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下的美中暗戰

人氣 16832

【大紀元2022年03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龍騰雲報導)國際社會聯合實施且不斷加碼的經濟制裁,在有力狙擊了俄羅斯烏克蘭的侵略的同時,亦加劇了另外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俄國的盟友中共正向美國發起暗戰,試圖破壞西方制裁

3月11日美國總統拜登宣布,美國、歐盟和七國集團(G7)將撤銷俄羅斯的最惠國待遇。這是西方追加的對俄最新制裁之一。

數天前美國剛剛警告了中共。美國商務部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3月8號說,中芯國際等中企如果違反美國禁令,向俄國出口芯片等高科技產品,可能被美國政府「從根本上關閉」。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當天,美國便升級了對俄羅斯的科技出口管制。中興、華為等中企因違反美國禁令,都曾被芯片斷供制裁打停擺。

3月8日,美英宣布禁止進口俄羅斯石油。早前西方已對俄國實施了「核武級」金融制裁,包括凍結俄國央行外匯儲備,以及將部分俄國銀行逐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SWIFT覆蓋各國主要金融機構,負責在全球銀行系統間傳遞結算信息。

中共已表態不會加入對俄國的制裁,將繼續與之交易。

中共利用俄羅斯 「走上對抗西方的老路」

《華爾街日報》3月6日的報導說,中共反對制裁俄羅斯,正走上破壞西方制裁的老路。

該報導說,為制裁俄國侵略烏克蘭,西方切斷了俄羅斯與全球經濟的許多聯繫,但若中共為俄國打開缺口,西方制裁可能不會那麼有效;因為聯合國專家小組、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管制辦公室(OFAC)等監管機構都披露過,中國公司曾經多次規避對朝鮮和伊朗的貿易制裁。

中共外交部多次聲明反對制裁俄國,稱要與俄羅斯開展貿易合作。中國金融機構最高監管部門、銀保監會也表態稱,不會參加西方對俄羅斯的金融制裁。

中共的態度似乎並不令美國意外。

2月4日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當天,俄羅斯總統普京赴京與習近平簽署了中俄合作「沒有止境、沒有禁區、沒有上限」的聯合聲明,並達成了多項石油和天然氣交易。

就在聯合聲明簽署的前一天,美國政府警告說,莫斯科和北京之間建立更緊密的關係並不能彌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後果,只會讓俄經濟更脆弱。

旅美經濟學家黃峻(Davy Jun Huang)告訴大紀元,中俄會在能源、資源和機電、日用品等領域繼續合作,「但北京的幫助有限,因為近年中國進口俄國能源的合約都是長期的,已透支了未來的消費;且被逐出SWIFT也縮小了中俄交易的空間。」

中國是俄羅斯最大的進口來源國和出口目的地。但對中國外貿而言,俄國的權重遠遜於西方。

中共海關數據顯示,2021年中俄雙邊貿易額為1468.87億美元,對俄出口675.65億美元,雙雙增逾3成。但同期中美雙邊貿易額為7556.5億美元,其中,對美出口高達5761.1億美元,是對俄國出口的8倍多。2021年美、英、加、澳、日和歐盟,與中國的雙邊貿易額合計逾2.3萬億美元,是中俄貿易額的16倍多。

儘管主流媒體普遍認為中俄試圖抱團對抗美國,但美國政府似乎相信中共才是背後黑手。

2月23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Ned Price)在新聞會上暗示,中共試圖利用俄羅斯來創造不自由的國際新秩序。中共外交部次日予以否認。

稍早前,據美國之音報導,前蘇俄首腦赫魯曉夫的曾孫女、紐約新學院國際事務教授赫魯曉娃(Nina Khrushcheva)2月18日撰文說,是中共利用了普京來對抗西方。

中共會如何「救援」俄羅斯

旅美經濟學者鄭旭光認為,「中共一定會試圖幫助俄羅斯逃避制裁。」

3月9日,中共戰狼外交代表趙立堅回應美英最新石油禁令稱,中共反對美國的單邊制裁,中俄會繼續開展包括油氣在內的貿易合作。

3月8日,彭博社報導說,中共在考慮由中石油等國企購買如天然氣巨頭Gazprom PJSC、俄羅斯鋁業等俄國大型能源、資源企業的資產。

俄國是中國第一大能源進口來源國。根據券商國泰君安的研究,中國進口煤炭、管道天然氣、原油和液化天然氣中的27%、17%、16%和6%均來自於俄羅斯,且西方對俄制裁會促使俄國加大對中國的能源出口。

