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防共諜 台反情報系統立大功

人氣 2804

【大紀元2022年12月02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五(12月2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扶搖(主持人)。

今日焦點:現役軍官叛變,台反情報系統隱祕立大功;共諜案瞄準兩類人!黃、金作餌,多層面作業!認清中共、信任同袍!謹記3大禦敵關鍵。

間,是中共與生俱來的基因。從蘇共扶植的一個東方小支部,搖身變成控制中國的獨裁大黨,再發展成一股攪亂全球的暗黑勢力,中共的滲透、離間手段,起了關鍵作用。

近年來,中共對外滲透的醜聞不斷被曝光,受害國可以說遍布全球。其中,台灣是主要受害者。11月22日,台灣當局以貪污等罪,起訴陸軍步兵訓練指揮部作戰研究發展室上校主任向德恩,原因是他遭前中視記者邵維強策反,成為中共間諜。

向德恩從2019年起,每月收賄新台幣4萬元,總計56萬元,並以「老張」為代號協助邵維強刺探軍情。更引輿論譁然的是,他甚至簽署對中共的投降書,承諾「會在自己工作崗位上盡力為祖國為組織效力,早日完成和平統一的使命」,並穿軍裝與投降書合影。

這樣的案件,對台灣造成怎樣的影響?台灣的反共諜工作,做足了嗎?另外,中共滲透的慣用手段有哪些?什麼人是它的重點目標?

關於這些話題,本期節目,我們邀請到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戰略所所長蘇紫雲,來做深度解析。

【共諜案衝擊台灣 民主體制將修補漏洞】

扶搖:蘇紫雲老師,首先請您先談談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蘇紫雲:我的觀察這當然是讓人很遺憾,不過我想民主國家這一種軍事間諜還蠻常見的。不要先說台灣,就是在美國,去年也抓到一個海軍的工程師,然後他把核潛艦的資料出售給俄國。在意大利也有個海軍上校背叛國家,把軍事機密出售給俄國。所以我想這個是民主國家的挑戰。

那第二個就是說,台灣的將官其實大概有三四千人現役的,那這些少數的害群之馬,未來就是要從法律面去強化防制。所以我對於台灣的軍隊還是有信心。

第三個是一個很重要,就是最近我們看到一個中國大陸流出來的影片。就是在重慶有一個市民,他高喊著「  不自由毋寧死」。我想這一部分對於台灣不管是公務人員或者是國民來講,都應該要理解:自由的價值是不能被買賣的。我想這一點是最重要的。那也就是相對於中國大陸的民眾在哭喊著自由,但是台灣人人可以投票,在中國大陸是人人要做核酸。這種差距就凸顯出兩岸之間一個本質上的不同。

所以我有信心是在於說,台灣已經七次總統民選了,隨著這種民主的深化,以後這個心防的部分會變成一個最強韌的區塊,也就是防治中共這種滲透最重要的力量。那現在這個過渡時期,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未來這種現象會越來越少。

扶搖:嗯。那您覺得現在這個個案發生了,會對台灣社會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嗎?

蘇紫雲: 有,其實就像一個公民社會一樣,現在並不是在檢討所有的軍人,而是在檢討我們的制度。就像剛才講的,美國已經是老牌民主國家,但是還是有間諜,特別是在最近這5年之間,美國掃蕩很多所謂中國的「千人計劃」,從學界還有從科技界都撈到不少的中共間諜。

所以我想,這個對台灣的衝擊是有,但是民主社會最重要就是它會自我修復,而且要補上漏洞。所以台灣目前立法機構也在討論,就是說要修訂這個國安法,還有相關的軍事審判的體系是不是要恢復。

事實上,這就是川普(特朗普)前總統所說的,中共總是用民主破壞民主,總是用自由貿易去破壞自由貿易。所以,台灣居於民主的改革,過去就是把這個軍事審判給廢除,那現在就是討論說要不要予以恢復。

再來就是在這個個案裡面,目前檢察官是用所謂的貪污罪去起訴這個上校軍官,那也引起很多討論。

也就是說,依照台灣的刑法,其實有外患罪,在137條。那這個外患罪是不是可以用來起訴這個軍官?或者是說,即使現在沒有軍事審判法,但是陸海空軍刑法還是存在。那這位軍官是現役軍人,其實他是可以適用的。所以這部分就是法律的適用問題。

在現在的情況之下,也許檢察官有他的專業考量。就是說,為了方便法院可以相對容易給他定罪,所以用貪污來起訴。但是這個的確是比較讓外界覺得,可能是不是隔了一個起訴的法條。這一點也會予以後續的修正。

扶搖:是,我們看高雄地檢署是對向德恩求刑12年。蘇老師從您的角度來看,這樣一個刑期合適嗎?

