洩露私人數據 荷蘭衛生機構GGD遭索賠

人氣 12

【大紀元2022年02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安清荷蘭報導)根據荷蘭新聞網的報導,荷蘭公眾衛生組織GGD由於洩露檢測病毒者的私人數據倍受譴責,同時面臨一項由受害人提起的集體索賠案。

數百萬居民個人數據失竊

自2020年疫情爆發以來,GGD忙於抗疫,但由於對個人數據保護不當,長期遭到質疑。早在2021年1月,就有包含數百萬荷蘭居民地址詳細信息、電話號碼和公民社會服務號碼的數據包在網上出售。據悉,這些信息是被GGD的員工掛賣到網絡黑市上的。

基金會ICAM為此發起了一項索賠訴求,他們在datalek-ggd.nl開放了註冊,為受害人提供在線參與訴訟的平台。ICAM希望能為「個人數據被盜者」索賠1,500歐元,為「個人數據可能被盜者」索賠500歐元。

前議員奧森布魯赫(Astrid Oosenbrug)是該基金會發起人之一。她表示GGD的計算機系統設置不正確,「太多的人可以隨意地訪問這些數據,並能夠任意下載包含個人數據的文件。而GGD在招聘員工時沒有篩選其工作資質,也沒有為員工提供崗位培訓,員工的工作也沒有得到適當的管理」。

奧森布魯赫還表示:「政府其實是最大的數據收集者。人們完全信任他們並提供了他們的私人信息,這種信任不應被踐踏。雖然GGD正忙於抗疫,但他們的系統不是為了收集這麼多私人數據而構建的。尤其是疫情大爆發已近兩年,情況仍然沒有改觀,我覺得這很危險。」

GGD私人信息洩露問題仍然嚴重

針對這種情況,荷蘭數據保護局(AP)要求GGD必須就數據保護做出改進。直到目前,GGD對於私人數據的保護仍存在很多問題。媒體De Gelderlander進行了一項研究,發現前GGD員工仍然可以在被解僱一個多月後從家裡使用個人電腦訪問GGD的資料庫,查看他們想要的任何細節,其中包含幾乎所有荷蘭居民的數據,比如公民社會服務號碼和電子郵件地址。

去年12月,GGD在Gelderland-Midden的一個培訓課程中使用了一個真實人物的個人數據教導新員工。其中包括了他的地址、公民註冊號、電子郵件地址,甚至醫療問題和藥物使用記錄。GGD方面則回應說,這是一個孤立事件。

GGD表示,雖然疫情期間招聘了很多臨時工,但這些臨時工不太容易獲得他人的私人信息,疫苗接種期間記錄的醫療數據可以得到充分的保護,並且參與測試的員工並不能得到這些信息。同時,所有員工都必須簽署一份保密聲明,並且必須提交一份良好行為證書。

責任編輯:余平#

相關新聞
中共便衣粗暴驅趕荷蘭記者 最佳冬奧宣傳?
荷蘭女將破封塵20年速滑3000米冬奧會紀錄
荷蘭出現艾滋病毒新變種 致病速度翻倍
收效甚微 荷蘭專家稱推2G通行證沒有意義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烏下令不與普京談判 中共風向突變?
【秦鵬直播】蓬佩奧嚇壞中南海?馬斯克買推特
【十字路口】馬斯克調停戰火 核武危機能解?
【遠見快評】建議俄烏談判 馬斯克掀大風波
【馬克時空】俄軍節節敗退 普京按捺不住 核武危機逼近?
【財商天下】英債匯市場險崩 減稅計劃急轉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