路透社報導似乎證實了這一變化,例如俄羅斯石油管道運輸公司(Transneft)計劃將通過「東西伯利亞-太平洋石油管道(ESPO)」運輸中國的供應量,從2月的222萬噸提高至3月份的248萬噸。

不過,想要購買俄國能源,所面臨的障礙不僅僅是美英能源禁令,還有西方制裁衍生的貨運、銀行支付等一系列挑戰。根據路透社報導,由於擔心遭美二級制裁,各國貿易商已開始迴避俄羅斯原油。

依據美國立法,美國政府不但可以對違反禁令的美國實體和個人實施一級制裁,也可能對違規的非美國的實體和個人實施所謂的二級制裁。

儘管迄今中共並未就西方對俄金融制裁,對中國金融業發布任何公開指令,但據《華日》3月6日報導,被踢出全球支付網絡的俄羅斯銀行開始轉投中共的銀聯(UnionPay)系統。

在國際信用卡機構Visa和萬事達(Mastercard)宣布暫停在俄羅斯的業務後,俄羅斯前兩大銀行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和阿爾法銀行(Alfa Bank)表示,正在研究推出銀聯卡。

另據俄羅斯通訊社消息,目前暫未遭受西方制裁的俄國Rosbank、Tinkoff等銀行也在努力發行銀聯卡,試圖藉助中共的跨境支付系統繞開西方制裁。

中國銀聯是經中共國務院批准,由中共央行發起、國資控股的銀行卡聯合組織和銀行清算機構。在網聯(NetsUnion Clearing Corporation,簡稱NUCC)成立之前,銀聯曾經是中國唯一的跨行資金清算系統。

為遭西方封鎖的俄國暗中開後門的,不僅僅是「銀聯」。路透社3月3日引述知情人消息說,俄羅斯企業爭相在中共國有銀行中開設帳戶。中、農、工、建四大國有銀行都在俄羅斯設有分行。

另據路透社3月1日報導,俄羅斯大型物流公司FESCO已於2月28日宣布將接受人民幣付款,來應對部分俄國銀行被踢出SWIFT。

中共暗戰美國:當不了俄羅斯的救命稻草

《華日》3月4日報導《中資銀行為何不會成為俄羅斯的救命稻草》(英文版中文版)說,雖然中共曾利用其銀行系統幫助他國規避制裁,且中俄在削弱美元地位上存有共同利益;但中共的大型銀行不太可能向俄國伸出援手。

黃峻也這麼認為,「有國際結算的普通中資銀行,不太可能在遭美國制裁的領域內幫助俄國,因為害怕二級制裁。」

他告訴大紀元,無論是銀聯、跨境人民幣支付系統(CIPS)還是人民幣,都無法幫助俄羅斯擺脫困境。「例如,銀聯其實只是快速換匯的支付系統,消耗的還是銀聯內的中資銀行的外匯存底,而這些外匯交易是要與SWIFT對接的,最終逃避不了西方金融制裁。」

CIPS是中共仿效美國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CHIPS)所開發的一套系統,其設計目的之一是降低對SWIFT的依賴。

CHIPS和CIPS都是可以處理跨境資金結算的支付系統,而SWIFT只是全球支付系統中傳遞金融信息的通道。

美國之音報導,中共的CIPS平均每天處理1.3萬筆交易,還不到美國CHIPS系統的5%。

更重要的是,除了極少數交易使用CIPS專線通道外,CIPS處理的絕大多數跨境結算業務,依然是利用SWIFT平台來傳送信息。據澳新銀行(ANZ)經濟學家楊宇霆估計,超過80%的CIPS交易依賴SWIFT電訊。

黃峻解釋說,「CIPS要獨立於SWIFT,必須交易雙方都同意接受人民幣;但據SWIFT數據,國際結算中人民幣交易份額只有1.99%,所以CIPS適用範圍比較窄。」

