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奧運史上的人性之光

人氣 358

橄欖枝與馬的故事

古希臘人心目中至高無上的殿堂「奧林匹亞聖山」是被稱為奧林匹亞三兄弟的主神宙斯、海神波賽頓和戰爭與死亡之神海德斯成長的家園。

眾神之神宙斯的廟宇在這裡卓然挺立,成為古希臘人心靈與天堂的交會點。

古希臘人在此舉行一年一度的奧林匹克祭祀活動,不但是表達對神的祝福的渴望,也通過競技活動,渲染他們對自強精神和健康長壽的執著追求。這種渴望和追求從近2800年前的古希臘時期開始,造就了一種巨大的精神力量。促使古希臘大大小小的城邦在古奧運期間停止彼此的衝突與爭端,聚集到同一個競技場上進行和平的競賽。

信仰+人性=價值基礎。

和平+參與=和諧社會!

古代奧運將古希臘文化簡單、清晰的價值邏輯詮釋得淋漓盡致。

隨著古羅馬帝國後來的崛起和雅典的淪陷,古希臘神殿上的眾神漸漸地走入了歷史,但古希臘文化卻隨著古羅馬的遠征大軍一起走向世界,成為西方文化源頭上一條永遠常青的橄欖枝。

說到橄欖枝,故事就多了起來。

古代奧運會中的勝出者,在古希臘人的眼中就是半神。而這些半神們,他們所獲得的獎品既不是金牌、也沒有鈔票,而是一段蔥鬱的橄欖枝。

橄欖枝之所以能得到古希臘人如此的青睞,一是因為古代雅典城池的周圍長滿了一片片生機勃勃的橄欖樹;而更重要的則是因為古希臘神話中一段神奇的傳說:眾神之神宙斯要為雅典古城冊封一位保護神,海神波賽頓和智慧女神雅典娜均有意為之。宙斯於是決定:誰能送給古雅典人一個更好的禮物,誰就能成為古雅典的保護神。

〈雅典娜與波賽頓之爭〉,勒內.安東莞.胡安斯(René Antoine Houasse,1645-1710)之作。(公有領域)

波賽頓首先神通大顯,手中降妖除魔的三叉戟在地面上連擊數下,變出一匹強壯的駿馬。馬能為人代步,日行千里不倦;馬能提高工作效率;戰馬還是武器,能衝鋒陷陣,破敵立功。波賽頓獻上駿馬真可謂先聲奪人。

心思靈巧的雅典娜以柔克剛,後發制人。她不慌不忙地素手曼揮,於奧妙之中幻化出一截翠綠的橄欖枝。

橄欖和橄欖油有益人的健康;橄欖樹活一兩千歲不是怪事,常青常綠;橄欖樹極易存活,在貧瘠的土壤中生根長葉,蔥蘢成林。無論是刀砍火燒,都很難阻止其恢復生機。

如果說,馬象徵著「更高、更快、更強」,橄欖枝則象徵著健康、長壽和逆境中自強不息的向上精神。

雅典娜贏了,成為古雅典的守護神。

人所需要的,人性使然。而神所給予人的,則必是愛於慈悲使然。

毫無疑問,在主神宙斯的眼中,「更高、更快、更強」無疑更像部機器、像個工具。而健康、長壽和自強不息才是人最需要的。

在古希臘人的眼中,橄欖枝是和平和富裕的象徵,而戰馬則是戰爭和悲傷的象徵。近三千年前古希臘人崇尚的和平與富裕,遙遙對應於當今聯合國人權宣言中四大自由中的兩大項:「免於恐懼的自由」和「追求幸福的自由」(另兩項為思想和言論自由)。現代心理學對幸福的定義為:對周圍狀態的滿足感。從古希臘文化在馬與橄欖枝兩者之間的取捨不難看出:早在近三千年前人們就已明白單純的「更高、更快、更強」無法給人帶來和諧與幸福。

因為,人畢竟不是馬。馬的需要止於生存,而人還有精神。

近三千年前古希臘的農夫漁夫們參加古奧運的目的並不在於高那幾分或快那幾秒。他們那時就明白:那些事兒,可以讓馬去幹。

黑襪領獎者

聖荷西州立大學坐落在素有世界高科技之都的加利福尼亞州矽谷的聖荷西市。該大學的中心草坪上,有一座高近三層樓的雕像。雕像是兩個赤足站立在奧林匹克領獎台上的黑人,他們倆是早年就讀於聖荷西州大的學生托米.史密斯(Tomy Smith)和約翰.卡羅斯(John Carlos)。

這是兩位曾經被認為是讓奧林匹克蒙羞的抗議者,兩位曾經被摘去奧林匹克獎牌的人權勇士。

1968年10月的墨西哥奧林匹克運動會至今已過去了五十多個年頭。沒有多少人還記得當年開幕和閉幕的盛大場面,也沒有多少人還記得當時墨西哥執政的是哪個黨。然而,歷史無疑記住了這兩位將自己的前程和榮譽作為犧牲,高高地捧上了人權祭台的開拓者。

