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下達「殺無赦」命令之後

人氣 20887

【大紀元2022年12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採訪報導)吉林省四平監獄。大約2009年年底的一天半夜,室外氣溫大概零下二十七八攝氏度。

年約60歲的王聯蘇突然從監舍的床上翻身下床,快步朝廁所方向走去。「法輪功囚犯」在這裡上廁所,要經過監舍裡犯人的記錄、走廊裡記錄、廁所裡記錄三道手續,而王聯蘇屬於特例。在長春市公安局的地下祕密審訊室,王聯蘇因下體受到電棍電擊,落下了憋不住尿的毛病。因此,獄方允許他上廁所不用做三次記錄。

不過,一想到廁所牆壁上厚厚的冰,王聯蘇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為了省煤,監獄的廁所沒安暖氣。王聯蘇原是長春的一家軍工廠的工程師,做機床設計工作,對長度、厚度很敏感。據他之前的目測,監獄廁所牆壁結的冰大概15厘米那麼厚;水槽子的凍冰,大概1厘米那麼厚。

可再怎麼冷,也得解決「內急」的問題。等到他急急走到廁所門口,卻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長條的小便池上,一個男子穿著一條內褲光著身子趴在那裡,兩個犯人站在他身後一盆一盆地往他身上澆涼水。趴在那裡的人,嘴裡不由自主地發出「啊–啊—啊—」的呻吟聲……

王聯蘇一看,「那不是梁振興嗎?我一看(他的)後背,印象太深了——幾乎沒有好的地方,背全都爛了,幾乎沒有完整的皮膚,全是電棍電爛的(傷)疤……」

梁振興,是吉林省長春電視真相插播的發起人和主要協調人。2002年3月5日晚,長春上百萬人通過電視看到了是《自焚還是騙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法輪功真相片;距離長春市約150公里的松原市,大概有十幾萬人看到法輪功真相。這就是震驚中外的長春電視插播事件。

中共黨魁江澤民當年震怒,密令對於長春插播事件參與者「殺無赦」,並下令調動軍隊,全城戒嚴大搜捕。吉林警方非法抓捕了五千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和近400名松原法輪功學員。梁振興在插播前夕被捕,非法判刑19年,2010年5月1日,被迫害致死,時年46歲。

2022年11月30日,中共官宣江澤民死亡。現居美國紐約的法輪功學員王建民、現居美國加州的法輪功學員王聯蘇,曾經和參加電視插播的法輪功學員梁振興、劉成軍關押在一起,見證了他們在獄中所遭受的酷刑和種種折磨。江澤民死了的當天,他們接受大紀元記者電話採訪,回顧了那段艱難的歲月和難忘的經歷。

為何電視插播

現居紐約的法輪功學員王建民,當年和梁振興在長春兒童公園一個法輪功煉功點上煉功。

王建民回憶,「他(梁振興)總是笑咪咪的,有些自然卷的頭髮。早上煉完功,我們不急於上班的很多同修留下來,有時他也是其中的一個,就在煉功點上溝通交流。那是迫害發生前非常美好的一段回憶。記得他那時生活條件很好,在一個房地產公司工作,義務把房子拿來當作學法點,以供大家學法交流。」

法輪功1992年由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首次在長春傳出,包括五套功法動作,由於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很快傳遍中國大江南北。神州大地各處出現難得一見的祥和風景:早間,音樂悠揚,人們在一起靜靜地煉功;傍晚,書聲朗朗,他們在一起學法——誦讀法輪功主要書籍《轉法輪》。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中指導修煉者,要按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原則做一個好人和更好的人。

王建民表示,梁振興1995年末和他一起參加大連的法輪功修煉心得交流會,兩人並肩而坐。「當聽到同修感人的交流時,我看到他眼中閃閃的淚光。」

梁振興(明慧網)
1998年5月15日,國家體育總局領導赴長春視察法輪功學員煉功情況,這是當天學員煉功場景。「法輪大法」「李洪志師父傳功講法六周年」的橫幅特別醒目。(明慧網)

