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王維洛:中共濫採稀土釀惡果

人氣 5208

【大紀元2022年12月09日訊】扶搖: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五(12月9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扶搖(主持人)。今天,我們請來水利學家王維洛博士,和大家談談中國的稀土問題。

今日焦點:鄧小平關於稀土一句話,引來「國際敵對聯盟」?掠奪性開採如「剝頭皮」,中共高官罕見披露環境惡果;中國成第一「癌症大國」,與「稀土牌」有何關聯?

稀土,被稱為「工業維他命」,對現代國防工業、新能源、電子產業等來說都十分重要。

而控制著全球超過三分之二稀土產量的中共,近年來大打「稀土牌」。2019年中美貿易戰爆發,同年5月習近平赴江西省考察當地稀土產業基地;6月中共主管經濟的最高機構「國家發改委」在新聞會上稱,要發揮好稀土作為戰略資源的「特殊價值」。

這些舉動,被外界認為是中共以斷供為要脅,報復西方各國對其霸權的圍堵。

然而,中共拽在手心的這張「稀土牌」,到底是「王牌」還是「廢牌」?它在全球稀土市場的地位,是以怎樣不可逆的環境污染換來的?又以犧牲多少中國人的健康為代價?

【獲「工業維生素」美稱  稀土用途廣泛】

扶搖:王博士好,首先請您先和觀眾朋友們介紹一下,稀土到底是什麼,有哪些用途。

王維洛:大家都學過化學,學化學要學化學的元素周期表,要背的,特別是最主要的那些元素都要背。那麼在化學元素周期表的第3副族第21個元素和第39個元素,這兩個是稀土。那麼再下面,就是序號從51號到71號的元素,是鑭系元素,它一共15種。那麼2個加15個,加在一起這17個元素,被稱為是稀土元素。

稀土元素它的用途很廣泛,但是用量又相對來說比較小,用量比較小。它可以改變很多物體的這個性質,所以被廣泛應用。就像大家說的一樣,你做菜啊,做菜的時候要味精,或者是你要吃的時候要吃維生素,它又被稱為「工業的維生素」,或者說是「工業的味精」,稀土被這樣的稱為。

它現在的用途,大家發現它用在什麼地方呢?用在軍事工業上,用在人工智能上,用在電動汽車上,用在新能源發電上,反正用的範圍很廣。那麼舉例子呢,老是舉美國的F35戰鬥機要多少多少公斤稀土,就說明它很重要。

由於中國禁運和國際上感到了壓力以後,稀土就被很多國家認為是一種戰略物資,特別是美國、日本、歐盟,還有現在加拿大、澳大利亞,都把它看作是戰略物資。

如果你要說用途比較廣泛的話,大家能看到的,譬如說你們現在身上穿的那種晚間出去跑步、騎自行車的反光的衣服,它上面用的就有很少的稀土,因為它會反光。

【拿稀土當武器 中共行為引國際警惕】

扶搖:嗯,所以稀土的用途非常廣。那中國的稀土資源主要分布在哪些地區呢?

王維洛:主要分布在三個地區,其實每個地區都有啊,第一個分布最廣的就是內蒙古的包頭地區附近,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可以說是分布在江西的贛南地區,這一片地區其實是包括了浙江、福建、廣東、廣西、湖南,這一片都是,但是是以贛州市為中心的這片地區。再一片,我不知道你聽沒聽說過,就是川西的以前叫攀枝花的地方,攀枝花鋼鐵廠,就是四川那邊也是一個地區。這是主要的三個區。

還有其實像山東什麼地方,像東北都有,分布都有,但主要是這三個區。那麼從數量上來說,是包頭最大;從價值上來說,是贛南的,就是江西南的價值最高。

扶搖:哦,中國稀土儲量在世界上來說相對很高啊。

王維洛:對,中國的稀土呢,是以前的時候它號稱這個稀土(儲量)是占全世界總量的80%以上。主要那個時候,美國勘探了它的稀土,中國勘探了它的稀土,而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沒有去對這個稀土感興趣。所以那時候中國的這個含量很高。

