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俄烏之戰如何影響中國糧食安全

俄羅斯能填補烏克蘭的糧食出口漏洞嗎?

人氣 512

【大紀元2022年03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tu Cvrk撰文/溫芳編譯)中國的糧食安全一直是令中共頭疼的問題。俄烏之戰使得中共糧食安全政策更為複雜化。

中共自從1949年篡奪政權以來,在糧食安全方面得到了很多教訓。在中共實行的集體化農業制度下,所有的土地都是國家所有,導致市場競爭力不足,農業普遍低產。

中國的農業生產目標從來沒有達成過。中共通過政府文件和喉舌媒體雙管齊下,不斷宣傳糧食安全問題,比如宣布會進口糧食保證中國在幾年內糧倉的穩定。

現在俄烏開戰後,對中共的糧食策略造成了多方面的影響。讓我們逐一分析。

中國農業現狀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糧食出產國、消費國和進口國。例如,中國每年從世界市場進口的大豆都占世界大豆市場總量的60%。

南伊利諾伊大學(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一份研究顯示,「2015年,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蔬菜進口商(占市場份額15%)、第七大食品進口商(占市場份額5%)和第四大牲畜進口商(占市場份額7%)。」

中國人口占世界人口22%,而耕地面積只占世界總耕地面積的10%。Nation Master的數據顯示,中國的總耕地面積大約是1.2億公頃,人均為0.083公頃,遠低於世界人均水平,世界排名第140位。(一公頃相當於1萬平方米或2.471英畝)

更糟糕的是,中國的水資源只有世界的6%。中國的人均可用水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

根據中國兩所農業大學的幾位專家在加拿大麥吉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所做的介紹,中共在全國推行的兩個農業目標是互相矛盾的。第一個目標是要以低成本滿足不斷增長的糧食供應,目的是轉換土地資源、把農用地轉換為工業用地。第二個目標是實現全國95%的糧食需求自給自足。但是兩個目標因為很多自有的問題、在很多方面是矛盾的:

• 城市化和商業化導致耕地面積減少。

• 工業污染導致土地質量退化。

• 灌溉水資源的缺乏。

• 不斷增長的生產成本(勞動力、肥料、電力、設備、其它材料成本)。

• 隨著時間的推移,產量提升的空間不斷減小。

再加上中共制定的各種政策給農業帶來的限制,包括缺乏土地所有權、有限的土地使用權、缺乏積極性導致產量低,以及農業利潤比其它行業低等各種問題。不難理解,中共的制度必然會導致糧食短缺。

中共推出了好幾項政策嘗試解決這些問題,但是都如同隔靴搔癢,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

• 持續為農業提供大筆補貼,希望通過補貼人為地為農民製造利潤、激勵他們提高產量。

• 自2007年以來法律禁止在中國開辦生物燃料工廠(想想美國中西部大量的乙醇工廠!)。

• 研發抗病、抗蟲害的轉基因大米、玉米和各種穀物。

• 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研發了耐鹽、高產的水稻品種。

• 增加種子油、小麥這類需要大片土地種植的農作物的進口量。(這與中國人飲食結構越來越西式、肉類比例增加的趨勢相矛盾。肉類生產會減少生產人類直接食品的可用土地,同時又增加了對穀物飼料的進口需求。)

收購外國農企和農場

以上措施對改善中國的食品安全起到的影響力很小。增加國內食品產量的重點措施是收購外國農企和農場。

美國農業部經濟研究局一份報告顯示,近年來,中共在歐洲、北美和大洋洲收購了很多家大型農業公司。報告說:「這包括中國化工以430億美元收購瑞士農用化學品和種子公司先正達(Syngenta),雙匯國際收購美國史密斯菲爾德食品公司(Smithfield Foods),以及中國糧油食品集團公司(COFCO,簡稱中糧)收購了兩家大型農產品貿易公司——來寶農業(Noble Agri)和尼德拉(Nidera)。」

在海外農場方面,中共在南美注入了大筆的投資。例如,中國最大的農業綜合企業北大荒集團在阿根廷收購了234,000公頃土地用於種植大豆和玉米。重慶糧食集團斥資15.75億美元在巴西和阿根廷購買土地種植大豆、玉米和棉花。

