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中共高超音速導彈窗紙被戳破

【大紀元2022年02月17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具有核能力的高超音速導彈,加上不可預測的運行軌跡,使這種可以造成嚴重殺傷力的武器能夠避開地基導彈防禦系統,從而構成前所未有的威脅。現在,這些威脅可能已經被輕鬆破解。

高超音速是指以超過5倍音速飛行,速度在帶來進攻優勢的同時,也伴隨更高失敗風險。高超音速導彈必須穿過湍流的空氣和4000攝氏度的高溫,並且在機動飛行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損失能量。

這使高超音速武器的冗餘非常小,任何一個意外的大氣突變或電磁干擾都可能破壞其飛行軌跡或造成整個殺傷鏈的斷裂。這種不穩定性給美國國防部提供了很好的機會,用廉價的手段就可以擊落北京或莫斯科的超級武器。

華盛頓智囊團、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2月7日發布的一份題為「複雜防空:應對高超音速導彈威脅」的報告認為,中共和俄羅斯高超音速導彈的噱頭可能會被輕鬆揭穿。

導彈防禦專家湯姆‧卡拉科(Tom Karako)和馬紹‧達爾格倫(Masao Dahlgren)在這份報告中寫道,高超音速導彈可能很容易因流場的破壞而導致任務失敗,而破解的方法可能很難。來自定向能系統的電、光、熱或電磁干擾都可能會給高超音速武器狹小的設計冗餘帶來巨大壓力。

目前的導彈防禦系統是針對以拋物線軌跡運行的彈道導彈設計的系統,但是高超音速導彈不按照預定的軌道運行,就可能突破現有的導彈防禦系統,因此需要找到新的導彈防禦方法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卡拉科和達爾格倫認為,高超音速武器的速度在帶來攻擊優勢的同時也伴隨弱點,可以利用這些弱點擊敗它們。這份報告提到了幾個針對高超音速武器的全區殺傷機制,這些機制包括在高超音速武器飛行路線前方的空氣中布設微小的金屬顆粒或高功率微波(HPM),以降低其性能,甚至導致進攻徹底失敗。

彈道導彈往往從大氣層外沿著弧形可預測的軌跡墜落,而高超音速助推滑翔飛行器在更低的高度飛行,並有能力在飛行中執行突然的機動變軌動作。也有噴氣式高超音速巡航導彈,在比助推滑翔器更低的高度飛行。由於這兩種導彈都是在大氣層內沿著更低、更平坦的軌道飛行,它們低於許多彈道導彈預警系統的雷達視野,如果沒有複雜的天基感測器,就很難發現它們。雖然導彈防禦局(MDA)最近提出了防禦高超音速導彈的設想,但實現這種分層防禦系統所需的技術仍在開發中,可能還要等待很長的時間。

為了填補高超音速導彈防禦空白,報告設想了一種被稱為「21世紀高射炮」的概念,就是利用高超音速武器在高速飛行時的脆弱性。在極端速度條件下,飛行器與大氣中即使是微小的顆粒發生碰撞也會產生如同子彈般的動能,導致結構損壞、不可預測的空氣動力或熱效應。

如果在導彈來襲的空中布滿微小顆粒,不一定完全摧毀高超音速導彈,只要簡單地改變其性能或軌跡,就足以使其無法到達預期的目標。這種使導彈偏離目標的辦法,對於裝備常規彈頭的高超音速武器來說更有意義。而對付裝備核彈頭的高超音速導彈,則需要結合動能武器(防空導彈)將其摧毀,因為核導彈即使偏離目標數十公里也會造成重大破壞。

其實高射炮概念並不新鮮,最早出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源於德語中的「飛機防禦炮火」。二戰中,德軍88毫米高射炮發射的炮彈會爆炸成金屬碎片雲散布空中。這些爆炸產生的彈片可以擴散到上百米的範圍,不是直接擊中飛機,而是用彈片散布的雲朵填滿天空。當時盟軍飛行員開玩笑說,「高射炮彈幕如此之厚,你可以從飛機上下來,在上面散步。」