那麼1992年的時候鄧小平就說了一句話,就說中國的稀土就像中東的石油一樣,對我們中國來說很重要。這個你可以兩方面來理解:第一個它的價值很高;第二,像中東的石油也可以當作武器來用的。現在在中國說到稀土,大家都會想到鄧小平1972年南巡的時候,他說的一句話。

到了2010年的時候,中國不是和日本就釣魚島那個島嶼的歸屬問題,發生了一點衝突嘛。中國的小粉紅們就把日系車的4S店都砸了,砸了以後中國(中共)就說我禁止向日本出口稀土,不准向日本出口稀土。

他們的整個思維,不是一種市場經濟的思維,它是一種把別人都當作敵人,它是一種敵視。他不承認在市場經濟下,沒有一個人能夠生產所有他所需要的東西。

譬如說,我們就說吃的東西。你在美國你買的東西,肯定不(全)是你美國生產的,你可能買的是墨西哥的pita(皮塔餅),你買的是意大利的麵條,你買的是德國的麵包,法國的長棍的麵包,你的食品是來自於世界各地的。

因為市場經濟就是說,你是發揮你自己的長處,來和別人交換別人能夠用最低價值生產出來的東西,這是一種互相的交換。交換而達到大家受利最高、成本最低的這麼一個東西,你不可能說我都自力更生了。

這是一種社會分工,而中國(中共)老是要把它當作一個武器。來當作一個武器來威脅別人,讓別人認同我的價值觀。這是中共政治家在處理很多問題上,他所走的一種偏的路,他不承認這個市場經濟的威力。

日本是世界上除了中國之外,用稀土用量最大的。當時日本就覺得你這是在威脅我,整個世界也都覺得中國(中共)是拿稀土當武器來威脅這個世界。所以,日本、美國、加拿大、歐盟還有英國和澳大利亞就聯合起來,反抗中國對稀土的壟斷。

這時候,世界上就開始了普查稀土資源,大家都對稀土感興趣了。那麼現在就發現了這個稀土資源在世界分布很廣,除了在中國有以外,還有巴西有,還有越南有,還有印度有,蘇聯有,格陵蘭有,還有非洲也有。所以它的分布很廣,根據現在公布的數據,世界上大概有1.2億噸稀土資源,大概中國有4,400萬(噸)稀土資源,占了大概38%左右吧。

之前的時候,中國曾經聲稱它擁有世界的80%多的資源,所以它現在資源的份量就是大為減少了。

如果從它的絕對量來說的話,中國曾經到過……根據它統計數據,它曾經到過5,500萬噸的儲量,那現在是4,400萬噸,所以它就減少了1,100萬噸。

扶搖:哦,是這樣。《新聞大家談

【稀土當泥土賣?價格戰背後的中共野心】

王維洛:中國的稀土開採,它的興起應該是從1958年包頭的鐵礦石開採的時候,它的副礦開始,大家注意到有這樣的稀土礦。

到了1978年的時候,中國國家科委就把它當作一個重點的科研對象了。當時的科委主任方毅就指示要專門在這方面下功夫。那麼這個時候,中國要特別感謝一個人,一位海歸,姓徐的化學家(徐光憲)。他是老先生,以前留學美國的,然後他回國以後,在80年代的時候發明了一種新的提取辦法。

他發明了一種提取的辦法以後,使得中國的產量就大為提高,而且他的這種生產方式,使得很多小的企業也能夠加入到開採和生產的行業裡頭。這個辦法其實在中國不但用於稀土生產,也用於很多比如說金、銀、銅礦什麼這些,都用這個辦法來生產。

那麼這個辦法是什麼呢?就是說你在找到了一塊地,其實就是很普通的,可能是一塊農地它裡面就含有稀土資源。他們就在這個土地上打幾個洞,打洞,然後把化學藥品給灌進去,灌進去以後把那個稀土資源置換出來。

所以這個時候,中國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稀土開採就很厲害,發展得很快,一下子就做了世界老大。中國做了世界老大以後,它採取了一種價格的措施,就是把外國公司全部用價格給你打死。