梁振興從事房地產工作,是一位水暖工程師,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巨變。據明慧網報導,九十年代,梁振興已經擁有幾十萬元個人資產、兩部轎車,過著優越的生活,由於常人社會大染缸的污染,他也沾染了一些惡習,致使家庭不和、面臨破裂。修煉法輪功後,梁振興改掉了惡習,戒掉了惡習,家庭和睦了,生活清靜簡單、幸福快樂。

然而,梁振興一家平靜而快樂的生活,很快在1999年被打破。

中共公安部內統計,1999年前,法輪功學員人數達7000萬~1億人。1999年7月,江澤民不顧中共政治局其他六個常委的反對,下令鎮壓法輪功。電視、報紙、廣播電台,一哄而上,鋪天蓋地謊言污衊,配合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

大陸千千萬萬學員被迫前往當地省政府上訪、到北京上訪;在上訪無門的情況下,他們又被迫走向北京天安門廣場,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的心聲。

梁振興也是其中之一。1999年7月22日,梁振興和當地其他很多法輪功學員一樣,自發到吉林省委信訪辦說明修煉法輪功利國利民的情況,無果。1999年8月、9月,梁振興到北京上訪,遭到非法勞教。

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2000年至2001年間,大約有10萬到15萬法輪功學員走上了北京天安門廣場。美國CNN電視報導說:「他們一個接一個小組地出現,拿著橫幅、標誌或口號……警察很快把抗議者抓起來帶走。但是不久在另一個角落,另一群人又站了起來。」與此同時,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等世界各國紛紛譴責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美國華府知名非政府機構「自由之家」發布報告說,「在1999年鎮壓後,當看到法輪功修煉者沒有因為政府命令而停止修煉,共產黨2001年開始強化打壓。從1月份開始,新一輪的妖魔化宣傳充斥媒體⋯⋯」

「自由之家」所指的這場「新一輪的妖魔化宣傳」,即是在江澤民授意下所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

2001年1月23日中國黃曆大年除夕,中共聲稱五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自焚,煽動廣大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天安門自焚」案,被國際社會公認是一場世紀騙局。2001年8月14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發表強烈譴責,認為這是中共當局嫁禍法輪功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

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天安門廣場發生震驚世界的自焚偽案。中共喉舌第一時間報導此案誣陷法輪功,但是漏洞百出。(網絡圖)
2001年1月23日,中共江、羅政治流氓集團在天安門導演了震驚世界的「自焚」偽案,用來構陷法輪功,煽動仇恨,為繼續迫害法輪功製造輿論藉口。整個「自焚」偽案漏洞百出,在世界上成為展示中共邪惡、無恥的事件。圖為中共先後披露的三個「王進東」,根本不是同一個人。(大紀元資料圖)

「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時,梁振興因上訪被關押在長春市葦子溝勞教所。明慧網報導,勞教所過完年就召集勞教人員強制收看中共中央電視台誣衊法輪功的節目。梁振興當場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

從勞教所出來後,因為申訴無門,梁振興經常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向普通民眾講真相。他們想了各種辦法,比如氣球真相條幅、真相喇叭等等。

2001年秋,梁振興了解到可以利用有線電視網絡插播真相,就把自己的積蓄拿出來,湊了一萬多元,和長春當地的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做電視插播試驗。

試驗進行到最後之際,梁振興在2002年2月27日接到電話趕到單位上班,被早在那裡布置好的市公安局十多個便衣警察綁架。但是,嚴刑拷問下,梁振興沒有透露任何有關電視插播的信息。

其他參與插播試驗的長春法輪功學員,頂著巨大的壓力,決定繼續下去。王建民回憶,因為3月6日長春南關區法院要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所以。電視插播的主要協調人之一劉成軍決定在3月5日晚行動。