1968年是美國人權史上腳步沉重的一年。這一年的4月4日,年僅39歲的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博士遇刺身亡。6月6日,為黑人民權大聲疾呼和奔走的聯邦參議員,同時也是1968美國總統選舉的候選人羅伯特.甘迺迪遇刺身亡。黑人民權運動走入了低潮。

10月12日,奧運開幕。10月16日,兩位來自加利福尼亞聖荷西州立大學的學生及黑人運動員史密斯和卡羅斯在200米賽跑中分別奪得金牌和銅牌。領獎台上,面對緩緩升起的星條旗,兩人同時舉起戴著黑手套的拳頭,這是當時黑人爭取民權的象徵。而站在第二名領獎台上的澳洲運動員皮特.羅曼則以身上佩戴的奧運人權標誌向他的黑人同行表示聲援。

1968年墨西哥奧運會200米頒獎典禮,金獎得主托米.史密斯與銅獎約翰.卡羅斯兩人脫下鞋子露出黑色襪子站在領獎台上,舉起戴著黑手套的拳頭,這是當時黑人爭取民權的象徵。(公有領域)

在飛揚的美國國歌聲中,這個畫面定格成世界奧運和人權史上永恆的一刻。

在一個陽光充沛的午後,我慕名來到聖荷西州立大學,徘徊在中心草坪上史密斯和卡羅斯的雕像周圍。20英尺高的雕像栩栩如生,代表奧林匹克金銀銅牌的三級領獎台坐落在草坪的正中。史密斯和卡羅斯脫下腳上的跑鞋,穿著黑襪站在領獎台上。四隻黑色的大足,踏在這記載了無數輝煌,讓無數人夢寐以求的領獎台上。黑色腳丫與至高的榮譽形成強烈的反差,提醒著人們半個多世紀之前黑人的貧困和處在社會底層的無奈。

我默默地站在雕像前,心中無數遍地揣摩著在五十多年前震驚世界的那一刻,雕像中這兩個勇者內心深處的真實情感。他們害怕過嗎?他們心中是否有過哪怕是千分之一或萬分之一的怯懦和掙扎?為了踏上這個領獎台,他們付出了無數的血汗,經歷過無數次的跌到和爬起。在他們即將登上這個領獎台的那一刻,全世界都以為:驕傲與榮耀即將向他們滾滾而來。只有他們自己知道,這一刻也許將成為他們與這個他們曾夢寐以求地追逐過的獎台的永訣。

他們沒有料錯,他們的獎牌因此被取消,並受到人身攻擊。他們為此忍辱負重,個人生活和運動生涯由此一落千丈。

然而,歷史並沒有將他們遺忘。如果說,1968年曾經是黑人民權運動黎明前那黑暗的一刻,那麼,這一刻的黑暗讓世界奧運史和世界人權史同時記住了兩個永不褪色的名字:

托米.史密斯(Tomy Smith),1968奧運200米賽跑冠軍。

約翰.卡羅斯(John Carlos),1968奧運200米賽跑季軍。

這兩個名字為現代奧運精神注入了一個永恆的詮釋:人權。

坐落在聖荷西州立大學中心草坪上的雕像,設計得匠心獨具,設計者特別讓第二名的領獎台空著。在這個位置上當年曾站著獲得銀牌的澳洲運動員羅曼,他是奧運人權的強力支持者,而今卻刻意讓他的位置無主閒置著。據設計者自己的解釋,這樣的設計一方面是方便人們有位置能站著與兩位奧運人權先驅者的雕像合影,另一方面則是在提醒人們:在爭取人權的行列中,早已為您留下了您的位置。

美國聖荷西州立大學中心草坪上的紀念雕像。(Cedar777/維基百科)

曾經輝煌過的東西,沒有多少能被歲月記住。而能讓年輪為之駐足的,則往往未必輝煌。我順著刻在冠軍台階側面的奧運五環標誌向上望去,五環之上承載著的,是史密斯赤裸的兩隻巨足。而這一雙巨足所托起的,則是那高高揚起,象徵著人權的不屈拳頭。

史密斯和卡羅斯不曾為他們的付出獲得輝煌,但歷史卻牢牢記住了他們的名字。而今,他們身邊那個空著的位置,還在虛位以待、風雨相候……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王堇

相關新聞
南島:羅大佑歌中的「亞細亞的孤兒」指誰?
吳呂南:與林鄭決絕書
袁斌: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最著名的一次亮相
長風拂淚:觀無聲電影《一張傳單》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王小洪上位 兩大破例 兩大怪象
【思想領袖】美大科企操縱思維和行為內幕
【微視頻】權力的遊戲:網絡存款暴雷甚於P2P
【未解之謎】AI機器人 操控人類?
【拍案驚奇】河南熱過火焰山 郝蕾北京見淒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