因為你要想在美國用生產,那麼你要特別注意環境的成本,你要支付環境的成本,對不對?中國它不用支付環境的成本,所以它的價格就很低。所以它用產品價格的低廉,把美國兩大礦山都打死了。最後,這美國的兩大礦山又落到了中國人的手裡,所以中國人把美國人的技術又拿過去,來發展他的稀土的提煉技術。所以就發展得很快。

那一段時間,就在21世紀開始到大概2009年的時候,或者是2008,中國的生產是達到了最高,它占了世界生產份額的大概百分之九十幾,超過百分之九十幾了,就幾乎都是它的了。

扶搖:哦。您說中共當時大規模開採、打低價格戰,然後搶占全球的稀土市場。這樣一來獲利的是誰?

王維洛:它打價格戰最後收利的並不是中國老百姓,必須這麼看,老百姓並沒有得利。它這個稀土價格,中國有的專家說得很對,他說我們這個稀土的價值賣的不是「稀有」的價值,我們賣的是「土」的價值,我們就用賣土的價值把別人都給打沒了。打沒了以後,我們資源也沒了,把本來屬於我們中國人的財富自己也打沒了。

國家壟斷了,那麼國家壟斷以後,獲利的只是這些獨裁者,而不是中國的老百姓。中國的老百姓在中國稀土產業上,他並沒有什麼得利的。

扶搖:嗯。獲利的是中共獨裁者,那他最在乎的是什麼利益呢?剛才您提到他可以把稀土武器化,您認為這麼做的背後邏輯是什麼?

王維洛:他要拿到一個說話權的話,我們說得好聽是一種說話權,說得比較直接是一種定價權,就是說我對稀土這個產品的定價權。

作為中國(中共)的領導人,他的話語權他覺得很重要。譬如說我提出了「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要是他提出這麼一個口號沒人聽他的,他覺得是不是這個世界就顛倒了、就不行了?這個東西他把它看作是命根子。

中國的這些媒體老是報導,說「指明了人類發展的前進方向」。在我們想,人類命運發展的前進方向是你指明的嗎?也不是你指明的,那是上帝要管的事情了,那是神要管的事情,我們就只是管我們自己的事情。沒有那麼大的事情要你管的,你也管不了這些事情。

這個是比較難想像的,所以你再看中國的稀土政策,也是比較難理解,為什麼中國(中共)政府它一會這樣一會那樣。

【掠奪性開發 毀壞環境埋大禍根】

扶搖:是,確實啊,一個獨裁政權的很多決策,外界很難用正常邏輯去理解。

您剛才還提到,中共開採稀土,能賣得那麼便宜,是因為不計環境成本。能說說具體怎麼個不計環境成本嗎?

王維洛:以前像挖煤一樣的,就是在包頭那邊像挖煤一樣挖起來,然後進行篩選。他不使用化學物質來萃取的,而是他用篩選的辦法來選的。挖完了以後,把有用的給拿了,把沒用的都給它扔了。

我不知道你在中國有沒有看到過尾礦,就是堆起來的尾礦,山啊什麼東西。所以當時就是那位徐教授,他就特別的……就覺得這樣的生產方式不行嘛,他就覺得特別地鬧心,他就聯合了中國一批專家給溫家寶寫信,說這麼下去是不行的。

他說,我們的礦場儘管是多,但是我們只用了其中的10%,我們只用了10%,而另外的10%都浪費了,還有80%我們都廢棄了。所以中國那段時間,對稀土礦產資源的開發利用率只達到10%。

所以他一下子在這幾年當中,就把這1,100萬(噸)的礦產資源啊,從那個數據上給抹去了。

扶搖:哇,浪費了這麼多。

王維洛:它這個環境的影響可能還不在於……它的這個化學物質進去以後,這個化學物質本身就對土壤是一種污染。它會污染土壤,會污染水,地下水、地表水,這是一個。

你的化學藥品在流出你的工廠場地之前,你是要截流的,你要把它截住,不能隨便讓它進入到自然界裡頭去的,這是最起碼的這個標準。

不是說我不讓你開採什麼東西,但是你要在開採的時候,要對別人沒有害的。就像你在家裡跳舞跳得很響,放音樂放得很響,有一個前提,你不能把你的鄰居給吵了。你在你自己的空間裡面是可以的,但是你不能破壞別人的空間。所以你的化學藥品怎麼用?你是不能流出你這個礦區的。

