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楊梅茶園(彩墨)

作者:徐明義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楊梅茶園(彩墨)。(局部)。(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楊梅茶園彩墨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經龍潭到楊梅,沿路邊玩邊寫生。途經楊梅鎮附近的某一個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對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齊排列的茶園以及山後的一批高樓大廈,櫛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樓,美得令人驚羨。(當時的寫生稿放在《徐明義畫集四》P.74頁,可與此圖相參。)

如今再回到該地重遊,山腳下的農家已杳然不知去處,改建成一批新建築,而山頂上的樓層卻越疊越高,不知是該高興呢,還是該悲傷呢。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楊梅茶園彩墨)。70×70cm。(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Yangmei tea garden/ink and color painting

In the winter of 1998, I invited my colleagues go sketching along the way from Long tan to Yangmei. Through a small village near the town of Yangmei, I noticed that the neat and tidy array tea gardens on the small hill and number of tall buildings in behind, it looked the Mirage alike, the beautiful scene was amazing. (At that time, the sketches were placed in “Xu Ming yi’s Paintings IV”, p. 74, please refer)

Now, I visited it again, the farm-houses at the foot of mountain have gone somewhere and replaced by new buildings and the floors of building on the top of mountain were higher than and higher, suddenly I do not know I am happy or sad.@

點閱【徐明義畫集】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昌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愛美術的徐明義,師範學校畢業服務期滿後,在報考大學時,因擔心學美術無法過活而填中文系,畢業後教了一輩子國文。爾後,進修考取文大藝術研究所甲組碩士,因緣際會,在退休前轉為美術老師。如今,出版個人畫集7冊、散文集1冊;徐明義善彩墨畫,用色濃烈瑰麗,允為個人特殊之畫風,擅長山水、花鳥;偶亦展布流沙畫,以黑沙流淌於紙上而成,為極特殊之畫風畫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婦和少數上班族,利用空餘閒暇時抽空畫畫,浸潤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樂此不疲,經過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將在桃園圖書館平鎮分館 1樓文化館的「徐明義師生聯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諸於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與讚許。
  • 梅是四君子之一,很多老師教畫,率多由四君子開始教起,是進入花鳥畫的起手式。
  • 我常一邊畫畫一邊聽音樂。久了,有一些感觸: 天然的美景——渾然天成的景色,有的。 天然的音樂——自成篇章的旋律,沒有。
  • 自古以來畫畫的人都有一身硬骨頭,不隨便向世俗權貴低頭。縱使他已經貧無立錐之地,也不會向權貴求一個官位做做;達官貴人向他求畫,他也不一定肯賣,寧願貧苦一生。這種「傲骨」有時會在畫面上表現出來。
  • 我讀錢松喦先生的書,裡面提到他好用「單色」,說「山水畫,羅列的形象比較複雜,著色卻要單純。」這幅「草原放歌圖」就是純用綠色,在做漸層的處理時,揮灑潑色潑墨的當下,常能得到很大的快慰與滿足。
  • 有一次,我去散步時,撿到一塊人家丟棄的橢圓形海棉,仔細一看,有很多不規則的小孔洞。嗯,好像可以拿來作畫呢。於是就拿回來沾墨沾色試試,畫就許多張不同的構圖,這是其中之一。(另一張題為櫻花季,於專輯P. 66)
  • 李白詩:「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杳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你問我為什麼要住在這兒?我告訴你,這兒不是人間世俗的擾攘可比,這兒可是桃花流水、風光旖旎的世外桃源呢。
  • 在Facebook上,有一個女網友PO出一張山水畫,說她不守「規範」,只是隨心所欲的畫去,自己快樂就好。之後,有一個網友回應她說:「規範是人定的,如都照規範走,談什麼創新?要怎麼突破?又如何超越?——能發自創作者內心想表達的意念,創作出來的作品才是藝術的真價值。」
  • 夜色昏黃,果園那兒的柿樹掛滿了柿子,一隻老鼠爬上柿樹梢偷吃柿子——牠專心地吃著,全然忘卻周遭的動靜與兇險——此時其它樹上的貓頭鷹家族們正睜大眼睛注視著牠們的獵物,虎視眈眈,黃綠色的大眼睛在夜林裡閃爍發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