蘇紫雲:我的觀察是,這樣的一個徒刑當然是不足以彌補他所犯下的過錯。那相對的就是在台灣的刑事訴訟法體系裡面,如果法庭認為檢察官所提出的這一個起訴案,還有說我建議的這個罪行,跟那個他的徒刑不足以來裁處這個當事人的時候,法官或者是法庭有權力重新調查。

也就是說,他認為這個檢察官的量刑跟他所定的這個起訴罪名不合宜的話,法庭有權力重新來做這個調查。這就是我們剛才講的,司法程序的一個正義。

第二個就是依照其它國家的相關案例來看,比如剛才舉的美國的海軍工程師的這個間諜案,他被量刑就是超過21年,而且是連他老婆一起被逮捕,因為他們夫婦就是共同串謀,把這個機密賣給國外的間諜。

所以台灣的這個案件,我想後續的處理,在量刑還有他的罪名上面,未來會有一個更合宜的處置案。

其實如同觀眾所說的,早前,就是前兩三年,台灣破獲了中共的間諜,他是一個退役的軍官。結果法院判他的罪行大概就在4年左右,而且他還可以繼續領退休俸,當時也是引起社會的軒然大波。

所以,在這種法體系有破洞的情況之下,快速地修補了這些法律上的一個不足之處。所以當時造成一個法律的修正效果就是,如果這些退職的公務人員或軍職人員,他在領有退俸的情況之下,而且犯了這種叛國罪的話,那他的退休金就會全部被取消。

那這一點也是從美國的精神參考過來的。美國退役的軍事人員,他如果說犯了刑法,或者是叛國罪,那麼可能就會被美國的軍事法庭裁以停止他的退休俸,或者是減俸,甚至是降級的處分。

因為美國的軍官,他退役之後,還是有一些備役與serve的一個年限,那如果犯了這些罪的話,甚至可以把他預備役的官階予以降低。這在美國近年、十年內也有很多的案例。

譬如說美國國防部有退役的中將,那他可能就是被查獲,在退役之前有濫用公款的情況。他出差去刷了國防部給的這個business card,就是出差卡,結果被發現他連老婆的這個費用也算進去了。所以退役之後,他還是被軍事法庭裁以就是說,從中將降階為少將,退休俸也就予以裁減了。

所以,我想這個就是民主國家精神,這個法律的徒刑要符合比例原則跟它的程序正義。這一點台灣要學習的還有很多。

【抓到現役軍官叛變反情報系統立功】

扶搖:嗯。這次媒體報導還比較關注的一個點是一張照片,就是向德恩被策反後,寫了一份投降書,而且穿著軍服、拿著投降書拍照留證。

蘇紫雲:我的觀察是,對於國軍來講,國軍感到痛苦的是:為什麼會出現這樣一個背棄職守的一個同袍?

但是我想就是說,會起而效尤的人基本上是不會出現的。因為,就是我們剛才講,第一個是民主的深化,第二個是法律上的補強。

所以,我想這個個案是一個不幸事件。但是現在我個人的研究是認為,這最重要是法律體系的補強,legal system。像我們剛才舉的,美國聯邦調查局去年破獲了這個美國海軍的間諜,他叫做托比,那總共被法院判刑大概將近21年,也就是以叛國罪來論處。

所以我想,任何民主國家基於政府跟人民的互信,如果說民眾有這種叛國行為,或政府官員有這種叛國行為,那當然就會用刑法來予比較重的苛責。

事實上,美國國務院之前也有駐上海的外交官,也被中共發展為間諜。中共就是以珠寶,還有就是其它物資來收買他,最後也是被破獲。

所以我想民主國家一個很重要的防禦機制,就是反情報單位。這個部分就是用來防止敵對勢力的滲透,這一點就是體制上的一個設計了。

扶搖:對,您提到了反情報單位啊。媒體報導說,策反向德恩的是之前中視的記者邵維強。那在邵維強的筆記本中就發現,他試圖接觸過台灣多名高階軍官,想把他們也發展成為共諜的信息。台灣法務部調查局證實了這件事,但表示絕大部分軍官都拒絕了邵維強的利誘,而且配合調查局偵辦進行調查。