2002年3月5日晚8時左右,吉林省長春市以及松原市有線電視頻道,成功插播了法輪功真相片,震驚國際。

長春、松原全城搜捕

插播之後,長春全城戒嚴。軍隊、公安警察出動,全城大搜捕。

王建民並未參加插播,但因為迫害,當時流離失所在松原市。他回憶當時的情形時說,「松原出城的各個路口設安檢。警察直接上大客車盤查旅客。大街上的便衣警察,盯著大高個。」因為在松原做電視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劉成軍是一米八的大高個。

「當時,警察挨家挨戶搜,搜出租屋。你家來了陌生人,一定要報告。」他表示,當時不願開門的,警察就叫把手伸出來,看有沒有傷痕。因為劉成軍當時以修電的名義,進入電視台;後來插播時,手在現場割破了。

王建民說,「我就沒地方住。後來想到之前被抓、被勞教的同修,因為他們人已經抓走了,所以,現在去他(她)們家裡最安全。」但是人家家人並不修煉法輪功。住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就攆他走。

劉成軍一開始在松原租房住,後來躲在他姨父家屋外的柴垛裡。

3月23日半夜1點多,二十餘輛警車包圍了劉成軍所藏身的前郭縣深井子鄉七棵樹村山後屯。其中,7輛車包圍了劉成軍的姨父家。

包圍後,警察向劉成軍藏身的柴垛縱火。隨著火勢越來越大,劉成軍不得不從裡面鑽了出來。

松原市警察李伯武(音)當時往劉成軍腿上連開兩槍,並罵道:「這回我看你往哪跑!」

劉成軍被抓後,被非法判刑19年。長春電視插播事件中,多人被判重刑,是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被非法判刑最重的。

王聯蘇在吉林監獄首次見到梁振興

2002年11月,梁振興被送到吉林監獄迫害。插播事件後,王聯蘇第一次看到梁振興也在這裡。

在吉林監獄,法輪功學員每人都有專人看管,每次去洗手間都有人跟著。梁振興是兩個「包夾」犯人跟著,王聯蘇是一個犯人跟著。

看管王聯蘇的犯人,聽過法輪功真相,就告訴他:那人是搞電視技術插播的主要發起人,叫梁振興。

在吉林監獄,王聯蘇和梁振興之間不能說話,只是見面點點頭,互相用眼神去鼓勵對方,「他(梁)一見到我,就笑呵呵的。實際他經常挨打。」

2003年10月末,梁振興等法輪功學員被吉林監獄拉去「死人床」迫害。

上刑回來後,梁振興人就變了樣。王聯蘇看到他瘦得厲害。

2004年2月23日,王聯蘇被轉到吉林省四平監獄。2005年,梁振興也轉到了那裡。

王聯蘇說,四平監獄實際上是吉林省所有監獄裡最邪惡的一個。獄警張嘴罵人,隨手打人,抬腳就踢人。

梁振興轉到四平監獄後,被關在教育監區。一次,王聯蘇去門口打電話時看到梁振興了。「他看見我時點點頭,我們之間沒有說話。因為他在走廊鐵門裡邊,我在鐵門外邊,有十幾米的距離。我們相對笑一笑。」

「記得(梁振興)左後腦袋那個腦骨是塌進去的。好像是棒子打的。大概3厘米粗的凹陷,圓的。」

2006年7月,四平監獄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集中到一起,關到5個房間。每個房間大概關押12個法輪功學員。兩個犯人看管一個法輪功學員,他們叫包夾。所以,每個房間大概36個人。這樣,王聯蘇經常能見到梁振興。

王聯蘇介紹,四平監獄的迫害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個是寫「五書」(強迫放棄修煉法輪功);二是電棍電擊;三是拳腳暴打。也有背銬、捏睪丸等其它酷刑。