其它的替代方案也面臨諸多障礙,包括利用人民幣或數字人民幣來代替被西方凍結的外匯儲備。

美歐金融制裁已凍結了俄羅斯逾半外儲。2021年底俄國外儲約6300億美元,其中的歐元、美元、英鎊資產合計55.2%,人民幣資產占比13.1%(《日經》報導)。而這些人民幣並不足以支撐中俄之間的交易,例如法國外貿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艾西亞(Alicia Garcia Herrero)在一份分析報告中預測,俄羅斯會增大同中國的交易,這可能很快耗盡人民幣儲備。

黃峻補充說,「人民幣由於不是持續聯繫結算銀行(CLS)可結算貨幣,因此支付結算的成本較高,這也限制了中俄貿易的空間。」

數字人民幣理論上可以跨境交易,繞過SWIFT;但現實是,中俄都未準備好。中共尚未準備讓數字人民幣跨境支付,俄國也未與中共簽署使用數字人民幣的協議。

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中共利用規模較小的銀行與俄羅斯交易,就像中共曾利用崑崙銀行(Kunlun Bank)幫助伊朗逃避金融制裁一樣。

崑崙銀行前身是克拉瑪依市商業銀行,2009年被中石油控股後,專門替中石油做「髒活」,為遭受美國制裁的交易提供結算服務。後來隨著業務發展,其服務對象擴大至普通涉外企業,包括上市公司。

春暉智能控制公司在上市文件中註明,中企只能透過崑崙銀行與伊朗客戶進行國際結算。(浙江春暉智能控制上市招股說明書截圖)

例如浙江春暉智能控制2021年2月在深交所上市時,其招股說明書(網絡存檔)公開註明,中企只能透過崑崙銀行與伊朗客戶進行國際結算。2012年,美國財政部以幫助伊朗銀行轉移資金為由對崑崙銀行實施了金融制裁。

黃峻表示,當局的確可以設立這種特殊用途的小銀行,但鑑於歐美這次一致行動與過去經驗,其成本和風險都會大增。「簡單說就是要設計一系列複雜的誤導性交錯結算,其中大部分交易是作為掩護,這樣交易的成本就會很高。而且一旦被查出,整個系統內的單位都可能遭受二級制裁。」

事實上,彭博社報導說,中國最大的兩家國有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和中國銀行已經停止簽發購買俄羅斯商品的融資。由中共發起並主導的亞投行也於3月3日宣布,暫停與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的所有業務。

中國財經媒體《財新週刊》3月7日報導說,國際業務多的中資銀行要「小心」,因為美國金融制裁掌握著「殺手鐧」——美元結算,且對「二級制裁」的規定並不明確。

財新報導引述合規專家話語稱,美國對如何引發「二級制裁」表述含糊,等於有「最終解釋權」,所以中資銀行需謹慎處理與俄羅斯相關的業務,避免一腳踩空、掉下懸崖。

除了在美國的封鎖戰線上、為流氓政權暗中開後門,中共還炮製了明面上的「法律」武器,試圖對抗美國。

2021年6月中共快速通過了《反外國制裁法》,並於當年7月動用該法對包括美國前商務部長羅斯在內的美國個人實施反制制裁。今年2月,中共又援引該法對美軍工企業雷神技術和洛克希德·馬丁實施反制。

不過旅美經濟學者鄭旭光認為,無論中共怎麼做,都無法幫助俄羅斯逃脫制裁,還會引火燒身,並令中國經濟和民眾付出巨大代價。「它的『偉大復興』會灰飛煙滅,三萬億美元的外儲、國際貿易等都會損失,中國人民也會陷入苦日子。」

(大紀元記者易如對本文有貢獻)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中共三艦半月繞日本列島一周 日方加強警戒
美FCC授權SpaceX 星鏈可為飛機等提供網絡
港府在強風中舉行升旗禮 習近平沒有出席
台海風險攀10年新高 26國環太軍演震懾中共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俄空軍的夢魘:NASAMS防空系統
【微視頻】存錢是非法集資?劉強東離職的必然
【財商天下】財政山窮水盡 中國經濟大盤已動搖
【拍案驚奇】習到港坐防彈車 停留酒店有兩備案
【秦鵬直播】香港回歸25周年 習訪港如臨大敵
【橫河觀點】美最高法院再裁決 重擊氣候議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