蘇紫雲: 事實上,為什麼會抓到這個現役軍人他的叛國的行為,意思就是說,在邵維強接觸的這一些潛在的發展對象,有人就是覺得不對,所以進行舉報。所以這一個部分,也就是台灣的反情報系統正在發揮作用。

事實上,在情報的世界裡面很重要一個是「情報的藝術」,也就是你有時候可能知道某些可能是間諜,但是會故意放著他,來一網打盡後面所有的情報網。

所以這個情報的作業部分,我想就不是我們用一般的那種理解的做法,而是可能會比較像是一個間接的手段去進行。

所以在台灣,其實以往破獲了很多共諜案,有一些現役軍官沒有被發展成功,當他發現他退役的同僚或學長或學弟來接觸他的時候,他發現不對勁,他就會向反情報單位舉報。

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反情報系統我覺得是很關鍵的一個要素。畢竟依照中華民國憲政精神,任何政府機關基於民主憲政的原則、跟憲政主義的原理,都有保護這個政府的義務,那包括境外的這種敵對勢力對政府的滲透,都是需要予以反制的。

【中共發展諜網手段:以「黃、金」為餌 瞄準兩類人】

扶搖:嗯。那蘇老師,您覺得在台灣,哪些人是中共策反的重點對象?中共一般以哪些手段作為誘餌,騙他們上鉤?

蘇紫雲:我們可以先看,就是說已經公開了幾個案件。譬如說早前台灣一位通信電子的少將,是一個將軍,他在泰國被中共發展成間諜。

它(中共)所使用的手段就是我們通常說,情報界叫做「黃金」,一個就是美色、黃色,就是美色、美人計;另外一個就是金錢。

當時這位少將就是被金錢所誘惑。在目前看到的案例裡面,大部分……應該說100%都是基於物質上的誘惑,而去協助中共發展諜報組織。

第二種就是中共這種間諜網的發展。有一種是利用這些在大陸經商的退役人士,或者是民眾。可能中共就說給他一些特許,就是批文,他們稱為紅頭文件。用這個誘惑他,說可能在特定的市場,比如說他們不同的省市,可以享有一些經商上的特權。但是要求他相對的回報,就是說得去發展一些組織。

那第三種是廣義的公務員。台灣的案例,以往也有抓到過,就是在國會的助理,他在出境的時候……因為我們也有反情報的一個做法,就發現他可能會挾帶一些國會的機密資料出去,那就當場把他截獲。

這部分其實大家去Google一下就可以知道了,他的名字我覺得還是就不提。他的特徵就是說,因為他是國會助理,所以他在所謂的台灣外交國防委員會,非常類似美國眾議院的外交委員會或情報委員會。

他可能會有一些政府提交的預算報告,那裡面有些是機密的,就是列為機密會議所使用的資料,他可能是用手抄的。然後在跟立法委員就是國會議員討論的時候,他得知了一些資訊,然後就變成說他去牟利的一個籌碼,大致上是這樣一個狀況。

不管是退役的人士或現役的人士,或者是廣義的公務員,他們被截獲之後,發現都是基於物質上的誘惑。所以這部分就跟美國,還有意大利,還有就是比利時目前所抓到俄國間諜一樣,對民主國家來講,比較不會是說對於共產主義或極權的這種認同,而是基於物質上的一個誘惑,這就是一個人心的破口。

中共滲透這些不同的組織,通常是藉由間接的手段。譬如說一樣是利用人脈,這類國會助理的同學啦,或者是說親朋好友在中共那裡有經商的,那可能就會請他說,請你幫幫忙,就是說他們好奇想了解一些事情,來降低當事人的戒心。

或者是像美國FBI在去年所拍攝的一個宣傳短片。FBI利用一個美國真實案件拍的,也就是美國海軍的退役人員。他是一個很棒的聲學的工程師,他退役之後在LinkedIn或是相關的美國這種人脈網站,貼了自己的一個專長,他要找新的工作嘛。

