫宇 中共裡外禍害
【軍事熱點】瓦格納炮灰 恐因傷亡慘重被邊緣化
【晚間新聞】胡鑫宇遺體「縊吊」小樹林 疑點重重
【環球直擊】白紙運動參與者遭鎮壓 國際團體敦促放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