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劉藩受中共指令 在美搞破壞和搜情報

人氣 11089

【大紀元2022年03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報導)美國司法部週三(3月16日)公開了對五名中共代理人的起訴書。其中一份是聯邦紐約東區法院起訴紐約人劉藩(Frank Liu)、佛羅里達人茲布里斯(Matthew Ziburis)和中國人孫強的文件。

起訴書中詳細描述了這些人是如何對美國人進行監控、搜集材料等,作為外國代理人活動的。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根據起訴書和公開資料,劉藩是「世界和諧基金會」主席,也是一家「國會網絡電視台」的總裁,家住長島;他九十年代來美,畢業於佛羅里達韋伯國際大學和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1997年曾組織名人代表團,從美國到北京參加香港回歸100天倒計時活動,受到了江澤民以及四個政治局常委的接見;從2005年開始和聯合國交往甚密,組織了很多慈善活動;2006年成立電視台,採訪美國議員和聯合國官員;後又在華爾街創辦投行管理公司,幫助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並幫助中國在美國以及非洲國家的高鐵投資;近年曾擔任中國歐美校友會北美分會法律顧問,並成立了「國際數字基金會」。

茲布里斯是佛羅里達州前懲教人員,是劉的手下與保鏢。

孫強是兩人的「老闆」,中共政府的命令都是通過孫下達給上面兩人的。

被美國司法部起訴的幾個為中共做外國代理人的被告劉藩(上)、孫強(左下)和茲布里奇(右下)。(取自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起訴書/大紀元合成)

* 中共在美國特務運作方式

根據起訴書,FBI調查人員(以下簡稱「FBI臥底」)在被劉藩僱用之後,曾經聽過劉藩告訴他中共政府如何進行跨國行動的,以及為什麼找像他這樣的人做代理人而不用中共自己的官員來操作。

在2021年1月份劉告訴臥底,說他隸屬於國際商會,是「國際警察基金會」(International Police Foundation)的顧問;他後來聲稱他為國內一個沒透露姓名的客戶在涉及反共人士的訴訟中做盡職調查工作。

劉告訴FBI臥底,他是從孫強的公司接受任務,而後者代表中共政府。他說,「我們和這個公司打交道,我們不直接和政府打交道,我們不想碰政治。」

他還說,「很多公司討好中國政府。……商人如果看上去是好的,政府就會喜歡;如果政府喜歡,他們就能得到更多的生意。」

劉將這種代理人的工作視作生意。他對臥底說過:

「很多這些國家,有些客戶,他們要調查一些富人、政客。很多人來這裡了,他們調查這些人,有些人拿了他們的錢,他們過來追錢。」(這裡的他們可能指的是中共政府)。

「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不僅是中國,還有其它國家。所有形式的詐騙或者腐敗,政府願意追蹤。我們不管你是哪個黨的,我們不在乎,我們在乎的是給我們工作,我們調查這些人的致命錯誤,你到哪裡找到他們,就行了。我們不涉及政治,我們做我們的戰術部分。」

孫強給劉藩下達任務,目標人以及需要搜集的信息和達到的目標,提交報告的時間等,然後劉把任務下派到茲布里斯和FBI臥底,也和他們共同討論行動方案。

劉藩(左一)在民主黨州長參選人、國會眾議員蘇奧齊(Tom Suozzi)的籌款會上。(杜國輝/大紀元)

* 中共特務的任務

在起訴書中,FBI臥底描述了自己和茲布里斯接到的任務細節,都是搜集華人反共民運人士的個人信息以及實施監控。

需要他們搜集的信息包括:

目標的個人檔案、家庭地址、電話號碼、家庭成員、公司詳細信息、做的生意是什麼、什麼人在他身邊和這些人的情況、生日、護照號、推特帳戶和電子郵箱;身分是公民嗎?還是有綠卡?如果沒有綠卡,是什麼原因阻礙了辦綠卡?收入來源、稅單、車牌、違章記錄等等等等。

還有跟蹤拍攝、在汽車中裝GPS跟蹤器、在家中裝監控攝像頭等。

* 中共特務的收費

在2021年1月份的一個任務中,FBI臥底為他搜集到的目標個人信息的報告收到1500美元報酬。

在跟蹤加州一位視覺藝術家的任務當中,劉藩向上級申請服務報酬的一段話如下:

1)他的地址、辦公地點和本人照片;2)作品價格和已完成作品數量;3)工作室地址;4)辦公電話及手機號。

以上信息:每人1萬美元;