然而,中共在海外購買的很大一部分農場竟然在烏克蘭。

中共在烏克蘭的農場

烏克蘭素來被稱為歐洲以及世界的糧倉。比如,該國玉米和大麥出口量均位居世界第四,小麥出口位居世界第八。

據大紀元報導,中國從烏克蘭進口的玉米占烏克蘭出口量的30%、小麥占其出口量的28%。據CNBC報導,2021年烏克蘭取代了美國,成為中國最大的玉米供應商。

中共已經在烏克蘭投資多年,有兩個目的。一是把它作為「一帶一路」項目通往歐洲的陸地上的門戶,二是想獲取烏克蘭的農業資源,以及其它像鐵礦、鈦、煤和鈾等資源。

ViewsWeek的報告顯示,中建新疆建工集團租用了10萬公頃烏克蘭土地作為中國的「海外農場」。根據2014年與該國最大的農業企業KSG Agro簽署的50年計劃,「烏克蘭將先在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Dnipropetrovsk)東部地區為中國提供至少10萬公頃的優質農田(幾乎相當於香港的面積),主要用於種植莊稼和養豬。」

這項合約將逐步擴展達到300萬公頃,這將使得中共在海外控制的土地總面積增加到現在的兩倍多。

距離烏克蘭首都基輔136英里的一個農場裡,農民正在收割穀物。2021年資料照。(Genya Savilov/AFP/Getty Images)

俄羅斯的介入

中共這些投資很明智,烏克蘭所擁有的「黑鈣土」占世界總量的超過四分之一。這種土質應該是世界上最肥沃的土地。所以,很長時間以來烏克蘭都是中共長期糧食安全計劃裡面的重要供應商。可是後來,俄羅斯向中共拋出了更誘人的交易。

2019年中國是烏克蘭最大的貿易夥伴,交易額達190億美元,但是後來俄羅斯拋出了更大的交易,可能還帶有不錯的折扣,因為俄羅斯現在受到很多國家的制裁。

2月4日兩國發表的聯合聲明顯示,俄羅斯最近與中共達成了15項貿易協議。很多項聚焦於俄羅斯向中國出口碳氫化合物(如原油、天然氣、煤礦)方面,大約在未來25年內總計達數百億美元,遠遠超過了中共之前與烏克蘭達成的交易。

而且,據路透社報導,這項聯合聲明中共取消了對俄羅斯小麥和大麥進口的限制。這是又一個危險的信號,烏克蘭與中共的交易很可能會被中俄更大的交易搶走了。俄羅斯肯定很高興填補烏克蘭對中國農產品出口的差額,而中共也很高興為由於俄烏之戰而被置於風險之中的資源,找到了安全的替代保障。

中共現在所有要做的就是,希望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不要波及到它的貿易夥伴。等烏克蘭塵埃落定之後(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中共可以重新啟用在那裡的海外農場。

結語

食品安全仍然是中共首要關注的問題。俄烏之戰把中共原來的糧食安全策略複雜化。與俄羅斯的貿易很可能會取代與烏克蘭的貿易,至少在短期內肯定與俄羅斯的貿易更合算。中共總是幹損人利己的事情。

作者簡介:

斯圖‧庫克(Stu Cvrk)曾在美國海軍服役30年,在各種現役和預備役部隊擔任過軍官,在中東和西太平洋地區擁有豐富的作戰經驗;接受過海洋學和系統分析方面的教育,經驗豐富;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接受過古典的博雅教育,這為他撰寫政治評論奠定了基礎。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原文:China’s Food Security and the Russo-Ukrainian Wa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共面臨糧食危機
【名家專欄】中共正在囤積大宗商品
【名家專欄】中共科技公司助俄造假宣傳
【名家專欄】中共把持供應 世界化肥正在耗盡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孫春蘭暗示習近平北戴河讓步?
【秦鵬直播】東南亞曝活摘煉獄 中國主犯泰國落網
【新聞看點】史文清被判死緩 習放曾慶紅一馬?
【橫河觀點】中共制裁台灣7朝野人士 統戰失敗
【十字路口】美管制令升級 中共半導體「芯」碎
【預告】全世界中華傳統武術大賽紐約登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