「梁振興幾乎每天都挨打。(犯人)拿著塑料鞋底子抽梁振興的臉,啪啪地抽,就像『玩』似的,沒事就打。」

梁振興的床頭,總坐著一個人,24小時不離開人,三班倒。並且,晚上睡覺的時候,他的一隻胳膊始終被手銬銬在床板中間的鐵欄杆上。

大冬天裡半夜,有時犯人把梁振興拽出來,梁只穿一個內褲,兩個人給他拖到廁所裡,潑涼水。

四平監獄教育監區的監區長叫尹首東,因為非常邪惡,犯人給他起了個綽號,叫「尹老邪」。

「尹老邪」找王聯蘇談話時不時提到:「你們這些法輪功啊,梁振興是最有鋼的。」

8根電棍同時電擊 肉電糊了

「尹老邪」向王聯蘇透露了梁振興被電擊的情況:4個警察,每人手裡兩個最大號的電棍,大概有45厘米那麼長,全充滿電,一共8個電棍。警察往地上潑上水,把梁振興臉朝下按到地,踩著他的四肢,往他後背、腦袋電擊。8個電棍一起往上電。

「8個電棍,(電得)都沒電了,梁振興一聲都不吭。把他拽起來,他那後背呀,全是血呀,肉燒糊了,和衣服都沾上了。」

王聯蘇自己受過電棍電擊,所以,感同身受。

他說,「那個人躺在地上。就是一個電棍觸到人身上,都讓人不自覺地抽搐到把人電得彈起來。電擊的力量都那麼大!8個電棍都充足了電,同時地上潑上水。直冒煙,肉都糊了。(人)挺著都很難的。我的下體都電爛了。」

為了抗議迫害,梁振興有一次絕食了162天。在此期間,四平監獄給他強行灌食。

圖為法輪功學員演示被強制灌食(酷刑演示)(明慧網)

灌食的管子插了162天沒拔出來

「尹老邪」跟王聯蘇談話時,也講到了強行灌食的這段內情:

給梁振興灌食的管,一般應該一個月換一次,時間長了,那個灌食的塑料管在胃酸裡就腐蝕了、硬化了。

「管子從鼻子插進去到胃裡。天天給他灌食,結果,管子用了162天。」

在醫學上,灌食是為了挽救無法正常進食人的生命。可是,在中共監獄裡,「強制灌食」是一種殘忍的酷刑,隨時有致人死亡的可能。

據明慧網2015年初的一份不完全統計,在被迫害致死的黑龍江法輪功學員中至少有112人遭受過多次灌食酷刑折磨,至少有32人在強行灌食迫害中被奪去生命。

「尹老邪」告訴王聯蘇:「醫院往外拽管子時,管子已經硬化,都勾在了胃裡面了。」

「沒辦法,就給送到了四平的中心醫院。醫院的意思是要做手術拿出來,因為管子已經拿不出來了。管子在胃裡那麼彎著,時間一長,管子都硬了。」

「『尹老邪』說,不用做手術,還花那麼多錢。」

「那醫院大夫說,那這樣是拽不出來的,只能手術才能拿出來的。手術就要住一段時間院的,那每天要付住院費的。就這樣給硬拽出來了。」

「他(尹老邪)還親口和我說:『拽管子的時候,我看到他(梁)的腿、胳膊都直顫抖……」

王聯蘇最後一次見梁振興

王聯蘇最後一次見到梁振興,是2010年梁被轉到公主嶺監獄之前。

「我的印象挺深的。他當時走不了路了,就是兩個人架著,腳在地上那麼拖著。他好像有一點意識,有時候會往前邁兩步,有時就跟不上,就那麼來回拖著。」

王聯蘇看到梁振興瘦得脫相。「整個就是一個骷髏頭,皮包骨頭,全身幾乎沒肉了,就是一把骨頭了。」

2010年元旦,梁振興又被轉到公主嶺監獄;2010年5月1日,被迫害致死。

王聯蘇後來被轉到公主嶺監獄後,從一個警察那裡打聽到梁振興的死訊,「聽說他好像一直就關在小號裡,直接就死在小號裡了。」

劉成軍被吉林監獄迫害致死

劉成軍(明慧網)
2002年4月1日,劉成軍被抓後的照片出現在中新網。照片顯示他曾被虐待,無力保持坐姿。(明慧網)