中共利用一個海外的公司,就說他們想做一個海洋環保工程,那海洋環保工程看起來像是無傷,所以他就邀請這位美國退休的軍官工程師去開會。那間接地間接地就撈出了他們所想要的資料,每次的報酬加上到上海的機票,總共加起來不過是6000美元,就這樣被賣了。他在返回美國機場之後,立刻被FBI逮捕。這個影片在YouTube上面也非常有名。

所以,中共它的方法第一個就是利用人脈;第二個找到目標之後,就利用黃金就是美色,或者是說金錢來滲透;那第三個可能就是透過學術包裝,降低當事人的戒心。然後往往就是用很低的代價,來獲取他的情報,這對於當事人來講是非常得不償失的。

所以除了法律體系的補強之外,相關像FBI這種就是,一種實例上的一個case的宣導,我覺得也是會產生嚇阻的效果。畢竟有些人只是警覺性不夠,可是會對國家還有自己以前的單位造成重大的危害。《新聞大家談

【中共諜報作業:多層面下手 多方式齊攻】

扶搖:是。您提到中共通常是利用金錢、美色這些人心的破口,然後藉由間接的手段騙目標上當。而民主國家也可以通過加強立法、反情報系統,以及宣傳嚇阻等方式進行防範。

您剛才舉例「間接手段」時說,中共會利用人脈,像是通過家人、朋友的關係來接近目標。那說明中共已經掌握了這個人周邊的信息了啊。據您的了解,中共對於台灣的滲透現在到什麼程度?然後它除了通過人力獲得情報,還有其它的滲透手段嗎?

蘇紫雲:基本上我們料敵從寬,也就是說,中共他們情報有個特色,就是它做的人物誌非常細,這一點是跟其它情報單位是比較不同的。那第二個就是,畢竟台灣兩岸之間多數都是同文同種,所以很多文化是相通的。所以當他開始建立這種接觸的時候,他會畫一個人際關係圖,有點像在做這個電腦的資訊滲透的時候,我們常講它是叫一個社交工程,在情報的做法上面也是類似。

其實講輕鬆一點,非常類似那種電話詐騙的行為。在做第一次接觸的時候,它就是利用人性的貪或者是懼怕的弱點,來取得合作。所以這衍生出另外一種就是威脅了。

除了剛才講的利誘之外,也有實際的案例,就是有一些公務員去中國大陸旅行觀光的時候,就被刻意栽贓。就是說他去逛商場的時候,就在他包包裡面塞個東西,然後就說:哎,你偷東西。就可能要在中國大陸服刑等等。(以此)讓他畏懼,逼迫他要做一些情報活動。這些都是實際上在台灣有發現的一些案例。

那這一種威脅跟利誘,就是中共用來發展情報的一個手法。

事實上同樣的,如果先不看台灣的這一塊區塊,就如同澳洲政府所說的,就是中共在澳洲利用孔子學院發展它的諜報組織,然後滲透澳洲的政界,就是提供政治獻金等等。

所以,這都是中共廣義的一個情報手段,就是從政策面去影響對手;然後從這種細節面去撈取各種不同的細部情報;然後再從電腦滲透去竊取一些高科技的情報等等;還有包括早前被川普總統制裁的華為,就是手機的基地台也是它情報的一環。

因為如果說用中共這種刻意低價的產品,那麼往往得到就不是money back,不像你在電視廣告上面看的會回本,而是他奉送back door,是一個後門。那在這種情況下,中共隨時可以得知當地國政要手機號碼的時候,它就可以發一個指令給基地台,只要是這個號碼打出去或收到了這個訊息,或者傳送數據,那麼就回傳到特定的、在中國境內的IP。

這不是我們自己想像的一個未來科技,而是在包括巴基斯坦國會也發現,他們國會的相關攝入系統,有中共的滲透。然後在非洲也發現中興跟華為提供了基地台,會有這一種電子間諜的後門。

所以對於這種國家來講的話,人力情報只是它整個諜報作業其中一種而已了。

【台灣抵禦關鍵:監督透明、信任同袍、認清中共 】

扶搖:是,所以這種全面鋪開的滲透,真的需要讓更多人意識到。

現在有一種說法,就是中共的滲透如果到一定程度,它可能從內部瓦解台灣,而不是以武力的方式。一種很壞的情景是:中共一宣戰,台灣軍政界馬上有人配合,舉白旗投降,說我們不抵抗,自願和大陸統一。這樣一來,國際社會想幫都幫不上。您覺得會有這種可能性嗎?