還有一個,他的那個辦法是什麼呢,就是說像剃頭一樣的。他是選中了這一塊地方,把上面的植被全部給刨了,用推土機把植被給刨了,然後在這裡挖洞。開完了以後,他就把它全部都廢棄了,所以剩下的這些山坡地,什麼農田都是沒有任何植被的。那麼雨水下來,就水土流失很厲害。

掠奪性地開發稀土資源,對生態環境的破壞遠遠超過砍伐森林。砍伐森林像是「剃光頭」,而掠奪性地開發稀土資源,是先砍樹後鋤草,然後剝離表層土壤,就是索性把「頭皮」也剝去了,只剩下血淋淋的頭顱。

通過先砍樹後鋤草,然後剝離表層土壤,地表植被全數被破壞了。一遇大雨,沒有樹木、樹葉、根系和其它植被來吸納攔蓄雨水,地表徑流就迅速形成洪水流,並且容易產生嚴重的水土流失,或者滑坡、泥石流等地質災害。

水土流失致使河流中泥沙量增加,河床增高,河流的自然洪水通過能力減少,使得在同樣的洪水流量下,洪水水位卻比以前增高。在嚴重的情況下,還可能會堵塞河道,形成堰塞湖,後果難以想像。河流中泥沙量的增加,也使得水庫中淤積泥沙的增加,防洪庫容的減小,防洪效益驟減。

王維洛:它會造成這種滑坡,會造成泥石流,會造成河床裡的泥沙量過多,河床淤高。那麼最明顯的就是贛江,我們說贛州地區贛南。贛江我統計了一下,從2003年、2002年開始,一直到今年長江就旱得很厲害的,到今年4月份的時候,贛江還是發洪水。

反正你也注意到了鄱陽湖的乾旱,鄱陽湖乾旱的問題其實和鄱陽湖湖底淤積的泥沙增寬也有直接的關系。再回溯上去,和江西省稀土礦的開採和環境的破壞也有關係。

但是呢中國你必須說,中國並不是有稀土礦的地方它一定都開採的。譬如說,像我們剛才說了廣東那邊也有,特別是廣東和江西交界的那一帶地方它也有,但是在廣東那一帶,它的河源水庫上游那一帶,它的稀土礦是不開的。為什麼呢?因為河源水庫是給香港供水的,它為了保證香港水的質量,他就沒有那個(開採)。

像包頭呢,它的開礦問題主要是它的尾礦,它是用另外一種辦法開的,它開發得也比較早,1958年就開始開了。它是和鐵礦一起開了,開了以後它尾礦就堆那,後來水一沖就都沖到黃河裡去了,進了黃河了,就污染了黃河的水質。

當時有一個記者寫過一篇文章,就說這稀土的陰影。他就把稀土對水資源的污染,當作稀土產業發展給中國留下的環境問題。

【中國成「癌症大國」嚴重水污染不可忽視】

扶搖:說到水資源污染的問題,現在中國患癌的人很多。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的數據,中國已經是名副其實的「癌症大國」了。2020年中國新發癌症457萬人,占全球23.7%,排第二的美國是228萬人,中國是它的兩倍。另外中國癌症死亡人數也是全球第一。

根據中國國家癌症中心2022年的報告,中國整體癌症粗發病率和粗死亡率仍然呈現上升趨勢。

這與水資源污染是不是也有關係?

