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美國政策如何姑息中共罪行(中)

人氣 3256

【大紀元2022年04月3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幾十年來,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都認為,通過開放與中國的貿易,中國將逐漸變得更像西方,並採用自由、民主的價值觀。但也有些人更為清醒。

史密斯議員說:他們把人折磨得死去活來,奄奄一息。你們為什麼看不到中共在對自己的人民和其他人做了什麼?

噩夢般的虐待——克里斯‧史密斯議員談美國政策如何使中共種族滅絕活摘器官成為可能。

今天我採訪了新澤西州第四區的代表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議員。在過去的四十年裡,他一直是國會中最直言不諱批評中共和美國對華綏靖政策的人之一。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接上期)【思想領袖】美國政策如何姑息中共罪行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思科向中共當局提供設備

楊傑凱:我想到了幾件事情,我就提一下。其中一件你可能記得,是一個法庭案件。我不知道它現在怎麼樣了。也許仍然存在於某個地方,好像是說思科向中共當局提供(設備)、類似於將出賣自己給中共。

這是法庭案件所稱指控的,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我是說,好像是在21世紀初。我記得文件中的PowerPoints顯示他們說:「我們將幫助你們逮捕法輪功,我們將幫助你們逮捕這些人。」對嗎?所以有一個問題,這是否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推銷自己的方式?

史密斯議員:嗯,楊,我實際上開過一個聽證會,他們是其中之一。我邀請了思科公司,他們來了,並要求他們對Policenet負責,這是他們的產品之一,被用來為中國的祕密警察和無處不在的人民解放軍提供追蹤和尋找能力,並與每個警察局和所有這些暴徒協調,去對付法輪功和民主活動家和有信仰的人。我不敢相信,他們會把這種能力賣給獨裁國家。

這不像我們在新澤西州或者其它地方的警察部隊,如果有人出了問題,你當然要去追究,這是那個警察的責任,警察負責管理並幫助抓捕罪犯。然而,他們(中共)抓捕的是民主活動家和法輪功學員。因此,我確實舉辦了那個聽證會,在我看來,(思科)這(麽做)是很無恥的。

美國一廂情願相信謊言 中共加緊施展影響力

楊傑凱:談到警察,我想到的第二件事是,我記得幾年前,我們得知國際刑警組織的中國負責人(孟宏偉)在中國失蹤了。我認為,實際上到今天為止,再也沒有人見到過他。這個案件就算是消失了。最讓我感到震驚的是,國際刑警組織的負責人是中國人,真的嗎?誰做的這個決定?

史密斯議員:是啊。

楊傑凱:真的?此外,國際刑警組織的負責人可以被失蹤而沒有太多人對此有異議,因為它剛好發生在中國。我就是想起了這件事,這是一個典型的案例。我們談論的顯然不是美國,但該政權顯然具有影響力。

正如你所描述的那樣,奉承中共當局一直是兩黨熱衷的事情,你在國會一直看到,長達幾十年,比如1994年的(中共獲得)最惠國待遇,還有我記得2000年或2001年的(中共加入)世貿組織,對吧?永久貿易關係,然後是世貿組織准入,沒有任何變化,也沒有任何理由,我們想要的只是市場。你同意這一點嗎?

史密斯議員:哦,(中共沒有任何變化)這一點毋庸置疑,有人會天真地想他們是不是一直在努力改變或者變得更好,但是任何了解情況的人都知道這絕對不可能。我記得,在90年代初的一次旅行中,

我遇到了一些商業人士,他們告訴我:「哦,任何人都可以去……我很高興能成為一名天主教徒,任何人都可以去做彌撒的。」 我說,「不,不可能。」(中國)有一些「愛國天主教」教堂,非常少,政府辦的,真是這樣,所以不要認為這幾個擺樣子的教堂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宗教自由。

那種想法要麼是一廂情願,要麼是天真,但我認為這更像是一廂情願地相信一個彌天大謊,因為你在賺大錢。在中國沒有工會,只有一個國家管理的工會,那是一場鬧劇。他們沒有職業安全和健康標準(OSHA),不能像我們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保護工人免受可以預防的事故。他們(中國工人)的大量的死亡可歸因於此。

中共監獄與納粹德國集中營一樣

在供應鏈方面,我們不知道供貨者的角色是什麼。克林頓政府的大大的、殘酷的笑話之一是,他們總是說,我也聽過,與中國有一個諒解備忘錄,內容是,如果我們懷疑有什麼東西是在勞改營生產的,就是通過勞動進行改造——其實沒有所謂「改造」,只有強制勞動——那我們就可以提請他們注意,他們會進行調查,然後告訴我們調查結果。