5)他的社安號:每人1萬美元(劉藩寫道:這是異常困難的工作,我們需要找FBI或者警察局的人脈才能得到);

6)他的2019年和2020年報稅單:5000美元+每人5000美元;

7)跟蹤、拍照、拍視頻三天:需要另找人做,這個人需要5000美元/天,另外給我們每人5000美元;

8)後期過程:他要價高,他可能沒有付那麼高的稅,一旦我們找到證據,會和FBI、法庭和律師合作告他,那會很好玩的。

預計費用:20萬美元。

起訴書稱,調查還發現了匯到劉藩、他妻子和茲布里斯帳號的款項,和他們提供監控、騷擾美國異見人士的服務報酬相一致。茲布里斯收到10萬美元;劉藩收到超過300萬美元。

* 個案舉例:

1. 燒毀加州藝術家反共雕塑

劉藩和茲布里斯策劃,讓後者以藝術商人的身分接近一個加州的反共視覺藝術家,資料顯示就是媒體報導的加州自由雕塑公園的負責人、雕塑家陳維明,然後在他的車上和工作室內都安裝了攝像頭,並拿到了藝術家的報稅表。

劉藩和孫強討論說,「基於他的藝術品的價位,我們認為他明顯地拿走了大量的錢而逃了稅,這在美國是一個大罪;拿到證據之後,再往法院砸錢,支付起訴費,讓他完蛋。」

2021年3月3日,劉指示茲布里斯,「和他在機場見面時拍照片,在雕塑旁照相,拍一分鐘的視頻,然後傳到我的Whatsapp上,證明你和他在一起。」

他還告訴茲布里斯,要說公司是大猶太贊助商,和(衆議院議長)佩洛西關係好。最後,孫強指示銷毀雕塑;然後劉給出建議:

「首先我們拿出50%存款做準備,做一個初步調查以及詳細安排;找到他們在哪裡,有多少作品在那;然後給老闆一個價格買他的作品,買你最恨的作品;在銷毀的同時錄像;聯繫美國和中國的幾百家媒體,報導這個新聞,猛烈批評他們這種讓人噁心的行為。」

去年春天,加州自由公園中一個把習近平的臉做成新冠病毒的雕像被人焚毀。

2. 對一個印第安納州民主人士的監控

起訴書中還講述了劉藩幾個人如何跟蹤印第安納州的一個民主人士,臥底得知,劉藩已經在2021年7月之前在網上反覆騷擾過這個人了。7月10日,劉指示茲布里斯搞到目標的移民身分、經濟和家庭情況,稅單以及車牌號。

茲布里斯在8月5日的報告中寫道:「他拐了很多彎之後就加速,很快就消失了。他開車很瘋狂,總是急速轉彎,我找不到他。他或是落下什麼東西了,或者去趕什麼事情,或者就是個偏執狂。

「找了很長時間我返回他家等他。他的車道上沒有車,不過一會他從家裡走出來拿郵件,走了一段路,澆了花園。期間他一直四處張望,或者是等什麼人,或者就是緊張。我猜他是開車出去了一會就回家了,並把車開進了車庫。我認為他在網上的言論讓他樹敵不少,他特別偏執,他的窗子總是關著,到晚上也看不到燈光。

「鄰居們離得很近,房子前面的街道很熱鬧,我認為去他後院觀察是不明智的。我建議長時間的監控,可以用無人機去拍攝他的房子和後院,也許那裡有不關的窗戶;我也建議給他的車安裝GPS跟蹤器,因為他太偏執,跟蹤他是不明智的,用跟蹤器我可以拍到他去哪裡了,進了哪個樓,和什麼人說話了以及這些人的車。」

後來劉藩與茲布里斯還策劃了一次假的採訪,假裝「受佩洛西支持的議會電視台要製作一個節目,叫『在美國的民主英雄』」。並擬定了一個問題清單,無論對方怎麼回答都可以編輯成對他不利的視頻。

3. 對加州一家人的未遂詐騙

2021年10月,茲布里斯接到劉藩指示,讓他去加州灣區監控一個3號目標。根據媒體透露的消息,這個目標任務可能就是2019年獲得美國花樣滑冰錦標賽女子冠軍的劉美賢的父親劉俊。

他們的任務是:1)找到除網絡以外的詳細信息,如社安表、個人電話、家庭住址以及他有多少處房子;2)拍照片和視頻,找到他寫過的文章,是哪個媒體經常採訪他,以便你可以付錢給這個媒體一同去採訪,問他10個問題。

