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西蘭舉行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研討會 關注法律進展

12月1日晚,新西蘭奧克蘭大學法律系一間公共教室內,舉行題為“活摘器官:法律回應”的公共論壇。圖為論壇嘉賓加拿大律師大衛‧麥塔斯博士(左),正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攻读中国器官移植系统政治学博士学位的馬修·羅伯森先生(中),前惠靈頓市議員托尼‧布蘭特(右)。
人氣: 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12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捫心新西蘭報導)當地時間12月1日晚,新西蘭奧克蘭大學法律系一間公共教室內,近百名當地民眾,參加了一個題為「活摘器官法律回應」的公共論壇。

該論壇由奧克蘭大學的法學副教授翠莎‧丹沃(Treasa Dunwor)博士主持,三位嘉賓——加拿大研究員,國際人權、移民和難民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博士、前惠靈頓市議員托尼‧布蘭特(Tony Brunt)先生和正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攻讀中國器官移植系統政治學博士學位的馬修‧羅伯森(Matthew Robertson)先生,分別從不同角探討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及良心犯器官牟利,以及新西蘭如何採取行動因應等問題。

為了方便聽眾明白中共為什麼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他們有關中共活摘器官的調查為什麼要集中於法輪功學員,麥塔斯博士先介紹了法輪功這種基於中國古老傳統的修煉,短短7年中人數就超過中共黨員人數,因而被善妒的中共黨魁江澤民無端迫害。這導致數百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而因修煉獲得健康的法輪功學員就成了江當局最方便的器官來源。

麥塔斯在發言中,概述了他自2006年開始,參與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獨立調查,並從大量翔實數據得出結論,指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自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就一直在發生著。僅他們通過對中國主要醫院自己披露的器官移植數字,就相當於中共當局官方數字的10倍。

他並引述在倫敦設立的國際法庭的審判,指中共是全球唯一一個從上到下、以國家機器系統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政權。

作為一名法律專家,麥塔斯從法律的角度,報告了全球各國對於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在法律方面的應對,以及所取得的進展。

麥塔斯表示,歐洲議會已經通過了禁止器官販賣的條約,大約已有15個國家加入,它們都有必要的立法,但沒有有效的域外立法。該項法規在加拿大的通過也已經處於最後階段,最終將在12月5日頒布,屆時將在國會通過三讀。

他說,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都已經禁止以摘取器官為目的的販運人口,這包括在聯合國的國際公約中。但澳大利亞同時也明確禁止了器官販運,這包括了去中國的換器官旅遊等,與歐洲議會一樣,填補了UN公約中禁止器官販運的空缺。

新西蘭目前還沒有針對器官販運的立法,但國會去年通過的譴責中共迫害維族人的法案中,包括了譴責強摘維族人器官的內容,顯示新西蘭政府對中共強摘器官的罪惡已經有所認識。

前市議員:不要與中共同流合污

在發言中,布蘭特先生講述了他如何獨立地向新西蘭政府及相關機構呼籲對中共的活摘器官採取行動,監測和停止新西蘭人到中共的器官旅行,以確保新西蘭機構(人)不會因參與中共的罪惡而受到損害。

據他介紹,他第一次了解到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是在南奧克蘭一個週末市場。在那裡,他與曾在瀋陽一個三甲醫院擔任近20年外科醫生的袁先生交談。他表示袁醫生自己的估算,因器官而被謀殺的法輪功學員大約有150萬人。

他以停止新西蘭最大地區衛生局——Waitemata與中國山東省衛生廳越來越多的合作為例,表示他從麥塔斯等人的調查報告中,找到了多家山東省衛生廳下屬醫院參與活摘移植的證據,並寫信給相關官員。

他在信中表示,與中共醫療當局的合作,很難保證不被其腐爛的活摘器官罪惡污染,特別是一些與器官移植相關領域的合作,包括相關技術和軟件、圍繞移植的研究和專利活動,如組織配型研究、器官排斥研究、器官灌注和保存技術等。

他在2020年1月得到了相關官員的回覆,並告知該衛生局的首席執行官Dale Bramley醫生正在對這個問題進行審查。

研究:中國醫生在摘取器官時殺人

羅伯森先生在發言中,報告了他通過過程追蹤和數據科學工具,來研究中共器官來源和移植規模等問題的發現。

他這篇與以色列著名心臟外科醫生Jacob Lavee合著的學術論文,從科學角度,揭示了在中國的器官(心臟)移植手術室中,為保持移植的心臟新鮮和活性,活體摘取心臟——也就是說,在摘取心臟時殺死供體。

羅伯森說,他們從各種科學雜誌上,下載了12.4萬篇中國研究人員有關器官移植的論文,主要是心臟和肺移植。然後再根據不同的相關短語篩查,再對最後的300多篇逐篇進行手動篩查。按照其中的實驗描述,判定醫生是殺死供體的劊子手。

針對一名觀眾關於從學術論文發表方面抵制中共器官移植領域的學術研究問題,羅伯森表示,他們發現有約200篇中國學者的論文在交代器官來源方面有問題,儘管一些雜誌十分關注中國市場,但已有數十篇這類論文被撤稿。

另外,國際心肺移植學會做出決定,就是不管中國外科醫生的說法如何,該學會就是不發表他們的研究,因為不相信他們的器官來源是道德的。

為發聲者鼓掌:讓我們都來發聲

在麥塔斯博士發言中,有一名50多歲的西人男士插話,表示他看到過法輪功學員煉功,也了解一些中共對這個團體的迫害,但他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中共迫害這樣一群非常和平的修煉人而很少聽到有關活摘器官的發聲。

麥塔斯說,法輪功再和平也不能阻止中共(為了發動迫害而)對他們的妖魔化,就如同中共以反恐為名迫害維族人一樣。而中共對於維族人的器官摘取,也只不過是在法輪功學員這個活體器官庫大量消耗之後,已經對活摘器官上癮的中共,要滿足其血腥癮好找到的新來源而已。

他表示,中共活摘器官罪惡的曝光率沒有很多其他事情高,主要是因為被害者已逝,無法為自己發聲;直接參與摘取器官的醫護人員為了自己和家人安全、或為免自己的罪惡曝光,也都選擇噤聲;而中共有關當局,則都在系統的掩蓋他們的罪行。

「那誰會替他們發聲呢?」他說,「我會,我一直在這樣做。」

話音剛落,觀眾席上就爆發了熱烈的掌聲。

「在新西蘭,如果你想發聲,都可以自由地做。」麥塔斯補充說。

他建議,因為在中國有很多踐踏人權的事件發生,中共在全球的政治經濟影響力也非常大。所以我們要為反對中共侵犯人權行為設定優先事項——最惡劣的最先,那就是中共極力掩蓋的活摘器官罪行。

「罪惡還在繼續」,他說,「所有的努力都應該為防止更多的犧牲發生。」

責任編輯:筱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