於是我和弗蘭克‧沃爾夫(Frank Wolf)一起去了一個勞改營。它被稱為北京第一監獄。我們在那裡的時候,那裡有40名天安門事件活動人士。我們是怎麼進去的,我到現在都莫名其妙。但是我們要求看他們的產品,抽樣,我們把樣品帶走了,帶了回來,針對從古拉格(勞教所)出來的所有東西實行了進口禁令。當我們看到那裡的人時,那場景真是令人心碎。

憔悴,光頭,全是男人。這些人看起來與你在關於納粹德國集中營的新聞裡看到的一樣,但是我們得到了產品。克林頓的人會說,「但是我們有這份諒解備忘錄,上面說我們可以進行調查。」那麼有多少人正在接受調查?好吧,你永遠無法得到原產地證明,除非有像我們這樣的現場人員,可以直接從大樓裡拿出來,查清供應者,查清一條供應鏈,大多數東西都沒有……都有一個起源,但是我們沒有辦法找到。

所以我會見了我們在北京的大使館的海關人員,有一個老的……曾經被稱為美泰克維修員,他……我是說,美泰克的洗衣機等電器都做得很好,以至於從來不需要修理,所以他們無事可做。我記得和這兩個人談話,非常非常好的人,海關官員。我說,「你受理了多少案件?」零!他們就像美泰克維修員。他們沒有什麼可做的,因為誰能發現問題呢?誰能令人信服地說它來自某個供應鏈,是由古拉格(勞教所)勞工或強迫勞工製造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新法案能成為法律。我希望它能由拜登政府實施。我是該法案的首席共和黨提案人。法案規定,從新疆出來的任何東西都被推定為是在集中營製造的,儘管,除非,他們能證明它不是。

所以我們顛覆了證明標準(由中國廠商提供證明)。我們應該對中國的其它地方也這樣做。我將很快提出立法。它基本上採用了人權領域裡「認真和持續進步」的理念,應用於所有來自中國的商品。我們有優勢,而他們是一個出口經濟體,沒有出口,經濟就會停滯不前。坦率地說,如果這就是我們保護他們的人民免受奴隸般的條件所付出的代價,那麼我們就必須這樣做。我認為,如果我們很好地執行《新疆法》,執行我的法案,我認為我們會看到改革。

中共目的是鞏固和擴大權力 實施誘惑和賄賂

楊傑凱:這讓我想起,在2000年確定永久貿易關係(PNTR),然後加入世貿組織,在2009年,《紐約時報》的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寫了一篇專欄文章,讓我……我不輕易生氣,對吧?這篇文章讓我相當生氣,因為他基本上是說,我的理解是,中共政權有一些值得欽佩的地方,非常高效,等等,某種模式值得觀察、考慮。

就在我們此刻談話中,我不禁要問,這在當時是不是一個更有代表性的觀點,而不僅僅是這一個專欄作家,而這種情況促成了永久貿易關係和世貿組織會議等等。我很欣賞你提出的很多立法。問題是,如果缺少一種意願,比方說美國人還想掙錢,美國人還想做交易,大銀行還想大規模投資等等,頒布這樣的法律怎麼可能真正有效力,真正有意義?

史密斯議員:好問題!法律是一個偉大的老師,法律明確地、毫不含糊地表明人權是這種關係的核心,那麼,你的好事就會隨之而來。有趣的是,與美國等世界其它國家相比,中國政府,即共產黨,沒有像我們這樣的《反海外腐敗法》。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在非洲、中南美洲或世界其它地方賄賂某人,好傢夥,你會被美國法律追究責任吧?他們沒有那樣的法律。

因此,中共實施的誘惑和實際賄賂一直在發生著。所以這已經是一個問題了。我確實認為,你可以說也許有那麼一段時間人們很天真,但是我認為是利益驅動取代了對人權的關注,這種錯誤的信念得到了發展。這是奧巴馬說的另一件事,《華盛頓郵報》為此對他進行了批評:發展?

當你遭受酷刑的時候,你說,「哦,有一天那個政府會進步,會尊重人權。」不,他們不會。在殘酷的獨裁政權下這不會發生。他們變得更強大,更堅固。他們的上校在白天以商人身分出現,其它時候則是軍隊中的上校。他們在賺錢,不擇手段。你認為他們會放棄嗎?絕對不會。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非常強大。我們一直不夠強大。

我們只是不斷地誤解他們的真實意圖,而他們的真正意圖是不斷鞏固和加強他們的權力,然後再擴大這種權力。孔子學院,我曾就這些孔子學院舉行過聽證會,這就是一場鬧劇。他們把所有這些錢給了一所學院(設立孔子學院)。