茲布里斯回答道:「我不管任務是(監控)誰,老闆一下令,我就視搜集情報的對象為敵人。」

然後他們討論讓茲布里斯飛到舊金山,給目標3的車上安裝GPS跟蹤器,「就可以每天匯報老闆想儘快知道的任何事情了」。

劉藩的計劃是,一邊讓FBI臥底託當地執法人員找到3號的護照;一邊派茲布里斯到當地親自去弄到3號和家人的護照。

茲布里斯說,因為3號的孩子屬於未成年人,搞到社安號很困難。所以他對劉藩說,建議老闆除非萬不得已,不要動用調查員(指FBI臥底)方面的國稅局的關係,「孫老闆要知道這裡不是腐敗比美國還嚴重的中國。而且跟聯邦官員索要這種資料,從技術上講是一個聯邦罪行,懲罰非常嚴重。」

後來茲布里斯去舊金山兩次,成功找到了3號的地址,期間與臥底的通話中顯示了他知道孫強給他們錢,要他們監控美國人以及支付報酬等信息。

茲布里斯這次是扮演國際奧委會成員。11月16日,他給劉藩的報告中寫道:

「我打了他的工作號,是一個手機,他沒接。所以我就又打他的私人電話,但我不知道他聽懂了沒有,因為我重複了幾次。我說我代表委員會,需要一個簡短的面試,他一直說ok,ok,ok,一遍一遍說,說可以去他們家。

「然後我等了一會,不能讓他知道我一直在附近,然後我開車讓他能看見我。我上前去說話。我說我是剛才打電話的人,要做簡短的問話。他問我,為什麼,我為誰工作等等,我給他看奧委會的ID,說這次是為了準備看他們家是不是有資格做國際旅行。我說就是關於疫情方面的考慮問幾個問題,看看他們是不是經常旅行,護照是不是過期了,然後我就可以跟委員會說他們可以旅行了。我就解釋了不到5分鐘。然後他說:不行!然後我就說,如果他不合作,他和家人的國際旅行可能被拒⋯⋯他生氣了,說不管怎樣,他們都要去,然後讓我離開,不要再來了,並說他明天要自己給奧委會打電話。」

不過FBI臥底在起訴書中表示,根據FBI的情報,茲布里斯說的與3號見面的那天,3號並不在家。所以臥底在起訴書中寫道:「茲布里斯對劉藩與3號見面的說法可能是撒謊或者是誇張。」但是灣區的警察說,茲布里斯確實拜訪了3號的家和工作地點。

4. 試圖監控泰國的中共異見人士

起訴書中還包括了一個針對泰國反共人士的監控計劃。去年3月30日,茲布里斯找到曼谷的一個調查員,說要「曼谷的一個生意夥伴的信息」,說「他是一個中國人,要來曼谷」。

當查看了目標任務的信息後,當地的調查員警告茲布里斯說,這裡面可能有違法行為。茲布里斯回答道:「不管這個人是不是異見人士,這個人從我代表的公司中詐騙了一大筆錢,要買下一個小國家。我們就是需要足夠的信息,給我們的律師,再與泰國的律師合作,在兩邊的法庭上,讓他按照法律賠償或者蹲監獄。」

FBI臥底說,按照他的觀察和理解,茲布里斯的話是假的。另外根據他受過的培訓和經驗,中共政府一直都把他們的行動說成是生意上的糾紛或者商業訴訟,用來作為監控、騷擾或者詆毀當地華人的藉口。

* * * * *

劉藩與茲布里斯週二(3月15日)被捕。劉藩以100萬美元取保,佩戴電子監控器,不允許與中共領事接觸;旅行範圍僅限於紐約南區和東區。茲布里斯以50萬美元及同樣條件取保。

責任編輯:楊亦慧#

相關新聞
FBI特工提交中興涉嫌簽證欺詐的證據
五人在美充當中共特務 美司法部高調起訴
美曝光中共特務策劃暴力、美人計破壞選舉
美起訴5中共特務 陳維明:收網的時候到了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美電子戰爆光 習放風連任底定?
【新聞看點】美國人再訪台灣 中共「失意」軍演
【軍事熱點】美下一代驅逐艦即將走出困境 在西太平洋威懾中共
【探索時分】美國環太軍演vs中共環台軍演
【十字路口】美管制令升級 中共半導體「芯」碎
【預告】全世界中華傳統武術大賽紐約登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