電視插播的主要協調人劉成軍被抓後於2002年10月被非法判刑,送吉林監獄。明慧網報導,其姐姐劉璐在控告江澤民書中表示,劉成軍在吉林監獄一大隊遭嚴重迫害:因為遭到犯人用很厚的床板猛擊,他的臀部腫得很高。木板打折了幾根。血滲透了內衣,脫不下來。犯人賈玉彪還用腰帶抽打劉成軍的臉、眼睛,致使他的雙眼充血。

每天早四五點鐘,六個犯人就把劉成軍拉到鋪下,按住他,用木板立起來狠命地砍他的後背。

王建民2002年被抓後也被關入吉林監獄,後和劉成軍被非法關押在同一個監區,並且是同一個監舍。

王建民回憶說,「劉成軍被五六個重刑犯用很厚的床板子打得皮開肉綻也不吭一聲。」

同監的老犯對劉成軍佩服得五體頭地。一個外號叫玻璃球子的犯人跟王建民說,劉成軍有鋼,意思是說他非常剛強。

劉成軍也告訴了王建民自己所遭受的迫害:上老虎凳、在「死人床」上固定五十多天……各種刑具都上過了。

2003年10月,劉成軍被關到吉林監獄五大隊。為了抵制迫害,劉成軍絕食抗議,犯人用三至五厘米厚的木板往死裡打他。10月14日,家人去見他還很好。可是,一週後的10月20日,吉林監獄來電話說人不行了。吉林市中心醫院下了病危通知。

在吉林中心醫院,劉成軍吃力地告訴家人,他每天都被毒打。當時,他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心臟、腎臟重度衰竭,咽喉部重度感染,兩腿殘疾。

劉成軍當時還艱難地用手指著一個看護他的犯人,告訴家人:「他,端屎、端尿。我走了,你們要善待他,救度他。」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被感動了,淚水奪眶而出。那個護犯眼裡也噙滿了淚水。

2003年12月26日凌晨4點,劉成軍離世,年僅32歲。

臨終時,劉成軍鼻孔、耳朵、大腿根都在流血。他的整個後背也是瘀血。

參與長春電視插播的18名法輪功學員中,劉成軍、梁振興、雷明、侯明凱、劉海波等至少7人被迫害致死。插播者中超過10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至今不少人仍在獄中煎熬⋯⋯

參與長春插播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從左至右依次為:劉成軍、梁振興、侯明凱、雷明、劉海波。(明慧網)
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華盛頓紀念碑前舉行燭光夜悼,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大紀元)

對江澤民的罪惡追查到底

王建民表示,「江澤民是罪魁禍首。江澤民死了,但是這場迫害還沒有結束。迫害的機制、迫害的機器還在運轉著。」

他說,「我們清算江澤民本人。雖然他死去了,但是他背後的這種邪惡的力量還在運作著。所以,我們將追查到底。」

對於迫害元凶江澤民之死,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張而平12月1日告訴大紀元,「由於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的暴行,他生前在18個國家被指控犯下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在中國大陸,數十萬法輪功學員實名起訴江澤民。江澤民對法輪功和中國民眾犯下的罪行遲早會被清算。」

他說,「中國正處在歷史轉折時刻。我們要求中共當局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警告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政府部門和人員認清時局,懸崖勒馬,棄暗投明,站在歷史和正義的一方。」

「我們呼籲善良的中國人民和國際社會與中共劃清界線,抵制中共的這場沒有人性的迫害,捍衛人類社會賴以生存的『真、善、忍』普世價值。」

「我們堅信,一個沒有中共的新中國即將到來。」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特稿】江澤民死了
江澤民為何迫害法輪功?
【翻牆必看】江澤民死了 滔天大罪必遭清算
江澤民親自命令下 遭冤判的國家功臣和軍人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中共為什麼派出間諜氣球?
【菁英論壇】武統台灣坑挖得太大 習近平填不了
【重播】拜登國情咨文 強調經濟和團結
【菁英論壇】胡鑫宇案黑幕 中共高官續命工程?
【天亮時分】間諜氣球 中共急翻篇 凸顯習軟弱
【全球新聞】習密集處分2300人 恐慌氣氛瀰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