他們似乎從中國大陸精心挑選教師,派他們去美國或其它地方(的孔子學院任教),這是軟實力。他們(在孔子學院)畫出一條線,禁止談論達賴喇嘛或者法輪功的問題,這些都是中共所忌憚的。

在孔子學院不能提問題。針對紐約大學在上海建立校園,我舉行了聽證會。他們得到了中共提供的一塊很大的地方,所以我舉行了一次聽證會。校長來了,並作了證。我說:「好吧,如果有人開始在這裡談論異議,談論人權等禁忌話題,會怎麼樣?那些可能懷孕的婦女怎麼辦?學生怎麼辦?你要在校園裡推動強制墮胎政策嗎?」

我被列入打擊名單 很多政要為中共說好話

我沒有得到滿意的答案。它與他們的關係非常融洽。我主動提出,我說,「我想去上海,在紐約大學就人權問題發表演講。」他們接納了我,這實際上打破了禁止我前往中國的禁令。我被中共列入打擊名單。他們宣布了這一點。聯邦調查局向我介紹了情況,要我非常小心。

但是在當時,我反對2008年奧運會在那裡舉行,並且在奧運會真正召開之前去了那裡,因為他們圍捕了所有持不同政見者,不許他們與記者或運動員交談。那是夏季奧運會,是那種情況。

我去了,發了言。他們對我很熱情,卻惹怒了中共。現在我上了名單,那是一個目標名單。所以我說學術界需要更直截了當,我說這不是獲准問題,也不是關於那個曝光強迫墮胎政策的人,他進入了斯坦福大學,正在攻讀博士學位。

史蒂文‧莫捨(Steven Mosher)曝光了使用強制墮胎來實施每對夫婦一個孩子政策的消息。斯坦福做了什麼?他們把他趕出了這個項目,因為他們想持續獲准進入中國。情況如此糟糕,以至於《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名為「斯坦福道德」的大型社論,為史蒂芬‧莫捨辯護,說他們拋棄了自己的一個學生而站在獨裁政權一邊。是他曝光了這個消息。

一年後,我根據我們能夠從他的工作中收集到的信息,在會場上提出了一項修正案。當然,《華盛頓郵報》做了一個由三部分組成的系列報導,由邁克爾‧韋斯科普夫(Michael Weiskopf)撰寫,講述了中國計劃生育的黑暗面。他進行了大約200次採訪,非常……他本應獲得普利策獎,但是沒有,因為這不符合政治正確。但是他談到了中國政府對自己的婦女所做的事情,強行墮胎,在情感上和身體上摧殘她們,偷取她們的嬰兒並將其殺死。

話說到這,1985年民主黨舉辦了一場聽證會,我也參加了,他們安排人說,「一切都結束了,強制墮胎政策已經結束了。」這句話有點誇張,甚至沒有說已經減弱了。我說,「沒有,還沒有,還處在高潮中,指標還沒有完成,他們以巨大的積極性動員起來,降低出生率,因為孩子被中共看作是污染。」

所有這些人都對中共隨聲附和,總是為中共獨裁政權說好話。請讓我把話說得更清楚:我站在正在受壓迫的中國人民一邊,而不是站在壓迫者一邊。壓迫者是中共。中國人民應該獲得民主,獲得他們已經加入的《世界人權宣言》中所包含的一切。他們(中共)都(聲稱)是支持它的。還有其它條約,他們說他們支持,但是,他們並沒有真正在聯合國的主持下執行這些條約。

他們許下了這些承諾,然後鎮壓自己的人民,就像我之前說的,肆意鎮壓法輪功和其他一些團體,卻逍遙法外。

犯下地球上最嚴重罪行 中共利用奧運會洗白

楊傑凱:我想再談一談奧運會,在這之前,你提到了中共政權對法輪功特別仇恨,為什麼?

史密斯議員:我認為,部分原因在於他們一開始就沒有看到事情正在發生。當法輪功學員幾乎包圍了北京的一個關鍵區域時,他們沒有看到事情正在發生。他們想到的是,如果一個團體能夠這樣組織起來,而我們卻不了解它,他們看問題的方式似乎是:必須把他們壓制住。如果有獨立的思想,他們也想把它壓制住。

因此,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特別憎恨,尤其是使用了酷刑和謀殺等做法。當然,活摘器官不僅是鎮壓的一種方式,而且還成為獨裁者賺取巨額財富的一種方式,簡直就是偷取他們的器官並出售。