蘇紫雲:絕對有。事實上,這個從春秋戰國的時候就有了,當時有很多這個,各國往往會賄賂其它國家的大臣,變成一個高級間諜。所以一樣的,我們料敵從寬就是說可能會有這種滲透。

不過我想有信心的是在於說,民主國家它一切就是透明的,有媒體監督,也有國會監督。所以在最壞的極端狀況,如果說中國(中共)對台灣說要動武的時候,那這些間諜可能就會開始發揮作用,可是很快會被其它力量給平衡掉。

那麼總統或者是相關單位可以下令,對這個人解職,所以就可以防止中共自己想像的可能所有的這個舉白旗投降。我想這種情況就是不太可能出現,因為這就是民主最重要的價值。

我們互相信任,可是當發現有這種癌細胞的時候,就是像一個身體一樣,自然會有免疫細胞出來做平衡。所以我想基於對人性還有民主的這種信任,就是我們要提防,但是不用草木皆兵,這才是最重要的。我們生而為人,並不是活在共產黨老大哥的世界裡面,把所有人都當成是敵人或間諜,而是我們信任的夥伴。

但是我們會有防衛,這才是一個民主國家該有的高度,跟作為人的一個國度所會有的一個機制。這一點我想從美國可以學到很多,美國之所以強大,不在於它的船堅砲利,而在它的trust(信任)。你看美國美金鈔票上面不要看它的數字,你要看,就是說它永遠會有個trust,就是對上帝的信任等等,這才是美國強大的主因。

包括美國軍隊,他們永遠會講不離不棄,就是同袍遭到困難的時候,他們會儘可能的予以救援,相互保護,這一點才是美軍強大的原因,也才是美國之所以會成為地球上目前最強大的一個國家的原因。

儘管中共它目前的GDP在今年應該會到達20兆美金,美國是25兆。也就是中國的經濟實力已經變成美國的80%。它有兩個意義,第一個是政治學上面會說這是八零法則,也就是當一個國家,它自覺實力到達超強的八成的時候,它就想取而代之。第二個就是說,中共這個經濟榮景,很可能就變成是泡沫化了。

所以不要說美國的科技戰跟這個貿易戰,光看中共的人口結構,就是在近年之內,它的人口紅利結束了。

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它現在面對內外一個情勢的交迫,所以它對於自由世界的威脅,我想會越來越變小。因為民主國家覺醒,我想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扶搖:是,近年來民主國家對中共的認識越來越清醒了。那您覺得除了這種覺醒和對同袍必要的信任,台灣政府在反共諜方面的工作做足夠了嗎?

蘇紫雲:目前還不夠,誠實講。因為台灣還是個年輕的民主國家,從解嚴到現在也還不過30年。所以有時候的確會比較⋯⋯就是說理想性的誠意會比較高一點,對於民主跟國家安全之間的那個甜蜜點,我不要說平衡點,我想講的是甜密點,可能還需要加把勁。

但是我們正在加快速度。譬如說,在言論自由跟國家安全之間,很簡單的一個,你講了freedom of speech(言論自由)或者是freedom of press(新聞自由),其實這個在政治哲學已經討論兩百多年。最簡單的就像是盧梭這一位政治哲學家所說的:人沒有在戲院高喊失火的自由。這個就很巧妙點出,言論自由跟安全之間的平衡點了,或者說甜蜜點。

你在戲院喊失火,那可能會造成踩踏,就跟韓國的梨泰院一樣。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台灣在法律的拿捏上面,還有制度的設計上面,還有很多可以更精緻的。