王維洛:對,水資源和癌症的關係,是已經被中國科學家所證實的這麼一個關係了,只是最近幾年以來,中國的媒體不報這方面的消息,但是之間的關係是已經被證實了。為什麼中國的癌症發病率這麼高,為什麼特別是中國的癌症死亡率這麼高?比美國要高很多。

美國的癌症發病率儘管挺高的,但是美國的癌症死亡率比中國低很多。這兩者之間也是有關係的,就是說水污染和癌症的發病率,癌症的死亡率。

因為它(西方國家)的標準比較高,如果你開採了污染水源的話,要不你停止開採,要不就你把水源給恢復到你開採時候的狀態。而中國是沒有這個規定的,中國(中共)領導比較注重經濟發展的數字,它的GDP增長了多少,對不對?而且中國的水質檢測,它也是中國(中共)特有的一種「技巧」。

如果中國要從長遠來看的話、長遠發展的話,那它就必須走另外一條路,它肯定是要走另外一條路,它就不能走今天的這麼一條路。當時就是「誰發財誰光榮」,(重點)在這個上面;現在改作是「共同富裕」了,不知道誰和誰富裕。那個時候是有本事的人先發財。

2012年6月20日,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曾為首份《中國的稀土狀況與政策》白皮書召開新聞發布會。工信部副部長蘇波在會上說,當年3月,他去贛州中重稀土的開採現場考察,環境的污染和資源的破壞令他感到非常震驚。

蘇波展示了幾張照片,是他考察期間拍的。一張照片上,大量的稀土開採使山頭都變得光禿禿的。另一張照片上,有大量的礦渣、大量的泥石流、大量的滑坡、大量的污染物污染了老百姓的飲水。僅在一個縣裡,就有十幾平方公里,有幾萬噸的礦渣,有4.5萬人喝不上乾淨的水。

這些污染有些是可治的,有些是不可治的。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的老百姓,他們的健康和生命有何保障?

蘇波估計,光治理就要花費380億元人民幣。但有學者認為,這是一個嚴重被低估的數字,比較客觀的估計應該為5,000億元人民幣。

扶搖:以中共一貫的作風,它能拿出來說的負面消息,都是被篩選、處理過的,真實的污染情況有多嚴重,我們難以想像。為了經濟和政治目的犧牲環境做法,其實到頭來還是以人的生命、健康作為代價了,今天這個惡果已經非常突出。

王博士,我們剛才也談到美國,那美國它的稀土開採是怎樣的情況?

王維洛:美國以前也是一樣的,美國的礦山它為什麼不開採,或者說它放棄開採?因為美國的環保的門檻太高,公司認為這麼做下去它還不如到中國去買呢。所以它沒辦法競爭,它的門檻太高。

後來美國忽然之間發現,中國把這個拿來當作武器對付美國了,所以美國的國會就制定了這個政策,就說我拿錢來補助美國的公司,讓它生產來對抗中國(中共),這是它從政治上考慮的。

美國的優點在於什麽呢?美國有一大批科學家,他會發明出一種新的生產辦法。現在是美國的哈佛和英國的好像是劍橋大學,都說他們現在已經找到了新的生產稀土的辦法,來提取稀土而對環境的影響很少。但是他沒有透露任何他們新的方法的信息,這是很正面的這麼一個消息。

因為你在一個自由的世界裡頭,科學家不但是在一個產量方面,或者在生產工藝上面在尋找一種發展,同樣你是在減輕對環境的影響方面,你的任何一個進步都是科學上的一個進步。而中國(中共)它只是認為在產量上、在質量上進步是一種進步,而在環保上的進步只是多花錢,沒有用的。

扶搖:是,這種對比很能說明問題。中國的環境問題已經相當突出了,中共在這方面的政策,真的可以說是「吃祖宗飯、造子孫孽」。

謝謝王博士和我們談了這麼多,最後請您總結一下,在造成這些外交和環境的後果之後,中國稀土現在在世界上是怎樣的一個地位?