楊傑凱:所以我們肯定會討論器官活摘的問題,因為你已經有一個提案了。我的意思是,這些年來你有多個提案,這是另一件我們需要提及的事情。

但是我們先簡單地談談奧運會,我們剛剛結束了2022年的奧運會。在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時),每個人都說,「哦,這是中國的機會,表明它將在人權方面表現良好,可以加入國際社會。」當然,正如我們所知,正如你當時所說,也正如我當時所說,當然,期待並沒有實現,事與願違。現在我們又來到了2022年。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史密斯議員:事實上在2014年國際奧委會做出了選擇,投票結果是44票對40票否決了哈薩克斯坦,對吧?其它國家都退出了,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以任何方式被踢出的,在壓力下退出了競爭2022年奧運會舉辦權。

但是中共得到了它,他們做出了承諾,同時,習近平政府在人權問題上做出了承諾,但是沒有兌現承諾,沒有兌現人權方面的承諾。與此同時,他們正在計劃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就在同時進行著。

我是說,那正是在他們申請申辦冬奧會的時候,習近平親口說,「不要手軟,鎮壓他們。」他也真地做了。有一些警察不願意配合它,所以他們把他們開除,對他們做了可怕的事情。

馬可‧魯比奧和我都是主席,是中國委員會的共同主席。我們確實給國際奧委會寫了信。其中一封是在2018年寫的,說:「不要(把主辦權)給中國,去找一個不同的場地,換場地,你不能授權給一個可怕地壓迫自己的人民並且正在實施種族滅絕的國家。」

我的意思是,他們正在犯下地球上最嚴重的罪行,這一切都是在習近平的領導下進行的。他將在開幕式上對著鏡頭微笑,同時又在屠殺人民。這是不允許的。我說,不止我一個人說,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1936年柏林奧運會上的納粹分子,但在某種程度上更糟糕,因為我們現在對在中國發生的事情知道得更多。

災難性的虐待事件一個接著一個,無休無止,所以你怎麼能用公關勝利獎勵他們呢?再說一遍,我愛奧運會,我愛體育,愛運動員,對他們的能力和訓練只有尊重。他們是最好的、最棒的,但是不要把他們送到中國。去別的地方吧!換個場地,本該如此。

中共正在實施種族滅絕 必須制止

我們有一位女性證人,她談到了她的全身是如何被電擊的。她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其中一個孩子死了,她只是一個典型的維吾爾人。再說一遍,在所有這些事情發生時,奧運會也正在進行。我認為從習近平的角度來看,或許甚至從(獲得奧運轉播權的)NBC的角度來看,這不是他們期望的奧運會。

我認為他們被侵犯人權的行為大大削弱了。我的意思是,我看到一個記者在直播時,真的被(中共人員)帶離了……

楊傑凱:是的,是一個荷蘭記者。

史密斯議員:一個荷蘭記者,我是說,他們就是這樣做的。通常他們會等到燈光熄滅後再動手,可是他們在他還在鏡頭前的時候就動手了。這就是這些人的特點。他們是打了類固醇的惡霸。他們進入密室後,對他們要折磨的人絕對不講慈悲。這正是我認為大多數人沒有意識到的。

因此,我認為奧運會根本不是他們所想的那種政治公關噱頭。很多人沒有看,也許是因為他們被其它事情分散了注意力,但是也許是因為這是種族滅絕奧運會。自柏林以來,我們還沒有過一次種族滅絕奧運會,現在我們有了一個。

楊傑凱:是啊,天啊!我的意思是,你提出了一個引入深思的觀點,關於中共政權一直在做的事情,我們現在知道的比人們在1930年代知道的要多得多。

史密斯議員:而且,楊,在一次聽證會上我們問一家美國企業,因為是我主持這些聽證會,我們也有中國委員會的主席在場,我是那裡的排名成員,所以我是其中的一員。我們看到一些(2022北京冬奧會的)企業贊助商,比如可口可樂等其它公司。

我一生中從未感到如此失望,他們甚至不肯說,「是的,他們(中共)正在實施種族滅絕,這必須停止。」他們想保持他們(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希望能夠賺錢。我完全支持賺錢,我是一個資本家,我相信賺錢,但是要有條件。你不能在那些被壓制的人的背上賺錢。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疫苗完美?您陷入「群體重塑」
【思想領袖】馬龍:打疫苗越多 為何感染風險越大
【思想領袖】中共推數字貨幣 世界會怎樣?
【思想領袖】建立真相社群 反對大科企暴政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近平許家印 公開回應傳言
【財商天下】核酸檢測真相 越挖越驚人
【方菲時間】蔡霞:20大後中國往何處去?(下)
【新聞大家談】防共諜 台反情報系統立大功
【晚間新聞】武漢爆大規模抗議 馬斯克公布推特黑幕
【全球新聞】白紙革命勇士被抓 最大黑客組織聲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