只是說台灣一向都很幸運。就是說歐洲、歐盟這5年來,走過這樣的一個困境,就是面對這種disinformation(虛假信息)跟fake news這種錯假新聞的挑釁,從俄國來的。就像中國(中共)對台灣的這種認知作戰的影響跟滲透。歐盟他們出台了一系列的這個法案,就是要社群媒體擔負第一線平台的言論平衡。這種仇恨言論或者是明顯錯誤的言論,可能社群媒體就要去做一個處理。所以台灣可以學習歐盟這些老牌民主國家的做法。

那台灣比烏克蘭幸運,就是烏克蘭跟俄國是一個地面作戰(ground battle),俄軍走路就過去了,那中共要打台灣還要兩棲登陸。所以我想台灣會把握這一種機會之窗,讓台灣變成一個海上以色列,也會變成華人國家的一個自由燈塔,我想這一點很重要的。

【民主台灣具備活力 中共政權難以為繼】

扶搖:嗯,是。我也想從另一個角度問一下,您會不會擔心發生另一種情景,就是台灣如果防範共諜用力過猛,重新回到類似白色恐怖時期的狀態?

蘇紫雲:我想這個就絕對不會了。因為台灣走過那個白色恐怖的景象,當時就是說,可能蔣介石先生在中國大陸就是敗績,所以他又走到另外一個極端去了。

所以台灣現在民主化,我覺得民主真的是一個好東西,它永遠會不斷地調整、修復。所以在面對中共的這種滲透威脅跟人權之間的保障,我想就像剛才說的,台灣很快就可以重新調整步驟,找到這一個平衡點,兼顧個人的人身自由,還有國家的生存。畢竟這個國家的生存就是為了保障自由、保障人民。所以人民在這個國家的信任之下,才可以讓這個民主制度變成良性的循環。

所以,我是不擔心白色恐怖,或者是以往的麥卡錫主義那種現象,畢竟民主制度它的這種自我修復的能力。

就像現在在美國,美國走過2020年總統大選的分裂,可是這一次期中選舉可以看得到,民眾並沒有說產生很高的分裂。就是所謂的眾議院是共和黨贏了,可是參議院是民主黨贏了。所以我想民主可愛的地方就在這裡,它像是一個水,有時候會有巨浪,可是很快它就又平息,這跟威權主義國家就完全不同了。

從歷史上來講,納粹也是不可一世,可是很快就消解了;蘇聯也是很強大,可是在一夕之間就倒塌了。所以,我想中共它這一種極端的做法,它可以撐多久我並不看好,時間永遠會站在民主跟自由這一邊,並不是說文青式的這種語言,而是這是人性。

所以從中國大陸現在這種封控的狀況來看,各個省市都出現跟警察的抗爭。還有包括在鄭州,竟然會有民工大規模地跟公安產生衝突,而且很有秩序的。大家都知道,這些民工是河南省政府招來的,就是一些退役軍人,所以他們跟武警打架,當然算是技高一籌嘍。那這些都是對共產黨來講,我想都是一個警鐘。

如果說講一個比較俏皮的就是說,中共的這個體制在國外有人稱為蟲族,就像那個電影一樣,就是蟲族的頭像就是習近平,所以一旦這個頭不見了,那可能就變成一盤散沙。我覺得用這個來形容共產黨,就是雖然有點幽默,但倒是還蠻貼切實際的。

畢竟中國共產黨從江澤民、胡錦濤的這種集體的威權寡頭政治,到現在變成一人的獨裁。所以我覺得共產帝國基本上不會太久的,中國人民有權利享受基本的民主跟自由。生而為人,就跟重慶的這位大哥講的,「不自由毋寧死」。他講了不是一個教科書上的說法,那是作為一個人類該有的態度,我想這一點對於所有的中國大陸的民眾來講,會是一個很重要的。

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馬斯克單挑極左 美眾院劍指中共
【新聞大家談】千萬攝像頭下 中國少年失蹤疑雲
【新聞大家談】上海現坦克人 抗議潮席捲中國
【新聞大家談】新疆火災頭七 中共為江發喪
最熱視頻
【全球新聞】習密集處分2300人 恐慌氣氛瀰漫
【晚間新聞】土耳其地震 中國綜藝節目男星遭活埋
【時事金掃描】美擊落氣球 聯想台海空戰祕聞
【熱點互動】不提氣球 拜登點名習近平是何意
【環球直擊】美國務院:北京確切知道氣球情況
【新聞大家談】拜登國情咨文釋何重大信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