【國際社會覺醒 中共「稀土航母」要沉?】

王維洛:中國稀土在世界上的地位是什麼呢?第一,中國的資源是世界第一,但是它的地位在下降;第二,中國的稀土產品的產量是世界第一,現在還是世界第一,但是它的比重是在下降,生產的國家是越來越多了;第三,中國稀土的出口量是世界第一,但是像日本、美國、歐盟能從別國獲得的渠道是多元化了。第四,中國的稀土國內消費比……中國大量的稀土是國內消費的,這也就阻礙了中國(中共)自己要打的價格戰。中國將近60%到70%的稀土是在國內消費的,如果它把世界上的價格給打上來,打高的話,那國內的價格也得比較高。

因為中國那個時候,中國(中共)政府遇到一個很大的問題,它老是在說稀土產品走私,中國自己把產品給走私走出來。因為中國用了其中的大部分,60%到70%都是你自己用的,如果你賣得很便宜的話,那麼外商就可以通過其它渠道,讓你中國商人先買這個東西,製成初級產品,然後你再賣出來,他同樣可以打破你的這個壟斷了。所以它自己要打價格戰的話,它首先是要痛到自己。

還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中國是世界上稀土最大的進口國。它為了填補自己稀土資源的不足,所以它現在是大量從緬甸等一些國家進口稀土,來鞏固它的壟斷的地位。

鞏固壟斷的地位,因為它還要找一些小兄弟,在那些小兄弟的國家裡面,它能夠買到稀土資源,這樣來鞏固它的這個。

現在譬如說,第三大稀土國或者第二大稀土國是越南,越南和它的關係不是太好,印度和它關係也不是太好,而緬甸它(中共)認為是在它的勢力範圍之內,所以它現在大量地從緬甸那裡進口稀土礦,來填補自己的不足。

中國希望在2025年的時候,能夠把它的(稀土)「航母」「國家隊」建設起來,其實它現在已經建設起來;到2030年的時候,它能夠基本上建成稀土的世界強國;到2035年的時候,它能真正地建設成它所謂的稀土強國。這是中國(中共)分三步走的戰略。

扶搖:您認為事情會順著它的這個戰略目標發展嗎?

王維洛:在稀土這個上面,因為外面人家的聯盟已經組成了,它的起因就是對日本禁止出口稀土。而在2015年的時候(口誤,應為2014年),日本、美國等國家在世界貿易組織起訴中國這個做法的時候,最後判下來中國是敗訴的。所以他們現在組成聯盟,他們就是有了這個法理的依據。

譬如說他們這個聯盟現在越來越……等於說大家朝著一個目標走了。比如說加拿大就禁止中國的礦業公司去開礦;澳大利亞也同樣禁止中國的礦業公司去開發;格陵蘭也禁止中國的礦業公司去開礦。本來都已經談了都差不多了,中國準備把這個格陵蘭的這個稀土礦給吃下來的,後來不知道怎麼樣,格陵蘭就不賣了。

所以,中國(中共)在稀土資源和稀土產品上面這種咄咄逼人的做法,使得世界上對它非市場的做法比較反感,而中國人(中共)還是沒有認識到它自己的這個錯誤,它還是在用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這一套,來對付西方的市場經濟這一套。它還是認為它還沒有打敗。

中國的稀土前景並不是太好,因為稀土稀土,它最後不「稀」了,就是不稀少了。而且西方國家在技術的開發上,在技術的新材料的替代上,美國和英國都找到了新的替代的資源。而日本它是比較聰明,據說在之前,它已經從中國進口了大量的稀土資源,特別是從黑市市場上進口了大量的資源,足夠日本40年的消費。

所以中國(中共)想要打贏這個仗比較難。

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上海現坦克人 抗議潮席捲中國
【新聞大家談】新疆火災頭七 中共為江發喪
【新聞大家談】防共諜 台反情報系統立大功
【新聞大家談】中共新十條出爐 核酸業現危機?
最熱視頻
【中國禁聞】習最新講話洩密:中共科技陷絕境
【新聞看點】胡鑫宇案疑點重重 官方強壓輿論
【晚間新聞】中國多少胡鑫宇?十餘青少年近日失蹤
【全球新聞】美上空驚現疑似中共偵查氣球
【十字路口】擺平大案 中共精緻維穩反露馬腳
【菁英論壇】瘟神有眼塑造歷史 翻天覆地衝擊社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