21世紀高炮概念如出一轍,但需要更複雜的技術。防空系統要在高超音速導彈發射早期,在靠近其彈道的廣闊空域布設「塵埃牆」。這些塵埃可以是金屬顆粒,也可能是煙火,它們可以在高層大氣中停留數十分鐘,為攔截高超音速武器提供一個擴大的視窗。之所以在乘波體滑翔的早期進行「塵埃牆」或「顆粒雲」攔截,是因為高超音速滑翔器早期的速度較高,速度越高「塵埃牆」的效果越好。

除了高射炮概念以外,報告還提到了兩種常見的定向能武器——鐳射和高功率微波。雖然當代鐳射系統的光束功率在不斷增加,但是即使增加到上百千瓦甚至兆瓦級的功率,也可能不足以穿透高超音速導彈熱防護層。

而高功率微波有更好的穿透性,顯示出更廣泛的應用前景。其工作原理是發射強大的微波能量,破壞或摧毀導彈內部電子設備如雷達和導航系統,從而擾亂飛行路線。高功率微波系統需要與動能殺傷一起發揮作用,一旦導彈的制導或控制電路被微波破壞,攔截導彈就能摧毀目標。微波系統不需要像鐳射器那樣複雜的瞄準裝置,也基本不受天氣條件的影響。

報告認為,高功率微波武器就像某種「電磁高射炮」,可以瞄準高超音速武器預計通過的廣泛區域,在其到來之前「炸毀天空」。當然,這種方法也有挑戰,如怎樣將這些能力集成到同一個載體中去。報告描述了一個模組化有效載荷概念,就是將多種有效載荷放入一個載體中,比如一枚防空導彈。它可以同時包含定向能武器、破片炸彈、塵埃牆彈頭、動能攔截器,以及其它需要的感測器。結合衛星監視系統的引導,在高超音速導彈來襲軌跡的多個點上,以不同的方式發揮作用。

這些模組化有效載荷組成的分層系統,不一定每一層都能夠摧毀高超音速導彈,但綜合作用將破壞其殺傷鏈。其中塵埃牆彈頭可以挫敗任何潛在對手開發反制措施的努力,這種防禦手段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投入使用,給對手帶來巨大成本。特別是要想在工程上使高超音速武器免受粒子雲影響,將面對巨大的技術障礙。而塵埃牆彈頭不需要像子彈對子彈那樣的精確攔截,這使導彈防禦系統第一次可以用較低的成本,提高攔截高超音速導彈的命中率。因此美國在應對中共高超音速導彈的問題上,可以達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

儘管這些方法聽起來還在概念論證階段,但由於它簡單易行的應用前景,可能會在短時間內,就能挑戰中共和俄羅斯發展高超音速武器的預算和決心。高超音速武器固有的脆弱性使其難以有效發揮作用,也可能使其受到更多不同防禦措施的影響。中共要想克服這種不確定性,需要動用的資源將超出其能力承受範圍,可能會迫使中共不得不回到起點,重新修補脆弱的高超音速導彈殺傷鏈。

華盛頓早在小布希時期就開始考慮發展高超音速武器,但在後來的20年裡,美國致力於反恐戰爭,導致資金不足,研發滯後。中俄已經先於美國裝備了高超音速武器。如今,五角大樓已經開始創造性地思考擊敗高超音速武器的方法。美國國防部負責研究和工程的最高官員徐若冰(Heidi Shyu)在2021年12月說,她已經擬出一份擊敗高超音速武器的非對稱性反制措施清單,並向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介紹這些方案。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訂閱《時事軍事-夏洛山》YouTube頻道:https://bit.ly/3EqiiTG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時事軍事】史上唯一因顏值低被淘汰的先進戰鬥機
【軍事熱點】「北方對抗22」 上演大象漫步
【時事軍事】美軍向中共釋放信號:別動台灣
【軍事熱點】美撤出駐烏人員 外交努力仍繼續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美大科企操縱思維和行為內幕
【新聞大家談】王小洪上位 兩大破例 兩大怪象
【微視頻】權力的遊戲:網絡存款暴雷甚於P2P
【未解之謎】AI機器人 操控人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