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奇人奇事】

【奇醫】神醫的再傳弟子 看病有慧眼立奇功

元代神醫李杲治病的神奇案例
作者:泰源
中醫將醫理和望聞問切的診病法互證施藥,起到良好的功效。(龔安妮/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577
【字號】    
   標籤: tags: , ,

這位元代醫學大家——李杲的醫術高明,尤其在治療傷寒、癬疽和眼疾等方面功效突出。他不以醫病為生,而以醫人為重,他為何總是能看入別家看不到的病症癥結,屢立奇功呢?

李杲(字明之,镇州人)是中國醫學史上「金元四大家」之一,也是中醫「脾胃學説」的創始人。他生於金世宗大定二十年(公元1180年),卒於元憲宗元年(公元1251年)。

李杲(音:稿)的家族世代豪富,他幼年時就喜愛醫藥,得到當時聞名於燕趙一帶的張元素的醫術真傳。

說起李杲的老師張元素的醫術成就,有一段傳奇。張元素本是易州人,八歲時參加了童子科目的考試,二十七歲時應考經義科進士,因犯皇帝祖宗的名諱而落榜。於是他就放棄學業而習醫,但一時沒有什麼出色的成就。有一天夜裡,張元素夢見有人用大斧鑿開了他的心竅,把數卷書放入他的心竅中。從此張元素就通曉了醫術。李杲獻出千金厚禮跟隨張元素學醫。沒過幾年,張元素就將醫術全傳給他。

李杲的醫術高明在治療傷寒、癬疽和眼疾等方面尤為突出。因為他家境已經非常富有了,他雖然學了醫,並沒有以醫技為生,只是幫人看病提高自己的名望,別人也不敢稱他為醫生。士大夫中對他高傲嚴肅正直、不願屈從的個性有所顧忌,若不是非常危急的病,是不敢登門拜見的。

北京城的酒官王善甫,患有小便不暢的病症,眼睛凸出,腹部腫脹得像個鼓,膝蓋以上硬得像要裂開,吃進去的食物不能及時消化排泄,服滲泄藥劑都不見效。

李杲對醫生們說:「病很沉重啊。《內經》上有這樣的話:膀胱是津液聚集的地方,必須以氣運化才能排出。現在用了滲泄藥劑而病情加重,是因為氣不運行。啟玄子說:『沒有陽,陰就沒有存在的條件;沒有陰,陽就沒法起作用』,現在給他服用的都是滲泄性質的陽性藥劑,只有陽而沒有陰的配合,想要發揮氣的功能,辦得到嗎?」第二天,他將幾種陰性藥物交給王善甫服用,不用第二劑藥,病就好了。

李杲的醫術高明,在治療傷寒上尤為突出。圖:《傷寒雜病論》是東漢醫學家張仲景的巨著。(公有領域)

西台掾蕭君瑞,一年二月間染上傷寒病而體溫增高,醫生將白虎湯給他服用,病人的臉色變得像墨一樣黑,傷寒病應有的症狀再也看不到了,脈搏深沉纖細,小便失控。

李杲起初不知道他服過哪些藥物,等到切脈問診之後說道:「這是在立夏節前誤用白虎湯落下的。白虎湯的寒性很強,不是疏通經絡的藥劑,它只能使腑臟生寒,若使用不恰當,則會讓傷寒本病潛伏在經絡中。有人換用熱性很強的藥物來補救,讓體內陰邪的危害受到抑制,然而其它的病症必然出現,這不是補救誤用白虎湯的辦法。有溫性藥物可以使陽氣上升、使經絡暢通,我用它。」

有人提出反駁意見說:「白虎湯的寒性很強,不用熱性很強的藥物怎能補救?你的治病方案又怎麼樣呢?」

李杲說:「病潛伏在經絡之中,陽不上升則經絡不通,經絡暢通了,傷寒病的應有症狀就表露出來了。治療傷寒又有什麼難辦的呢。」他就用了溫陽行經的藥物,果然病人就康復了。

魏邦彥的妻子,眼球上突然生出一層綠色眼翳,從下往上擴展,腫痛得不能忍受。李杲說:「眼翳膜從下往上擴大,說明病從眼瞼下方的陽明脈而來。綠色不是五色中的正色,大概是因肺和腎一同失常而生成眼病的吧。」

他就排除肺腎邪氣,用能深入陽明脈的藥物為她治療,得以見效了。但過了一段時間眼病又復發三次,那引發眼病的經脈也不同,所生眼翳膜的顏色也不同。

李杲說:「幾條經脈與眼睛有聯繫,一脈有病就引起眼病。這一定是經絡不和諧,如果經絡不和諧,那麼眼病就不會痊癒。」他問了魏邦彥之妻,情況果然是這樣。然後按李杲的診斷施藥治療,於是,眼病就不再復發了。

馮叔獻的侄子馮櫟,十五六歲,患傷寒病,眼發紅、口乾渴,脈搏在一呼一吸之間跳動七八次。醫生想用承氣湯來排除病邪,藥已經在爐子上煮著。當時李杲正巧路過他家,馮叔獻將馮櫟生病、煮藥的情況告訴他。

李杲用指按脈後,十分驚恐地說道:「差點兒害死這孩子。《內經》上說過:『在脈象上,那些跳得快的數脈表現著熱症,那些跳得慢的遲脈表現著寒症。』現在脈搏在一呼一吸之間跳動八、九次,這是熱到極點了。然而,《會要大論》上說:『病症有與脈象一致,但是病因卻相反的,怎麼看呢?脈來時發浮,用手指下按而脈跳動乏力,所有陽脈都是如此,這就是陰症。』」

他叫人拿乾薑、附子(姜附湯材料)來。他說「應當以熱因寒用之法治療」。藥沒熬好,病人的指甲已變色。一下子喝下大劑量的姜附湯後,汗水相繼流出,病人就好了。

陝帥郭巨濟患偏枯病,兩腳趾著附腳底不能伸直。李杲用長針刺在骫骨穴位上,深入骨質而病人不知疼痛,流血一二升,血色墨黑,又在與病肢相對一側的穴位上針刺,反覆了六七次,同時給病人服藥三個月,病人的病情明顯好轉。

裴擇的妻子患寒熱病,月經中斷了幾年,已有喘息咳嗽的症狀。醫生們都用蛤蚧、桂枝、附子等藥物讓她服用,李杲說:「不對,這病是陰為陽所拘束,使用溫性藥物太過頭了,因此不僅無益反而有害。給病人服用寒血之氣的藥物,那麼月經就會正常來潮了。」後來果然見效。李杲的辨症施治方法多與這些例子相似,那時候的人都把他當神醫看待。他的著作有不少在社會上流傳。

元代四大醫家的李杲嫻熟應用醫理,與望聞問切的診病功夫互參,總是能看入別家看不到的病症癥結所在。他師事名師張元素,而張元素的醫術則來自於另外空間的神傳,可謂李杲也是一個神傳的名醫!
@*#

資料來源:《元史》@*◇

─點閱【中國古代奇人奇事】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